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蝙蝠铁】Golden Boys(nc-17)【第九章】

【第九章】

简介:Bruce Wayne和Tony Stark生活在同一个宇宙,他们七岁的时候遇到了彼此。

    警告:青梅竹马设定,一个试图把两个影视宇宙时间线拉在一起,结果被众多版本的老爷玩疯了的故事。私设如山,Bug应该也会有。

【十二】


    在离开纽约之前Bruce做了一件事。


    而就是这样的事让他陷入如此境况,Bruce忽然想起一个词:穿紧身衣的怪胎,他不记得是在哪听过的这句话,也许是在处理某个罪犯的时候,也许是有路人经过时,那人指着他的披风说过的。


    但是在这一刻,Batman全副武装的站在Tony Stark的床边的阴影中,还被房屋的主人抓了个正着,他脑子里切切实实的飘过了这个词:变态,或者怪胎。所以Tony将平举着的机械手甲放下,并把那炮口亮着的蓝光握进掌心里的时候,他松了些气,视线紧紧的盯着对方的嘴唇,等待着那个词。


    “蠢蝙蝠,我刚差点就朝你开火了! ”


    蠢蝙蝠?虽然透着一股Stark的傻气,但是不是怪胎,很好。


    所以他其实还有些自满来着,“Sorry。”Batman如此说着,一个干巴巴的道歉。


    “我从来都不知道哥谭的秘密英雄会做这种溜门撬锁的事情。”


    Tony吐出口长气,借此把之前被肾上腺素搅乱的呼吸平复,连带着紧绷的肩膀也放松了下来,“你逊爆了,Batman。”


    “我也不知道纽约的大英雄Iron Man会是一个连睡觉都不敢放下武器的胆小鬼,”Bruce走进了对方,他近到能让对方胸口的反应堆照亮自己的脸,然后伸手握住了对方手臂上的机械装置,解开了能量管线,缓慢的向下褪着。


    “所以你不比我好上多少,Iron……Stark。”带着面具的男人说道,他放弃了那种过于低沉的嗓音,同时抬起眼,看向他多日未见的老朋友,“而且我是直接走进来的,你大厦的人工智能给我开了门。”他说道。


    那个电子管家叫做Jarvis,Bruce有些意外,却又很快的不再意外。


    “我猜权限管理出了些问题,一会就去修好他。”Tony撇了撇嘴,同时微微起身,将对方头上的那个黑色的盔甲取下。


    他望着好友的眼睛,“倒是你,Bruce,你看起来比我的系统糟糕多了。”


    “也许吧。”更高些的男人如此回答道。


    Tony闻到了一些硝烟味,还有些血腥味,现在他对于这个味道已经足够熟悉了,熟悉到即使他刚刚还在经历一个难得的、带着好梦的熟睡,也会瞬间的从中惊醒,不管Batman溜门撬锁的技巧有多熟练,脚步有多轻。


    他少见的梦到一些小时候的事情,在落着梧桐叶子的木头长凳上,他晃荡着腿,一旁是小个子的Bruce Wayne。然后小个子的Bruce转过头,然后嘴唇张开,对着他说……


    “可以让我看看吗?”


    Tony的回忆被当前的大个子Bruce打断,对方似乎有些不满于房屋主人的走神,“可以让我看看吗?”Bruce又重复了一遍。Tony顺着他的眼神看到了自己的胸口,那里正从布料中透出清冷的蓝光。


    “你是说……”他指了指胸前的反应堆,“这个?”


    “嗯,这个。”


    Bruce朝着面前的家伙点了点头,语气肯定。


    他在进入房间的第一刻就开始盯着那道光,那道是号称“Iron Man”的能量之源,Tony Stark的救命良药,微弱却又不可忽视,此刻随着对方的呼吸一同起伏的那道光。“Tony,”他抬起头,“我想看看这个。”


    “好吧,虽然不知道你是从哪冒出这么诡异的念头,但是我还是能……。”Tony边说着,边脱去上身的背心,当他的胸膛能够全然的展露在对方的面前时,“……做到的,Bruce,你能别这样盯着看吗,”


    他在闯入者的注视下略有些不安搓了搓手,“你让我感觉自己像是被推出去展览的猴子。”


    “对不起让你有这种感觉,”


    Bruce的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那个金属的装置,他的视线就像是遇到了磁力的铁,紧紧的聚集在那。


