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蝙蝠铁】Golden Boys(nc-17)【第五章】

【第五章】

简介:Bruce Wayne和Tony Stark生活在同一个宇宙,他们七岁的时候遇到了彼此。

    警告:青梅竹马设定,一个试图把两个影视宇宙时间线拉在一起,结果被众多版本的老爷玩疯了的故事。私设如山,Bug应该也会有。

    感受金钱的力量吧!




【五】


    夜晚的哥谭总是带着更为直白赤裸的腐臭气息,就像连原本薄弱陈旧的遮掩都省去了似得,每一个角落,每一处霓虹,墙上的每一道污渍都带着纵情声色的意味。


    Bruce越发的习惯这个了,这恶魔狂欢的居住地在影响他的同时还在造就他,像是黑暗的种子在他的皮肤上埋下了根须,他在迷宫似得集装箱中穿行,却像是游走在自己家的后院,有夜风溜过他的侧脸,风中混杂着水边的腥味和湿气。


    他绕过一个满身锈迹的暗蓝色箱子,躲在视角的阴影处,一个声音从他右前方八米处传来。


    “你是蠢猪吗?我说了马上就马上就出发!”


    这声音来自于他的目标,Bruce握紧了后腰处的手枪,而另一只手捏紧了烟雾弹,绑在他脸上的、用于掩住口鼻的阿尼玛丝巾——这是个伪称为出去给Swinton小姐送礼物的障眼法——将在他接下来的行动中成为重要的一环。


    这会是个不错的广告, Armani丝巾,让你不会被烟雾弹熏倒。

    别忘记沾水使用效果更好哦~


    但是此刻他已经无暇顾及丝巾和Swinton小姐了,Bruce的眼神紧紧的锁着不远处的位置,他在等一个信号,一个来自于Selina的信号。


    紧接着的,如他所期待的那样,Selina并没有辜负他。


    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火光和气流在同一时间炸开,Bruce所注视着的那个位置如他所愿的炸出了一阵惊慌失措的乱流,亦如他计划的那样,之前围绕在目标周围的,那些唯唯诺诺的手下被这巨响给惊动,他们在一阵嘈杂的吵扰声中踏着沉重且仓皇的脚步,离开了这艘船的主人,Bruce Wayne的目标,那个老皮条客——


    几乎是在那些脚步刚刚消失的瞬间,Bruce从集装箱的背后轻快的跃出,他极稳极准的端着枪身,暗黑的洞口指向那个穿着西装的家伙。


    对方此刻似乎还没能从爆炸的惊动中完全的回过神来,Forster先生在转过头看到持枪者的时候愣住了一下,他硕大的鼻头抽了抽,短暂的犹豫后举起了双手,他身后是货物燃烧的巨大火焰。


    “Bruce Wayne”


    那人的意外很快的消退了,就像是他的身份本该表现的那样,一只来自于哥谭的、足够狡猾的老狐狸。


    “我能为你提供什么服务吗?”Forster先生用着假惺惺的调子,那些故意拔高的调子令人反胃,“我相信你如此不辞辛苦的跑来找我,一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要知道一件事。”Bruce端着枪,用着缓慢又沉静的步伐靠近对方。


    “什么事?”


    “我想你知道。”


    这人知道,他肯定知道,Bruce无比确信这个,特别是他能在光亮的火光中看清对方脸上一丝一毫的波动,那里有担忧,又愤恼,有很多Bruce在那些假惺惺的老狐狸们脸上见到的东西,却唯独少了一样,惊愕。


    “Wayne少爷,你可能认为我是个大奸大恶之人,”Forster先生露出了一个颇为真挚的笑容,他手掌合拢着搓了搓。


    “但是我想说明一点,Wayne少爷,我对于这个城市寄予着诚挚的爱,我爱他的繁荣也爱他的堕落,我做所之事是为了让这个城市能够运转下去,你的父母在尝试打破平衡,这就是一切事情发生的原因。”


    “所以,Bruce,你所想要的答案,现在我告诉你。”


    “你的父母被杀是因为他们该死。”


