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蝙蝠铁】Golden Boys(nc-17)【第六章】

【第六章】

简介:Bruce Wayne和Tony Stark生活在同一个宇宙,他们七岁的时候遇到了彼此。

    警告:青梅竹马设定,一个试图把两个影视宇宙时间线拉在一起,结果被众多版本的老爷玩疯了的故事。私设如山,Bug应该也会有。

    感受金钱的力量吧!

说好的Nc-17来了。


【七】


    在他们断了联系的几年之后,Bruce仍然会时常想起对方。


    这种想起毫无预兆,有时甚至毫无缘由,就像是他原本只是在院子里走过,然后一阵风吹落了许多的梧桐叶子,他就骤的想起Tony曾经落在他这的那条驼色的围巾,那是用柔软的毛线织成的,上面布落着松散的针脚。


    即使Bruce知道Tony已经变了些摸样了,更高了些,更瘦了些,但他却仍然会想起对方戴着那围巾的模样,鲜活的就像是站在混杂着落叶的风中,或是他的面前,他甚至能在风中闻到对方那些难以描述的甜食似的气味。


    他将这一切归结于那个家伙所入侵过的领土实在太过庞大,在Wayne庄园的每一个角落,Bruce都能找到他们在这相处过的那些记忆的碎片。


    Bruce需要花上很多时间来清洗对方造访过的痕迹,在此之前,他预备先纵容自己一阵,直到他能够处理好那些……


    被Alfred称之为“如果很重要就请收拾好”的,他卧室一角堆着的那些文件。


    那些文件大概是Wayne少爷卧室中最为杂乱的那一堆,报纸,杂志,照片等等,它们都关于Tony Stark,Bruce没有做好准备将它们丢掉,也没有准备好将其收置规整,它们白白的占了许多空间,却除了碍事之外别无它用。


    Bruce决定将其称之为陈年旧事。


    那些陈年旧事中有些市面上常见的,也有些来源隐秘的,Bruce之所以能坦然的留着那些东西,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恰巧——Bruce的恰巧意味着经过合理的探查——知道对方也留着他的,就像是有了个共犯似得,他安心了许多。


    他几乎以为他们可以一直做到这样,保持着合理的距离,直到某天他终于不需要再为这些陈年旧事所烦扰。


    直到他敲开了Stark家的大门,拎着那条发旧的围巾,在对方开门时愣的像个傻子。


    庆幸的是Tony比他也好不了多少,开门者的手肘重重的撑在一旁的门框上,嘴巴张着却忘了说话。


    Bruce盯着对方发红的眼眶,然后像是捉住了什么似得,找到那些和迷路的、无处安放的视线,对上。他闻到一些瘾君子和落魄者的味道,像是被打翻的劣质酒,如此刺鼻,和此时Tony身上那件邋遢柔软的睡袍如此相称。


    “不欢迎我来吗?”他打破了沉静。


    那人揉了揉鼻子,嘴角摆成不满的形状,然后他转身向房间走去,让门板被余力自然的打开。Bruce也跟着走进。


    他随着对方的脚步,直到房屋的主人像是带着埋怨似得,将自己重重的摔在沙发上,然后Tony抬着下巴,用眼神示意了周旁的座位。


    “你随意。”


    他懒散的吐出这句话,如同多蹦出一个字都能要了他的命似得,然后房屋的主人陷入了柔软皮质物的包围中,手臂掩着脸,像是灯光正试图杀死他的眼球。


    Bruce面前的茶几上有着空的酒瓶,许多,还有些可疑的粉末,就像是Stark家的小少爷一样,这张桌子以毫不掩饰的方式张扬着自己的沉溺。


    他伸手将那些玩意拢了拢,玻璃摩擦过大理石的桌面发出些刺耳声响,引得沙发上那人不安的攒动了几下。


    “你他妈的是真的吗?”


    Tony开口说道,他的眼睛被手臂遮着,语气轻到难以捕捉,Bruce差点以为这是对方的自言自语,甚至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以防下一句随时可能溜走的话语。


    但是对方却停住了,在他们三年没有见面后,Tony给他童年最好的玩伴留下了一句兴致缺缺的欢迎词,一句有气无力的咒骂后就陷入了彻底的沉默,Bruce从来没有想过Stark能保持如此长久的沉默,直到这一刻。


    然后他意识到了对方可能把他当成了一个幻觉,或者说鬼魂,因为不存在而不用对话。Bruce甚至开始庆幸自己不是唯一那个被幻觉所困扰的人,虽然这庆幸如此的不合时宜。


    “这是你纪念Jarvis的方式,自暴自弃?”他尽力的用着中立平稳的语调,却没能压抑住平静背后的怒火,而对方也如他所料的瞬间被激怒,Tony的手臂依旧横隔着阻拦着他们的视线,拳头却紧紧的握着。


    “你什么都不明白。”