    “我只是…… ”


    我只是被吸引了。


    Bruce Wayne非常熟悉他所看见的那个胸膛,可能比很多号称与Stark陷入过热恋的模特都还要熟悉这个。他见过这个胸膛六岁的样子,十六岁的样子,以及二十六岁的样子,就像是他见过各种样子的Tony Stark。但是此时此刻,他目视着这个无机质的机械物件,镶嵌在他所熟悉的胸口上,这太奇怪了。


    Bruce被吸引,并且不是好的那种吸引。是那种漩涡似得,带着毁灭性的吸引。


    那个玩意——他对它的印象糟糕透了——并不像他所以为的那样,仅仅只是贴合着皮肤,比如贴在冰箱门上磁铁。这个玩意是着着实实的嵌在他朋友的胸口上,意味这那个位置曾经有个洞,有个真实存在的空缺,才能塞下这么个冷冰冰的玩意。


    Bruce意识到自己可能花了太久时间瞪着那个反应堆,是因为Tony轻咳了一声。


    “有什么问题吗?”胸膛的主人问道。


    “这个……东西,”他顿了顿,舌尖快速的舔过嘴唇,“这个东西……并不是很安分的待在这的,对吗?”


    被问到的人耸了耸肩,“对,牺牲了一点肋骨。”


    “这很不舒服。”


    “确实不太舒服。”


    “会挤压器官的空……”


    “嘿,嘿嘿,”Tony出声打断了对方的追问,“你到底在玩什么。”


    他紧皱着眉,“Bruce,你到底想干吗,你是指望我告诉你这玩意装进来的感觉像是狗屎一样?还是说什么……用户体验调查?Batman需要一个弧反应堆?我可以帮你做一个,立刻,马上,连带着猫的LOGO,做好了送到你的府上。”


    “蝙蝠。”


    “随便什么玩意,我才不关心你的那些……”


    Stark又开始絮絮叨叨了,个子更高些的那个男人一本正经的盯着对方,在他和Tony认识的许多年里,他无数次的被迫面对这个,自我保护机制,科学的新发现,或者只是Stark需要说话。不管是何种缘由,Bruce能解决这种处境的方式不多,碰巧此时他正好有一个。


    他俯身吻住对方喋喋不休的嘴,唇舌堵住那些絮叨,然后在短暂的纠缠后放开,Tony如他意料中的那样,在他的吻离开还给他以清静,他们安静的对视了几秒。


    Bruce盯着对方的眼睛,十分真诚的,“它更像是个伤疤。”


    “随你。”Tony耸了耸肩。


    然后Bruce伸手,用手指覆上了那个伤疤。


    Tony发誓他没有想到过这个,在闯入他的房间,还让他脱了上衣展示老半天他胸口的小玩意,在经历了如此出格的事情之后,他面前的这个家伙还能继续得寸进尺这个地步,即使对方是Bruce Wayne,这也太过了。


    所以他缩着肩膀退后了一些,Bruce为此看起来有些不解。


    “Obe曾经曾经把他取出来过。”Tony解释道,然后在对方骤然暗下的眼神中,他背过身,将上衣穿了回去。


    他身后的声音说:“Obe已经死了。”


    “相信我,Bruce,我比你更清楚这个。”

    

    毕竟我是看着他死去的那个人。


    Bruce在沉默中等待了一会,他以为Tony会转过身来和他解释些什么,或者说倾诉一些什么,但是对方只是挺着脊背站着,甚至都没有转回身子,这让Bruce在短暂的无措后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肩膀,他才刚刚使上力气,准备用老一招——没错,对付絮叨和沉默都是同一招——对付这个沉默的时候,Tony回过身来看着他。


    “以后别这么做了。” 胸前闪着蓝光的男人说道。


    高个子的男人皱眉当做疑问,而他面前的那双眼睛十分坦诚。


    “Bruce,我决定挂死在一棵树上了。”


    Tony看到对方的嘴角小幅度的抽动了一下,然后嘴唇分开,“哦,”Bruce说,“十足糟糕的决定。”


    “我以为你给过我建议,好好把握什么的。”


    “是吗?”


    “Bruce,我想过我之前的那些日子,一无所成,混乱,破坏,所有的这些,我只是想做正确的事,而她是我认识的最好的人,她能把所有乱糟糟的东西都整好。”


    “包括你?”


