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星铁】紧急迫降(Peter Quill/Tony Stark,全年龄,上)

    【全年龄小甜饼,上】

    简介:比专心工作的时候看到了前男友来电更糟心的是什么?对于Tony来说,大概就是Stark大厦被一搜飞船砸了个大坑,前男友还从那飞船里钻了出来。

    警告:基本上是电影宇宙的人物设定,为了剧情改变了一些时间线和世界设定,介意请慎入。

    提示:大概是个星铁版《宿醉》,乱糟糟且比较热闹,祝大家新年快乐。全文内容比较多怕大家看的累,分成两章发。


下一章链接:【星铁】紧急迫降(Peter Quill/Tony Stark,全年龄,下)



【一】


     有某种敲打的声音正在振动着他的耳膜,Tony从深陷的被窝中找回了一丝神智,虽然他的视线依旧被困在眼皮里。


     然后是门被打开的响声。


     “嘿——”有个声音懒洋洋的说道,“大早上什么事啊?”


     这声音有点熟悉,是谁来着,Tony砸吧着嘴,用自己没被困意埋没的每一盎司的智力用于思考这个。


     “大早上?现在已经下午四点了,老兄,你确定你的脑子没有被酒精烧坏吗? ”


     这个声音一出现Tony就认了出来,他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即使裹在万圣节的乐趣面具底下,用着八十岁老奶奶的音调他也能瞬间认出来这就是Clint Barton,麻烦鬼Clint。


     麻烦鬼继续喋喋不休,就像是他的外号所表现的那样,“我们昨晚开了个Party,你还记得吗?”


     哦?我们开了个Party?好像的确是这样的,因为……


     “另外,无意冒犯,你能和我解释一下吗?”Clint说到这里时顿了顿,展现出他并不常见的犹豫。


     “Peter,为什么会出现在Stark的房间里,同时还……老兄,你能把裤子穿上吗,我的眼睛已经因为头痛而不堪重负了,请不要再用你的老二伤害我,Peter?”


     Tony原本还准备指着Clint语气里干巴巴的羞涩好好嘲笑一番,但是在关键字眼“Peter”、“裤子”以及“老二”出现的瞬间,好像是他的床垫经历了一场地震,Tony因为这震动直直的蹦了起来。他尽量让自己不被某阵位置微妙的刺痛引走注意力,而是将它们完完整整的用在看清门口的人上。


     他看到了光着屁股并且揉着脑袋的Peter Quill,黑眼圈快要掉在下巴上的Clint,以及完美的Natasha——说真的,她什么时候能不完美一点吗?


     那三个人都因为他闹出来的动静而看了过来,然后那些眼神忽然变得有些奇妙。 其中蕴含的复杂意味令Tony Stark才惊艳绝的脑子里迅速转过人生的跑马灯。


     他全身裸着,被塞在皱的像是一块厨房抹布的床单里,全身上下弥漫着难以言喻的味道,而Peter Quill,那个Peter Quill ,正像是一个暴露狂变态站在他的房间,带着惊愕和某种以为掩饰住了却全部从嘴角漏出来的自满,像个主人一样迎着门。


     所有这混蛋玩意会发生全都是因为两天一个飞船将Stark大厦的楼顶砸了个洞,一个大的惊人的、又丑又引人讨厌的大洞!


     这真是一个噩耗,Tony迎着来自于Cilnt Barton的、暴风骤雨般的暧昧眼神,他无比确定十分钟后所有的复仇者,不管是海里的,天上的,几个光年之外的,甚至是另外一个次元的复仇者都会直到此时此刻钢铁侠的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他在心里狠狠的咒骂,(消音)你的,Peter Quill!



【二】


     Tony在他的大厦被砸出一个大洞前的五分钟还在享受实验带来的愉悦。


     他小心翼翼的指挥着Dummy将金属寄生物的分泌物放进事先造好的纳米化合物中,融合的过程极不稳定,科学家必须确保这个过程足够精细,不然他只能指望事情的结果往实验失败后的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发展,而不是其余的百分之八十——发生聚变反应形成四分之一太阳的热量爆炸,将钢铁侠履历写上被碳化然后被蒸发的句号。


     Tony屏着呼吸,眼眶都因为瞪大而发痛,Dummy很意外的没有犯傻,连气泵充气的响声都带着稳重的味道,那团不断变换颜色的粘稠液体悬在了半空中,然后Dummy放下了它的手臂,两团物质终于互相交接,细小的气泡从边缘冒起,那是幸福与喜悦的泡沫。


