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霜铁】爱情骗子(PG级,上篇)

    【上篇】无能力普通人校园AU,分上下两章,之前看完废柴联盟,觉得“咬牙切齿的强装恩爱的假情侣”实在是个很可爱的梗

    简介:学校跨年晚会上,领着女伴进场Tony见到了前女友的同时还遭遇了公开表白,在万众瞩目的形式下他做出了个一个不太明智的决定。ooc预警。



下篇:【霜铁】爱情骗子(PG级,上篇)



【一】


     Rhodey有一个朋友。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有个这样的朋友,活在聚光灯底下,身边伴随着各式各样的花边新闻。成因大概是从老爸那里遗传的“缺爱IV型基因和风流浪子X型基因”。

     而拥有这样一个朋友的Rhodey Rhodes只能以“某知情人士”“友人”“某罗姓男子”这类身份,出现在新闻的一角。


     这档事说到底还是要归结在上一辈的恩怨中。Rhodey的老爸是个军人,Tony的爹是个军火商,就像是汽水供货商总是会认识杂货铺老板那样,这两位老爸相互认识,他们也就自然而然的认识了。


     至于“某罗姓男子”对此是否后悔过,至少此时,他是后悔的。


     在久久的陷入屁股底下的沙发后,他终于对面前的Tony Stark给出了回答。


     “不,我不会帮你的。”他说。


     “Tony,如果你不好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一觉醒来,满世界都是‘某著名富二代突发性出柜’的新闻,我不会帮你的,”他的手指在玻璃面的茶几上重重的戳出声响。


     准备了好几天课堂要用的内容后,Rhodey决定早点回寝室休息而不是去参加跨年聚会。他只是想好好休息一下,不至于满面倦容的面对新一年,却万万没有想到,在第二天鸟雀都还没醒过来的凌晨,他收获了一个被消息轰炸到发烫的手机。


     接下来就是来自于那位麻烦朋友的:“Rhodey,有空没?有点事想和你说一下。”


     这种句式在我们军二代Rhodes先生的生活中曾无数次的出现,每次都代表着巨大的灾难即将随之而来。如果哪天Tony说着这句话,拎着核武器出现在门口,Rhodey恐怕都不会觉得惊讶。


     “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Tony脸上的无奈一点都不比黑人朋友脸上的少,他撇了撇嘴,将杯子里的奶昔喝的滋滋作响。


     “我也是受害者,Rhodey,别用那种好像是我把学校体育馆的女更衣室炸了个洞的表情看着我。”他重重的吸了两声,强调道,“我也是受害者。”


     和他的朋友Rhodey不一样,Tony决定约上女伴去跨年晚会上好好玩耍一番,这样他就不至于在冰冷的被窝里独自面对新年。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人生在这晚有了个不小的转折,以至于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Tony都得面对那些对着他指指点点的家伙。


     事情发展到零点的前两分钟都还挺顺利的。

     那时Tony Stark正挽着自己的女伴Natasha,手中的马提尼和他一样潇洒帅气,不出意外的话,这位富二代即将拥有一个难忘的夜晚。Tony实在是太得意了,以至于碰见前女友Pepper——对方的表情意味深长——的时候都没有这是噩耗的预兆。


     零点前的两分钟,舞会的角落发生了些骚动,伴随着话筒与音响对峙出来的尖啸声,之前快节奏的音乐骤然停住,换成了某种深情且悠长的曲调。


     “Tony Stark,”这是啸声消失后从话筒中传出来的第一个声音。


     几乎所有人都随着这声音看向舞会角落的调音台,那位可怜的DJ正被撇在一旁,握着话筒的是个看上去很眼熟的女孩。


     “Tony Stark,”对方又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中气十足的吐字方式几乎让舞池里的Tony Stark正了正身子,同时,感谢他的名气,一小半人随着这名字望向了故事中的主角。接着是猝不及防的一句,男主角怀疑如果不是因为挽着女伴方式还能让他留有些偶像包袱的话,这句话已经足够让他从地面上直直的蹦进了天花板了。


     “我爱你。”那句话是这么说的。


     接下来所有的人都往这边看了。





【二】


     “我不明白,”


     Rhodey说,“如果是别人遇到这种情况,说是不得已还可以理解,但是你?”他特地哼哼了两声,让面前的那个小子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从我这么多年对你的了解来说,Tony,那句话除了能让你的尾巴翘的更高之外还有什么作用吗?或者说你居然还藏着一点我都不知道的羞耻心?”