    Bruce的语气比他自己预想的要更冷淡一些,可他握着对方肩膀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愈发用力,直到看到Tony因为他的问题而呛住。


    “那我再给你一个建议,Tony,处境已经变了,所以你最好抓紧,拼了命的抓紧,因为你踏进的这个地方不会给你多少机会拥有这个,亲情,爱情,美好时光。”


    Tony的注视沉沉跌在了地上,他看着夜色中的地板,闷声回答,“我会尽我所能。”他说。


    然后他等待着,等待Bruce的手离开他的肩膀,拿走了他手中的头盔将它重新戴回到本该的位置。Tony看到了Batman张开嘴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停住了。


    对方转身离去的时候,不知怎么的,Tony鬼迷心窍似得伸了手,黑色的披风从他的虎口上滑过。


    在Bruce看来,不管那个万能的秘书究竟能做到何种程度,他都不会看好她与Stark的恋情。

    他知道这种人是如何运作的,对于他们而言无法控制或者无法保护将是灾难性的,而Tony简直是“无法控制”界的核弹,没有人能处理这个。


    但是他想错了,显然Potts比他预想的还要出色,就像是之后发生的事情比Bruce预想的还要平稳,有波折,但也平稳。


    Stark没有掩饰他的恋情,也没有掩饰超级英雄的身份,他一如既往的活跃在聚光灯和众人的目光下,张扬造作却又迷途知返。

在很长一段时间Bruce几乎以为这个世界上有上帝这种东西,在Tony Stark的幡然悔悟后以赐予福泽和庇佑之类的什么玩意,让那个闹事不断的家伙就这么平稳的过着,直到Tony差点因为钯中毒死了一次,接着的,纽约大战。


    比起Stark想要玩死自己更让Bruce无法释怀的是对方从来没有试着找过他。

    不论是钯毒素游进了血管,还是外星人和核弹几乎要削掉半个星球,他都没有因此接到Stark的电话。


    也许在那块手表落入河水中的时候,Tony Stark就已经不再信任他了,不管他的床头柜里是否留存着那颗年代久远的扣子,Bruce Wayne所能收到的大概只有那些过节时的“礼品”——从甜点和书本的圣诞礼物变成了枪炮和盔甲,以及酒会上的点头碰面。


    Bruce看着电视机中那群穿着奇装异服的怪人团体,他的朋友Iron Man所在的那个团体。


    Tony大概真的不再需要他了。




【十二】


    “我们可以找个地方……嗯,你知道的,深入交流一下。”


    Doris摆出自己最明媚的笑容,她撑着桌面的手臂微微沉下,嘴角娇俏的翘起,“如何?”


    她面前的小胡子男人也跟着笑了笑,对方的眼神在她身后快速的游过,然后回Doris的视线中,“当然。”Tony耸了耸肩,“为什么不呢?”他微笑着说。


    就是这件十分钟之前所发生的事,让Doris此刻搂着Stark公司的前任总裁的手臂,她红色的高跟鞋陷入柔软的地毯,她因此步伐沉重,不得不倚靠着对方。


    钓上Stark比她想象的容易多了,她出手之前莎莉还提醒着Tony Stark已经改过自新很久了,但是从此刻的情况看来,男人都是靠不住,对吧,不管他的女朋友是不是精明又干练的Papper Potts小姐,男人总归还是男人。


    她的手指在对方的侧腰上意有所指的划过,然后在Stark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她时。


    “亲爱的,一会你想要玩些什么呢?”她说。


    “我想到了房间在考虑这个。”对方的视线撇过她的嘴唇,然后回到前方,指向了目光所向的位置,“就在那个……”远方拐角处同样有着些娇美的笑声,混杂着低沉的男声。


    Stark原本还成竹在胸的笑容忽然僵在了脸上,连带着他的脚步。


    这让Doris也有些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怎么了吗?宝贝。”她转头问道,意欲催促答案的被出现在前方的人影所打断,准确点的说是三个人影,一男两女。


    好吧,女的那个是Gytha和Sascha,那两个小婊砸还真是什么时候都来搅局啊,不过这个男也很眼熟啊,是叫……


    “Bruce Wayne。”

    什么?那个Bruce Wayne?


