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番外】【冬铁/霜铁】爱之初体验(人鱼AU,冬铁/霜铁,NC-17,番外上)

【番外】【上】【全文分上下两章】


简介:很久之前,人类水手Bucky与一只人鱼的故事。


说是番外,其实也可以当成独立的故事来看。

这篇欠了八百年的预告,终于发出来了……(不容易啊)



【一】


    Brock回头看向海面上的沉船,七零八落的像是被人随手落在那儿。他几次想要开口,问问那些船和海怪——总而言之就是之前发生的所有的事,然后Brock的视线久久停在那个倒霉公主的尾巴上。


    或者不如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吧,一个引人讨厌的人类的公主长出了一条活鱼尾巴,就像他一样。


    Brock能解释对方的满身伤口和虚弱不堪,毕竟对方刚刚从一条比巨浪还高得多的海怪下存活,但他不能解释对方的尾巴。


    “你看起来很惊讶。”


    Amora公主用人鱼语说话时依旧轻声细语,“在陈述我的事迹之前,或许你想听听来自于我们那儿的一个古老故事。”




【二】


    大多数的时候,我们谈到冒险故事,总会有那么一位主角。


    他(或者她)应当是个实打实的冒险家,带着从危机中活下来的坚强意志,或许还有点自己的小毛病,这些小毛病也为他带来了许多的机遇。


    这次,我们的主角是一位水手,在陆上的时候他就已经足够年轻强壮并且受人尊敬,到了海面也依旧如此。直到他们船队被风浪掀翻的前一刻,主角依旧被同伴用亲昵的方式称呼。Bucky,他们总是这么叫他。


    海滩上的烈日曝晒着后背,主角Bucky晕晕乎乎的向外吐着嘴里的沙子。


    他支起身子,眯着眼睛环顾四周。明亮的太阳高高的悬在半空中,几缕棕榈树的叶子在海风中簌簌作响。“这是哪?”他再次出声询问,妄想着有人来回答他的问题。疑问孤零零的停在沉默里,没有任何的回应。


    好吧,Bucky在心里叹气。


    他的嘴里全是海水的腥味,肺也隐隐作痛。他瘸着腿在沙滩上挪了几步,留下些歪歪扭扭的脚印。

    海滩的南边只有稀稀拉拉的植被和石块,随意的瞟过几眼就能看到海岸线的尽头。靠着北边的植物倒是浓密不少,Bucky希望顺着走过去能见到大路,有市集或城镇就更好。


    目前最大的障碍是那些锁链,出于某种原因,他的脚卡在了铁链的环里,末端连接着巨大的铁锚——应该是来自于他们的船队。放在平时Bucky或许能够摇动那个巨锚,可是他绝对没办带着那个玩意走上七八英里的路。


    他挣扎了一会,铁锚在地上弄出了不少的动静,最后只能精疲力尽的找片树荫坐了下来。


    没掉进海里淹死,却被吊在岸上等死,也算是某种凄惨的幸运了。




【二】



    再次醒过来时,涌过来的潮水已经没过了他的脚脖。


    他身上的衣服被再次被打湿,面前飘荡着一大片看起来干净又充足的海水。    Bucky知道这些水不能喝,试图用海水解渴只是自寻死路,却又口干的厉害,喉头因为吞咽而上下。


    一个好运的幸存者,拨弄着水面,他忍不住自嘲。


    铁锚被浪潮推动着向前了些许,令岸上的范围大了不少,但是这都无济于事。


    整整一个下午,Bucky只能看到天上经过的海鸟和沙滩上乱窜的小螃蟹,支棱着咔咔作响的钳子,虚张声势。

    没有渔民,没有商船,没有人烟。他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接受这里没有任何人类到访的痕迹,又用三个小时明白想要去捉那些灵活的小螃蟹?消耗的能量远比吃回来的要少。


    在心底某个不愿意承认的地方,水手Bucky知道自己要死在这了。


    他捡起一个螺壳,思考是不是在石块上刻写自己遗言。

    如果我们的主角是一位文采非凡且经历丰富的旅人,或许真的能留下一篇出众的杰作,不管有没有活人能看见。

    可惜他只是二十出头的水手,憋了半天居然想不到什么值得铭记的事情,他又饿又渴,满脑子都是之前吃的那餐土豆煎蛋,现在想来,居然是天堂一样的美食了。


    “我居然就如此平凡的用掉了自己的生命。”水手摇了摇头,脸上是苦涩。


    垂头丧气了晃了晃脚,水手举起手里的海螺,朝着远处的海面扔了出去。也许是幻觉,一声遥远又清晰的声响混在空气中,不是因为水面,也不是风吹过植物的动静。听起来像是什么东西叹了口气,又发出嘶嘶的声音。


    水手警觉的站起来,冲着声音来的方向大声的问。


    “谁在那儿,有人在哪吗?”