     对方翻了个白眼,“注意言辞,伙计,我们友谊的小船能不能度过这关都看你了。”


     如果可以,Rhodey倒是有些希望与这个家伙的友谊小船被狠狠的拍死在礁石上,然后他就可以把剩下的木头烧了,给自己多年被当成“知情人士”受伤冰冻的心取取暖。


     憋了好一会,“然后呢?”他问道,出于人道主义精神和好奇心,“你手上挽着女伴,一个女生公开对你表白,人群和前女友都在看着你,然后呢?”


     对方长久的沉默,接着叹了口气,“如果只是这样就好了。”他用手指梳了梳前额的头发。


     如果只有一个“我爱你”Tony相信自己还是能应付的,他几乎不用花上一秒钟就能相处了七种以上的解决方案,但是没有一个来得及实施,新的变故又发生了。人群中又出现了一个声音,虽然没有音响的加持,但是因为人群的寂静而显得如此突兀。


     “不要答应她,Tony!”


     只从情感上来说,这句话大概比之前的还显得情深义重,“不要答应她!Tony,”声音的主人终于一起出现,又一个女孩跳上了调音台,这个Tony倒是有些印象,好像是戏剧部的一个女孩,她几乎是抢过之前那个女生手中的话筒,大声喊道,“我才是你的真爱。”


     现在想来最好的解决办法可能是装作突然失明,摸着门框夺门而出。但是他没来得及这么做。因为故事的男主角好像忽然意识到为什么之前看到宴请名单后反应出的“秀色可餐”这个词是什么缘故了,因为他与其中的不少都有些渊源。


     Tony在盯着他的人群里陆陆续续的又见到好几个眼熟的面孔,他发誓自己从来没有愧对过这些女孩,在每段感情——或者说称不上是感情的感情中他都十分投入,只不过有时候他抽身的速度大概会比对方要快那么一点点。


     “你怎么敢这么说,我才是那个Tony说过要和我由北到南看遍小熊座、大熊座、仙后座、天龙座以及之后所以星座的人,”调音台上的两人开始争执。


     “你才是,他说过我选的外卖总是特别棒,他愿意每天都和我从堆满起司汉堡的床上醒来,有本事你吃个星座试试看。”


     人群发出了嘘声,似乎是对于这个愿望的不满。


     说的你们好像没这么想过似得,故事的男主角在心里不满的嘟囔道。


     Tony原本想趁着混乱溜出去,毕竟所有人的注意都放在台上的争吵中,那两位女生辩论的话题变得越来越离奇,她们甚至开始争执将来与男主角生的小孩应当取做什么名字。但是就当他准备抽开自己被女伴挽着的手臂时,他感受到了来自于手臂上的坚实力道,以及红发美女脸上的微笑。


     这个微笑可以在Tony Stark人生中见过的“最可怕的笑容”中排名第一。


     “你不是一会还要做个选择吗?”Natasha说道,语调轻柔。


     “突然想起室友找我有事来着,”他试着抽了抽胳膊,纹丝不动,“他非常粘人,我现在不回去他就得要哭湿半个枕头了。”


     “是吗?真可惜,我本来还想问问你今晚有没有空来我家喝酒呢。”红发美女特地在尾音上加了点挑逗的俄罗斯口音。立竿见影的效果令他怔住,接着在反应过来之前。众人的目光已经被争执转移回到了男主角的身上。