     就在Tony准备和稳得像是赌场发牌员的手的机械助手拍掌相庆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的Captain Stupid令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这是他的私人手机,事实证明这个屏幕的来电显示出现Captain总不会是件好事,这表示有一些文书工作和唠叨:“你居然私自改装了反浩克装甲?”“你居然把魔法熔炉扔进位置的次元传送门?”以及很多的为什么,居然,你这个老伙计等等。


     但是Captain Stupid出现在屏幕上又是另一件截然不同的事情了,这个来自宇宙Captain绝对好对付的多,喜好也很正常,和他有很多共同语言的,除了需要在茫茫宇宙里海盗一样的到处逃窜之外没有什么缺点。


     大名鼎鼎的星爵发来消息肯定是有什么正经事。不然就只能是和Tony讨论飞船上的微波炉为什么会把鸡蛋炸开,或者是给他发汤不热上最新的猫片,又或者是他在索亚泰勒星球上发现外星的奇趣内裤(看在上帝的份上,Peter,我对于有四个蛋蛋的外星人会穿什么内裤毫不在意)。

     还有一些诸如此类的可能,这些可能Tony无比确定他能处理,翻个白眼然然后将消息删除,太简单了。


     但是还是有一个极其微小的可能,Peter是打电话过来和他讨论以前的一些事情,关于他们八年前他们的恋爱关系以及结束的原因。


     噢哦,伟大的钢铁侠是不是忘记在提到Peter Quill的时候加上“前男友”的前缀了?失误失误。


     这个可能性很小,却依旧还是存在,那就是Tony在接通电话之后需要和他的前男友讨论一段不是很愉快的感情经历。做为Stark他绝对不承认这个可能性几乎要让他缩进脚下的柜子里,但是他不会接通这个电话的,绝对、不会。


     铃声在持续了一会后停了下来,Tony在这时听到自己吐出了长长的一口气,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让自己重新吸上点新鲜的空气,铃声再次发疯了似得响起来,甚至比之前还要歇斯底里,就像是个来自地狱的搅拌机用振动和铃声掀起阵风暴。


     这个风暴让科学家有些晃晃悠悠,他向他的地狱手机走了两步,又退了两步,地毯太软了,他的鞋底太硬了,Tony能找到很多理由来拒绝承认他不太敢接通这个电话。


     终于,科学家磨蹭到铃声再次停止。


     他盯着那个手机,随时准备着第三次响起。


     不管是地震或者海啸的干扰,这次Stark决定在用掉所有软弱之后接通电话,只要他的手机再次响起,他一定会点开那个绿色的、邪恶的按键然后冲着电话大喊一声哈喽,英勇的像是要投身海底的超级英雄美国队长一样。


     所以接下来地震发生了,不是用于修辞手机屏幕上亮起前男友的号码,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地震。


     在一声巨大的轰声下,Tony眼睁睁的看着工作室的房顶裂开了一条缝,然后那缝骤然变大,天花板塌了下来,连带着桌子也被压垮。


     Tony用上最后一丝理智意识到他的桌子上还摆着四分之一个太阳。接着水泥和石块就把他理智淹没了。


     等科学家重新从眩晕和黑暗中醒来的时候,怪物的吼声和手机铃声首先传进了他的耳朵,这两件事并不能够证明他还活着——吼声就不用说了,谁知到地狱会不会充满着前男友的催命电话呢?


     然后他睁开了迷糊的双眼,沙土带来了轻微的刺痛感,他看到了一个扭曲的银色怪物正尖牙利爪的站在他的面前,这就是实验失败结果百分之二十,好的那百分之二十。


     很好,现在他要处理一个加强版的金属怪物,这个怪物灭绝了隔隔隔壁的半个星系,Tony很确定他只要“稍微”努力一把就能解决这个家伙。


     等等,我是不是还忘记了什么?