    他环顾四周,“如果你愿意帮助我,我一定会回报你。但如果你是强盗,我也不怕你,我什么都没有,除了这身破衣裳和半条命。”


    Bucky有点兴奋,也有点紧张。碰见活人总比在海滩上等死要好。


    他尽可能的朝着远处眺望,在黑沉沉的海面上寻找着踪迹。几声夜鸟的鸣声过后,之前的声音彻底消失了,安静得像是从没存在过一样。


    希望的火种慢慢熄灭,疲倦和悲观又一次占据了年轻的水手的心房。


    他坐回那截被海水浸泡着的、潮湿的木杆,低下头盯着自己手掌上的伤疤和旧茧,默默地数着数,像是计算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就在这时,一个坚硬的东西忽然落在他的头上,算不上多疼但十分突然。


    水手被吓了一条,他捂着自己的脑袋,捡起那个螺壳,像是一根被拧过的发条那样紧绷绷地站起来。


    “到底是谁在那儿!”


    他大声的冲着空荡荡的海面大喊,“你觉得很好玩吗,戏弄一个受难者?”


    如果这是恶作剧,未免也太过恶劣了。水手愤怒的盯着海面,心里有种又要失望而归的预感。然而这一次,有什么东西悄悄的从海底飘了上来。


    起初只是一个遥远的小黑点,像是随便从哪来的漂浮物,接着,那个小点慢慢的推开水面,朝着水手的方向游来,水纹像是一条彗星的尾巴,越来越近,Bucky几乎能看清对方的脸。


    没错,那是个和人相差无几的生物,像个男人,准确的说。黑色的短发和深色的眼睛,半张脸浮在水面,脸在稀疏的月光下白的吓人。


    水手用力的呼吸,后背紧紧的靠着身后的树干。


    几乎像个索命的水妖,他想着,没想到水妖也有男的。


    它在不远处的礁石旁游了一圈,划过出一道优雅的弧线。它的眼神始终锁在水手的身上,期间有深红的颜色在水面翻动,Bucky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是什么。

    水妖停在他面前的那块礁石后头,眼中闪烁着动物的野性与谨慎,尖利的手爪伸出来的时候Bucky几乎叫出了声。


    对方有着结实又匀称的肌肉,皮肤在水与暗光下透出一种迷人的光泽,它扶着着礁石将自己撑了起来,前胸压在石块的边缘,湿润的脸颊靠在自己带着鳍的手臂上,嘴唇的颜色看起来健康又柔软,眼睛像是深海的珍珠一样深不可测。


    不得不承认,水妖长得比他想象的还要美丽,像是一位强硬的侵略者,强迫着别人注视它。水手不自觉的朝着对方走过去,链子与海水阻挠的沉重脚步都不能让他停下来。


    一块礁石隔在他们之间,水妖抬起头看着年轻的受难人,眼睫轻轻的颤着,下颚的弧线被月光描绘的十分清晰。


    Bucky用力的吞咽,他抿了抿嘴。


    “你……你好。”


    水妖张开嘴,吐出了一些Bucky听不懂的,咕噜似的声音。


    “这是你扔给我的吗?”