    Tony咬牙切齿的将字吐出,他冰冷的手臂被发烫的脸烧着,“操你的Bruce Wayne,滚出我的屋……”


    他剩下的话被Bruce的动作打断了,无礼的客人终于忍无可忍的拉开用于视线逃避的手臂,然后他另一只手按住了Tony挥来的拳头,视线冰冷,任凭对方那些毫无章法的挥拳变成他桎梏下的、近乎颤抖的反抗。


    “我当然明白,”Bruce盯着拢在他阴影中的那人,“事实上,我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那人手腕握在他的手里,血管在指尖的位置上突突的跳动着。Tony开始真正意义上的颤抖,源于不安或是别的。


    他盯着那双慌张又愤怒的眸子,几乎以为那里会骤然的落下些眼泪来,但那除了更红了些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会和Stark先生讨论这个。”


    Tony扯开嘴角,歪着头笑出了声。


    “他才不在意这个。”


    “如果建议来源于Wayne企业的CEO,我相信Stark先生会花些时间细心聆听,毕竟……哦,Tony,你知道的,我们有那么多的业务合作。”


    “几年不见你就是这幅令人作呕的富家公子做派了么?”


    “彼此彼此。”


    他放开了Tony的手,指尖在手心里搓了搓,然后将带来的围巾扔在了对方的腿上。


    “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Tony,靠闹出动静来吸引注意,幼稚的行径。”


    Tony仰着头,全然的接受了他的刻薄言语,甚至带着笑的。


    “所以你来着就是为了戳开我的伤口,然后再嘲笑我是如何的堕落不堪?”他的笑变得更难看了,有那么几秒钟Bruce甚至想要掰着对方的下巴用手指将那笑容碾碎。


    “可爱的小Brucie是怎么会变成你这冷酷的混蛋?”


    他缓缓的将字眼吐出,这些东西本不应该再刺痛他,当所谓的成长到来,名为“谎言”的锤子一遍遍砸在他的胸口,他就应该明白了。

    围绕在身边的彩色泡沫终有一天会散去,底下全是丑陋到令人发笑的谎言。


    所有的,每个父亲都会为他的孩子自豪,谎言;我们是朋友,谎言;Tony,别担心,Stark先生不会忘记你的生日;谎言;相信我Tony,他真的只是……


    以及最后的,我会一直陪着你,Tony少爷。

    谎言。


    “我见过更冷酷的,Tony。”对方的手指快速的带过他的下颌,在Tony能够扭头离开之前先一步的扫过。


    如果时间停止在这一刻,最Tony没有说话,Bruce Wayne转身离开了这浸着悲伤的空荡房子,这个故事大概也算是有个潦草的结局。


    但是他并没有选择,钟表上的秒针向前走动了一格,房屋主人的嘴唇分开,舌尖弹过牙齿,他抬起眼帘,睫毛的阴影笼罩着他的目光。


    “Bruce Wayne,你是个懦夫。”


    于是,一屋子的3C炸药在Bruce大脑的一角炸开,温度,爆炸声嗡的在他的骨壳上轰鸣般的响动。


    而这就他不喜欢Tony Stark的原因,从开始的第一次,到之后的每一次。他出现的是没有预兆,留下的时候也没有征求同意,就在Bruce Wayne内脏里头的留下带着刺的、尖锐的、无处安放的刺球。


    他无法与之和谐相处却又无法忽略,就像是他房间里那堆该死的“陈年旧事”一样,大放厥词、喋喋不休,在他睁眼时闪烁,在他闭目时吵扰。


    Bruce的愤怒的手指找到了对方领口,将那柔软带绒的睡袍紧紧的握在拳头里,他在发现自己的颤抖之前低下头吻住了对方。


    这是个糟糕的吻,混杂着酒精和很多酸楚的气味。Tony睁着惊愕的眼睛,整个人都僵硬着,睫毛在他咫尺之处快速的闪动。


    而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





【八】

    第一下,他用手将那人的腕骨折断,因为这手刚刚握紧了抢来的赃物。

    第二下,Batman用狠狠踢中的方式让对方的腿发出清脆的响声,因为这腿之前在试图带领着逃跑。

    第三下他的拳头落在罪犯的眼睛上,因为这眼睛曾经如此挑衅的望着他,接着是嘴,他的指骨因撞击而疼痛但是他不在意,Batman一次一次用他裹着皮质的拳头击中那处恶劣的出口,因为这张嘴曾经狂笑着,“我说了我们会再见面的,Bat,所以我又来了。”


    这话一点错的都没有,他们进了监狱,接着就像是度了个假般的走出来。

    有个怪圈在环绕着他,一次一次,无论他多努力去战斗去鲜血淋漓,他只不过是绕着之前的路不停地转着,像只蒙着眼睛的驴。所有的死亡,灾难,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他曾经以为自己在阻止,却只是苟延残喘似得拖延罢了。


