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Burn The City Down(黑帮AU,NC-21)【第八章】

【第九章】    简介:想到达到金字塔的顶端难免需要有人合作,但是成功之后共享战利品就不是大多数人愿意见到的事了。黑帮au,可能是个带点血腥的罗密欧与罗密欧的故事。


    警告:黑化OOC预警,轻微肢体残缺预警,暗示未成年人虐待和提及Obadiah Stane/Tony预警,非主要角色死亡预警,有轻微暴力场景描写,


    Tip:大概是个又一次创造道德新低的中篇,犹豫了很久终于来还债了,不是be,非常慢热,有回忆杀,所以回忆片段黑体加粗






【八】



     “嘿,Bucky,你将来想做什么?”在一阵顶楼的风吹过时,金发蓝眼的男孩对着他身旁的伙伴说道。


     “什么?”黑发男孩的眼神追着一直拍打翅膀飞过的鸽子,眉间蹙起,“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只是想到了。”


     短暂的犹豫后,Bucky一边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我也不知道,只要能养活自己就好,最好能多赚点钱,有钱就行。”


     Steve那时还以为世界上有感同身受的东西,因为他为此微微揪紧了心脏,他却不知这完全不够。


     “我想以后去参军。”他说,“Bucky,如果你想一起的话。”


     对方灰蓝色的眼睛眨了眨,Steve并不知道那里闪过曾经倒在街头被人丢上硬币的狼狈记忆,那个有钱人家小孩铮亮的皮鞋还在他的鼻尖前头,所以Bucky摇了摇图,“你会成为个好大兵的,老兄。”


     至于我,就自顾自的长在这座城市里头吧,像是墙角底下的潮湿的苔藓。



***



     David撑着伞沿街走着,雨水从每处屋檐上滑下,落在地上摔成脏兮兮的模样。期间无数陌生的肩膀从他身旁路过。


     他在某处拐了弯,推开一家快餐店走了进去,黑色的伞被架在门口的位置。


     “一份双份意式浓缩咖啡。”他冲着衣着鲜亮的服务员说道。


     “好的,先生,请稍等。”对方笑容甜美。


     一个声音出现在了他的左边,“先生,你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啊,”转头看去是一名带着帽子的女士,对方绿色的眼眸神采奕奕,“双份浓缩,你怎么不干脆用面包就咖啡粉?”


     高大的金发男人回过头瞟了眼身后的门,“得了吧,Nat,我现在可没有精力和你斗嘴。”


     “我知道,你的老板最近忙的不像话,”对方耸了耸肩,眼睛眯起,“所以你冒着暴露的危险要求见面到底是为了什么?”


     “Barnes他们要对Stark出手了。”


     Natasha先是怔了一下,随即立马笑了出来,“这可不是什么新闻,发布会上的……”


     “不,发布会上出手的并不是Barnes,”David压低声音,正欲继续补充,有声音打断了他,“先生,您的咖啡好了。”鲜黄色制服的女孩出现。


     “谢谢。”他接下服务员手中的咖啡,将兜里的零钱送了上去。


     “一杯热可可。”Natasha扬了扬手指。


     “好的,请稍等。”


     在对方转身走向操作的台的时候,“你说的不是Barnes是什么意思?”她抬头看David的蓝眼睛,那里比她想象的还要深邃。


     “那些人是Stark之前结仇的小帮派,之前就一直蠢蠢欲动,这次Barnes只是默认并且帮助了他们。”


     听到这里,红发的女警官也忍不住神色严峻了起来,“听起来会有一场恶战,我们能得到地点之类的资料吗?”


     “不,没有恶战,”他否定了对方的推测,“Stark完全沉浸在他的那个什么慈善基金上面,若是说他还有关注什么正事,那也只有Shmid曾经那条毒品线了,看起来他想先切断对方主要的资金链。”


     “我不懂,他都快自身难保了,怎么还会有精力去管‘九头蛇’那边的生意。”


     “我也不明白他有什么打算,目前所能知道的就是他很确信,而且正在这么做,也许他握着张我们不知道底牌。”


     “看来现在只有先保持警惕了。”Natasha压低了帽子,长呼一口气。“注意安全,Steve。”


     “你也是。”



***


     纵使床头上的电子钟显示着此时不过是下午三点,过于阴暗的雨天也让这间病房显得十分昏沉,雨水敲打窗户的细碎声响也扰的人犯困。


     Tony努力让自己的注意力钉在泛着油墨味的报纸上,甚至连房门开合他都没有抬头查看。


     “我不需要换药,”他略微提高声调,“出去。”