    水手将手里的海螺递出来,水妖低头看了看,又眨动眼睛,歪着头小声的嘟囔,像是一只打呼噜的猫。

    水手以为对方听不懂自己说了什么,然后水妖指指那个海螺,再指指自己的头,大概是在与他对话。


    哦,看来是我先扔到你了,很有说服力。


    尽管Bucky努力的忽略那部分,但是他发誓自己看到了水妖的尾巴,像是长长的鱼拥有的红色尾鳍,时不时的从水面之下冒出来,半透明的浅金色鳍尖在半空中划过,就像是那条尾巴在自己身上扫过似的,水手不禁心头一紧,伸出了自己犹豫的手掌。


    反正都要死了,好歹摸一摸是什么感觉吧。水手Bucky从来都不是一个胆小的男人。


    他慢悠悠的将手伸了出去,水妖盯着他的手,又抬头看了看他。从眼中的情绪来看,有那么一会,Bucky以为自己要和自己的左手说拜拜了,因为他见到的只有警觉。


    水妖皱着眉向后退开,龇开牙齿发出嘶嘶的声音。


    Bucky只好把手收回来,尴尬的笑笑,“是因为我快完蛋了吗?你来收走我的灵魂。”


    对方用那双漂亮的琥珀棕眼睛看着他,歪着脑袋,像是不能理解。


    “我没有水也没有食物。”水手坦诚相告,“遇见你算是我今天最幸运的事情。”


    他冲着他眨了眨眼睛,短暂的停顿之后,向后退去,水花飞溅而起,Bucky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面前已经空空如夜,海面除了月光什么都没有。


    水手的遗憾都还没来得及冒出来,下一秒钟,一股巨大的力将Bucky拉回水中。


    咸涩的海水像是一条冰冷的长蛇那样呛进鼻腔,水手本能的剧烈挣扎,却迷糊中发现了水妖的面容。浮动的海水中,水妖用观察似的眼神打量他,仿佛看见什么好玩的东西。


    Bucky停下了挣扎的动作,隔着海水与它对视。


    空气与海水搅出细密的泡沫,四散着流过他们身旁,泡沫裂开的时候在皮肤上留下微微痒麻的触感。对方的脸上带着优雅的挑衅,又像是试探,水手猜自己看起来很傻,因为脸因为憋气而鼓鼓囊囊的。


    他用手划水,努力让自己不会浮得太过狼狈,他可是专业的水手。


    水妖绕着他游动,尾巴上闪着熠熠的漂亮光泽,它一时靠近一会又游得更远。它伸出长着尖指甲的爪子碰了碰他的手臂,又摸了摸他的脖子,Bucky忍不住想它是不是准备把自己淹死。

    他抓着他的手靠近自己,将水手的手掌摊开,用自己的下巴蹭着,如同一只真正的猫会做的那样,过分奇妙的体验让水手憋出好长的一串气泡。


    Bucky意识到水妖可能是希望自己摸摸它,像他在岸上准备做的那样。


    如果他是一只在海底生活的鱼,他当然愿意这么做,他可能愿意花上好几个小时,只是用来和这只“朋友”打闹,可是他是个人类,水性不错但依旧需要空气的人类。他试着摸了摸对方,但用着矜持的方式。


    等他们的“玩耍”结束,Bucky终于被准许回到岸上的时候,他求生似的朝海滩爬去,缺氧到几乎眼前发黑。


    他脱力的栽倒在海边,又累又饿。水妖绝对是用某种充满活力的方式调戏了他,人类几乎被全身都摸了个遍,感觉自尊心遭到了极大的侵犯,同时还伴随某种不太少说的绝望。


    最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还有点不合时宜的兴奋,满脑子都是水妖围着他游动的画面。


    水手想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答案,干脆在海滩上昏睡了过去。


    谁能猜到呢,第二天水手醒过来,发现自己的身上盖着宽大的棕树叶子,像是一张深绿色的大网,让他不至于被阳光曝晒而死。


    旁边还有一颗椰子和几条沙丁鱼,全都是新鲜的。






【三】



    Tony游进自己的族群中,脸上带着得意的笑。


    “我养了一只人类。”他说。


    几位年轻的听众立刻朝他看了过来,眼中流露出了惊讶,与逐渐成型的羡慕。


    “真的假的?”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活的人类了。”其中一位绿尾巴的姑娘晃动自己的鳍,她说。


    Tony是正值壮年且富有名望的人鱼,他保持安静,视线从所有人面前转过一圈,怀疑的声音很快变得稀稀拉拉。


    “我相信他是被前天的暴风雨冲到我们这儿的,他——”


    “他?”有人打断他的话,“那是个男孩吗?”


