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霜铁】爱情骗子(PG级,下篇)

    【下篇】无能力普通人校园AU,分上下两章,之前看完废柴联盟,觉得“咬牙切齿的强装恩爱的假情侣”实在是个很可爱的梗

    简介:学校跨年晚会上,领着女伴进场Tony见到了前女友的同时还遭遇了公开表白,在万众瞩目的形式下他做出了个一个不太明智的决定。ooc预警。


上篇:【霜铁】爱情骗子(PG级,上篇)





【五】


     “太震惊了,太令人震惊了!Tony,你看了YouTube没?”


     Rhodey冲进宿舍,指着手机屏幕的样子像是从没见过这玩意似得。“Tony,你告诉我,你居然真的和那个家伙……亲……呃,打啵了?”他的视线在屏幕和角落那一团老友间快速转动着。


     接着在视频进度走到某个关键时间点时,Rhodey听见自己爆发出了一声豪迈的笑。视频的主角Tony Stark则是岿然不动,仿佛他所待着的阴影已经被世界遗弃。

这可有点不太对劲,放在平时Rhodey早就得到一句“闭嘴”或者“该上哪去上哪去”。


     他摁开灯,谨慎的向前走了两步,“嘿,老兄,你还好吗?”


     没有反应。


     伸出手戳了戳对方的肩膀,“Tony?没事吧?”依旧没有反应。


     Stark家意气风发的独子此时正安静的蜷在角落的椅子上,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亮起的灯光丝毫没能照亮那角落和他心里的创伤,不知道是不是错觉,Rhodey几乎感觉那片墙角的霉菌都生长的更旺盛了。


     过了良久,“没事。”


     一句气若游丝的句子空荡荡的飘起来。Tony吸了吸鼻子,嘴唇发颤的从兜里拿出一香烟,点燃了叼在嘴上。“没事。”他重复了一遍,依旧是快断了气似得。


     这个场景太诡异了,Rhodey几乎想要给那些负责处理超自然现象的机构打个电话,比如什么温切斯特,康斯坦丁,之类的。但是他忍住了。


     Rhodey第二次戳了对方,“你不是不抽烟吗?”


     小个子的男人抖了抖手上的烟,“是不抽烟。”Tony慢悠悠的说着,狠狠抽了一口,接着十分迅速且应景的被烟呛的了个半死,咳个不停。等这阵咳嗽结束之后他已经眼角发红了。于是那根香烟被扔在了地上,和之前的许多烟屁股一起。


     这些资本主义的家伙行事也太神秘莫测了吧?


     Rhodey几次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又咽回去,重复了好几次他才语气艰涩的,“不至于吧,老兄?亲个嘴而已。”对方的身影在“亲个嘴”这个词语出现的时候抖了抖。


     “我觉得我的灵魂被玷污了。”Tony瞥了他一眼,意味深长。


     这令肤色略深的好友将脸皱做一团,“真的?”他龇牙咧嘴,重重的顿了顿,“Tony,老兄?你是说真的? ”


     “我得提醒你,兄弟,你之前可是在游泳馆的更衣室和别人乱搞,现在?你居然现在觉得被玷污,说真的,Tony,你的灵魂居然还能被继续玷污吗?”


     他的一席话换来了来自于老友的哀怨一瞪,托那双大眼睛的福,其中的悲伤和责备让Rhodey顿时觉得自己应该因为说了刚刚那句话被关个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什么的。


     于是Rhodey不得不在对方重新点起一根烟雾制造器之前双手举起,做出投降的样子,“好了好了,抱歉。”


     “没事,Rhodey,我都看开了。”Tony Stark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善解人意。


     站着的那个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缓缓起身,将椅子拖至窗前,木头的椅脚在地上拖拽出刺耳的摩擦声。


     Tony选了个光线好的位置,重新蹲坐在了椅子上,举手投足中散发着忧郁和伤感的味道,如果在他身旁放上一个播放器,估计那里会自动的冒出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阴郁的英伦摇滚。


     比起担忧,Rhodey更多的是担惊受怕,他犹豫了半天措辞,才小心翼翼的冲着对方,“Tony,如果这个时候我再走近点,你会不会抱着我大哭一顿。”


     “也许,”对方头也不回的,“所以你别走太近了。”


