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Burn The City Down(黑帮AU,NC-21)【第九章】

【第九章】    简介:想到达到金字塔的顶端难免需要有人合作,但是成功之后共享战利品就不是大多数人愿意见到的事了。黑帮au,可能是个带点血腥的罗密欧与罗密欧的故事。


    警告:黑化OOC预警,轻微肢体残缺预警,暗示未成年人虐待和提及Obadiah Stane/Tony预警,非主要角色死亡预警,有轻微暴力场景描写,


    Tip:大概是个又一次创造道德新低的中篇,犹豫了很久终于来还债了,不是be,非常慢热,有回忆杀,所以回忆片段黑体加粗


【九】



     灯熄灭的猝不及防,黑暗骤然落进他们眼里,几秒后房间内设备的备用电源连接,微弱的光线染开了一片绿红交错的颜色。Stark的半张脸被那光线照亮,晦暗莫测。


     接着他晃了晃手中的枪,挑起一边眉毛。


     “发生了什么?”Steve试探性的问道,他的视线在枪与对方的脸上快速来回,同时在自己是否已经暴露的猜测中摇摆不定。


     “得了吧,David,你给我的履历上可是明明白白的写着参军的经历,”


     Stark将“David ”这个称呼说出时,Steve在心里松了口气,看起来现在他暂时可以将猜测的指针朝没有暴露那边挪动一些。


     “你们这些在野外待过的大兵都知道,逮兔子的时候先往洞口里熏点烟,而这就是烟,”枪被略显强硬的塞进了下属的手中,Stark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只洞穴里的兔子,他眼神奕奕,闪着兴奋的光亮,“现在是时候做你的工作了,大兵。”


     在这话语落下的时候,金属制的房间门传来第一声碰撞,紧扣的栓锁因此而震动,连带着门框也簌簌的落下些墙灰。

     事已至此再纠结自己的身份也没什么意思了,起码Stark没有在“别装傻”之后的跟上一枪爆头,已经算是当前最好的结果了。所以大兵决定暂且先把这事认定为普通的日常工作,顶多再多加点硝烟作为调料品,他接下那枪后叹了口气,站起了身子。


     他低下头检查了一下弹夹,那是把捷克制的中口径CZ75B,十发子弹,容量还算大,作为防守基本没有问题。


     “好吧,接下来我们只需要等着就行。”他还在这么说着,却在抬起头后发现他的老板已经走近了病房的大门,砰砰作响的门就在Stark的鼻尖前头,空闲的右手跑上了门锁,在做着这些的时候他的脖子上甚至还挂着绷带。


     “老天,你不会是准备……”


     接下来的一秒钟内撞击门板的声响停止,Stark在闯入者再次撞击之前打开了房门。Steve只来得及看到两个仓促的影子冲入他们的视线。


     那两个大块头的家伙还因为未能收住的惯性踉跄了两下,然后在站稳了脚后抬起头,与握着枪的防卫者大眼瞪小眼,他们甚至因此而安静了两个眨眼的时间。


     在沉默中,Steve作为更训练有素的那个先一步反应过来,他几乎本能的将手中的枪托甩上其中一个的鼻子,那人发出了些噪音歪下了身子,然后用手肘击中另一个,同时在攻击达成后将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个重新踢了回去。


     他在完成这个动作的时候微微露出了些破绽——老天,五秒钟之前他还准备安逸的用一把枪和厚实的铁门完成这个工作,所幸他善解人意的老板没有继续躲在门板后看戏,Stark快步上前用手肘砍晕了那个家伙,被打中的那人在半空中停滞了一下,然后跌在地上,露出他身后Stark洋洋得意的笑脸。


     下属在这时才找到机会眨了眨自己因为睁大而发酸的眼眶。


     “我们得到三楼东边尽头的那个房间去。”Stark指了指身后的门,有隐约的跑动声从走廊那边传来。


     “你说真的?”Steve瞪着对方,歪了歪脖子,“用一把枪?”


