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Seven Letters:1872

    Steve在新搬进的房子里找到了一个来自过去的盒子,盒子中的信上写着他的名字。

警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他看着桌面上那个沉着灰的木箱,刷红漆的面上带着浓重的时间的磨痕,层层叠叠,他用手抹着上头的灰,一些不甚清晰的字迹掩藏其中。


    这个盒子是藏在房间的一块地板底下的,那地板年久失修了,Steve才刚刚踏上,破裂的声响伴随着木屑就形成了个空洞,而这盒子就躲在这洞后面。他有些惊讶,却也有些了然。


    “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Steve被带来这间房子时,介绍这间房产的人是这么说的。


    那个嘴巴皮利索的介绍人每次介绍都是这么说的,只是这次有些不同,当他在远处看到这庭院里茂盛的梧桐树时,有些直觉就在催生着他留下来。


    现在想来,直觉指向的就是这个。


    他的指腹在带着锈斑的锁上摩挲,稍稍用力就将那没有刻意隐藏密码的锁头给打开了。


    1872,那密码组合排列成这四个数字。


    灰尘连带着年代的气味呛住了Steve的口鼻,他看到了盒子里堆着的信件,为着那些灰尘与霉的味道本能的有些咳着,却在看到了信件上的收件人后,咳嗽停止了。


   上面写着Steve,Steve Rogers,他的名字。



【第一封信】


Steve Rogers:


    嘿,好久不见。


    给你写信这件事情比我预想的还要难上很多,毕竟如果我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去你的墓碑旁边,或者你的旧房子、你的勋章,所以那句“好久不见”我写了很久。

    但是现在,Steve,我想通了一些事,不管是勋章还是墓碑,它们都不是你,想要见到你我得闭上眼睛,或者摸着自己突突跳的心脏,用手指感觉那些心跳放缓,就像是住在里面的你念叨着些恼人的话,然后让它回归平静了,Steve,你现在是我的一部分了。


    前阵子挺忙的,你知道,操蛋的人和事还有我们,逢时镇总是这样,现在也不是太平的日子,你走之后镇子好了一些,但是对我而言却更糟糕了。毕竟从此往后,如果我再醉倒在烂泥里,就不能指望心地善良的Rogers警长来将我送回家了。


    所以我决定戒酒,还有很多的活要干,还不能太早见到你。

    

    Steve,现在我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你正靠在书桌边上,将我的大好阳光给遮住了。

    但是我猜你的笑容比阳光逊色不了多少,所以我决定原谅你。


                                                                                                                                              大度的Tony Stark

    


  【第二封信】


Steve Rogers:

    

    戒酒比我想象的要简单,  真不敢相信原来你催促过我的那么多次事情,其实做起来也没有特别困难。一些下定决心,一些转移注意力,再加上些闭门不出,挺简单的。


    我真想在你面前展示这个了不起的成就。


    虽然戒断让我的幻觉变得更多了,连带着更多的发抖和焦躁,比如在我写着这封信的时候,门外的敲门声总让我分心,但是,嘿,Steve,你不用担心那些敲门声,不是寻仇也不是有人拜访,只是你而已。

    我打开过很多次,都是你。


    你没有和我打招呼,却在我打开门的瞬间却又很快的溜走了,就像是那些偷吃面包的小鸟一样,扑闪着翅膀就消失了。


    也许有一个鬼魂在不断的敲着我的门比寻仇还要糟糕?

   看来如果我想尽快的摆脱这些,就得加把劲的把酒戒干净了。




                                                                                                                                       很想喝酒的Tony Stark




【第三封信】


Steve Rogers:


    今天我听到了几个年轻人在谈论你,他们说到“Rogers警长用胸口的鲜血换来了自由的火种”。


    我在听后不忍不住的思索这份“自由的火种”是不是值得付出如此的代价,但是我猜你会说“这是值得的”,而正直果敢的Rogers警长说的通常都是对的,我也没什么好反驳的。


    但是我仍然有些困惑,困惑着这个火种为什么不能从我胸口取来,虽然我花了很多的时间成为一个优秀的酒鬼,我的火种大概会冒着酒精的味道,但是那也是火种,对吧,这火种如果交至你的手里,哪怕这火苗烧的如此丑陋,你也能将它点燃起来,像是古时代的由人与人传送的,不远万里一路燃烧着的火种,你会将它种下,让它燃烧出全新的模样。


    所以,Steve,如果我是先一步离开的那个,你会像我这样吗?