    Stark替她做出了回答,语气比Doris预想的还要冷漠,有些滋滋作响的火花藏在Stark的言语底下,“你来这做什么。”


    叫做Bruce Wayne的高大男人搂紧了身旁的女士,他歪了歪头,笑着说,“我来找我的房间。”


    “这是我的房间。”


    “容我提醒一下,Stark先生如果此时去前台查看的话,就会明白有人已经先行预订了。”


    “是吗?”Stark眯着眼睛送上个拘谨的假笑,他放开一旁的Doris,右手的手表上闪过阵蓝色的信息流,“我已经查过了,预订人Tony Stark,没有问题。”他的语气十分冷淡,有些滋滋作响的火花藏在这话的底下。


    Bruce Wayne也放开了手边的女性,他缓慢的向前踱着步子,两位商界的风云人物迅速因为他的行动而凑近,“看来我们看中了同一个房间。”Bruce用着低沉的语气,他微微俯下身子,鼻尖几乎要戳在Stark的脸上了。


    “看起来,你看中的是我的房间。”个子矮些的那个仰着头随性的笑着,丝毫不落下风。


    这可真是个尴尬的情况,Doris观望着的同时暗自捏紧了手心。


    虽然能让Stark和Wayne因为争夺而打一架听起来很拉风,但是……好吧,没有什么但是,就是很拉风,对不起了Stark先生。


    Doris屏着呼吸盯着对峙的两人,她的眼角也撇到了一旁的Gytha和Sascha此时也在期待的看向道路的中央——两位亿万富翁所在的地方。


    Bruce Wayne深吸了口气,紧接着的,在Doris以为接下来是一次快速出拳时,高大些的富翁开了口。他抬眼看向Doris,眼睛中隐藏着些暗色的胁迫,“出去。”他说。


    这让只顾着期待的Doris很是不解,“什么?”她提高音调问道。


    “Wayne先生是让你出去,Doris,”多嘴Gytha在后头煽风点火道,她挽着一旁的Sascha,脸上尽是得意。


    但是显然Wayne先生对此并不领情,“你们也出去。”高大的黑发男人直起身,他甚至都没有回头,只是用着那种有钱人特有的傲慢语调,“女士们,请从走廊离开,谢谢。”


    这让在场的女性几乎是瞬间的结成了同盟,她们面面相觑的对望着,然后迅速带着不甘与愤慨的脚步离开了这,那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第一次让Doris与那两个疯女人之间产生了共鸣。


    她们肩并肩的用高跟鞋踏过该死的软地毯时,“那俩家伙真是个傻子。”Gytha气鼓鼓的说。


    “没错!”Doris和Sascha赞同道。



【十三】


    时间滴滴答答,每一秒都表示着Tony Stark流走的美好夜晚。他在等待中失去耐心。


    将左肩靠在墙壁,他微微侧过头盯着对方。“你毁了我的晚上,Wayne先生。”


    “那棵树怎么了?”Wayne先生问道。


    Tony低下头嗤出声笑,“这和你没有关系。”他抬起头,将额头搁在贴着壁纸的墙上,笑却没有消失,“你早就想到了吧,Bruce,我又搞砸了。”


    “你喝醉了?”


    “一点,所以还留有理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至于抱着你狂哭不止自爱自怜,是不是有点失望。”


    有点,Bruce冲着对方轻松的笑了笑。


    Tony疲于假装的嘴角终于沉了下去,就像是他的眼神,然后在重新抬头时假笑回到了他的脸上,Tony用手整了整对方的领带,同时专注地盯着上方的暗色花纹,“这么多年我总该有点长进,对吧。”


    “我以为你们有一场烟花秀。”


    “很显然,我又开始造盔甲了,她不太喜欢这个。”


    他的生活似乎总是走不出那个名叫犯错的怪圈,就像是他曾经欠父母的“我爱你”,他欠Jarvis的一个安宁不捣乱的日子。他欠Pepper的正式的求和道歉。他出现在这个酒会就是为了见到Pepper,但是很显然,对方只小小的出面了一下,他们短暂的对视,然后Pepper就消失了,Tony在旁边转悠了半天却觉得自己活像是个白痴般炫耀的公孔雀。


    他喝酒,接着更多的酒,然后就到了这。

    这根本就不是酒的错误,和酒精没有关系,他又搞砸了,只是因为他是Tony Stark。


    我得开始学着习惯这个,他想着,从我人生中最大的错误——Bruce Wayne开始。


    他摊开手,“嘲笑我吧,Bruce,像你一贯做的那样。”

    这已经不会再让我觉得收到伤害了。


    “我不想这么做,Tony,我很抱歉听到这个,但是我得告诉你,这不是你的错,和盔甲也没有关系,她关心你,所以她无法忍受这个。”


    “忍受什么?我?”


