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Burn The City Down(黑帮AU,NC-21)【第五章】

【第五章】    简介:想到达到金字塔的顶端难免需要有人合作,但是成功之后共享战利品就不是大多数人愿意见到的事了。黑帮au,可能是个带点血腥的罗密欧与罗密欧的故事。


    警告:黑化OOC预警,轻微肢体残缺预警,暗示未成年人虐待和提及Obadiah Stane/Tony预警,非主要角色死亡预警,有轻微暴力场景描写,


    Tip:大概是个又一次创造道德新低的中篇,犹豫了很久终于来还债了,不是be,非常慢热,有回忆杀,所以回忆片段黑体加粗




【五】


     Clint不喜欢下雨,但是这样的雨天他愿意的多来上几天。


     他将脚上的泥水跺净,跟着人群的脚步走进教堂的大厅,同时抬头搜寻着,终于在层叠的人影中找到了自己的上司——Nick Fury,还有他的几个同事们,Natasha,Janet。Sam没来,他还一屁股破事呢。


     Clint将自己扔进上司身边的椅子里,然后伸着脖子绕过他旁边的人,“嘿,Janet!Nat,”他收到了一个友好的回复,以及两对白眼。


     “希望你的工作已经完成了。”Fury沉着嗓子说道。


     他耸了耸肩,“当然。”


     年轻的警察已经算来的很晚了,几乎在他落座没多久,大堂的座位就坐满了人,每个人都神色凝重,一副悲伤的模样——或者是装出了一副悲伤的样子。但是不管别人怎样,Clint无比确信他自己的伤感是装的,如果不是时间段不太合适,他非常愿意在Johann Shmidt的棺木前跳一段踢踏舞,再弄几箱夏威夷果酒开怀畅饮。


     红骷髅,走私贩子,黑心商人,Johann Shmidt死了,这简直是世界最值得开怀畅饮的事情了。


     接着他的上司微微凑近了些,提醒着他,“东西带来了没?”


     他愣了一小会,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我当然……带了。”位于末尾的音节在他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过大时被咽了回去。人们都安稳的落了座,一片寂静中他的声音显得有些刺耳。有几个人回头看向他,然后是黑脸上司的瞪视。


     “Sorry……”Clint小心的用气声说道。


     作祷告的牧师就是在这时走上了台子,灰白的鬓角一如他眼中的肃穆。


     “耶和华具怜爱之心 ,”他用着缓慢拉长的语调,开始了祷告的第一句话。“不轻易动怒,慈悲为怀……”


     而在台下,发现大家都将注意力放在牧师身上后,Clint低声问向Fury,“Boss,我什么时候把东西给你,”他尽量让自己的嘴唇显得不那么像是在说话。


     对方平静的回答,眼睛甚至都没有离开过牧师,“等葬礼结束。”


     年轻的警察安静了两秒,却还是没能压抑住自己的倾诉欲,“你让我把拷贝的资料带出档案室,这可是违法的,能告诉我这是要干嘛吗?”接着他又一次的收到了枚白眼。


     “机密。”


     这令Clint挪着屁股朝对方凑近了些,“这和Tony Stark有关,对吧?我之前瞟了一眼,是关于十五年前……”他还没来得及说完这话,一声来自于身后的响声打断了他。


     过于安静的葬礼人群几乎是同时回头看向了声响发出的位置,甚至连牧师的祷告都停了下来,那有个男人,正在站在门口,而他身后高大的金发男人——大概是下属——正将他之前弄倒的雨伞扶起,然后在感受到目光后,“Sorry。”他举起手比出个略表歉意的笑容。


     而这人就是刚刚那段对话中所出现的名字,Tony Stark。


     在Clint Barton的“如果抓住了就值得开环畅饮”列表中,Tony Stark是仅次于Johann Shmidt的名字。

     这并不是他一人的想法,事实上他甚至都不用回过头,就能知道现在他的上司脸上是何种不悦的神情。


     就在这时,牧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开始继续着祷告,而那打断葬礼的男人也带着他的下属们找到个角落靠后的位置,安静的坐了下来。


     “我们在试着抓住他。”Fury的声音忽然响起,这令Clint赶紧别回头去,看着对方。


     “你是说……?”他眨了眨眼。对方则是点着头回应了他的暗号,“等结束后你把文件给Natasha。”


     这件事和Tony Stark有关——Clint的第一直觉。第二直觉是他正处在一件非常宏大非常危急的秘密任务中,这让他在肾上腺素的催动下热血沸腾,同时忍不住的用眼角瞟向红发的女警察。


     他是如此专注于等待葬礼的结束,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当唱诗结束,Johann Shmidt接班人的上台宣读圣经时,Tony Stark的脸上挂起了隐秘且热烈的笑容。