    你会像我这样,深夜在床上辗转难眠,仿佛身下的一切变成了沸腾的泥沼吗;你会像我这样,在如同枪响的撞击声中弓起身子,仿佛脊椎被折断一般吗;你会像我这样,悔恨着没能在这故事结束之前,将主人公的关系明清吗?


    你会的,对吧,我的Danny Boy。


    就像是你蹙着眉的看向装醉的我,明明如此气恼,却没想躲开我这个醉鬼的吻。


    你一定会想起我对吧,就像我会想起你那样。



                                                                                                                                       活下来的Tony Stark

   

【第四封信】


Steve Rogers:


    嘿,老兄,又是有一阵子没和你写信了。


    你可能会有些疑惑为什么我不在信里提到其他人和关镇子里的事,这里我有两个答案,一个假的:你都已经入土了就不别操心这些事情了,一个真的:这是我的信,所以,Steve,就只有我,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写信去,你在这只能看到我,絮絮叨叨的、烦人的、留着世界上最棒的小胡子的我。


    你看,我现在心态挺好的,对吧。


    有人说过时间是带有迷惑性的,会把曾经的记忆中更为痛苦的清除,慢慢留下那些纯粹的,美好的,会让人想要发笑并且身体变暖的东西留下,我现在能用自己的切身感受体会到这个了。


    Sandy弄丢了我的锤子,所以我不得不把那个旧的找出来,就是那次你来找我,我在急忙中弄掉——寻常人要是喝了那么多的酒别说锤子了,肯定勺子都拿不起来——不小心砸在自己靴子上的那个旧锤子。


    我还记得你苦笑着看我大声惨叫出来,然后在你低下头帮我拿走那该死的锤子的时候,偷偷漏出来的笑。

    那可真是个的幸灾乐祸的笑啊,Steve,你肯定以为我没有看到,你这个邪恶的、毫无同情心的正人君子。


    我在重新找回那个锤子的时候想起了这些,时间真是神奇,我在脑海中搜刮了老半天,却只记得你是如何笑的,全然不记得脚趾上的疼痛了。

    

    

                                                                                                                                    脚趾已经愈合的Tony Stark

    


【第五封信】


Steve Rogers:

    

    最近我听到一个很有趣的论调,叫做“宿命”。


    那天我正在店铺里头敲打,有人在捣鼓着“Stark的未来之像”,他弄出了很大的噪音,这让我不得不跑出去查看到底是谁想扰我清静。

    我看到了个穿袍子的古怪人,他用着捏着嗓子的拉长的语调,“你能看到未来吗?”那人说着,“你相信‘宿命’吗?”

    那个家伙看上去太像是个江湖骗子了,当时我只想着让这瘆人的家伙快点离开门口,所以催促着将他赶走。


    但是等对方离开后,我却有忍不住的想起他的话了。


    “宿命”听起来真是个玄乎的东西。

    不知道夜晚的醉鬼的歌声,是不是你宿命的一部分呢,还是说你觉得那会是个打扰,但是,Steve,对我而言是的,这是宿命。


    我现在能听到远处火车跑过铁轨的声音,还有河流的声音,现在是晚上,这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有些忍不住胡思乱想。

    我想哼着歌大概会好些,就唱你最喜欢的《Danny Boy》怎么样。


    可是我现在好像有些记不起歌词了。

    Steve,你来给我起个调子吧。



                                                                                                                                      又一次睡不着的Tony Stark


                                                                                                                      

                                                                                                             


【第六封信】


Steve Rogers:

    

    我今天喝醉了,很醉的那种,我知道你大概会想念叨我,念叨着说这不对,念叨着说这不应该发生。

    可是我就是这么做了,因为你管不着,因为你不在这,Steve。


    因为你死了,Steve。


    为什么会发生这个,为什么我没能让你活下来?

