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旗”逢对手(NC-17,大学生AU)【第四章】

【第四章】私心想看“你瞅啥,瞅你咋地,然后他们就疯狂的【哔——】”的设定,所以就有了这个瞎瘠薄甜的冬铁文。


    简介:大学生AU,双富二代,家庭幸福,爹妈都在,闲着没事,光谈恋爱。

    警告:一言不合飙车预警,脏话预警,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预警,太年轻了所以可能OCC预警。



【十一】


    Rhodey在听到门锁发出响声的时候醒了过来。


    每次当Tony花枝招展的跑去约炮时,他就知道自己得在第二天被门锁和对方回到宿舍那七七八八的吵闹响声给吵醒。


    只不过今日比往常似乎要晚一些。


    Rhodey原本以为自己会看到像往日那样,看到带着女士香水味,一脸心满意足的老友,结果在他撑着身子,看向门口那人时,对方一脸落魄的模样让他在看到的瞬间立马的就喊出了声。


    “Tony,怎么了?”


    紧接着的,他又看到了对方手上攥着的皱外套,这让Rhodey更加提高了声音。


    “你被抢劫了?”


    对方在他的注视下缓缓的摇了摇头。


    “没有被抢劫。”


    Tony闷声的说着,他的眼圈底下全是纵欲过度的青灰色。


    这让Rhodey龇着牙的想了一会。


    “噫——”


    他犹犹豫豫的,“俄罗斯的妹子这么厉害?”


    Tony继续摇了摇头,他用着奇怪的缓慢步子走近了自己的床,在将外套扔上床时坐了下来,旋即又很快的站了起来。


    “Tony,到底咋了?”


    Rhodey觉得自己快被对方那神神叨叨的模样给逼疯了,所以他掀开被子,一本正经的坐在了床沿上。


    “没泡上?”


    Tony仿佛只会摇头了似得,他再一次的摇头了,然后吐出次沉重的呼吸。


    他直勾勾的看着一脸担忧的好友,从喉咙里挤出些低哑的调子。


    “我和Barnes睡了。”


    Rhodey不知道的是,他在听到答案的后,那一脸仿佛吃了苍蝇的懵逼神色,和此刻不远处艺术学院宿舍里的Steve Rogers一模一样。


    Steve用手狠狠挠过自己的后脑。


    “你是说,”


    他一字一顿的,“你和Stark睡了?!”


    这边的当事人就显得要比那个潦倒的小个子要轻松的多,Bucky用手揉过鼻子,他下巴上的伤口还在突突的胀痛着。


    “是的,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那个Stark。”


    “可是他不是……”


    “对对,我说过的,他可烦人了。”


    “但是……”


    “嘿,Steve,”


    Bucky用非常严肃的语气打断了对方的提问,不知道为啥的,Steve忽然觉得他那个布鲁克林的老友眼神有些变化了,那双平日里看起来总像是死掉了的眼神里,突然多了些别的东西。


    “Steve,我也不知道为啥,我是说,本来我俩还在干架来着,他一拳我一拳的,突然的,我们俩就亲起来了,然后我们就抱在了一起了,而且奇怪的是……我现在觉得他很……”


    “友好?”


    “不不,更多的笑容啊,之类的。”


    “和蔼?”


    “Steve,你认真一点”


    “所以……好看?”


    “对对,有点相近了,但是还要更,更迷你一点,让人心怦怦乱跳的。”


    “Bucky……”


    Steve眯着那双迷惑不解的蓝眼睛,他语气中的迟疑都快溢出来了。


    “你想表达的,该不会是……可爱?”


    然后他看着黑发老友那一脸仿佛被枪射中的惊讶模样,终于意识到,可爱这个词大概是有些过于准确了。


    很显然的,Bucky也意识到了这个,他在用手狠狠的挠过自己的脑门后,目瞪口呆的意识到了这个。

    事实上,在先一步醒来,打开了那扇解锁了的门,并且从那张床溜上了自己的摩托时,他就该意识到这个了。


    因为他骑着那个号称“将往事都抛在身后”的摩托,却在发动时,转了念头的跑去了最近的早餐店里买了甜甜圈和咖啡。甚至还在旁边的服装店里给对方买了件合适的衬衫——考虑到对方的衬衫已经报废了。


    Bucky第一次的,他在约炮过后回到了之间的酒店,还带上了早餐。


    他打开了房门,看到了睡眼惺忪的Stark正坐在床上,对方正靠着床头,一脸怅然若失的摸样。


    然后Stark看着他,眨了眨眼睛的,旋即又用手背狠狠揉过自己的眼睛,重新眨了眨。


    “我买了早餐。”Bucky抛出了解释。


    “噢……”


    Tony木讷着回应的。


    他本来应该为这雪中送炭的早餐而开心的,可是那些莫名心慌的情绪还没来得及消失。


    那些在醒来时发现这房间只剩自己一人时的奇怪情绪。


    打完炮早点走,避免第二天见面的尴尬,这不是常识吗?为什么他要心慌?