     很好,为了避免出现如此gay里gay气的场景,深肤色的老友决定向后挪着步子,用着极轻极缓的方式退出房间,掩上房门。


     Rhodey费了好多功夫才让自己的老朋友回过劲来,他请了对方一周的高热量食品,等结束后Tony甚至小小的胖了一圈。


     足以证明这件事有多严肃,放在平时的话,请一顿就够了。


     


【六】



     麻省理工的精英教育一直强调计划与设计的重要性,Tony和他的朋友也正是这么做的。

     在如何解决“某知名富二代突发性出柜”的事件上,他们制定了三步计划。


     首先是收集情报,了解那个叫做Loki的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这个步骤进展的不算顺利,不是因为信息太过隐秘,反而是因为那家伙的家庭背景招摇的像是商场外头挂着的广告牌。除了有钱之外似乎还有着某个国家的皇室背景。崇尚自由民主的美利坚合众国从来都不卖什么皇室啊,帝国之类的帐,但是涉及到外交豁免权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计划者和他的老朋友讨论了半天。


     “这绝对是有什么阴谋,对吧?”他问Rhodey。


     “当然,”对方摸着下巴,“我查过了,他曾以前交过女朋友,肤白貌美气质佳,绝对的直男审美。”


     可是他是个英国佬。Tony在心里想着,撇了撇嘴,还没来得说出来,就被身旁人眼里的“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别说出来”给瞪了回去。


     “不过我听小道消息说Loki Laufeyson是被收养的,也许他对自己的家庭很不满,想要独立出来或者……报复?”


     涉及到世家宗族事情就显得严肃了很多,Tony在脑海里转过了不少莎士比亚的作品,最后在想起对方提过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都觉得像是暗喻,后背一凉。


     “他可能希望Stark工业和他们掐起来?以第三方的对我们进行恶意收购?我只是不明白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又或者因为他是收养的,有关身世?你知道的,什么夺权啊,谋杀啊,搞不好在牵扯到一些情情爱爱的东西。最后再来个遗产争夺什么的。”


     这些词句相当具有画面感,Tony抖了抖肩膀,想了好一会,相当决绝的认定无论是怎样周全曲折的阴谋,他都一定要阻止。


     讨论的结果无外乎都是和钱有关系,只要稍微下个套,让那个Loki Laufeyson露出马脚就好了。


     Tony特地在乘坐对方车的时候,趁机把自己的信用卡落在皮套底下,然后又数次“不经意”的在对方面前提起那不过是张不太用得上的卡,就随它丢着吧。


     这或许不算是个太过精明的计划,他却依旧在完成后兴奋了好一会。就像是守在兔子洞前的猎狗,随时等待着对方探头的机会。而且,Tony发誓,只要Loki Laufeyson用了那张卡,就算是在超市里刷了一片口香糖,他都会戳着对方的鼻子揭穿这个影谋。


     他翻来覆去的等待了好几天,终于在一个天气晴朗的周四见到了开了辆新车的Loki ,新款的奥迪,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扒着窗户的Tony看的眼睛都直了。他几乎是一溜小跑的从下了楼。然后在Tony用手指着对方的鼻子,还没来得及开口的时候。


     对方迈着长腿,下了车,“Tony,我之前听说,你的信用卡被弄丢了?”他将鼻梁上的墨镜取下,收在上衣的兜里,顺势将之前放在兜里的信封拿了出来,递上前。


     Tony皱着眉头,“是,怎么。”他的脑子里有个警报器,在没弄清对方到底在计划什么阴谋之前都哔哔作响,“这啥?”他抬着下巴说道。


     “你的旧卡,和你的新卡。”Loki歪着脑袋,眨了眨他灰蓝色的眼睛。笑容纯真的像是布格罗笔下的天使。


     接着那个散发着古龙水味的信封在空中转了个弯,被塞进Tony松垮垮的睡裤兜,坚硬的纸角支棱出夸张的形状。Tony低头看了一眼,他看起来大概有些迷惑,因为对方重新伸手,将信封摆好了些,甚至最后还安妥的拍了拍。


     一阵沉默在这时降临在两人之间,Tony确定周围没有可以戳穿他们的围观者。“我不明白。”但是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凑近了点,声音也压低,连对方衬衫上精心摆弄出的褶皱都能看清。