     “Tony,做出选择吧!告诉那个女人我才是你的真爱。”


     站在调音台后的其中一个女孩说道,接着另一个也抢过话筒,说了句什么——耳鸣开始让这些话听起来像是某种外星球的语言。


     Tony Stark的大脑正在努力的了解周围的情况,比如他发现了至少五人以上的的前女友——以大众的标准,以及更多的“露水情缘 ”,其中最令人不安的是Potts小姐看过来的目光。那道目光在Tony以及他身旁女伴的脸上转动了一下,最后变成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笑容代表着明天学校主页的将把头条留给Tony Stark的风流韵事,再加上一整个宴会的人的推波助澜,几乎不用多想,Tony都看到在新一年的第一天,他将以如何不堪入目的公共形象出现。


     所以他做出了一个会令自己悔恨终身的决定,这个决定大概是在他的祖传染色体里“缺爱IV型基因和风流浪子X型基因”影响下,他本能的扯了个慌。


     主角终于发话,令围观群众的眼睛闪闪发亮。 “我不能选择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特别是在Potts小姐和Romanova小姐之间做出选择,这会让我成为河沟里的一具无名男尸。


     “为什么?”台上的其中一位为在场所有人问出这个话。


     “因为……”


     他努力拉长了语调,接着Tony收回挽着女伴的手臂,清了清嗓子,接着挺胸,“因为我已经有倾慕的人了。”他都不知道“倾慕”这个词是从记忆的哪个角落里跑出来的,只觉得从嘴里冒出来的时候自己几乎打了个寒颤。


     观众们毫不意外的面面相觑着,连带着Potts小姐也第一次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嗯,是的,没错,因为我已经……有深爱的人了。”


     大概是他那副犹犹豫豫的摸样实在是没有说服力,人群中带起一阵小的议论,接下来那些议论变成怀疑和谴责的眼神回到了男主角的身上。


     调音台的两个女孩也交头接耳了起来,最终其中一位代表发言,“那人是谁?”她语气又重又急,“为什么从没有人知道。”


     Tony原本想胡诌些私人生活,个人隐私之类的东西搪塞过去,结果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的身边。接着是肩膀被搂住,他几乎是立马僵住了身子。


     “因为在这件事情上Tony还有些不确信,不确信他能否承担之后的影响,”


     那人说话带着英国口音,同时还有些耳熟,可惜此时Tony只顾着楞在原地,丝毫没有抬起头看看那到底是谁的勇气。


     “所以恐怕他不能选择你们中的任何一位了。”那人继续补充道。


     这个时候零点的钟声敲响,最初的男主角Tony Stark大梦初醒似得猛地抬头,瞪着眼睛看向对方。

     那个高个子的男人则是低下头,在他的嘴唇上留下一个的吻。


     “对吧,亲爱的。”那人笑着说。


     Tony跟着咧开嘴,僵硬的就像是在石头上刻出来的一样,接着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


     至于此刻他的心里正在怒吼着:这人到底是谁啊!?就没有必要让围观群众知道了。





【三】


     “那人是谁?”Rhodey对着故事琢磨了半天,他耸了耸肩。


     面前的小个子男人似乎还没做好面对现实的打算,他磨磨蹭蹭的挤出个名字,“Loki Laufeyson”


     “谁?”


     “Loki Laufeyson,你没想过仔细看看学校的主页吗?”Tony的语气可谓极不耐烦,他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重重的敲了敲,接着扔在对方面前,叹了口气,“这上面的内容可生动多了。”


     “真没想到,做了这么多年的知情人士的我也有这么一天。”


     嘴上这么说着,Rhodey低着头看着屏幕的神情却又充满期待,接下来Tony迅速的从对方脸上的笑容了解到友情的脆弱。


     期间Rhodey有几次都直接笑出了声,又迅速在故事主角严正的目光逼视下强行咽了回去。等到读者出声评论的时候,Tony的脸已经快和看手机的家伙一样黑了。


     深肤色的友人挠了挠自己的耳朵,嘴角是不断往外漏的坏笑,“那个戏剧社的Loki Laufeyson?”他说话的方式一点都不像是在问问题,“我记得你之前勾搭那个……那个叫啥来着,安吉拉的女孩的时候,和他打过照面?”