     “为了不把这件事闹大,Barnes不会让那些人带着枪。”


     那你还把枪给我?Steve在心里咒骂着无良的雇佣者。


     Stark边说着,边用猛然关上的金属门敲上了跑动声的发出者——那个可伶的、热血沸腾的小混混重重的撞在了门板上,接下来发出了金属摩擦皮肤的声响让Steve确信那个家伙晕了过去。


     当门重新被打开的时候,Steve再次见到了那位年轻人,带着满脸的血倒在门框边,只剩小指还能够轻微的抽动。


     “是时候该启程了。”


     Stark带着热情洋溢的笑脸说道,那是卧底警察无比确信的、纯粹的愉悦。




***



     这条不到五十米的走廊他们走了快二十分钟,他们到达楼梯的时候David几乎快要感觉不到自己的左手了——他用来挡了一记甩棍,现在那里大概正预备肿的老高。


     他们身后是零零散散躺倒着的袭击者,Stark也好不了多少,他手臂上的伤口早就扯开了,血色洇开触目惊心的一块。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目前为止他们还不需要用到一颗子弹,在医院里开枪绝对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事情,很快那些倔脾气的公务员就会赶来了,像是闻着味的虫子。


     “如果你提早告诉你的计划,”退役的士兵撑着身体,努力将气息喘匀,“我们大概不需要这么狼狈。”


     他们爬楼的脚步并没有因此而停下,Stark依旧用着他自得其乐的方式,即使他说话的时候脸颊上的淤青滑稽的动着,“别这么无趣,David,每个人都喜欢惊喜。”


     去你的惊喜,Steve十分确定作为一个在三方面周旋的内应,他十分确信,他会像是喜欢养了很久的宠物不幸去世那样喜欢惊喜。


     说话间又有一小波人从楼下蹬着急促的步伐向他们赶来,这令被追赶的两人只能加快脚步,体力的消耗让他们的加快显不是很明显。


     他们的距离渐渐拉进,被委以重任的下属长叹终于将腰间的枪拿了出来,回头指向追逐者,在扳机被扣动的子弹弹出轨迹,在金属副手上摩擦出火花,那些人终于因此停下了脚步,低身躲避,也让逃跑的人找到了机会,Stark小声催促着,继续向楼上进发。


     手枪的掩护让这段逃脱的旅程变得稍微轻松了一些,穿着病号服的上司甚至还能找到些空与他身边的人插科打诨。


     “也不用太矜持了,David,这把枪的主人现在正在北爱尔兰度假旅游,警察无论如何都不会用这枪追查到你。”


     Steve原想对于那个可怜的北爱尔兰旅游者发出些同情的评论,可惜他得把一个子弹精准的送到某个运动鞋的边上,还有那些扯着嗓子的吼声,这样的混乱实在不适合悼念某个不知名的家伙的清白。


     终于当他们到达了目的地时,几乎是堪堪将身后的追杀者堵在门后,甚至门栓被扣上的前一秒那个大胡子男人的呼吸冲在Steve的脸上。


     接着门锁被扣上,Steve将肺里的气一股脑的吐了出来,他到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肿的有多可怕,几乎失去了知觉,至于Stark,噢,Stark还好,除了脸白的有点过分之外基本上还有个妥帖的样子。接着对方也用语言表示了对于下属工作的赞赏。


     “干得不错。”他拍了拍身旁人的肩膀。


     被称赞的那人也低下头笑出了声,“也是运气好,刚刚正好是最后一发。”Steve将枪掖了回去。他瞥了眼周围的环境,这房间比之前的那间还更暗,直到Stark在墙上摸到了开关,将灯打开。


     这像是个杂物间,很多带着灰的东西堆着,Stark钻进了迷宫似得柜子中,他脚步稳当,金属门板被敲击的声响丝毫没有印象到他。


     “为什么我们要来这?”


