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盾铁】有神论者(番外四,nc-17,3p)

【番外四】说好的3p番外,有洁癖的同学请谨慎思考,然后选择是否右上角小叉叉。

整个番外到此全部结束了。





【八】


    当Tony醒来的时候——准确的说,是灵魂归位的时候——他分辨了半天,分辨关于此时在他脸颊上蹭去的玩意到底是啥。


    作为墙壁来说有些太软了,作为枕头又有些过于的硬了,所以用那尚且迷糊的脑子运转了一阵后,他选择张开嘴,朝着脸边上有着凸起弧度的迷之物体狠狠的咬了上去。


    在舌尖尝到些一丝咸味,并且听到Steve低沉性感的笑声时,他终于意识到那是什么。


    那是美国队长举世无双,形状绝赞的完美大胸。


    于是他有些红着脸的舔了舔嘴唇,犹豫了一会后,他再次咬了上去——这次用上了些舌头。


    Steve没有想要阻止对方鬼鬼祟祟的小动作,甚至说他在布鲁克林老伙计眼神的谴责中,以赌赢的名义要求给Tony清洗的权利时,他期待的就是这个。所以他搂着对方臀部的手掌向上抬了抬,好让Tony Stark拥有更多的发挥空间,而对方则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

    Tony以如同啮齿动物般恼人的的方式,咬上每一块他能碰上的皮肤。而且当他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在他的屁股里开飞船,还是两艘——之后,Tony用上了实打实的力道,每一口都带着真切的恨意,在对方的胸口上留下深红的咬痕。


    他是如此的专注于这个,甚至直到他酸软的脚终于接触到地面,并且热水从他的透顶浇下来时,Tony才意识到这里是他家的浴室,还是多花了一阵的。


    Steve搂着面前的小个子,此时对方正被被忽如其来的热水浇的到木楞。


    Tony眨着眼睛,水从他的鼻梁和脸颊上划过,被睫毛打出碎的水滴,Steve为此极力的掩藏着躲在喉咙中的大笑,他很想低下头吻上对方因为讶异而微微张开的嘴唇,但是当他看到Tony脸上的潦倒与疲惫后,Steve决定就此罢手。


    他在一旁的漱具架中挤了团香波,然后用手掌在对方头顶的位置揉搓着,那些柔软的头发上迅速的起开些白色的泡沫。


    Tony则是在这些过于温柔的动作下举手无措了起来。


    他倒不是想要故作矜持的与对方拉开距离,只不过他与Steve实在是太久没有见面了,而且考虑到之前他所做的,以及他们之前所拥有过的最亲近也不过是个吻而已。


    虽然那吻很好,刚刚的性爱也很好,但是这种心有芥蒂的感觉并没有因此而消失,所以在犹豫了一会后。


    “Cap,”

    他摁住了对方的手臂,“我自己来。”


    对方对于他这种反应似乎并不意外,“别傻了,Tony,你不会想在这地板上狠狠摔上一跤的。”


    Steve的语气引起了房屋主人的不满,他朝着对方抬着下巴。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可惜他这语气严肃的威胁被金发男人完全的忽略了,Steve像是没有听到似得,他的手臂的动作一丝停下的意思都没有,这让被忽略的Tony更加生气了。


    “嘿!Steve,你听到没有,”他的双手抓紧了对方的手臂。


    “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意图,到底是为什么来到这里,但是你给我听好,Steven Rogers,我不会让你带走Bucky,也不会让你毁掉我的生活。”


    Tony用着最为凶恶的眼神盯着对方,然后他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


    “你听见了没?”


    大概是他的虚张声势确实起到了效果,Steve在他的瞪视中沉默了好一阵,然后带着疑惑不解的语气。


    “为什么我要带走Bucky?”


    于是Tony也被这疑惑给感染了,撇了撇嘴的,“他不是你的…”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换上极为含糊不清的语调。


    “他不是你的……挚爱吗?”


    Tony猜测这个舌尖打滑的障眼法在听力卓越的Steve Rogers身上并不管用,因为高大的金发男人在短暂的愣神后迅速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


    他顿了顿,嘴角愉快的向上弯起,一个十足的美国队长味的笑容出现在那张英俊过度的脸上。

    紧接着是笑声,爽朗到快要连带着狭小浴室都震着回响的大笑。


    Steve笑的太过分了以至于他差点重心不稳的倒在更加重心不稳的小个子身上,然后他意识到了这个,Steve轻咳着压制住自己的笑声,同时抹着眼角笑出来的泪水,用着因为笑而微微有些不稳的语调。


    “我很抱歉,Tony,哈哈哈,没想到你居然对这个产生了误解。”


    他在小个子彻底变成暴怒之前开了口,“我和Bucky只是朋友而已,Tony,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可是你不是说……”


    “那是个误会,我猜我的断句让那话有些歧义,Tony,这是我的错。”


    “可是……”


    “Tony,”