    Tony还在尝试弄懂人脑的运作,结果现在这个消失的家伙又回来了,带着香香甜甜的早餐味道,和早上过于干净的风,措手不及又一次的袭击了他。

     

    在Barnes将那甜甜圈和咖啡送到他手里的时候。


    “呃…谢谢。”Tony给上了个仓促的感谢 。


    灌下了一大口咖啡,然后又咬上了甜甜圈,Tony欢快嚼着的动作在感受到舌苔上的味道后渐渐放缓,然后停了下来,他看着Barnes。


    “为什么我嘴里一股怪味啊。”


    他抽了抽鼻子的说道,然后很快的,他在对方那狡黠的笑容下想起了昨晚的荒唐事。


    Barnes在床上是个非常、非常有说服力的人,他们度过了一个难眠的疯狂之夜。


    而此时怪味的始作俑者此时正一脸坏笑的看着他,同时的,Barnes坐上了他的床沿,重力压着那床垫迅速的塌陷了一块,这让他有些不安的吞咽了一下,吞下了个更多的怪味。


    Tony又一次的,他发现自己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方式迅速发红,可是他甚至都没能有个空余的手用于遮住。


    所以对方非常体贴的用他的手掌盖住了他的眼睛,终于让Tony找到个服帖的黑暗呆了进去。


    “抱歉那怪味了。”


    Barnes边说着,他原本想要停止那些幸灾乐祸的笑声,可是在手掌底下的,对方的睫毛此刻正毛茸茸的戳着他的手心,这痒痒的,挠的他愈发的想笑了。


    “别笑了。”


    对方一本正经的说着。


    Bucky凑近了对方的脸,语气郑重的。


    “好好,我不笑了。”


    他撑开手指的露出些指缝,让小个子躲闪不及的眼睛暴露在他的视线里,在Tony因为想起“鼻涕泡”事件而变得更红之前,他用着发誓似得调子。


    “昨天晚上的秘密,就会只是我们的秘密。”


    小个子用眨眼代替点头。


    Tony在对方的手掌里藏了好一会的,才像是被甜甜圈的味道提醒了正经事。


    “我要吃早餐了。”他闷声说着。


    Bucky收回了手掌,他不自觉的攥紧了手心里热乎乎的温度,在看着对方狼吞虎咽的解决那些撒着糖霜的高热量食物时,Tony先一步的在他出声之前。


    “我的车在楼下。”


    对方边嚼着,含糊的说着。


    这句话的隐喻是“你可以走了”。


    考虑昨日他们都还龇牙咧嘴的把拳头送上对方的脸,此时这过于亲昵的状态大概确实是有些微妙了。


    Bucky低着头犹豫了一会,他们需要些时间独自整理自己乱糟糟的脑子,所以他站起身的拿上搭在沙发上的外套。


    “我先走了,”


    他说着,Tony也会回上了个短促的“嗯”。


    “所以,Bucky。”


    Steve用提高声调的方式打断了他的回忆,这让Bucky的思绪飞回到了这个早晨的学校宿舍中。


    “所以你真的就当着他的面,直接走了?”


    金发的那个老朋友带着难以置信的摸样,“你就拎着衣服,然后骑上摩托走了?”


    “也没有立马就走,我等着他从宾馆里出来了,然后跟着他的车后头一起回来的。”


    Steve的眼睛睁的更大了,那蓝色的眼珠子里面写的全是“没想到啊Bucky,你居然是个一个变态”的绝对认知。


    而此时此刻,机电宿舍这边的Rhodey同学则是将这认知,一字一顿的喊了出来。


    “没想到啊!那个Barnes居然是一个变态!”


    黑皮肤的好友用着愤慨的调子,他几乎痛心疾首的开始懊恼,懊恼他没能陪着Tony一起去约炮的事实(这个东西真不能一起去的好吧)。


    紧接着的,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


    “对了,老兄,”


    Rhodey严肃的看着面前倚着衣柜的家伙,“那家伙不会有什么毛病吧,Tony,我们得去医院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对方眨着那落魄的大眼睛,眨了好一会的。

    在Rhodey几乎要以为Tony变成了个不会说话的雕塑时,那家伙终于开了口。


    “没有,我只是……”


    Tony吞咽着顿了顿,他努力了半天的,才把自己喉咙里梗着的调子吞下去,却有些委屈和困惑的漏网之鱼冒了出来。


   “Rhodey……”


    “我屁股疼。”



【十二】


    你有没有过这种经历,在超市卖酸奶的柜子里,在草莓味和菠萝味的两种酸奶里,你随手选了个草莓的,发现味道很不错,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风雨无阻,天天都买上一这么瓶草莓味的。


    于是在某一天,草莓味的卖完了,迫于无奈的你买了个菠萝味的,结果喝上第一口的时候脑子里只剩下……


    菠萝味的真特么的好喝啊!!!