     事实上,十分擅长人际交往的Tony Stark和很多人打过照面,上到学生会秘书部下到西班牙语互助学习小组,都有过他风度翩翩的身影。


     “我和很多人都打过照面。”


     “往好了想,Tony,”Rhodey瞥了对方一眼,手指摸过下巴,“你的公众形象从来没有这么好过,挺奇怪的,他们把你之前的事迹解释成了社会压迫下的掩饰,然后开始指责学校对于LGBT支持会的拨款不够,你突然成了正面代表了,Tony,”他从屏幕中抬起头,“你不觉得这有点蹊跷吗?”


     “别用那种怀疑的眼神看着我,Rhodey,我光是想着怎么和老爹解释,让他不要停止对我的拨款就已经精疲力尽了。”


     Tony没有说谎,虽然路上碰到的那些人让他很受用——摇着“支持Tony×Loki”的小彩旗,还送上自制奶油华夫饼的女生们,但是这份舆论宣传绝对不是出自他手。

     也许只是学校的外媒部觉得时机成熟,借机宣传一波呢,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大家最喜欢追逐这些新闻了。


     “这倒也是。”Rhodey再次低下了头,他皱着眉头,陷入了沉默。


     这个表情在大部分情况下代表那家伙在认真思考,Tony适时的闭上了嘴,他晃着脑袋环顾了一下周围,不远处有三四个人站在柜台旁,为首的金发女生非常正点,一字裙雪纺衬衫,打扮气质像是经管学院的。


     经管学院那些太过严肃的女生对他总是不太有热情,但是这次,那个女生的神色热切,Tony也回以迷人的笑,然后在读清了对方“为爱加油”的唇语后,他的笑容变成了一堆奇形怪状的沮丧堆在脸上。


     “这件事你得谨慎处理,Tony,如果你不想被指责欺诈,身败名裂的话。”


     “我当然明白这点,你知道现在这个年代,像我这样的白人有多容易被政治正确吗?我连找停车位的时候都得仔细看看迎面开过来的司机是不是‘弱势群体’,噢,你肯定不知道。”他扫过自己的朋友,语调愤愤不平,“所以,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吗,大政治家?”


     随着求助者的耐心消失殆尽,Rhodey终于第一次露出了要正经对待的神色,深肤色的朋友将手机放在一旁,微微俯下身子,朝对方挥了挥手。Tony也跟着讳莫如深的点了头,然后他起身,坐上了对方沙发的扶手。


     “你知道吗,Tony,昨天晚上我许了一个新年愿望,”Rhodey用着神秘些微小的语调,Tony不得不凑近了才能听清。


     “什么新年愿望?”他问道。


     “我告诉自己希望新的一年不用管你造出来的破事,现在是我决定让愿望成真的时候了。”


     Rhodey轻快的说完这些,接着他看着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愤的Tony,将后背扔在自己背后的沙发靠背上,得意的笑容都快从脸上满出来了。


     面前的小个子黑发男人嘴唇张张合合了半天,都没能挤出一句。





【四】


     虽然Rhodey发表了那些关于“让我们的友谊石沉大海”之类的话,但是Tony最终还是让对方开了口。


     毕竟他好好的同对方交涉了一番,Tony告诉那个家伙,他的Facebook在在那晚后多了四五十个“闺蜜”,有男有女,而且他的手机里“恰好”有从不少小一起长大的好友的光屁股照片,他一点都不介意透露有待考证的信息,让Rhodey成为日渐壮大的闺蜜团的一员。