    “不,你要明白这个,Tony,对于她,对于……她,只能看着却无法保护的感觉太令人难以忍受了,她得忍受你一次次的去到危险的、她无法涉及的地方,然后等待和祈祷你安全的回来,Iron Man,大英雄,所有这些虚名对于她而言,只是爱人罢了。”


    Bruce,我现在算是知道你独行侠的行事风格是怎么来的了。


    “对于她,哈?”


    Tony在心里嘲笑出声,并且努力不让这声嘲笑从他的嘴里实质意义上的蹦出来。


    此时Bruce和他高高在上的好意晃荡在面前,他却已经厌倦透了这种游戏,这种你进我退的探戈游戏。


    “我不会再陪你玩这些,”他抬起头,“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你扔过来几个糖果……或者饼干或随便什么,我就摇着尾巴傻乎乎的跑过来,像是所有的东西都没发生过一样。你那套游戏已经不管用了,Bruce。”


    “你可从来都没有这么好对付。”个子高些的那个笑着舔过嘴唇,他耸肩,然后将胸腔里的气吐出,“这不是我的计划但是……我不是让你过来和我争执糖果之类的问题。”


    “就算我们不再是朋友,也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合作。”


    “噢,我没想到这个,”Tony的表情如他所说的那般惊讶,甚至可以说有些惊喜,“Stark大厦的前台有复仇者联盟的报名表格,把那个填了,我会给你开个后门。”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种合作,”Bruce忍住自己想要将对方脸上的洋洋得意抹去的冲动,他将兜里的车钥匙扔进对方的西装口袋。


    “开我的车,副驾驶座位上有份文件。”


    Tony在乍一看到那串钥匙时迷惑了一会,然后有关于Bruce Wayne的狡猾事迹浮现在了脑海里,“你对我的车怎么了?”他几乎是立刻的,或者说他早该想到了,Papper会来的谣言,他出现的时机和位置,甚至他拿过的酒,车所停的位置,选中的房间,所有的这些都在Bruce Way……不对,那个Batman的计划之内。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不是敌人。


    “别告诉我你对我车上的Jarvis出手了。”


     “Jarvis没事。”从Bruce兴奋的眼神中能够看出他没错过Tony脸上那些小的挫败。“但是车?我会晚点送来。”


    “滚蛋Bru……”


    “那份文件关于Loki的权杖,如果你在意的话。”


    Loki的权杖,好吧,光是听到这个词Tony就已经觉得耳边响起机械开合的咔咔声了。


    所以这又是个来自于Bruce Wayne的小把戏,他扔出了个Tony绝对没有办法拒绝的陷阱(更多的盔甲和战斗?Papper不会喜欢这个),然后用那种昂扬自满的方式盯着走道内另一位总裁。


    “我就知道!”掉进陷阱的那位在地上焦躁的别过了头,他在视线定下后用手指狠狠的抵向对方的胸口,“你知道吗,Bruce,你真是个恶魔。”他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


    “过奖。”对方轻描淡写。


    Tony抽动了一下鼻子,他插在兜里的手指收紧了那串钥匙,然后放开,在用眼神将周围的墙壁和地板都巡视一遍后,他的视线回到了高大男人的注视中。“你留着那辆车吧。”他顿了顿,“房间也是。”


    在踏着拖沓的步伐走至拐角处时,他回过头,朝着房门前的高大男人晃动了一下环在手指上的车钥匙,“这就是该死的糖果。”


    “当然,”Bruce耸了耸肩,“所以你准备摇着尾巴跑过来吗?”


    “想都别想。”


    Tony在说完后笑了出来,他身后那人也是。


















之前有小伙伴提到过两人的剧情交际实在是太少 ,其实也是因为在开始的就想着不改变大部分原著内容剧情的情况下,打打擦边球,结果实践起来比想象的要困难许多,也算是自食其果了一次吧【笑】


下章就完结了。下个坑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应该是冬铁。

评论 ( 34 )
热度 ( 3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