     Loki则是继续着明朗的笑容,闪亮的就像是他头发上挂着的上午阳光似得。


     “我帮你开了张新卡,亲爱的,那张卡的额度我查过了,怎么能够用呢。”对方将他脑后不太服帖的乱头发理清,然后低下头抱了抱他的肩膀。“你都瘦了,Tony。”


     这绝对是一句讽刺,因为小个子最近因为压力增加的那部分脂肪正软乎乎的、且非常不得体的蹭着对方。于是他努力吸腹,伴随着哼声。


     高个子男人的肩膀顶着Tony的下巴的时候,“可是你买了辆新车?”他撇了撇嘴,说道。


     “是的,我还换了套新衣服,”英国佬说话,将他的耳朵弄得痒痒的,“我想你在见到新车的时候,会希望去兜兜风。”


     接下来又是一个拥抱,Tony想了半天都不明白为什么周围明明没有一个观众,这个戏剧社的狡猾还要继续扮演完美情人的形象。最后他只能将这个归结为演员的自我修养。并且没能抵制的上了那辆新的发光的奥迪R8。


     唯一值得慰藉的是Loki把驾驶座让给了他,等Tony穿着早晨的那套睡衣回到寝室的时候才天都黑了。


     他在摸钥匙的时候才想起那两张信用卡,Rhodey善解人意的在他盯着信封发呆的时候开了门,“你去哪了?”老朋友问道。


     毫不见外的掀开们走进去,“我得和你说说今天发生的事情,Rhodey,你绝对想不到,太蹊跷了。”他说着,躺上沙发把二郎腿翘的老高。


     “Loki今天开车来找我。”他娓娓道来,关于已经发生好一阵的蹊跷事。


     比如他忽然就成为模范情侣中的一员,甚至有人在他的推特留言,“谢谢你们让我又相信爱情了”之类的傻话;又比如他花了很多时间出入诸如游乐场、夜市和小型排队这种娘兮兮的场合,这原本应该是他泡别人时使的花招,被用在自己身上实在是让人浑身难受。


     “你知道吗?上次慈善画展的时候我甚至见到了Loki的老哥,真是见鬼了,那家伙简直有两个他老弟那么壮。”


     Rhodey猛地抬头,“他对你不友好了吗?”


     “这倒没有,他看起来挺开心,拉着我聊了老半天,说了好多总是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想什么,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不用因为反社会人格把他老弟送进精神病院。”


     那时的Tony想了一会,还是没有告诉对方:反社会倾向的是真的,策划阴谋肯定也是真的,只有谈恋爱是假的。


     听众耸了耸肩,没做评论,重新将视线埋进书里,倾诉者只好自顾自的絮叨。


     “你说连自己的都老哥都这么评论,那家伙真奇怪,”Tony把信封举在手上,对着旋转台灯晃动的光线盯了许久,带有光泽的纸面并没有因为视角的转动产生什么变化。


     “他今天还想要用金钱来收买我来着,”他说,“简直是羞辱,这辈子还没有人用钱羞辱过我,我从没像现在这样这么讨厌一个人。”仿佛为了证明这话,言罢后Tony将手里的东西利落的弹进墙角的垃圾箱。位置偏了点,于是他翻下沙发,用脚把那玩意朝自己踢了踢。


     看书的老朋友被声音吸引,终于憋出了点反应,“嗯哼。”


     “你说你,Rhodey,看了那么多侦探片,神探夏洛克、大侦探福尔摩斯、演绎心理学、还有原作你都看了个遍,为什么就不能帮我弄明白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一阴谋,”Tony顿了顿,视线转向老朋友,“可能是很严肃的阴谋。”他强调道。


     “嗯哼。”


     又是一句毫不掩饰的敷衍,倾诉者不得不拿起脑袋底下的抱枕狠狠朝对方扔过去,Rhodey及时的躲开,却撞上了Tony质问的眼神。


     “老兄,问你呢。”第二个抱枕蓄势待发。


     如果他们的生活是一部电影,此时应当响起充满冲突感的背景音乐,房间里的两人互相瞪着对方。


     “你知道福尔摩斯·夏洛克会怎么说吗?”Rhodey用他所能做到最严肃的嗓音。


     “嗯?”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这话换来了Tony脸上短暂的迷惑,那迷惑迅速变成了嫌弃,“说什么呢……”他皱着眉头嘟囔了一句。