     事实上能看到那个笑容的只有此时站在台上的人,Johann Shmidt的接班人,Bucky Barnes。


     Bucky潦草的瞥着写好的稿件,视线却在人群中快速的迅游,最后终于在一处阴暗中找准了落点。


     “Shmidt先生是一位德行高尚的人,善良,关怀他人,他与我如恩师,悉心指导,乐于倾囊,不分亲贱,亲身提点…”


     如此多的面容堆砌在他的视野中,嬉笑怒骂,他却只能看清那一张脸。


     “虽然此时他的身躯停留在此地,但是我们都知道……”


     他的视线停留在那下半张脸,嘴唇的位置,蚌肉般粉色的舌尖舔过,留下湿润且下流的痕迹,然后嘴唇张开,拉扯出粘腻的气流。


     “我们将重新相遇于极乐之境。”



***



    自行车停放处请点我



***


     “你就是不肯放过我是吧。”


     Bucky Barnes始终还是没有放过他的欢乐时光,他全然不顾房屋的主人正在享受浴缸的温暖怀抱,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推开房门,径直钻进了他的温暖水域。


     这个男人甚至丝毫不准备为他挤出去的水而表示歉疚,只顾着将身子沉进水里,然后四仰八叉的用手脚将原本的主人挤开。

     Tony伸脚踢上对方的小腿,酸痛和水的阻力令这动作最终像是肢体上的磨蹭。


     “我给你发消息了。”长发男人的左臂从他脖子后面挤过,环着浴缸边缘。他能看到位于对方肩背出的那一串伤痕,像是烟头灼过的,但是痕迹比普通的烟大上两圈。


     主人闭目养神,“这不是你霸占我浴缸的理由。”


     “或许你应该换个大点的浴缸。”


     他们在说完这话后陷入了沉默,只剩下打着转的水汽在耳后额间流动,鼻腔内都是湿润的水汽。Barnes盯着天花板上的一颗欲落未落的水滴,在水雾中隐没。


     直到Tony将自己被热水泡的通红的手臂放上了浴缸的边缘,并不完整的手握住了那只金属的义肢,Bucky注意到了这个,他低头盯着对方的手,那里有两端已经愈合的断茬,但是他还是出口问道。


     “痛吗?”他的金属手指抚过那处旧伤,Stark本能的缩了一下,但是没有躲开。


     然后对方回过头看着他,微微抬吻过他的下巴,“一点也不。”他说。


     他们又一次停止了说话,空气中只剩下细小的水声,但是这份安静并不令人焦躁,仿佛他们本就该这样,如同一片温暖的沙滩已然早早的摆在那,只等他们到达。


     Barnes能感觉到他们相触的皮肤,还有气味,然后Tony开口了,用着疲倦但清晰的声音,他用额头敲了敲对方侧脸。


     “你知道吗?James,其实是我。”


     “什么?”


     “我的手,是我自己干的。”他在说到这话时笑了起来,仿佛很滑稽似得。


     Bucky眉头蹙起,“为什么?”他十分不解。


     对方则是在拥挤的浴缸中翻了个身,让他们不用别过头就看着对方,然后他的手指抵在了Barnes的额头上,带出的热水在蓝眼男人的脸上滑出一道水痕,“当时他的枪口在这,”他说,“他发现了我动的小手脚,于是他枪钉在这,然后开始大喊:你就这么恨我吗?你就这么希望我去死吗?保险是开着的,他看起来快疯了。”


     “然后你就切掉了自己的手指。”Barnes说出了个不带疑问的问句。


     “当时我正在厨房准备沙拉,”Tony用着一如既往的轻松语调,“我能怎么办呢,他要杀掉我了,我不想死。”


     “所以我拿起了那把用来切西甘蓝的刀,谢天谢地,它很快,我都没有用上多少力。先是小指,血一下就涌了出来,只是个指头而已,怎么能有那么多的血。 ”


     “他惊住了,然后我告诉他我不想伤害他。”


     “但是他只是在惊讶,没有拿走枪,于是我继续了下去,无名指,我在切下后告诉他:我不希望你去死,我爱你。这管用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不完全算是个假话,他曾经并不想杀掉Obie,起码在知道对方参与谋杀自己父母的事情之前,他是这样想的。


     Bucky怔住了几秒,看着那样一个男人怔住是件挺有趣的事,Tony纵容自己花些时间用来欣赏对方脸上那因为惊讶而带来的稚气。


     终于,Barnes开了口,“你以前从没和我说过这个。”他快速舔过嘴唇。


     “我没和任何人说过。”


     浴缸的主人再次扬起下巴,这次他选择吻在了对方的唇上,他抚着长发男人的脸颊,加深这个吻。


     “这是你赢来的。”


     至少在这一刻,Barnes无比确信,他是属于他的。





评论 ( 27 )
热度 ( 1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