    被强行撞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前直男Tony Stark大概就是经历了这么个心路历程。


    他在成为基佬的第一天,发疯似得检查了自己的衣柜,包括所有的物件,同时打开电视看了好一会的时尚节目。


    然后Tony长舒一口气的,确定了自己并没有从此喜欢上化妆品和粉色的袜子。他的审美和爱好与以前毫无差别,除了多了那么一点点的后遗症——他的脑子里多了个计分器。


    这个计分器平时用不太着,大部分的情况它都是隐藏的。


    只是有的时候,他在大街上走着,眼睛瞟到某个男性的时候,那计分器出现了。


    比如说屁股很翘,加上20分,肌肉很棒,再加上个20分,下巴看上去非常结实,这个可以值得15分了。至于脸很帅?200分。


    嘿,可没人说这计分器是百分制的。


    总之Tony Stark花了些时间来适应这个,适应走在路上时,忽然就能听到脑子里计分器翻来覆去的声响,他大概花了三天就毫无障碍的接受了这个。


    当然了,这个计分器也有个小小的问题,那就是当Bucky Barnes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时,他的计分器就疯了。


    在看到对方的那一刻,Tony几乎能听见脑海里计分器哗啦啦翻动的响声。


    屁股*^&^*$$%%^200分,肌肉*……¥#9999分,下巴……*&%……&*


    那数字不断的疯狂飙高,然后在下一秒,计分器的记忆“砰”的一声,爆炸了,玻璃和塑料板炸了他一脑子的,整个视野里只剩下Barnes的影子。


    于是被炸的迷迷糊糊Tony Stark不自觉的,他像是僵尸看见了新鲜脑子似得,晕乎乎的就往Barnes身边跑了。


    Bucky是在陶艺课上看见Tony的。


    他当时正在揪着坨泥巴,想要捏出个小人的样子,然后在抬起头的时候,就像是有个电路信号在他身体里闪过提醒他要抬头,所以他忽然的抬头了,然后看到教室门口的小个子。


    在他们四目相对的瞬间,Tony像是往常那样的,走了几秒的神,然后他别过脑袋,看风景似得向左转悠了两下,又抬着脚的,往右晃荡着逛了两圈。


    Tony会选择一个最为崎岖蜿蜒的路线,在Barnes身边以外的区域绕着诡异的路径,转上好一会的,然后他才会撅着嘴、背着手,不情不愿的掉在长头发的家伙身边。


    在屁股落上凳子的时候,“你这是在做个啥?”


    “做你。”


    Bucky快速的回答道,他听到了来自于对方的两声轻咳。


    “Barnes,好歹你也是学艺术的,捏的也太丑了。”


    Tony伸个指头将他手里的泥巴戳出个大洞,然后毫无羞愧的接住Bucky直愣愣的指责目光。


    “现在看起来好多了。”


    就在Bucky想捉着那个肇事的指头,给上些责备与惩罚时,陶艺老师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伴随着低沉宽厚的声音。


    “看起来不像是个杯子啊?”


    Thor老师看着被声音指引着齐齐回头的那俩人,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两个捣蛋鬼在他的课上从来都不安分,在一次陶艺课上,他们甚至都开始朝着对方扔泥巴干起架。“去死吧!Barnes。”当时的Tony边这么说着,扔出了手里第一发泥巴炮弹。


    所以他在两个捣蛋鬼聚集起来的那个瞬间,迅速的赶到了现场。


    不过好像这次有点不一样了。


    Thor看着那俩人在他注视的目光下,悄摸的放开互相勾着的手指头,这让他挠了挠后脑勺的,有些不解。


    真是不懂你们这些青少年。


    “做个杯子好吗?”