     Tony转过头,看向了地上的手机。苹果默认铃声并不适合作为一个超级英雄即将出场的BGM,所以他的手机在这时很适宜的闭上了嘴。


     就在钢铁侠带着万丈豪情准备从地上爬起来,和那个金属怪物殊死搏斗之前,Tony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他发誓他没有说话——他正咬牙切齿的展示自己的豪情呢。一个来自于他自己的声音从房间的角落响起:“这里是世上只此一个的限量版至尊Tony Stark私人号码,如果你有什么什么重要事情,一会会有个滴声,听到了请立马挂断你的电话。”


     这是他的留言录音,被Clint无数遍的吐槽过,Tony很确定。


     另一个声音在滴声后响起,“Tony,是我,Peter,”


     Tony紧紧的盯着声音的来处,一阵带着怪物口气的风吹过,让房间的主人从迷茫的烟尘中看清了角落里头的Peter Quill。对方看上去比他好不了多少,头发上裹着厚厚的沙土,脸上全是狼狈的污渍。这让他看起来更辣。


     “Tony,我们的飞船遭到袭击,现在不得不迫降在地球上。”角落里的船长气喘吁吁,“我原本想让你帮我在大厦顶端提供一个降落场地,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掉下来了,Tony,我听到了怪物的吼声,周围好黑啊,Tony,地球总是这么危险吗?请尽快回复我!”


     科学家安静的看着对方带着满心的焦急说完这话。


     警觉的外星船长在留言结束后将通讯器别在了腰间,然后他半蹲着挪动了一下步子,给身后的护卫者队员们比了个手势,他环视周围的戒备目光在看清了黑暗中的Tony Stark后终于停了下来。


     他们面面相觑的盯着对方长达两个呼吸的时间,只剩下沉默与无言。


     Peter瞪大了眼睛,(意料之中的),然后歪着头重重的点了一下,(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而他身后的队员们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


     Tony发誓如果不是金属寄生怪在这一刻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吼声,他们大概要就地讨论这一通电话的问题,所以谢天谢地,那怪物吼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被齐齐的吸引,然后在袭击者能扑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人之前,超级英雄们终于决定做些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盔甲召唤,弹药填装,武器充能。


     很好,现在钢铁侠需要的解决只剩下一个金属寄生怪和一个前男友。

     虽然他发自内心的觉得前者可能还更容易处理一些。



【三】


     银河护卫队那群人实在是太有趣了,Clint非常确定如果每次大楼里头掉下一座飞船都能带来群这么有趣的家伙,他很愿意每天都来上那么一次——毕竟他可不是需要给装修公司付账单的人。


     至于银河护卫队的伙计们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就要从两天前说起了。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Clint像是往常一样做着训练,他将飞镖扔上面前的靶子,同时在正中靶心后奖励自己一块小甜饼。


     他刚刚解决了一半的小甜饼,正准备给自己拿杯饮料呢,复仇者大厦震动着发出了巨响,有些簌簌的灰尘落下。


     身经百战的复仇者队员鹰眼此时还觉得不是什么稀奇事,这里可是复仇者大厦,老兄,光是地球上能够制造这种声响的人比街角玉米卷小摊前排队的人还多,更别说外星人了。甚至搞不好只是因为Hulk打了个喷嚏呢?


     所以复仇者鹰眼决定先忽视这个,他朝身后的靶子扔了一发飞镖,准备继续他的小甜饼之旅,接着一声尖锐嘶哑的吼声从楼上传来过来,打断了他的动作。


     这个声音不同于任何时期的Hulk,也不同于说梦话的Thor。


     经历过严酷训练的前神盾局特工几乎是立马的绷紧了精神——虽然他还在嚼着嘴里的小甜饼。在大厦内部警告的红灯亮起的瞬间,Clint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箭筒,朝吼声来源地进发。


     他在路上和队长会了个面,然后是睡眼惺忪的博士,他们齐齐的向上跑动,脚步声回荡在大厦内,并且最终停在了Tony的工作室前。


     厚重的金属大门被红灯所照亮,透露出一股不详的气息。


     Clint拿出了他的弓箭,Steve握起了他的盾牌,Banner博士抓紧自己的裤衩,他们深吸一口气,在准备推开大门恶战一番之前,那扇闪烁着浓重银色光泽的大门缓缓打开,露出了底下怪物的脸。


     眼歪口斜,陷入昏迷且被扔在地上的……怪物的脸。


     而制造这个场景的钢铁侠和一群稀奇古怪的人站在怪物的身后——一个动物一个植物一个壮汉一个美女,还有一个戴面具的人——与门外复仇者们陷入了尴尬的对视。


     被灯光照亮的灰尘在空气里缓慢的飘动,美国队长作为最正经的那个先反应了过来,他警觉的向前迈了一步,并且朝钢铁侠挤了挤眼,交流了一下暗号。


     (嘿,Tony,如果你被劫持了就赶紧喊救命)


     (老冰棍你别乱说,威名远播的钢铁侠永远不会喊救命)


     (那只狗拿着枪呢,铁人,你确定他不会一边朝你射击一边咬你吗)


     (我不认识那只狗,那个小树苗也不认识,虽然我还挺想认识一下那位美女的……)


     (嘿!Tony!我们这里交流情报呢,能不能专心一点)


     (好吧,站在第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家伙就是Peter Quill)


     (那个 Peter Quill?)