     Steve出声问道,他将一些不够礼貌的字眼咽了回去,例如“快丢了半条命”“为了”“去你的破屋子”,最后扔出一句还勉强像样的话。


     “因为这间屋子的窗户外头有消防梯,我们可以直接从这逃出生天,”Stark边说着,边半蹲着从柜子里抽出些档案袋似得东西,因为这个动作他的声音混上了些伤口被扯动的闷哼,然后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还有一点,我这是为了你。”


     “为了我?”


     “当然,”对方抬眼,从杂物的缝隙中瞥了他一眼,“我有份准备很久了的礼物要送给你。”


     本能的警报在尖叫,Steve微微的向着身后的墙退了一步,“我不明白,”他的手摸上了腰后手枪,Stark是故意没有拆穿他谎言的可能性像是个雪球般,在他的脑子里越滚越大。而此时还有个谎言就在他身后,那个“最后一发子弹”的谎言。


     “别做无用功了,Rogers探员,”


     Stark从杂物堆的后头走了出来,“Steve Rogers,是这个名字没错对吧?省省那颗子弹吧。”他一边低头将些纸质的文档拿出, 迈着步子,离警惕的卧底越来越近。


     最终有张照片摆在了他的面前,Steve一眼就认出了那张合影中的Fury,然后在他准备将手枪抽出的前一秒,“你不想这么做,Rogers探员,”Stark拍着衣兜,冲他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如此刺眼。


     “刚刚那个家伙的棍子都快从你耳朵边擦过去了,你却依旧瞄准了他手边的墙壁,现在你只剩下一颗子弹,却没有足够的证据,除了将我一击毙命之外没有选择。”


     Steve在那份厚重的凝视下吞咽,他的怒火烧的脸颊发红,脑子却无比清醒。为什么,Stark有那么多除掉他的机会,为什么?


     “为什么?”他问道,“什么时候,还有为什么。”


     从对方的反应来看,这个回答毫不意外。“看起来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Stark晃了晃手中的照片,“我怎么发现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之后的事情,我需要你帮我抓住这个家伙。”带着奸计得逞的自满,黑头发的那个男人用手指向照片中的一个人。


     Steve毫不犹豫的就将反问蹦了出来,他的疑问是如此真挚,“凭什么你认为我会帮你抓住这个家伙?”他说。


     对方脸上的笑容却咧的更大了,“因为他就是九头蛇。”


     说不惊讶是假的,Steve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愣住了几秒。他不止是因为九头蛇这个著名的毒品贩子的名号而惊讶,同时也是因为这张照片上的标注,1975年军校毕业照,Steve隐约想起了对方指向的那人就是国土安全局的副局长Alexander Pierce,Fury的老朋友,他们之前有过合作。追查著名跨国毒贩九头蛇的合作。


     很多零碎的线索突然间串联了起来,而串联这些线索的就是来自于那根该死的手指所指向的地方。


     虽然有直觉在告诉他对方说的是对的,但是在他的大脑终于能够正常运行的时候,Steve开始意识到这同时也可能是骗人的把戏,他用手拎起对方的领子。


     “你以为我会因为一张照片就相信你?”他挑眉问道。


     Stark则是以有效的方式迅速结束了这个动作,他们的距离被再次拉开。


     “我的耐心要用完了,Rogers探员,这个材料袋中有你需要的一切材料,账本,通讯记录,银行账号,你可以在路上好好查看,而且,探员,就算是我想和你解释,恐怕Fury局长也没有很多时间了。”Stark如他所说那般,语速加快,音调变冷,然后他的手指抵在了Steve的胸前,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


     “今天Alexander Pierce会约Nick Fury见面,他明面上说是要和Fury局长讨论之前的一个案子,实际上是因为有一部分九头蛇本人的消息泄露,Pierce为了保全自己准备将九头蛇所犯的事栽赃在对方身上,当然了,他可以选择栽赃在别人身上,但是除了老Nick谁会这么相信他呢,这大概就是友情的真谛吧。”