     “听起来你的医生可真难当。”一个意料之外的声音出现在门口,他讶异的抬起头,冲着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挑了挑眉。


     “James,”他放下了报纸,嘴角翘起,“你来了。”


     高大的长发男人坐上床沿时带起了阵风,以及不同于医院消毒水的陌生气味,介于泥土与汽油之间的味道。“是的,我来了。”Barnes舒展着眉眼,言语间颇有些罗密欧似得风度与深情。


     接着下一秒他就咧着嘴打破了这份风度,“你的安保太差劲了。”


     “不差劲怎么会有机会让你溜进来呢。”对方歪了歪头,快速答到,语气轻快却让Barnes脸上的笑容暗了下来。


     这是场试探,他们都了然于心。

     那次发布会上的袭击是试探,这次的医院的探路也是试探,Barnes扔下了几颗问路的小石子,Stark就将那些石子全然的接下。并且摆下路径,指向饵食诱人的罗网。


     “我们就不可以继续合作吗,Tony,”Barnes叹气似得吐字,言语中的悲切隐喻却又无法忽视,他的视线在空气中逃窜,最后落在对方手臂上被绷带包裹的那处。“你非得要……”


     “非得要置你于死地吗?”


     病床上躺着的人打断了对方,同时哼出些笑声,这句话割裂出了几秒钟窒息般的寂静,只剩下从窗外传来的落雨声。然后他看向雨声来的方向,眼睛里盛着昏暗的光线。


     “看起来,虽然我是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你却害怕的多。”他在说到这话时笑了起来,直到Barnes冰冷的手指掐住他的手肘,收紧成令人不悦的力度。


     “别太自大了,Stark。”


     坐在床沿上的人一字一顿,Barnes能看到对方的视线穿过自己的肩膀指向身后的监控设备。


     “你不会舍得现在拥有的东西。”Stark相当确信。


     “是吗,为了你,我可以舍得。”


     他倾身吻住了对方总是和自己争斗的嘴,Tony熟稔的接下了这个,眼中却眨动着迷惑,Barnes趁着这份迷惑将舌尖溜了进去,湿滑的涂抹开潮热的呼吸。在放开时他们双方都有些气息不稳,耳根发红。


     “那个东西会记录下一切,对吗?”Barnes指了指身后的监控设备,“所有看着的人都会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论是我在这杀了你,或者是抱着你于你热吻,又或者是我把你压在墙上操你,让你红着眼睛的求饶,他们都会看到,对吗?”


     病床上的人扯动着掌心下的被单,带着无奈的笑容点了点头。


     “但是他们不会看到我有多需要你。”


     长发男人说着,脸上却露出了一丝迷茫,或是因为于心不忍,或者是鬼迷心窍,病床上的人的手指找上了对方的脸颊,那里比他想象的更加冰冷,Tony试着用自己掌心的温度溶于冰冷之中。


     “是的,他们总是看不到真相。”


     他微微直起身,用脸颊和嘴唇蹭着对方的下巴,然后向上,印下了干燥的吻,语气却不像是那些吻,带着冰冷且切齿的锋利感。


     “但是,别天真了,James,”


     Stark的语气像是从冰湖中捞出的一把利刃,“别妄想着杀了别人的父母,还能与那父母的孩子深情款款,这是不是童话里的爱情故事。”


     话已至此,被指责的男人也抬起双眼,他们的视线碰撞在一起,像是视线都已足以发出刺耳的声音。


     “我赞成你的观点,Tony,我也不认为有什么东西能抹消我们之间的血仇,但是,我亲爱的Anthony,如果我非要痴心妄想呢?”


     Barnes用舌尖湿润嘴唇,灰蓝色眼眸深处的瞳孔微微扩开。“如果我就是想要铸个结实的笼子,把拔了利牙的凶猛动物关在里头,养在里头,用指头逗弄着,就像是养着一只软脚的猫咪呢。”


     “那你就会输。”


     对方也毫不示弱,Stark像是宣读谶语般那样,用着无比确信的语气。


     “而且我向你保证,亲爱的James,如果非得下地狱的话,我一定会带上你。”



***



     因为中途耽误了一阵,Steve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这座新建没多久的市立医院今天十分热闹,光是在走廊里他就已经见到了成堆的病人,大概是因为最近也不是什么太平日子,Steve看到了许多带着纹身一脸凶相的家伙,他尽可能的从拥挤的过道快速经过,向目的地进发。