    Bruce扣动了手指,他不可能不这样做,那人正用在用尖牙撕扯着他的伤口,他无法不这么做。


    一簇小的鲜血从那人的肩膀炸开,对方顺着子弹的力道退后了两步,闷哼混杂在爆裂的枪声中,却在抬头时,中枪人的笑容并没有散去。


    对方捂着肩膀的身影映照在巨大的火光中,时不时有爆炸的声响从不远处的火焰中传来,一次比一次的剧烈,邮轮在这些爆炸声中晃动着,这不是什么好的预兆,Bruce想着,他们抽到了下下签。


    这船上装的是军火弹药。


    “Wayne少爷,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秘密,这艘船,这个城市,这些箱子,你,我,秘密到处都在,Bruce。”


    在一声更加巨大的爆炸声中,Forster先生在船体的倾斜中重心不稳的撑着身侧的扶手。


    “所以,Bruce,准备好和我一起让这些秘密永不见天日了吗?”


    他仍然没有放弃那些令人恶心的夸张笑容,好像这搜游轮即将沉没的事实丝毫不能困扰他似得。


    爆炸声如同滴答作响的秒针在Bruce的耳边回荡,“告诉我!”他提高了音调,用着最为严酷的方式吐出他的词句,“告诉我,到底是谁!”


    教养或者体面此刻已经全然的被他抛之脑后,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答案。


    “告诉我。”他压低了声音,举着枪靠近,“告诉我。”


    有某个瞬间他看到对方的脸上带着一闪而过的怜悯。


    他们用眼神在半空中焦灼的缠斗,火光与晃动的船身仿佛这是斗争的战场,在他们能够结束这之前,这不敢重负的船体终于用坍塌与倾斜终止了他们的对话。


    Bruce太过于专注对方随时可能吐出的答案上,他甚至等到自己被坚硬的钢铁与木板掀翻时才意识到了这个。


    带着腥味的河水从侧面袭来,他在被浪潮淹没之前冲过开始碎裂的夹板,抓住了身前的那家伙的领子。


    在接下里的一秒钟内,河水没过了他的头顶。

   


    ***


    他的肺开始因为窒息而刀割似得疼痛,手指也是,仿佛每一根指节上都坠着巨石。


    Bruce想起了因为不能放弃金箱子而坠河的故事,他此刻亲身经历着,而且,该死的,他无法放手的竟然是个恶棍,与金钱和欲望都无关,就是只一条该死的人命而已。


    我要答案。


    他开始窒息的脑子只剩下这一个意识。


    在第一口河水入侵他的肺叶时,有阵水流的搅动靠近了Bruce,然后是温度,那温度环着靠近了他,他麻木的身体差点误以为这只是一股暖流,直到人的皮肤贴近他的后背时,Bruce意识到这是活人。


    他在浑浊黑暗的水流中看到了来人的眉眼,在纠缠飘荡发间,他看到了那个小个子的大眼睛,出现在他的脸侧,对方的眼睛因为水流而憋的发红,有气泡嘴鼻间想外冒着。


    Bruce忽然有些想冲着面前的画面笑着,却想起这些有不合时宜。


    他能感受到Tony的胸膛贴在他的背后,温热的手臂环住他的胸口,向上拉扯着,然后在发现这个动作毫无效果后,救援者转而游向那些固执的手指。


    对方的手指非常固执,这不得不让Tony用上些力,把那些会将他好友拉向死亡的沉重负担扔开。



【六】



    原先被暗色掩盖着水流与夜晚的轮廓,此时被水面上燃烧的火花点燃,扭曲的火光和纠缠的水面搅成一团红与黑的暴虐色块。


    灾难当前,周旁的城市却仍然沉浸在五光十色中,仿佛这不过是最寻常的节日焰火罢了。而在这焰火盘的码头上。


    “你怎么敢。”


    Wayne庄园的管家喉头紧绷着上下滑动,他的眼神狠狠的凿向身前穿着黑色皮夹克的女孩。对方散乱的发间狼狈的往下落着水滴。


    Alfred将搭在手臂上的毛巾带着力的扔向对方,然后重复了一遍。


    “你怎么敢。”这次他的语气缓和了些。


    Selina撇着嘴,一边粗略的擦拭头发。“我怎么知道这船上装的是什么,再说了……”她顿了顿,余下的话语在看见Alfred身后出现的画面后咽了下去。


    管家跟着回头,看见了Tony背着他家的小少爷出现了,沉闷的声响下,Bruce因河水而沉重的身体和负重人一起跌落在了地上,底下的那人在扭动着手脚却仍然无法挣脱身上的重担后,求救的看向了正向他们跑来的Alfred。


    年长的男人带着担忧的目光搂向了透湿的Bruce,对方此时正紧闭着双眼,向外呛着吐出水,所触之处尽是冰凉。


    “Bruce。”


    管家一边压抑着内心的怒火,他确实很生气,但是在这个麻烦鬼停止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的举动之前,他只能强压怒气的将另一条毛巾塞进对方手里。


    可惜他管住了自己的,却没能管住一旁的……


    “你疯了吗?!”