    讨论的声音重新从人鱼群中传出来,大家忽然之间满怀期待的讨论了起来。“那是个男孩,我还没见过人类的男孩。”其中有人鱼用惊喜的声音说。另外的人鱼则表示自己更喜欢人类女孩。


    “人类可能会给我们带来危险。”


    偶尔有那么一两个理智的评价,很快被其他的声音盖过。


    “谁又在乎呢?”他们大声的笑了出来,“那可是我们没有见过的人类。”


    乐观的人鱼们总是能轻易的被新鲜的玩意吸引。处于这次讨论中心的主角感到了极大的满足,Tony去给那个人类找岸上的椰子可费了不少功夫,他不打算保持谦逊的停止炫耀。更多的人鱼憧憬的看着他,轻声的问他能不能让他们见见那个人类。


    “当然,甜心们,只要你们想。”他对每一个女孩都这么说,“但是你们得等等,那个人类太胆小了,还受着伤,光是见到我就差点吓到昏过去。”


    这话一出现,更多的哄笑从鱼堆里炸了开来。


    “那你可能不能把他给吓死了。”

    “可怜的人类男孩,只有那么小的一点点胆子。”

    “我打赌他连一百岁都没有呢。”


    Tony面向大家,脸上满是得意,他郑重的清了清嗓子。“我会用对待翻车鱼的耐性来对待他的,”又是一阵笑声,“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你们都能见到那个人类男孩。”


    他们在这片远离人迹的海居住了很久,无数次的,日出从海面升起,又重新落入水底。算不上什么庞大的种族,却也存在与如同永远那么长久的时间。但人类是他们极少遇见的生物,像是海洋里的向日葵那般,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中。


    出于一种奇妙的责任心,Tony觉得自己需要看护好他的总是乐呵呵的族人们,包括这片海域里的每一种生物。既然这个人类跑到了他的地盘,以后也是他的责任。


    他这段长到过分的生命力终于出现了真正有趣的东西,Tony会确保自己得到了很好的娱乐。


    至于那个人类会怎么想,这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部分了。




【四】


    Bucky找到了所有能够到的东西,给自己搭了个窝。


    说是小窝,其实只是一堆干树枝和叶片盖成的遮阴所,哪天来了阵大一点的风,说不准要被吹到哪去。


    这不是长久之计,Bucky明白当前最重要的是把脚从链子里拿出来。


    他试过石头,看起来结实的木棍,还有那些边缘锋利的贝壳。最后不得不相信,如果他希望自己的脚从铁链里被释放出来,他可能需要瘦上那么几磅。


    那个帮助他的“好心人”似乎十分热衷于给他送来各种各样的食物。Bucky都没想过这个岛屿会有这么多的鲜果和更多肉质鲜嫩的鱼类。

    水妖持续的给他送来那些东西,有那么一会Bucky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准备吃掉他,所以才准备用食物将他喂胖,像孩童时期听过的坏巫婆的故事。


    又一次的,海面不远处的地方浮起影子。


    水妖从正对着阳光的地方探出脑袋,头发上闪着湿漉漉的、被光线镀上的金边,仿佛裹着一层闪亮的绸带,他缓缓的游进落难水手的海滩,金红色的尾鳍熠熠生辉。

    他扑通出的水花几乎打湿了Bucky的可怜小窝,更多的食物被堆在岩石上,那是一堆浆果和蚝类,和之前的食物混在一起。


    一秒,两秒。


    本来躲进了水里的水妖再次探头,他歪了歪脑袋,努着嘴比了比放着食物的地方,脸上混合着介于疑惑和嫌弃之间的情绪。Bucky猜对方那些鸽子似的咕噜声是在问他为什么不把食物解决掉,像以前那样。


    水妖总是跑的很快,Bucky少有逮到机会与对方交谈。


    “嘿,你看,”水手指着自己的脚,敲了敲上头的金属物,“我被困在这里了,你知道吧?”