     (是的,那个 Peter Quill……)


     而这段交流在Clint看来就是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安静的对视了一会,脑门上闪烁着并不存在的信息交流声,接着美国队长变成一副了然的神色,他放下了盾牌,朝其中那个戴面具的伸出了手。


     “欢迎来到地球,星爵。”美国队长用上了十足的亲和力。


     对方也非常友好,打开了面罩,露出了底下富有感染力笑容的脸。


     “非常荣幸。”他说。


     虽然银河护卫队的伙计们降落方式有些奇特,但是他们的确是非常非常容易相处的朋友。


     第一天复仇者们还能故作矜持的保持些距离和礼节,但是第二天他们的努力决了堤,他们给银河护卫举办了一场非常盛大的欢迎Party,甚至把Thor的存货都翻了出来,喝了个天翻地覆。


     派对的中途Clint和大块头碰着杯子——对方喝酒和说话的方式很容易让你觉得你们认识了快三十年,并且是穿着一条裤衩长大的好兄弟,小浣熊在他右耳边嚷嚷些什么。年轻的弓箭手被吵得不耐烦了才顺着动物的意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酒杯,他的那杯马提尼里头正躺着一根醉醺醺的树苗。


     而这就是他所能记住的最后一个场景了。




【四】



     Clint在八个小时之后重新获得了自己的意识,他艰难的撑开睛,视网膜前还浮现着那颗小树咕噜噜转眼珠的摸样。


     接着有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来自他的七点……八点……等等,老天,我这是在哪儿来着?

     好吧,管他几点。


     他没有多花一秒用来纠结声音的方向——考虑到他现在快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而是直接的侧过头看向声音的来源。Natasha此时正在和银河护卫的Gamora聊天,这是个美妙的场景,几乎立马就让Clint忘记了他变扭的动作给脖子带来的不适。


     更别说他们聊得内容尤其的引人入胜。


     “所以你们真的用跳舞的方式解决了罗南?”女特工的语气里全是不可置信。


     “也不完全算是解决,”Gamora的声音带着与骄傲截然不同的尴尬感,她停顿了一下,“主要是为了拖延时间,Peter才是那个脑子里都是古怪玩意的家伙,他惹的麻烦可比解决的多得多。”


     “然后你就得在后面收拾烂摊子?”Natasha耸了耸肩。


     “是的,然后我就得收拾烂摊子。”


     两位超英团体的顶梁柱在此时齐齐的叹了一口气,其中蕴含着心酸与无奈几乎让Clint决定下一个圣诞给Nat送个好点的礼物,超过二十美元的那种。


     当沉默被打破时,“有时候我真会怀疑,是地球上的男性都有着那样的脑回路,还是说只有特定的某些人。”女特工说道。


     “相信我,朋友,不只是地球上的。”绿皮肤的那人回答,斩钉截铁,“不过像Peter Quill那样的人也不多见。”


     这话结束后Clint听到了队友的笑声,“真不巧我们这边也有一个这种家伙。”她顿了顿,“Tony Stark。”


     Natasha说话间那个短暂的间隙令Clint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直到后面的名字出现,他才松了一口气。还好不受说我,他得意洋洋的想着。


     “我还以为你会说柔韧性很好的那个家伙呢,你知道的,拿尖尖小棍子的那个。”


     你才柔韧性好呢,这肯定不是在说我。


     “Clint不算,怎么说他也是和我一起受训过的特工,必要的时候还是很可靠的。”Natasha说这话的语气很真挚,让被叫到名字的家伙都不知道是该因为柔韧度的问题悲伤还是因为可靠而喜出望外了。


     “但是Tony就不一样了,他从来没有受过训练,前半辈子最激烈的搏斗就是在卧室的床上,有时他的确是很聪明,但是有时候……我真的想把他塞进旅行箱里寄到某个太平洋的小岛上。”


     听众没有因为对方变得急促的语气而吓到,Gamora甚至笑了笑,“就像是我有时候希望Peter Quill被绑上手脚在太空里漂游。”


     Clint都不用特地看清对话者脸上什么表情,光是思考着他和旅行箱的距离,就足够让他缩着在沙发里抖了抖。

     又或者他的确是忍不住抖了抖,因为某个究极重磅秘密消息像是一颗月亮那么大的行星砸在了他的脑门上。


     “所以做物以类聚呢,大概就可以用来解释Tony Stark和Peter Quill的恋爱关系吧。”


     Natasha说这话的时候十分轻松,甚至懒懒的用肩膀蹭了蹭身后靠椅,但是对于Clint而言他的内心刚刚经历了一场火山爆发,爆发出来的热量迅速涨红了他的脸,他甚至得把一秒钟掰成三份用。


     一份用来告诉自己刚刚可能出现了幻听,一份用来克制自己直接蹦起来的冲动,一份用来……在心底呐喊“等等等等刚刚我听到了什么!!??”