    他得到了“你和你老爸绝对是亲生父子”的指责,但总算是让对方收回了新年愿望。


     也不是说他非得扼杀这个新年愿望,只不过Tony更希望自己的朋友在2057年还能继续拥有这个纯真且遥远的梦想。


     他从门框旁伸出脑袋,朝自习里瞥了一眼。那个落在右边的深色身影让他坚定了自己之前得到的信息。“抓住你了。”他快速的回过身,小声的对自己说,同时捏紧了手机。


     “你应该先和那个家伙聊聊,看看他到底想要什么,总不会有人去平白无故做这件事,对吧,”Rhodey咬牙切齿的给上了自己的建议,“问问他到底要什么,再商量一下,你们Stark不是最擅长做这种吗,那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什么的。”


     纵然被威胁的老朋友说话的语气并不友好,但总归还是靠谱。Tony很快得到了来自于Rhodey发来的地点。


     现在是将事情一次性解决的最好时机了。他再次从门后朝里望了一眼,然后用力整了整自己的衬衫,挺着胸膛朝里走去。


     对方进门的时候Loki正戴着耳机低头看书,所以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人走近了自己,直到一只手相当强硬的将一只耳机扯了下来。


     看书的人带着疑惑,抬头,然后在看清对方是谁后那些疑问迅速的消失了,Loki的嘴角勾上笑容,那是属于英国佬的,最为熟练标准的欢迎式的笑。


     “有什……”


     他刚刚开口,就被迅速的打断了。


     “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有什么企图?”Tony说的很急,这份音量在寂静的自习室回荡出并不和谐的声流。


     “什么?”


     Loki眨了眨他灰蓝色的眼睛,那t结束的尾音被他用英国口音念得相当精妙。这一系列动作将他摆出相当无害的摸样,“亲爱的,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他一字一顿。


     “噢,别装蒜了,Loki Laufeyson,我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你们这些脱离社会的话剧部的家伙我从来都不认识,更别说你紧巴巴的裤子和……我不知道,这个点居然还有人在自习室看书?我告诉你,Loki Laufeyson,我不喜欢你,我讨厌你,所以你给我听好了……”


     Tony原本说的好好的,虽然从嘴里冒出来的东西和他之前预想的不太一样,基本上都是近乎于指责的东西,但是对方脸上略显不自然的表情让他颇有报复的快感。但是他终于还是停住了,在“你给我听好了”这一句结束的时候。

     因为Tony终于明白Loki Laufeyson不自然的眨眼是怎么回事,这个动作在人类社会里一般被称作“暗示”。


     他小心翼翼正了正身子,同时用余光看向对方用暗示的位置,果不其然发现正有两个目瞪口呆的家伙,一男一女,男生的手和手指上捻着的洋葱圈已经僵在半空中好一会了。这个洋葱圈和男生嘴角的碎屑恰好就是证据,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会在三分钟内带着最新最热的Tag出现在社交网络的证据。


     “亲爱的,你要说什么,”


     身旁的人用嗓音让他回了神,Tony的视线落回到对方脸上的时候那个家伙扬了扬眉毛,“我听着呢。”Loki用着看好戏似的语气,相当隐蔽的调笑,但是Tony还是发现了。


     “我……”他张了张嘴。


     一定不能让这个家伙太得意了。


     情势极其不友好,那两个碍事的围观者的视线简直就像是一排三千瓦的白炽灯,Tony决定在自己被烤出更多的可疑之前。他几乎是豁出去的,猛地坐上了对方屁股底下的那一半凳子,差点把Loki Laufeyson从凳子上挤下去,那家伙脸上一瞬间的惊慌让Tony满足了好一会。


     “我想告诉你,”椅子的霸占者朝面前凑到一个极近的距离,他甚至能看到对方瞳孔里的纹路,这都无助于他说出接下来的话。


     惊慌褪去后的Loki很快摆出静心倾听的样子,“嗯?”