    Steve看着面前的小个子,同时重重的念着对方的名字。

    他喜欢重复这个单词,就像是他喜欢看着面前这人的眼睛一样。


    “事实上,Tony,在认识你之前,我根本不认为我会喜欢男人。”


    然后他低下头给对方的额角印下一个浅尝辄止的轻吻,“所以现在可以让我帮你了吗?”Steve用带着笑意的语调说道。


    笑真的是非常奇妙的一样东西,Tony看着对方勾着的唇角,只觉得之前那些生涩都被蒸发,像是浴室中蒸腾的水汽一般,甚至连当Steve的手指在他酸痛的部位出入着清理时,他却仍然发现自己身体懒惫着,没有一丝想要警觉逃避的念想。


    这让他想要推开对方,主动制造些空隙。


    可惜美国队长还是一如既往的警觉,他在这件事发生之前吐着长气的,“你就不能更相信我一些吗?Tony,我不会伤害你的。”


    “可是你已经这么做过了,”


    小个子在短暂的停顿后,他抬起眼睛看向对方,苦笑着作答。


    “就像是我也这么做过一样,Steve,这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不能假装它们没发生。”


    Steve在这责问中安静了下来,他在清理完对方身后后,转而向前的,处理起其他部位的黏糊液迹,在过了一会后,他极力的用着轻柔的语调。


    “这是狡辩,Tony,你明知道在更早之前,我们之间不是这样的,”


    那些轻柔和克制骤的消散,变成失落的喃语。


    “我们本来不需要是这样的。”他如此说道。


    这是一个足够沉痛的话题,光是提起就像是要把最为丑陋的疮疤解开,露出里面腐朽的烂肉一般。

    Tony吸了吸鼻子,嘴边扯出些假笑,然后在他以为这就是他们最后的对话时,Steve张着嘴。


    “也没有那么糟糕,对吗?”


    他的语调中带出些轻松的意味。


    “至少未来还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东西,而且你知道吗,Tony,精神病确实能够让你减上刑。”


    Steve Rogers说这话时小声的,像是倾诉着一个秘密般,所以Tony抬起头看向对方,用眼神示意着继续。


    “Stark工业能给你请到世界上最狡猾的律师团,而且我猜你可能不知道,Pepper让我给你带句好来着,她表示很愿意帮把Stark工业CEO的位置还给你,”


    “事实上,她说她早就烦透这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了。”


    “同时,她也很想念你。”


    美国队长的一连串话语在传入Tony的耳朵中后,奇迹般的描绘出了一个近乎完美的未来,闪着金光的。


    并不是说他期望着成为从前的那个亿万富翁,那些东西都不过是些虚情假意的玩意,他在意的是这描绘中所承载的,是他的过去,他的家。


    他可以回到他以为再也不可能拥有的岁月里。

    可以回到他曾经友人身边,回到他从小长大的故乡。


    他可以以Tony Stark的身份,甚至不用躲避着任何人的目光,正大光明的在Jarvis的墓前做着祷告。


    也许没有那么正大光明,他想着。

    Tony Stark还是一个罪人,但是至少Jarvis已经原谅他了,在落入水面之前,他听到过这个。


    “都结束了,Sir,你现在回家了。”


    就算他走在街边时,每一个途径的路人都在责备他,他所需要的也只有那么几个原谅。来自于Pepper,来自于Jarvis,来自于他的Bucky,甚至,老天啊,如果可以,他也许还能期望来自于美国队长的原谅,


    Tony在对方陷入沉默后过了许久,他尽力的清理着喉咙中拥塞的字句,过了很久的,他仰起头,给了Steve一个他能做出的,最热烈的笑容。


    “所以现在是美国队长在教我如何逃脱法律的制裁?”他嬉皮笑脸的说着。


    “如果说这几年我新学到了什么,Tony,那就是从来都不是正义保护人类,而是人类维护着正义,如果连维护他的人都不能得到公平的对待,那要这正义又有何意义呢。”


    Steve用着轻缓的语调说着,他眨着眼,仿佛从美国队长的口中吐出“要这正义又有何用”不过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罢了。


    所以你这几年还真是经历了点什么啊,Tony望着面前的家伙,带着笑的想到。


    “你刚刚还和我滚床单来着,现在就能义正言辞的说教?Rogers,你还真是无趣的有些过分了吧。”


    Tony用着嘲笑的语调说完这些,他的嘴角为此得意洋洋的翘起,然后Steve用抓着他的手,摁在高个子男人腿间隐秘坚硬的方式,瞬间抹去了小个子脸上的笑容。


    “这是有趣的方式,如果你想要的话,”


    Steve看着对方蜜棕色的双眼,他用着一字一顿的缓慢语调,然后在那眼里的惊忧变得更加浓重之前,他放开手指,对方手掌得到自由时,像是被那温度烫到般,猛地抽开手臂躲闪。

    然后他笑出声。


    “别害怕,Tony,我知道你需要休息。”