    那个圈让他身上的皮肉都箍的发疼,直到拳头一次又一次的在那人的脸上溅开血渍的时候,他才觉得身体里到处流窜的那股力量找到了些平息的地方。


    甚至直到Alfred接通的信息响起时,Bruce才让自己从蒙蔽的暴虐中惊醒,他看清了面前那张奄奄一息的嘴脸,和许多鲜血,破泥似得那张脸,这一切混合着夜晚的风和月光,丑陋的像是他身后的影子。


    “恐怕您得回来一趟了,Bruce少爷。”电话里的声音提醒道。


********


     Bruce走进房间,这个原本应该属于他的,此时却阴暗又杂乱的屋子,他事先换好了一衣服,以免自己闻起来像是个屠夫。


    窗帘被结实的掩着,地毯上淌着大块的深色酒渍,角落和茶几上散乱的酒瓶解释着空气中挥发性气味。众多昂贵的酒味交杂在一起并不使它们闻起来显得更加高贵,反而以一种令人作呕的方式刺鼻着。


    他看向房间内的光源,电视银幕的光闪动,妆容精致的女主播声情并茂的播报着新闻。


    “Stark工业的CEO,Howard Stark与他的妻子Maria Stark车祸去世的消息在股市激起了巨大的反应,年轻的Tony Stark能否承担起如此巨大的产业并且……”


    Bruce抬手,将那机械的电源关闭,女主播的声音停在了半空中。


    “打开。”


    他房间角落里的声音如此说道,“打开。”那声音重复了一遍。


    Tony Stark蜷缩在浸满黑暗的角落,声音嘶哑。


    他低头看着那人失魂落魄的摸样,就像是有什么诅咒似得,一定要让Bruce来见证这个人所有的狼狈与不堪,好让他终有一天能够决定不再能够放弃对方。


    上楼之前Alfred提醒过他:Bruce少爷,我没办法拦住他,他的老管家是这么说的。Bruce缓慢的眨眼,在心里同意了Alfred的观点,的确没有人能够阻止——或者说是拒绝这样的家伙。


    一塌糊涂,泥泞又悲伤,就像是雨夜时装在纸箱里的弃猫,所有的软毛都被打湿成缩瑟的样子。


    事实上,Bruce Wayne并没有比他面前的那人冷静多少。

    在他得到Stark夫妇去世的消息时慌乱万分,像是个内心崩溃、不知如何自处的七岁孩童,甚至摔碎了手边的杯子,然后他大脑一片空白,木楞的看着那水迹在地板上扩散,扩散成一张扭曲的脸。


    “打开,我叫你打开。”


    醉鬼依旧在喋喋不休他的新闻播报,好像那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似得。


    Bruce没有理会这些,他低下身子,将童年的友人用臂弯捞起,携抱着带进房间里的浴室。


    热水燃起的雾气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氤氲成奇怪的形状,沉甸甸的钻进他的肺里,Bruce用手撑着Tony在不断滑落的身体,花洒落下的水四散着溅开,他的上衣衬衫被浸的透湿,连带手臂也沉重了起来。


    Tony浑身赤裸的发着红,他展示悲伤的方式非常不好看,双目紧闭着低喃,抠着浴缸边缘的手指痉挛似的抽动着,像个神志不清的疯子。但是Bruce无法指责对方,甚至可以说Bruce Wayne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能贬低这丑陋的悲痛的人,因为他知道Tony正在经历什么。


    孑然一身,愧疚又愤怒,就像是胸腔里同时汹涌着烈火与风暴,这灾难愈演愈烈,甚嚣尘上。


    他在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前拥抱住了他童年的玩伴,对方的喃语被拉近的距离放大,混杂在浓重的水汽中。


    Tony突然睁开发红的双眼,那里充斥着血丝与迷离的无措,引得房屋的主人呼吸一滞。


    “我会修好……这些……Bruce,”


    醉鬼的手指找上了他的脖子,发热的指头在后颈处的脊椎上缓慢的划过。


    “对吧,Bruce,我可以……我会……让这一切正确起来,我会……”


    Bruce静静的看着对方睫毛上的水汽凝结成细小的水珠,如同某种低语的、坚定的、意有所指的信号。


    他不应该期待Tony Stark会洗心革面,因为那家伙在说完要让这一切步入正轨之后,就紧接着的将着故事的轨道扭向了奇异的方向,或者说,从一开始他们相遇的时候就已经会面在了错误的轨道上。


    或许他们当中有一方发动了这个,或许谁都没有,他们的舌头只是自行的纠缠在了一起,原本就湿润的唇瓣更加紧窒的压迫着对方 。


    这是他们第二次接吻,在Wayne少爷的浴室中开始,结束在了他卧室的床上。


    

接下来的车→请点这里





















这次终于不短小了。

但是因为后面的内容始终有点不满意,所以之后的更新时间可能会不稳定了。

评论 ( 67 )
热度 ( 3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