    

    Steve,我很想念


                                                                                                                                    Tong Str



【第七封信】


Hey,Danny Boy:


    很久没有这么称呼你了,如果你现在站在我面前,肯定会笑话着我的模样,“Tony,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别老是不正经的。”你肯定会这么说。


    这不公平,Steve,你不会变老了可是我会,所以不准这样,这不公平。


    Steve,我想起远在你刚刚离开的那一阵,我给自己造了个棺材的那阵。

    那时我是诚心实意的想让自己在这铁棺材里入土的,每一根钉子都用上了咬牙切齿的力气,但是现在,Steve,我后悔了,我庆幸着自己活了下来,死亡在困难的事情里排不上号,这很容易,所以我庆幸着自己活下来了,Steve,如果我不曾活下来,就不能看到你离开后世界是如何改变的了。


    我的店铺里头来了个学徒小姑娘,绿眼睛,长着雀斑的小脸十分机灵。

    要是放在以往,又怎会有小姑娘来学徒呢,她们大概会在家里缝补着裙子,数着日子数着嫁人,像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Steve,我能看到世界在变好,你走在前头,我跟着你,很多人也跟着你,所以这个世界会变得越来越好,所以我庆幸着自己活下来了,能够看着你离开之后的世界会通向何种方向。


    也许在未来的日子,我也无法看到的,那些遥远的日子,这世界会向着我们期许的方向。

    也许这世界会有拯救世界的英雄,像是戏剧中穿着披风拿着长剑的,也会有寻常模样的,戴上帽子就像是普通人那般的。他们帮助别人,别人也会接受帮助,心怀感激的。

    也许那时我们不再去琢磨那人有着何种颜色的皮肤,何种性别,我们能透过所有血肉组成的皮囊,看到皮囊底下承载着的平等的灵魂,每一丝的喜怒哀乐,都是同样的重量。


   还有很多类似的,Steve,我期望着这些,这期望足够装满我。

 

    所以如果真的有像我之前提到的,这世界上有“轮回”,那我希望能再次看看这个世界,是不是如同我期待的那样,每次想到这个,都能觉得将来等需要前去于你会面的那天,我能带着笑的离开。


    但是如果说要有什么遗憾,Steve,如果我的灵魂能回到这地面上瞥视一番,我还是希望能遇见你。


    我们不用是爱人,不用是朋友,不用很熟悉,就是街边遇见的陌生人,甚至不用是人,你是花我是草都行,在这个世界,你和我打了个照面,然后一同看清世界的模样是不是如同我们期望的那样,就已经足够好了。


    但是,Steve,我却依旧十分想念你。

    真遗憾没能当面告诉你。


                                                                                                                                                                                                                                                                                                                         期待与你再见的Tony Stark














    Steve的生活被那个盒子扰乱了。


    他的无法停止思考那些信件,就像是那些带着霉味的纸张侵蚀了他的思维似得,他的情绪也连带着发霉了,带着晦暗的绿色,他的心脏如同被浸在酸液中,日夜惴惴不安的沉闷跳动。


    他开始在夜里的辗转难眠,头顶上的黑暗的天花板仿佛通向时间,他在那镜面中看到了写信的人。

    对方深沉的注视透过着洞口,直直的落进他的眼睛里。                                                                                                   

    “Steve,”那人送给他一个轻快的笑容,胡子也俏皮的跟着翘起,“好久不见。”


    窗外路过汽车,车轮碾出声响,有光斑从墙上划过,照亮了对方的眼睛。就是在这一刻,Steve意识到他在等待着这个,虽然有些迟,但他终究是赶来了。


    Steve在静谧中伸出双手,抓握空气,他是如此用力,如同握紧着一只坚实的手掌。


    “Tony,好久不见。”





















    “嘿,老兄,方便打扰一下吗,我来这是因为我祖父的房子,他好像还有点遗产没有……”


    “Tony Stark?”


    “嗯?我们见过?”


    “事实上,我等你很久了。”





















1872看了好几遍,却还是感觉自己没能把握好如此沉重的题材,所以如果让你感觉到有些OCC的话非常抱歉,果然7开头的都是些奇怪的东西。


另外,说起来1872和1874只差了两年呢。

评论 ( 27 )
热度 ( 2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