     接着Gamora的话成为了压垮复仇者鹰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轻描淡写的,“是啊。”


     这令Clint听到了自己的脑子落在烧红的平底锅上的声响,嗤的一声,冒出蛋白质被烤熟的味道。


     超英团体内的两位顶梁柱继续聊着两位麻烦领袖的八卦,Gamora的消息来源是某日银河护卫队的队员们又又又又一次的面对了死亡的威胁,Peter Quill像是诉说遗言一样给Gamora讲述了他五年前的恋爱经历。Natasha的则是从Tony那听来的——虽然Tony自己并不知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随便招惹女间谍 )。

 

     她们对于这两个家伙的分手提出了自己的评价,其中一个认为他们如果不能白头偕老简直是为祸人间,另外一个认为这两个人不管怎样都是为祸人间。


     两人相谈甚欢,不断的有笑声从沙发上传来,Clint缩在地板上僵硬的听着这个,直到某个问题的提出才这段愉悦的对话出现了间隙。


     “听起来Stark选择主动追求别人并不常见?”Gamora的手指轻快的搭在沙发靠背上,“看来Peter还是有些个人魅力的。”


     Natasha原本还打算习惯性的用微笑作答,却在理解了整句话的意味后,摆出了有些严肃的脸,“等等等等?”她皱起眉,顿了顿,“主动追求?喔喔喔,我听到的版本可不是这样的。”


     被质疑的人也跟着安静了下来,“难道不是吗?”


     “我非常确定在那种状态下Tony不可能会说出谎话。”女间谍一字一顿的。


     到底是什么状态?瑟瑟发抖的Clint忍不住想着。


     Gamora也丝毫没有准备退让,“我们那时基本上快要玩完了,不会有人快死了还为证明自己的魅力值撒一个谎。”


     接下来Clint听到了一阵沉默,带着不详气息的沉默。


     虽然Gamora的性格他不太了解,但是Nat,Nat宁可自己把Tony Stark扔到南极的冰窟窿里面喂企鹅也不会随意让别人质疑复仇者的队员们,所以接下来……


     “一个小提示,”红发的女特工伸出手指晃了晃。

     “我不知道在其他星球上是怎样的标准,但是在地球上,像Tony Stark这样拥有如此多的‘感情经历’的家伙,用一个手就能够数的出来,所以我非常怀疑他会去主动追求一个……”她在说到这时顿了顿,似乎是犹豫如何让接下来的话没有那么失礼,“一个进行宇宙探索的年轻人。”


     这话也燃起了对方的斗志,“也许是你们地球的标准太低了,比如说某个星球上的生物就有两百根用于执行你们的‘手指’功能的器官。”外星美女神色自若。


     事已至此呛辣的硝烟味骤然炸开,Clint感到一阵脊背发凉,为了地球的未来,复仇者与银河护卫队的合作关系,他决定牺牲自己为和平而战。


     他冒着因为偷听被Natasha就地正法的危险,从地板上爬了起来,“为什么我们不直接问问他们呢?”他小声且清晰的说道。


     听到提议的两人——一个特工一个宇宙杀手,意外的赞同了他的观点,他们交换着视线,一言不发的起身朝其中某个人的房间走去。


     之后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Clint鼓足勇气敲开了Stark的房门,然后他看到了银河护卫队成员,星爵,Peter Quill一丝不挂的打开了门,并且用着一副慵懒满足的语调说着,“嘿——大早上的什么事啊?”


     我还想问问今天发生都是些什么事呢,好像Tony Stark和Peter Quill谈过恋爱这个消息还不够惊世骇俗似得。

     起床方式出错的弓箭手忿忿的别过脸,在心底嘟囔。

 


下一章链接:【星铁】紧急迫降(Peter Quill/Tony Stark,全年龄,下)

评论 ( 25 )
热度 ( 3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