    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交谈总是很困难,Bucky表情夸张,像是冲着三岁小孩那样手脚并用的和对方说话。


    “我得需要自己再瘦一点,才能从这个铁链里把自己弄出来。我不能就这样吃着你送来的食物,然后心安理得的住在这个——”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勉强被称作“家”的东西。


    “——这个鸟窝里。”


    当那个足够恰当的比喻出现的时候,水妖忽然笑了出来,他脸上展开出笑容,发出的笑声像是有人在摇晃着装着星星的玻璃瓶,。


    水妖是个有着精致面容的男人,下颚的线条和眉眼的弧度都恰到好处,他甚至还修着小胡子,Bucky从来都不知道水妖还有男性,更别说他们留着胡子。那样生动的笑容,几乎会让人将对方当做同类人。Bucky立刻确定了对方能够听懂自己的话。


    他伸出手臂,看着岩石上的食物,又指了指水手的脚。


    被点名的人跟着点头,“对,我得从这个玩意里把自己弄出来。”Bucky继续解释。


    水手的脚踝肿胀又沉重,他的脚掌完全浸在水里——这对把自己弄出来毫无正面作用,整个人透着疲惫。他看上去像是个被折磨了许久的囚犯,留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和愈来愈长的头发。他甚至开始计划找几个够用的石头片,对自己的脚做点什么。


    对方在还算安全位置,审视的看着他。


    他垂下眼帘的时候轻轻的扫过水手的腿,又在下一个转身的时间里,将自己重新沉回水里。


    仅仅过了一小会,实打实的一小会。阳光都还没在地上挪上英寸,水妖就重新从水里钻了出来。


    他哗啦啦的推开水面,在阳光底下以英俊的方式甩了甩自己的头发。


    水妖手里有个奇形怪状的瓶子,里面装着更加奇形怪状的液体,赤红色的液体在瓶中来回的搅动,像是有只犀牛在里面发狂似的。


    Bucky看着水妖朝自己过来,又比了一些手势。他皱着眉头,观察了半天才大致理解对方的意思。


    他试着用语言解释对方的动作:“我……帮你把铁链,呃,把铁链解开,你把这些东西……吃了?”


    对方点了点头。


    没想到他的水妖朋友还挺体贴的。


    等待对方游过来的过程并不像是Bucky预想的那么好。


    水妖以非常谨慎的方式靠近他,而他自己其实比对方还要害怕的多。


    如果他想给我下毒怎么办,他忍不住的想,如果他是想把我吃掉该怎么办。

    基于如此复杂的心理活动,Bucky在对方冰冷的手指接触到自己的那刻,发出了响亮的吞咽声。水妖抬头看了他一眼,努了努嘴,大约是种似笑非笑的调侃。下一秒,那些红色的液体被浇在了铁链上,像是岩浆似的,将所触之物全然的融化了。


    亲眼见证这一幕还是挺难以置信的。


    Bucky听老人说过水里的怪物会魔法,他们长着尖利的牙齿,并且唱着好听的歌。他们会将被迷惑的水手引诱进海里,奋不顾身的像是准备殉情的爱人,再将那些可怜的水手一点点的吃掉。


    他紧张的盯着对方,而水妖只是专心的盯着那些神奇的液体。


    原本坚实的金属物如同冰雪般渐渐融化,Bucky以为那些看上去就很可怕的液体会掉在自己的脚上,结果水妖用瓶子接下了魔法液体。水手晃了晃脚,重新站在地上,轻巧的像是那条链子从来没有发生过那样。


    水妖将瓶子收回,微微的向后退开。


    他看着Bucky,用手指了指放在岩石上的食物。


    不知怎么的,或许是久违的自由让他太过兴奋,又或者是水妖的举动透露着满满的控制欲,让他觉得不太自在。


    Bucky在第一时间转过头,朝着干燥的、没有任何海水的地方跑去。脚掌落在柔软的沙滩上,象征着自由的奔跑几乎要让他笑出声音。


    水手准备先在某个没有水的地方让自己好好清醒一下,接着,一个巨大的力缠住了他身体。下一秒,像是有无形的浪冲了过来,他被迎面,头晕目眩的跌进水里。真正意义上的浪被浇在他身上。


    另一个种族的动物眯起眼睛,用危险的方式看着他。Bucky想要说点什么,那只半熟的浆果被塞进他的嘴里。


    “你答应了的。”


    一个声音忽然出现在Bucky的脑子里,他怔怔的盯着前面,没有发现水妖的嘴唇有分开的迹象。


    “你答应了我,却不守信用。”