     Rhodey看着对方便将手臂枕在头底下,看着天花板,台灯上透明塑料将灯光打乱出一簇迪斯科的彩色光斑,像是在墙壁上游泳的彩色鱼,Tony盯着那只鱼。


     沉默许久,“看来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他伸手,让光线在指缝间跑来跑起,“Loki是个想要侵略地球的外星人,所以才要收买我,让我帮他征服地球。”


     一旁的听众抬了抬眉毛,接着读自己的书去了。至于那个三步计划,似乎已经被宣告夭折。



【七】


     Tony盯着露台外跨年烟火,光球接连炸开,从一个个光点变成蓬松散落的亮点,配合上摆在面前的法式晚餐和红酒,没有比此时此刻更好的约会地点了。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Tony,今天可是我们公布恋情的一周年的日子。”Loki用叉子戳起一块,笑着点了点头,“高兴点。”


     “我只是……”Tony扔下手里的餐具,放弃似得靠在身后的椅背,将手臂交叉在胸前。对方侧头倾听,严正以待的摸样。


     “看看我的表情,”他抽了个空指向自己的脸,“Loki,你看着我的表情,这叫疑惑、懵逼、纳闷,老兄,如果你翻出我们之前拍的相片,就会发现百分之九十的照片里我都是带着这样一张脸!”


     大概是他的声音足够大,又或者是那个表情太有说服力,高个子的英国人难得的换下自己总是调笑的脸。


     “还是那个问题?”


     “还是那个问题。”


     为了辅佐语气他特地重重的点头,双手扶着桌面,身体前倾,“是关于下城区的那块地皮,还是上两周刚刚定下来的武器订单?或者期末快来了,你需要我给你讲讲射频集成电路?不至于吧,你们专业也需要考这种课程?”


     说话者几乎是绞尽了脑汁想要找到个合适的理由,可惜听众完全没有要赞同的意思。甚至看上去总是有所企图的笑容又回来了。


     “你觉得我有阴谋。”


     “不然呢?”


     Loki低下头发出了一阵笑,接着手臂回到桌上。


     “我的确是有阴谋,”


     他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轻声说道,“还是挺严肃的阴谋。”城市的灯光在他身旁的酒杯里碎碎的闪烁,Tony走神了几秒,然后他掐着自己的灵魂塞回原位。


     “所以……?”他不自觉的向前凑近。


     又是那种狡猾的笑容。


     “我的阴谋是让你成为我的男朋友,”Loki笑着说出这话,他杯子里的光线因为动作而摇晃,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烟花炸开的声音也骤然在Tony右手边天空响起,震耳欲聋,令人目眩。


     他被震得不清,Tony甚至花了些时间才意识到自己的眼睛因为睁大而发酸。


     “你…”他几乎有些手足无措,“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想要泡你,”Loki语气轻柔,诉说着俏皮的小秘密,“所以我的阴谋是让你和我在一起,在之后的很多日子里都得和我在一起。”


     又是几声惊雷般的焰火,Tony脑子里闪过许多乱哄哄的东西,以及Rhodey说的。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真是和火药一样浓烈的真相。


     重新靠在椅背上的时候已经忘记怎么说话了,他只好把自己放在腿上的手指揉来揉去,同时将视线转向不远处的天空,几抹聊胜于无的云和即将在欢呼中长大一岁的城市。

     事实证明这是坏主意。


     Tony站起来,他盯着那个在椅子里笑得一脸得逞的阴谋家。真是个坏主意,他一边看着Loki,一边使劲的想,往外看真是个坏主意。


     因为这样他就意识到焰火早早的已经停了,在他问出问题之前,在对方作出回答之前,跨年的焰火早就已经停了,他脑海中的焰火不过是肾上腺素和费洛蒙制造的闹剧。


     他看见对方也朝他走过来,清晰又模糊,Loki嘴唇张开,冲着他说什么。


     也许是你喜欢这里的焰火吗,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八】


     “非常欢迎!Tony Stark以及Loki Laufeyson,学校最受欢迎的几对情侣之一,来到我们由校报支持的网络直播座谈会,准备好了和我们分享你们的故事了吗?”