    在Tony Stark完成清洁工作后,他裹着白色的浴巾,扶在浴室大门前愣住了一会,然后回头看向身后的Steve。


    “我们两清了,对吧,”他郑重的说道。


    对方则是用略表歉意的笑容摇了摇头。


    “你还欠我的,”他迎着Tony抱怨不解的注视。


    Tony望着面前的金发男人,皱着眉。“什么?”他如此说到。


    对方则回给他一如既往的温暖笑容。


    “时间。”






【九】


    Tony都觉得自己都几乎要在软乎乎的被子里睡着了,结果几根恼人的手指在他的眼面前晃来晃去的,戳着他的鼻子和额头。

    这让他龇着牙的撑开眼睛,然后果然看到了黑发士兵那张不悦的脸。


    你还不开心,他带着哼哼的想着,接着从被子里伸出手,拍过那些太过可恶的手指。

    Tony挤出些哑声的语调,他的嗓子眼火辣辣的。


    “快去洗澡,一身臭烘烘的,”


    Bucky则是在这催促下蹲下了身子的,他一边膝盖抵着地板,脸颊靠在Tony脑边的床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枕头的上的那人。


    “你的老情人还没洗完呢,”他撇着嘴的说着,好像把老情人带进家门的那个人不是他似得,“你还骗了我,Tony,又骗了我。”


    这些带着十足抱怨的话语无遗算是秋后算账了,Tony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迷糊脑子转出些声儿来,然后他从鼻子里挤出点声调。


    “Sorry…Bucky…”


    他的眼皮差点又一次的合上了,但是Bucky没有允许这个发生,那士兵的手指点着他的眼皮,轻轻的向上提着。


    “既然你没有忘记以前的事情,那你以前答应的,都算数的对吧。”


     “答应什么?”


    Tony被这没头没脑的提问激起了点清醒,他眨着眼睛看向对方。


    “我可不管,反正你就是答应了。”


    Bucky抓着他之前从被窝里伸出来的手,有些急迫将什么东西套上了他的手指,好像是金属的,带着冰凉的温度和恍惚的银色色调。


    这是螺丝帽吗?Tony迷迷糊糊的想着。


    “修理厂停业了,Bucky,我今天不工作。”


    “想什么呢,”


    Bucky抓着他的手,往他眼跟前怼着,试图着让神智不清的那家伙看清手上的东西,“你看好了啊,这个是戒指,Tony。”


    床上那人在这催促下眯着眼睛,看向套在无名指上的样式简单的银制圆环。


    “Bucky,这个戒指好丑,”


    他抽了抽鼻子,语气却不像是带着埋怨的话语那般,有些懒散的笑意,“而且你都没有跪下来向我求婚。”


    “我跪着呢,”


    Tony用眼睛向着Bucky身下的位置撇着,然后发现居然还真的是半跪着,非常不标准的求婚礼。


    “好吧,”


    他如此说着,同时笑出了声,“现在可以让我睡了吧。”


    “不行,”


    靠着床沿的那人依然不满足的,他的嘴角向下撇着,仿佛写着几个大字:不高兴。


    Bucky用手指掰着对方的脸颊,“所以你对Steve到底是什么想法?”他郑重其事的问道。


    哪有人刚结婚就问这个的,Tony忿忿的想着,所以他把问题抛回去了。


    “为什么啊?Bucky,你既然要跟我结婚,却还把Steve叫过来,”这是他目前为止说出最长的话了,Tony为此非常自豪。


    “我可不想让你一辈子都带着遗憾,然后在我们变成老头子的时候,再后悔着没能和热辣的美国队长搞上一发 ,所以,伴郎,见证人,外加……呃……脱衣舞男,你知道的啊,结婚前单身夜上的脱衣舞男 。”


    “你是说,美国队长是脱衣舞娘男?”


    Tony砸吧着嘴说道,一些滑稽的笑声从他的喉咙里冒了出来。


    “对啊,让你婚前疯狂一把。”


    “而且,Tony,这个脱衣舞娘可不是那些穿着劣质制服的赝品,这可是真真正正的美国队长,假一赔十,每一根头发都是真的,这个主意是不是特别赞。”


    “嗯。”


    “那你快点告诉我,你对他到底是什么想法?”


    这让Tony花了些时间的。


    “他很辣,就像是……”他的舌头在嘴里胡乱的打了个圈,“就像是Scarlett Johansson。”


    Bucky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因为这个回答而开心起来,甚至更加悲伤了。


    “为什么我就不能是你的Scarlett Johansson,”他用着愤愤不平的方式说着。


    对方则是在这不满中笑出了声,好像这是个多么有趣的笑话似得,“你才不是Scarlett Johansson呢,”他向上翻了个白眼的哼声说道。


    紧接着那位过于迷人的无耻之徒脸上扬起笑容,爽朗无霾那种。


    “You are my husband。”



















说到底还是希望最终回归成Happy End,铁罐和他难以置信的幸福时光。

不过还是很想老贾啊……

评论 ( 55 )
热度 ( 4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