    捆在水手脖子上的力量越来越来重。

    俗话里的急中生智总是对的。Bucky在逐渐稀疏的空气中意识到对方正在用某种很玄妙的方式与他对话。


    不经过声带,不经过嘴唇,脑对脑,完全是纯粹精神的对话。


    “对不起……”


    塞住嘴巴的水手终于成功的通过想法说出了自己的第一句精神语言。他感觉到掐着自己的力气正在慢慢变小。


    “我没准备骗你。”


    他继续用着真诚的脑语给对方道歉,而水妖看起来没有那么生气了,他舔着嘴唇念叨了一些Bucky听不懂的话,然后将人类重新扔在水里。


    水手刚刚动了动脚趾,对方又重新逼了过来,一脸不悦的瞪着他。


    Bucky举手做出了投降的样子。

    “对不起,我没想着要走。”他将嘴角向下撇着,做出无辜的样子,“我只是被困在这里太久了。”


    水妖向后游了好一大圈,将自己鼻子以下都埋进水里,咕噜噜的往外吐着泡泡。


    “你是个骗子。”他通过精神,带着不满地对水手说。


    “我,我没想到你会说话,”Bucky为自己辩护,“还有那些魔法,我不知道你会魔法。”


    “魔法?不,”水妖摇了摇头,“我不会魔法,我只是借用了海神的力量。”


    好吧,让我们的水手在脑子变得更迷糊之前结束这些魔法之类的东西。


    他们现在可以对话了,Bucky意识到自己对此十分兴奋。这是唯一重要的事情。在近乎两个星期的孤苦伶仃之后,他终于有了个可以说话的人。


    水手将被海水打湿的头发挽在耳后。他举着手,朝对方走进,他用所有的肢体语言展示自己的无害,最终,他轻轻的跪在被浸没的海滩,俯下身子,拉近与对方的距离。


    “你叫什么名字?”


    像是过了这么久,他忽然能够好好呼吸了。水妖安静的看着他,缓慢眨动的睫毛像是一只漂亮的棕色蝴蝶。


    “Tony.”



【五】



    小的时候,Bucky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在很远很远的大海深处,有那样一个岛屿,是海神沉睡的地方。


    每个到达这个岛屿的人,都能用自己的东西与海神交换,只要得到了足够的酬劳,海神就能帮那个人实现梦想。所以这个岛叫做美梦岛。


    现在,不管这个问题是不是真的,Bucky都有理由相信,这里就是美梦岛。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是海神的守护者?”


    Tony摇着头,“所有族人都是守护者,我不一样。”


    “不一样?”


    他指了指胸前的淡蓝色贝壳,“等海神醒过来,我成为他的供奉者。”他说。


    水手不太确定这种“成为别人的供奉者”是不是什么水妖的普通社交活动,也许这就是他们的握手呢,鞠躬也说不准。


    他正想着,我应该停止追问。“然后呢?”问题自己从他嘴里跑了出来。


    Tony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我把生命给他,侍奉他,故事就结束了。”

    海里的朋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面无感情,像是在讲着别人的故事。Bucky还以为涉及到灵魂,Tony能有更激动的反应。但对方只是对着他的注视,水妖皱了皱鼻子,尾巴尖搅着着海面。


    抛去那些骇人传说里的偏见,水手发现自己完全可以和对方成为朋友,对吧,他们应该成为朋友。Tony帮了他,一点也不凶(只有一点凶),如果他是人类,Bucky几乎能想到他们一起去酒馆取乐的场面。水妖或许会令那些女孩们分心,但是水手相信自己的魅力。


    “别在想到我的时候用那个名称。”


    Tony打断了他的思索。

    “水妖可长不成我这个样子,他们长得像是海草和高脚蟹生的小孩,”他一脸骄傲的指了指自己,“我是人鱼,是这一片的首领,你这个没有经验的水手,应该庆幸自己遇到了我。”


    人鱼,这就说的通了。


    Bucky能看到对方像人一样上肢,柔软又干净的皮肤在阳光下透着健康的颜色,冷蓝色的血管在皮肤之下,Tony有着健壮的成年男子应该有的胸肌,还有成年男人没有的、强壮又满是闪亮鳞片的尾巴,还有那些天杀的、颜色绚丽的脊背上的细鳞片,所有的元素凑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和谐感。