     “当然。”摄像机前的高个子自信满满,另一个个头小些的撇了撇嘴,“我现在说没准备好还来及吗?”


     他的话换来了Loki在肩膀上的安抚,以及主持人夸张的笑声,“真幽默,Tony,”同样夸张的还有手势,“让我们继续吧,伙计们?”Tony努力让自己做出一副配合的样子,可惜失败了。


     “首先,”主持人抽出一张卡片,“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两位,你们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深爱对方的?”


     录音室安静了几秒,为了平息尴尬主持人不得不指名道姓,“Tony?”他先从右手边的问起,“我们的问题都是由观众提供,所以,我能得到什么回答吗?”


     对方的脸上则是带着艰难思索的神情——这部分不是装出来的,要找到一个词来形容从过山车最顶上的位置掉下来的感受也不过如此,此时他实在找不到言辞用来描述这个。


     “抱歉,我不知道,”他耸着肩膀答道,“很难说清这种感觉,它就只是…突然发生了,也许比我意识的时候发生的更早,又或者没有,我说不清,伙计。就像是医生突然给我发了个绝症的通知书,而我前一天还精神百倍的在操场上测试小组新设计的飞行器。”


     Tony看起来是如此真诚,“这个疾病……或者说别的什么,可能已经发生好一阵了,但是我直到见到通知书的那一刻才明白。”


     主持人发出了一声意味深长的音节,嘴也形成一个完美的圆,他试图在左手边的那个人脸上找到些尴尬、沮丧之类的情绪,却看见那个叫做Loki用手摸了摸对方的脖子。


     “好的那种疾病,亲爱的,”他凑过去在男友脸上吻了一下,“我喜欢你的比喻。”


     被如此对待的Tony上半张脸看上去更严肃了,嘴角却显得轻松了很多,夸张一点的说,那是我们通常能在憋笑者的脸上见到的嘴型。


     如此奇异的剧情走向自然也带来的足够微妙的气氛,主持人挤出假笑,试图用提高的音调拉动节目效果。“那……Loki,你呢?”他拍着大腿,“你对Tony的感觉是怎样的,这次我们能得到一些更确定的答案,对吧?”


     “当然。”


     对方一如既往的看上去非常好说话,也一如既往的绝对不像是的确在听取你的建议。


     “我曾经因为剧团的项目和Tony合作过,就是那个时候我发现自己挺喜欢这个家伙的。”Loki的笑容魅力四射,即使他身旁的那个小个子露出了全然不解的神色,“所以我决定做点什么,好让自己不会留下遗憾。”他补充道。


     被提及的名字的那个人非常想凑过去小声的问一句:“我们之前有合作过?”但是他忍住了,在想起这是直播的时候。

     Tony所能记起来和戏剧社的瓜葛就是他曾经为了里面的一个女孩,客串了一棵树的角色。而他也不记得子啊那个时候见过Loki Laufeyson。


     “有什么细节的部分可以……”主持人试图深究,被毫不犹豫的打断。


     “不,”Loki的笑容像是在说我这一秒会对你说“请”但是如果你纠缠不休那么下一秒就会有一把匕首捅进你的侧腹,于是被这样的视线所注视的主持人识时务的闭上了嘴。


     “谢谢你邀请我们,Jimmy,不过那是个不可以告诉你们的小秘密。”


     着当然是个秘密,是主角之一的Tony Stark都不记得的秘密。





***接下来是基神的女装预警,但是你没有看错,这的确是霜铁,介意请用自带滤镜跳过***




【几年前】


     Loki非常生气。


     他生气不只是因为剧组参与人数不够他得扮演一个女性角色——还是个女巫;也不只是因为在赶去后台准备的路上,一群半醉的演员把颜料洒在他的裙子上;也不是因为他现在得穿着女装在男厕所清理自己的裙子。


     同时的,他生气不是因为他的演员们正被一个资本家的儿子迷得神志不清,在剧即将开始之前开始就进行庆功宴,然后把颜料撒上了他的该死的裙子;而是因为制造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在其中一个小便池的前面,冲着他傻笑。


     这个“傻笑”并没有用上任何一种修辞,是纯粹物理意义上的“傻笑”。


     因为Loki在知道有个家伙正在搅乱剧团之后,他通过一些途经让那个家伙不得不扮演一棵树。所以此时这个穿着戏服的Tony Stark看上去就像是个纯粹的傻瓜,不比世界上任何一个超市里的花椰菜看上去更聪明。


     “嘿,女士。”对方一边笑着,一边打了个酒嗝,脑袋上的树冠因此晃荡出声响,“能过来一下吗?”