     “我…我想……想告诉你,尽管你的对服装颜色的品味很糟糕,性格也特别奇怪,还滥用发蜡,学的也是以后找不到工作的专业,但是我……”对方的一只耳机还在他手里,Tony第一次觉得一个苹果耳机会如此烫手,他无助的瞥了一眼旁边的围观者。


     很好,吃洋葱圈的那个果然已经拿起手机在录像了。


     “但是,咳,那个,我……我爱你。”


     这可能是Tony Stark说过的、史上最难出口的句子了,如果要他形容的话,基本上就像是岩浆滚过喉咙,他将自己的嘴唇抖的不像话才勉强榨出这么一句。


     有那么一秒钟他甚至觉得此时就是冰川融化火山爆发世界末日的最好时机。Tony得脑袋发晕的等几秒才缓过神来。然后在看清对方脸上的表情时,他又宁愿自己继续发着晕。


     “噢~”


     对方用他一贯的、似笑非笑的模样,拉长的吐出一个单音,“我当然知道,亲爱的,不过,这可真贴心。”


     Loki一边这么说着,手缓缓的抬起,Tony在心里嚎叫着如果这个手落在自己的身上不如跳窗算了,然后那只手托住了他的脸颊。他费了好大劲让没有翻着白眼晕过去。


     “我也爱你。”


     蓝眼睛的男人将这话说的极尽柔情,配合他的动作,用手机录像的老兄应该都能看到从屏幕里冒出来的粉红爱心了。


     至于Tony Stark眼中的比撒哈拉沙漠还要绝望的绝望,大概只有他面前的人能够看到了。


     他咬牙切齿的,“不,小甜心,我爱你更多。”用上快要把这个叫做Loki的男人嚼碎的方式。


     “没有人会比我爱你更多,亲爱的,即使我知道你爱我,但是不管你有多爱我,也不会有我爱你那么爱我,亲爱的,我最爱你。”


     “你爱我多少我都会爱你更多,小甜心Loki,还是我更爱你,我爱你比你爱我更爱你,”Tony Stark不会输下任何一次竞赛。

     虽然他的良心第一次因为说违心话而隐隐作痛,要知道他曾经可是为了泡一个妹子而称赞《暮光之城》是一部卓越的伦理文学作品呢。


     “我很怀疑,亲爱的。”


     “你看我现在就要把耳机戴上,这样我们就能共用一副耳机,听同一首爱情之歌了。”Tony痛心疾首的将那一只耳机塞进耳朵,对话声传出的时候他愣住了一会,然面前的家伙做出了解释。


     “噢,亲爱的,这是朱丽叶与罗密欧的歌剧,虽然不是歌曲却也胜似乐章。”


     Loki脸上的笑依旧那么让人想打上两拳,他特地顿了顿,让面前那个黑头发的男人发出两声干笑。干笑的同时,Tony只觉得脊背发凉,虽然才认识这个家伙没多久,但是Tony已经渐渐摸清这种笑容代表这又有阴谋在发生了。


     “Tony,亲爱的,我现在真的非常想吻你,但是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这么做,毕竟我们就像是……罗密欧与朱丽叶,这样不容于世的爱是否能够会受到神的……”


     不愧是戏剧部的人精,Loki表演的实在是太过自然流畅,外行人Tony几乎都看到旁边为数不多的观众眼中的泪光了,于是他不得不接着对方的表演,手指停在对方的嘴唇上,做出噤声姿势,语气深情,带着哭腔——这部分不是装的。


     “当然可以,小甜心,我们的爱比什么都更坚强。”


     他说完这个就像是搭好自己的绞刑架,Tony深吸一口气,近乎悲壮的,极其煎熬的,撅着嘴亲了对方一口,去亲一只鳄鱼也不会比这来的更像折磨。


     至于结束以后,Tony除了世界崩塌之外也已经没有什么别的感觉了。




下篇:【霜铁】爱情骗子(PG级,上篇)

评论 ( 33 )
热度 ( 3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