    如果上半身是鱼,下半身是人,那一切都不会有这么美妙了。

    水手木楞的看了半天,意识到自己像个变态一样,一个劲的盯着别人看。人鱼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他歪了歪脑袋,他炫耀似的笑着。大概在水里也经常受到这种长久的注视的对待了。


    Bucky舔舔自己的嘴唇,身体摆正,“所以……你是这一片的老大。”


    对方露出笑容,一排尖牙闪闪发亮。


    水手半跪在海水里,衣服上是盐分凝结的坚硬的霜,皮肤因为长久的暴晒而皲裂又干燥,除了他灰蓝色的眸子依旧像是海域那样纯洁且宽广,他俯下身子凑近对方,尽管他们并不真的需要用声音来交流。


    试探性的伸出手,手指触摸到对方指节上的坚硬鳞片,人鱼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掌。


    他面前的是一只熠熠生辉的、灵动的生物,美丽的如同一个世界旅客。水手用温柔的声音询问。


    “我想知道你的故事。”


    也许就是在这时,有什么东西开始像春天的种子那样缓慢的萌发了。




【六】



    “从我老爸的老爸的老爸的老爸的爷爷开始,我们就住在这了。”


    人鱼一边逗弄着石头洞里的小螃蟹,一边懒懒的解说。


    “我们世代守护着这片海域,守护着他的宝藏,这样海神醒过来的时候就不会发现自己一个神孤零零的,东西也被偷光了。”


    他给水手介绍自己的工作,主要是确保人鱼不会因为欢乐的聚会而玩的太疯——这比想象的更困难,特别是他自己也爱玩的。


    他们环着这座小岛生活,躲开一切可能的活人。嘿,他们可是生活在海神的宝藏上头,不能让狡猾的人类发现。这也是为什么第一次见到人类的时候,人鱼表现的如此警惕。


    “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的海神的,你脚下的石头也是。”


    Bucky赶紧向后退了两步,离开那块小的石头。


    “你之前说的供奉……”他迟疑的。


    对方轻而易举的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也是属于海神的。”Tony抬着下巴,噘了撅嘴,“看到这个贝壳了吗?”他点着胸前,“我会把这个献给他,算是个仪式,宿命之类的。”


    直觉告诉水手Tony并不喜欢这个“宿命”。


    “但是你从未见过海神。”


    “没人见过海神,传说也只告诉我们之前的世界曾经被毁灭过,重生的世界会有重生的神。”


    好吧,年轻的水手基本上被这些浓重的宗教色彩给绕晕了。看在上帝的份上,他甚至从来没有见过上帝。


    他告诉Tony反正自己是要回家的。


    “你可以和我一起离开这座岛。”


    对方眨着眼睛,“你是说……”他顿了顿,“……到外面?”


    “对。”


    “但是你们人类都很狡诈。”Tony皱起眉头看他。


    Bucky冲着Tony耸耸肩膀,“我还以为你很凶残呢,但是你也没有吃掉我,对吧,大海比这片海域要大的多,如果你去旅行,我能带你去看许多你从前没有见过的东西。”


    有那么一会人鱼只是盯着他,像是曾经出现过的那种,带着怀疑和不动声色的判断。


    只有人鱼有权决定他们能不能继续对话,这种感觉还挺糟糕的。水手在地面上傻傻的站着,又用脚踢向那块小石头。天色在他们谈话间变得暗了一些,正午的暴烈阳关渐渐西移,光线更加柔和且带着橙色。


    “在此之前会发生一些事,你不要被吓倒。”人鱼重新看向他的眼睛。


    我独自一个人被困在不知道哪的小岛上,还被一条半人半鱼的生物观察了快半个月,还有什么能吓倒我的呢。


    然后Tony忽然用一种低沉的声音吟唱,如同神奇又带着曲调的咒语。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能够迷惑人心的人鱼之歌了吧,他想着,那些低低震颤的声音像是在脑子里也一起共鸣了似的。


    更多的声音从海面的远处传来,愈来愈近,如同有声的诗歌组成的海浪,满满的推进。


    Bucky看到一条又一条的人鱼从海面冒了出来,各色各样的美丽面庞带着湿润的,成股的水珠从他们的头发上滑落。水手几乎觉得自己是被迎头浇了一大杯杜松子酒,如此美妙的景象令人眩晕。他看着他们齐齐的盯着最早到来的Tony,关于“首领”这个词语的意义,他终于有了直观的理解。


    人鱼们用自有的语言交流,看起来可以称之为兴奋的,所有的脸上都有着那种闪耀的愉快。Tony则是叽里咕噜回答他们的问题。


    隐约中Bucky感觉这些对话可能有关于自己的,他不确定应该做点什么,这场景像是被一堆食人族给围住了,你不能确定他们绕着你唱歌是不是只是想尽快把你送上烤架。


    “礼貌点,水手。”


    Tony忽然用精神语言和他说话,视线也同时转过来。


    “什么?”