     他推开门的时候Stark正在低头看着报纸,然后病床上的人在声音的带动下抬起头,面无表情。


     “你来晚了。”Stark说。


     这令Steve有些不安的抿了抿嘴,“抱歉,今天人有点……”“东西带来了没,”对方微微抬起下巴,打断了他的解释。


     “呃,当然。”他捏着纸袋的手紧了紧,然后向前走着,递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不久前刚刚和Natasha见过面的缘故,Steve此时莫名的有些口干,连带着心脏跳动的声音也闷闷的敲着耳膜。Stark接过了他手里的袋里,也没有打开探究,径直放在了手边的床头柜上。


     在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给我你的三个小时,算加班。”Stark换上了那副常见的假笑脸,嘴角快速的扯了一下,权当敷衍。


     要放在平时Steve大概会问问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一次他决定先闭嘴,转身找向角落的椅子,安分的坐了下去。


     房间在他坐下后再次陷入了寂静,只剩下Stark的手指在报纸上摩挲而过的细小声响。期间Steve曾很多次的抽了抽鼻子,想说点什么,都在抬起头后又咽了回去。


     Stark全程保持着那个姿势,他甚至没有将报纸翻个面,而是全神贯注的盯着上头的报道,好像里头有什么值得花费心血来研究的世纪难题似得。


     终于,在Steve几乎要忍不住起身踱步的时候,他的上司先一步打破了这份尴尬。


     Stark抬起头,用他十分吸引人的眼睛盯着角落里的David,“你以前来过这个医院吗?”他问道。


     被问到的人迟疑了一会,“没有,Boss。”


     “你的上一任就曾经住在这个医院,所以我来过。”Stark依旧用着他不紧不慢的语调,让对话中的另一人猜不透这对话的意义。


     或许只是寒暄?Steve安慰自己道。


     “上一任?”他终于问出自己来到这的第一个问题,“你是说Happy Hogan?”

     Happy Hogan,Stark曾经的司机,前不久出了意外——大概和Shmid也脱不了什么干系,当然了,也正是这个意外才让David找了个机会钻进来。


     Stark在他疑问中点了头,同时掀开床单起身,他将手伸进了之前Steve带来的纸袋中,其中有一把枪,Stark将那枪取出,拿在手里。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你的工作挺危险的。”Stark转身看向他,亲切的笑容让Steve的心跳瞬间鼓声大作。


     有那么一秒钟Steve以为自己已经被识破了,他的手指紧紧的抠着椅子的把手,用力到发白。


     接着那枪被递到他的面前。


     “我的安全就要靠你了,Steve。”他的上司用着轻快的语调。


     就在这对话结束后下一眨眼的期间,他们头顶上的白炽灯闪动了几下,然后骤的熄灭了。



***


     Steve去医院给他的老板Stark送东西之前曾见了某人。


     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车子的主人在驾驶座上,手臂搭在方向盘上,衣衫整整且神情自若,却让刚刚进去这个密闭空间的外来者感受到了一丝落魄。


     他将纸袋收在腿上,另一份文件递给了驾驶座的人。


     “这是医院的安保布置。”说道这时Steve顿了顿,等对方将东西接走,“你确定吗,Bucky,一会动手?”


     那人则是将文件抽了出来,垂下眼睛看了好一会,才稍稍点了头,挤出声微不可闻的确认语句。


     文件上所展示的和他之前亲身探寻过的一样,防备如此疏漏,几乎是门户大开。


     大概是因为见到友人脸上浮现的迟疑,让年轻的卧底警察也忍不住蹙起眉间,有些慌神,“但是我还得要提醒你一句,Bucky,”他提高音调,索求对视,“我有我的责任,这个责任是把他抓起来而不是处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对方轻描淡写的挑了眉,“你只管做你自己的工作。”他没有点破是给政府的又或是给Stark的,但是两人只是在一阵无言中默契的了然其中含义。


     Steve在起身离开前,停了下来,他的手指久久的落在车门的把手上。雨已经停了,潮气死沉沉的糊在窗户上,外面的树影和墙壁被雾气搅作一团。


     “你真的想要和他斗到这种地步吗?”卧底警察回过头,看向他的旧友,那双灰蓝色的眼睛隐藏阴影中。


     对方的视线在追逐远处的天空,有飞鸟的翅膀将那灰蓝色的幕布撕裂。


     “你想听实话吗?”他说。


评论 ( 19 )
热度 ( 98 )
  1. 小崽种brightside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真的折服了,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