    Bruce再次抬头的时候,他的声音中甚至还因为咳嗽而颤抖。


    “什么?”


    Tony歪着头不解的回道,不止是他,现场的所有人都因此愣住。


    “他是唯一的线索!”Bruce用手肘撑着摇晃站起,他的嘴唇因为愤怒而紧紧的绷着,“他是唯一的线索,然而你现在……”


    “抱歉?”Tony打断了对方,他睁大眼,的脸上全是惊愕,“需要我提醒你吗?Bruce,我救了你的命!你现在应该说‘谢谢你了,Tony,我欠你一条命’。”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和你没有关系,我有自己的计划。”


    “你的计划就是把自己送上河面上的火堆?”


    Tony的手指向仍旧在燃烧的游轮残骸,Bruce原本还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当他的眼角瞄到了一旁的观望者时,他停了下来,此时那两人的脸上挂着对他冷酷的指责,这让Bruce决定在乱成一团的脑子——经历了高度的紧张,枪击,爆炸等一系列狗屎一样的玩意——指挥着自己蹦出些言不由衷的话语之前,停下了这个,转而在深呼吸后,他看向Alfred。


    “带着Selina先上车。”他指挥道,然后在对方质询的目光下,“我会处理好这个。”他加重语气,当做承诺。


    汽车车灯的光线穿过夜晚水边的雾,在他们身边扩散成一柱冰冷又明亮的空间,风吹过的时候带来阵又冷又热的气流。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吗,Bruce。”Tony缩着身子,在风里头打了个抖的别过身子,随即挤出个不甘的笑,那笑被灯光照亮了一半。


    Bruce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因为河水和风而发僵,他却仍忍不住的扯出个干笑。


    “你认为我在做什么?”


    “像你一如既往的那样,尽显Bruce Wayne的控制狂本色,自以为是为别人做决定,假装自己是个可以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回答者歪了歪脑袋,声音中尽是沉闷。


    有那么几秒Bruce想要走近对方,他也确实那么做了,但是在还剩有一些距离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这边风太大了,我们先回去再讨论这个好吗?”


    Bruce放低了声音,用着近乎温柔的语调。


    那语气中熟悉的、难以抵抗的部分让Tony抬眼忿忿的看向对方,即使努力了这么久,他依然像是个小屁孩似得被Bruce哄骗对待,这感觉比一切的迁怒或者责备都要更让他感到冰冷。


    所以他几乎是怨愤的将那块手表拿了出来,那块沉重的、被水湿透浸润的手表递到了对方的面前。


    “我试过修理它,所有的零件都是齐的的,”他顿了顿,拖沓的吐出音节。


    “可是,Bruce,真是奇怪,它就是不走了。”


    这块表在他这待了足够的久,Tony看着表面上的水珠和玻璃底下永远停住的指针,在短暂的犹豫后,他将僵硬的手指放开,等待着对方将这原本就属于Wayne家的产业拿走。


    可是对方却抬了抬眉毛,轻描淡写的。


    “有时候这种事情就是会发生,”


    “你留着吧。”


    Tony在Bruce转身的时候将那表掷进了水中,投掷物在水面溢开了涟漪,一如那些话所能做到的那样。


    这是结束也是开始,就像是最为老土的故事那样,童年的玩伴因为距离而渐渐疏远,不管是如何家产万贯的黄金宝贝们都不能免俗。


    所以Stark家的小少爷没能出现在Bruce Wayne的成人礼上,Stark夫人说她的小儿子生病了,所以未能到场。
















接下来就是无休无止的傲娇时间了,说实话,老爷的傲娇程度和铁罐比起来只会多不会少,所以这个文是不是应该叫做傲娇与偏见来着?

和原本亲密的朋友渐渐疏远,不管是超级英雄还是普通人,着都是个挺伤感的事情呢。

评论 ( 19 )
热度 ( 3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