    “展示你的礼貌,水手,给我把笑脸摆出来。”


    Tony看起来有些不耐烦,Bucky本能的先挤出笑容又僵硬的挥手,尴尬又不失礼貌的那种。

    海面的人鱼反应热烈,水热闹的像是沸腾了似的,甚至有的鱼拍打着他们的尾巴,像是一群得到了糖块的小孩,带着十足的感染力,很快让水手脸上的假笑也变得柔和。


    “他们在说什么啊。”水手维持着脸上的表情,从牙缝里挤出问题。


    人鱼低着头偷笑。


    “你想看看海底长什么样子吗?”


    “我还可以去海底?”


    Tony抬着头看他,橙红色的阳光在他的瞳孔出反射出某种迷幻又诱人的颜色。


    “通过一个小小的仪式,是的,我可以带你去海底。”人鱼说。


    Bucky发誓自己根本还没有点头,他只是皱着鼻子在思考呢,然后,咚的一声,熟悉的声音敲在他的身上。

    像是椰子落在地上的声音,最近水手可听了不少,只不过这次,这声音发生在他自己的脑袋上。


    他立刻就眼前一黑,身体变轻。


    这发生太快,也太过迅速,水手有点想哭而且超出往常的伤心,他想不通Tony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杀死他,他们以为他们开始喜欢彼此了呢。


    Bucky紧闭眼睛,等着自己的灵魂升上天空,另一种熟悉的声音唤醒了他。


    “睁开眼睛吧,小水手。”


    逐渐展开的视线里,人鱼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


    与之前不同,Tony是金色的、半透明的,像是一种闪亮的果酱,而天空是粉色的。Bucky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整个人都浸在云朵组成的海洋里,或者说,他自己已经变成了海洋中的一员。


    他是某种淡蓝色的,像雾块似的玩意,更多的人鱼如同彩色的星星,带着各种各样的颜色,闪着光的缠在云朵铺成的河流里。


    “我死了吗?”他举着手,无措的问对方。


    “这是灵魂的世界。”


    半透明的Tony居然动了动嘴唇,他伸手,拉住了水手的手掌,一种虚幻又温暖的触感立刻从指尖传了过来,像是一团水汽似的阳光。


    Bucky发现对方仅仅是用了那么一点点力气,自己轻如絮烟的身体就立刻跟了过去。


    忽然之间,水手发现自己能够听懂其他人鱼说话的话,准确的说,他能够听到一切的东西,包括他们接触到海洋那刻,波纹如同海洋的心跳一样,在他的耳边回响。


    “这片岛屿上所有的东西都是属于邪神的,所以你的灵魂不会飘走。”


    “等等,你把我的灵魂弄出来了?”


    “我只是把你弄晕了。”


    Tony不顾他的抗拒,带着坏笑的拉住他,将他们扯进厚重的云海里。


    没有水花,也没有湿漉漉的海水,之前响若鼓声的海浪忽然停了下来。


    水手重新睁开眼睛,他看到了海底的一切灵魂。


    所有的会呼吸的,不会呼吸的,被注视过的,默默无闻的,每一个生命的灵魂都毫无巨细的展现在他面前,如同一副彩色星辰绘制的壮美天幕。

    人鱼穿梭在他们彩色的房子里,如此多的、鲜活又斑斓的色彩几乎要让人眩晕,


    面前的人鱼放开了他的手,向后游去,他的身边是鼓动的泡沫,如同一缕被风吹散在阳光中的碎金子。


    “很美,对吧?”


    他展开双臂,对着水手展示自己的世界。


    tbc.







祝我们最可爱的铁罐生日快乐!

评论 ( 29 )
热度 ( 3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