     “现在他的车就在Pierce的宅子里停着,大概二十分钟之后有些糟糕的事情就会发生,所以你现在要做一个选择,Steve Rogers,选择继续和我这个可能犯了非法持枪罪的纽约市民纠缠不清,还是神兵天降,去拯救老Nick并且抓住一位警局追查了十几年的罪犯,”


     Stark极快的说出这一连串的话,然后他顿了一下,指向对方胸膛的手指重重点了点。


     “这个选择,Rogers探员,这才是你真正要做的一击毙命。”


     而在这些话结束之后,Steve都不知道自己是愤怒还是惊讶了,他只是愣愣的看着对方,脑子里快速的转过各种东西。即使理智告诉他此时最好的做法就是接下对方手里的东西然后赶紧从消防梯那出去,但是仍然有一部的东西在抵抗这个答案。


     不想让Stark得逞和……老天,九头蛇是Barnes那边的主要资金线。Stark从一开始就没准备消极抵抗,他的确有底牌,而他的底牌就是……一个天真的、就在手边的卧底探员。


     这个答案像是一记榔头砸在了Steve的脸上,被利用的愤怒烧的他眩晕,Steve接下了对方手里的文件,在他的答案能够冒出来之前。


     “怎么,还在犹豫吗?”Stark耸了耸肩,“时间可不会等人。”


     他不喜欢像是个傻瓜一样被玩的团团转,也不喜欢做别人手里的棋子,没有人会喜欢这个,可惜他已没有了选择。


     “你觉得我一定会答应你?就这么喜欢用最危险的武器?”


     “不危险怎么能叫做武器呢,”


     这句话说得一点也没错,不管是Barnes还是面前的这个家伙,又或者是许多年前他所做的事,Tony Stark非常确信自己最钟爱那种双刃刀,十分锋利,对于他人对于自己都足够锋利。


     所以他哼出声笑,“有时候成事的关键就是在于不起眼的小人物上,你应该为自己有机会承担如此重则而感到荣幸。 ”


     “哦,是吗?”Steve用推开对方的方式为自己朝向窗户的方向开了路,忿忿的说道。“我可以把‘九头蛇的身份泄露’这样的机会算在你身上吗?”


     Stark对于这份责任欣然一笑,没有说话。


     被利用的卧底此刻已经气愤的有些想发笑了,他的手在握上消防梯的时候揪紧着发痛,可是Steve却已经没有多余的部分可以用来顾及疼痛了。


     “你不能把每个人当成傻子一样玩弄在手心里。”他狠狠的盯着房间内的策划者,一字一顿的说道。


     对方则是毫不在意的撇了撇嘴,“或许我可以。”


     是在这一秒,他很确定自己想把那颗最后的子弹送进对方的脑子里,甚至是整个弹夹——如果有的话,他都想送进对方那张引人厌恶的脸上,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Steve将腰后的枪抽出,他久久的瞄向Stark的脸,直到最终冲着天花板扣动了扳机。


     硝烟的味道和响亮的枪声一起炸开。



***


     棋盘落着对峙的棋子,来自于壁炉的暗色火光将那些棋子照亮出一片恍惚交错的影子。


     有一只手穿过那些影子,将主教推离了原地,其中年长些的下棋者见此发出了些低沉的笑声,他摸着下巴停住了动作,似乎在思度对策。


     在短暂的沉默后,他终于下了判断,“你下棋的方式和Howard真是如出一辙,激进的小把戏。”


     “是吗。”先前推动棋子的男孩淡漠的接下这句判断,火焰燃烧出的光线波纹般在他的半边脸上跳动着。“到你了。”


     似乎比起棋盘,年长的棋手更在意他的对手,Obadiah盯着对方,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神色,像是对此骄傲同时又混杂着发自内心的鄙夷。


     “你陷得太深了,孩子。”他移动了一枚骑士。



评论 ( 16 )
热度 ( 102 )
  1. 小崽种brightside 转载了此文字
    马一哈马一哈,爱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