    他一边说着,用手拍了拍学生的肩膀,对方则是在他的手掌下快速的点头。


    “恩恩,杯子杯子。”


    但是Thor不知道的是,当他转身离开的那个时刻,俩学生就用转过头面面相觑的方式,看着对方的小声笑了出来。


    Tony先一步的将泥胚堆在自己的机器上,在机器转动的时候他挖下大块的湿泥,摔在了同桌的面前。对方则是盯着那泥花了几秒的,“干嘛?”Barnes皱着眉说道。


    “不干嘛。”


    这个回答让高个子的艺术生十分不满的,他捻起那块泥,塞回到了对方的手里。


    Tony又一次握着那块脏兮兮的家伙,重新摔在了Bucky的面前,在落下时,发出沉重的“啪”的声响。


    “送你的。”这次他加上了理由。


    这次的动静未免有些大了,所以他们引来了Thor老师的注意。


    这个教捏泥巴的老师块头大的像是电视机里的健美先生,这让Bucky在用眼角看到了Thor炙热的注视目光后,他犹豫了两下,用手掌将自己桌前的泥一股脑的搂起,然后整个的放在了同桌湿哒哒的桌面上。


    在Tony不解的目光下,“都送你。”


    他这么说着,然后抓着对方的手,合着自己的,一股脑的塞进那团软乎乎的泥巴中。他们的手以一个亲密的姿势藏在掩体下,就像是什么地下秘密会面似得。


    小个子不情不愿的用手指勾过对方的。


    “好吧。”他仰起头,冲对方送上个笑嘻嘻的表情,“让我们做个艺术品。”


    这仿佛是声了不得的指令,因为话语结束后,他们抽出了自己的手,在机器转动的轻微声响中,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在那泥上卷出花纹与形状。


    之间上柔软温和的触感就像他们交错的呼吸声似得,甚至连空气似乎都湿润了起来。


    Bucky在抬头的时候能看到小个子一本正经的面容,阳光在对方的脸颊上轻快的落下,伴随着睫毛的阴影,仿佛一层柔和的轻纱,让那个平日里总是吐露着尖锐话语的小子被这柔光笼罩的如此亲切可爱。


    不知怎么的,Bucky管住不自己的,从喉咙里冒出一句小声的曲调。


    “My Love……”


    果然这调子一出现,小个子就抬着眼的看向他,然后Tony歪了歪头,


    他看着Barnes动了动嘴唇的,继续小声的唱着些怪调子的歌。


    “My Darling……”     


    听到这里时,Tony才听出了这是《人鬼情未了》的插曲,他在意识到这个的瞬间,差点捂着肚子笑出声来。

   

    平日里总是阴沉着脸的Barnes唱起歌来可真难听。配上对方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这场景简直滑稽的不行.


    如果不是此时Thor老师正用火辣辣的眼神注意着他们,Tony真的想花上时间好好嘲笑一下对方的歌声。


    他关住了笑声,却没能关住脸上的笑容。


    Barnes在他的笑容下愣了神,连带着那些跑调的歌声,也一起停了下来。


    高个子的艺术生看到那个小个子低下头,将他的笑容和模样一起藏在臂弯里,发抖的肩膀显示这个家伙憋得有多难受。几乎有那么个瞬间,Bucky想戳着对方的肩膀,将“想笑你就大声笑出来吧”给说出声来。


    但是很快的,在他几乎以为Tony会憋死在自己的手臂里时,小个子用膝盖碰了碰他的大腿。伴随着小声的歌调,Tony抬起头来。


    “I've  Hungered for Your Touch……”


    对方眨了眨他焦糖般的眼神,晃着脑袋哼唱着歌的同时,Tony继续用膝盖催促了一下,“A long,lonely time……”


    Barnes努力让自己有些奇怪的调子混在对方好听的、带着微妙的颤音和绝妙的呼吸声的歌声中。


    他们手指也像是被这歌声感染了似得,变得轻快柔和了起来。


    而在Thor老师看来,他的两个麻烦学生终于,终于被陶艺的唯美和静谧所感动了,他们脸上对于泥土的爱意几乎让同样热爱这门艺术的Thor老师感动落泪。


    所以在课程结束后,他特地跑去了那俩的桌前。


    “你们做了什么?”


    Thor边说着,他脸上的笑容在看到对方面前的“作品”时完全的僵住了,就像是被烤干的泥胚,僵硬的几欲碎裂。     


    这个看起来内部掏空的,大概是个容器的玩意,长的真特么像是个屁股。


    “这是个杯子。”


    个子小一点的麻烦鬼解释道,然后他将那屁股翻转了一下,露出位置微妙的把手。


    那造型过于奇特的把手镶嵌在两个屁股瓣的另一面,就像是……


    “Thor老师,你看这样一边可以装一种饮料,而且这个足够粗壮的把手可以……”


    “诶!Thor老师你要干嘛,”


    “放下这个杯子,冷静一下啊,冷静,Thor老师。 ”


    “啊!别啊,我的杯子。”

















最近事情特别多,也算是懒了一辈子终于体会到了连轴转的感觉,所以下次更新时间依旧未知,请多担待。

评论 ( 47 )
热度 ( 3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