     很好,这个Tony Stark甚至还喝醉了,Loki想着,在男厕所里对着一个比自己还高的家伙叫女士,这个Tony Stark是彻彻底底的喝醉了。


     “你能过来帮我一下吗,”对方显然还没准备放弃,Stark继续朝他挥了挥手,顿时一片绿色同时的晃了起来,Loki差点想别开视线停止这种对于眼睛的摧残。谁把我们的戏服做的这么难看的。他想着。


     “女士,我得需要你帮个忙,戏服的拉链和我的裤子卡住了,”Tony试图解释他的行为,“戏服太大了,我没办法够上自己的背。”这倒是句实话,裹上被子出门估计和穿着戏服的效果差不多。


     有几秒钟Loki想冲着对方说,“或许你应该少喝点酒。”这样他就能用自己的声音讽刺对方被酒精迷惑的认知,同时讽刺被酒精迷惑的事实,再讽刺因为酒精不得不来厕所被戏服卡住的窘境。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很奇怪,那句话都在嘴边上了,他却没有说出来,而是朝着那颗傻笑的树走过去,Loki低头看了眼其中被卡住的两个拉链,顺手开始解了起来,对方脸上的局促也变成了某种更轻巧,更自然的……


     “嘿,女士,有人说过你有一双迷人的眼睛吗?”


     无耻。


     “还有漂亮的手,女巫殿下,我现在有点想成为你的魔杖了。”


     Stark扬了扬眉毛,他说出这些调情话的摸样实在是太过自然,这种浑然天成的下流甚至都让人难以指责,就像是红色的西红柿本来应该是红的那样,Loki瞪了对方好一会,都没能在自己的心里找到足够的良家妇女被调戏的愤怒感用来指责对方。


     他只是沉默着松开第二个拉链,后腰的那个,然后他开始理解戏服为什么会被卡住,因为他们的服装就不是为了这样的屁股而设计的。


     “或者一会等剧结束了,我们可以出去喝一杯。”


     Stark依旧在傻乐,但是比起之前Loki已经对这样的笑容习惯了不少,他甚至第一次对花椰菜这种难以忍受的植物食品产生了亲切感,所以他冲着对方笑了笑,Stark也跟着咧开嘴。


     “我记得我们还有对手戏呢,女巫。”那种你是我右手边第三棵树的对手戏。


     酒精让Stark看起来是如此的兴奋,所以Loki干脆顺水推舟的做了个口型,“为什么不呢。”他的口型是这样的,接下来发生了即使是对Loki来讲也非常超自然的场景。


     一棵树和一个女巫开始打的火热,男性女巫的本意原本是捉弄对方,却在一个眨眼后令这个吻变成了更加深沉和迷离的法式热吻。


     Stark离开的时候看起来比他之前醉的还厉害,他几乎撞上了厕所的门,然后回过头冲着另一个人伸出手指。


     “一会联系。”他的脚步凌乱的不成样子,脸上也是被口红糊出颜色,“晚点我和你联系,”他甚至拐了好几个弯才顺利的从门里出来。


     但是他所说的话并没能兑现,Stark醉的太厉害了,以至于他在《小麦公主和七个霍比特人》的剧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睡了过去——作为一棵树他倒是睡的挺直的。

    Tony的朋友带走了他们睡着的树,睡醒后的Stark自然也彻底忘记了这件事,这件他在男厕所里让一个女士帮他解开卡住的裤子拉链同时还进行了一场热吻的故事。


     关于这个,Loki有些庆幸,也有些遗憾。


     毕竟如此一来,他就没有机会让Tony Stark弄清楚女巫的裙子底下究竟有什么了。










上篇:【霜铁】爱情骗子(PG级,上篇)


整篇文都是作者满满的恶趣味……

评论 ( 29 )
热度 ( 3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