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有神论者 番外一(怪人“Lucky”观察日记)

3p番外的番外,算是个小甜饼外加前情预告吧,主要内容冬铁( :3 )





【怪人“Lucky”观察日记】


读者朋友你们好,我叫Tom。

我的梦想是成为一流的记者。介于玫瑰镇已经没有比我更好的记者,所以我的目标是征服纽泽西,再往远了看,还有纽约。

至于为什么是纽约!那是因为我有种直觉:在纽约能搞个大新闻。

在记录了多年的:“母牛生好多崽”“两只公鸡搞在一起了”“今年的麦子长势喜人”之后,今天我终于可以记录一些真正有意义、带着悬疑色彩的、波澜壮阔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有关于一年前来到镇子里的神秘人——”Lucky“。





【Lucky】

Lucky名字叫做Lucky。

当然了,这是一句废话,我特地提到这句废话可不是为了凑字数,而是为了强调一个论点:

Lucky的名字叫做Lucky,可是你不能喊他Lucky。

这个论点是经过数位勇敢的青少年——就像是我这样的——所亲身经历出来的。

你可以管那个高大的黑发男人叫“嘿”或者“你”,但是不能叫Lucky。

除非你对自己茁壮成长的身体不太满意,想给脸上加点沧桑的伤痕——女生总是喜欢这种战损版的小伙子,那你大可以去找上Lucky,然后在他面前喊上一发名字,最好在蹦上两蹦。

这让你就能得到最完美的拳头印子和淤青了。

有黑帮款的,军队款,不小心在路边踩到别人脚款,以及混合款。
款式随机,没有挑选的可能。

但是还是有例外。
凡事都会有例外,就像是我们镇子那个威风凛凛,令许多母鸡心生爱慕的大公鸡Erik最后却和隔壁镇子的公鸡搞上了,谁能想到这个。

所以怪人Lucky也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如果喊“Lucky!”的是Tony Barnes,就没有问题了,他不但不会生气,还会不怕麻烦的应上一句。

不怕麻烦的程度大概是:镇西头的修理厂中的Tony喊上一句“Lucky!”,还在镇东头的Lucky就会风一般的开过小镇唯一的大道,赶到修理厂的门口,应上一句。

“诶,叫我干啥。”

我是非常不能理解这种行为的,就好像是特地要大张旗鼓的炫耀一下,炫耀他俩有多好似得,但是我的同伴Rachel小姐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如果你曾经错过,就再也不想错过第二次了。”她当时是这么说的。

虽然Rachel平时总是疯疯癫癫的,但是她这句颇有哲学意味的话还是让我思索了很久,经过一夜的彻夜未眠后,我去把那梦寐以求的双球鞋给买下来了,为了这件事情,我到现在都还十分感谢她。

所以既然都说到这里了,就不得不提一下Rachel,她是这个镇子里除了我之外,对怪人“Lucky”最感兴趣的人了。

Rachel的兴趣来源非常巧妙,她把怪人“Lucky”看作是情敌。

她一直声称如果不是“Lucky”的横刀夺爱,她和Tony的小宝贝已经出生了。
这简直是我听过最惊悚了一句话了,要知道Tony Barnes可…

不对,差点就跑题了,这部分是讲怪人“Lucky”来着。

总之,最后机智的我们还是找到了称呼怪人“Lucky”的方法,就管他叫Tony Barnes的姓氏——Barnes。

据Rachel的说法,怪人在第一次听到了这个称呼后非常高兴,他甚至都笑了。

如果不是后来我亲眼看见的,Barnes的面瘫脸居然真的能露出笑容,估计到现在我都还以为这是Rachel的艺术修辞。

Rachel非常,非常,非常擅长艺术修辞。




【Tony Barnes】

我们镇子里的人曾经管Tony Barnes叫小傻子,但是现在已经不这么叫了。

Barnes的拳头胁迫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人们开始陆陆续续的意识到,Tony可能确实不是个真的傻子。

这个误会可不是因为我们很刻薄,Tony刚被从镇子外捡回来的时候,确实是挺傻的。

他裹着件脏兮兮的风衣,不说话也不记事,就顶着两个黑黝黝的大眼睛瞪人,除了自己的名字啥都不记得,如果不是老Nick出手收留了那个家伙,我们都还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呢。

但是他适应环境的能力确实不像是个傻子,在一个星期之后,不爱说话的Tony已经在Nick的修理厂中工作了,而且平心而论,他干的非常棒,甚至许多老Nick都没能看出来的小问题,在他手下都得到了解决。

这也许就是老Nick最后把厂子留给Tony Barnes的原因吧。

“工作中的男人总是最迷人的。”

Rachel表示她就是因此爱上了修着车的Tony的。

当时是个大中午的,毒辣的太阳都快把柏油路晒出味了。她将开起来总冒怪声的小绵羊推到修理厂,在打开撑脚后,她抬起头,看到了弯着身子修着发动机的Tony 。

然后她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Tony Barnes工作中的背影。

你问我为什么知道的那么详细?

Rachel起码将这个场景描述了五十遍,绘声绘色的,带着强烈的情感和生动的表情,甚至连眉毛都快飞起来了。

“就像是世界上最圆润丰厚的山脉。”

我不知道她在形容什么,也不想知道。

也许是很多女孩都意识到了这个,反正当时的Tony虽然是个傻子,却也是受女孩欢迎的傻子,她们经常会找去那个脏兮兮的修理厂唠嗑,我甚至亲耳听到有妹子说过:
“Tony非常有品位诶!”

现在想来,我就应该看穿这种受欢迎是因为Tony Barnes是个基佬。

女孩和基佬之间有吸引力,这是自然现象。

但是就像是所有人以为的那样,在怪人“Lucky”——现在应该叫做Barnes了——出现之前,我们都把小傻子Tony误以为是个强劲的对手。

那种暴风雨中岿然不动,带着世外高人气息的把妹高手。

他从天而降,用傻笑和好脾气抢走了我们身边的姑娘。

这个理由足够让躁动的青少年们做点什么,比如Lane那群恶霸们就喜欢去找Tony的麻烦,虽然他们每次都没能搅出大动静,“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他们是这么说的。

普通人挨上一个拳头起码会“嗷”一声对吧,

小傻子Tony不会“嗷”,也不会“嘶”,甚至不会多吸一口气的。
他只是用自己棕色的眼睛盯着出拳头的那人,紧紧的盯着,直到那人因为一些莫名的情绪僵住,他再迈着他瘸了只的腿,从事发现场慢悠悠的离开。

这个态度很快的让恶霸们放弃了继续找Tony的麻烦。

不知道他们现在后悔了没有,毕竟在Barnes到了这个镇子里以后,Lane他们自己反而变成被找麻烦的对象了。

Barnes从天而降,来到酒吧,用冷笑和坏脾气抢走了抢走我们身边的姑娘的Tony。

围观了全程的Rachel是这样描述的,她当时也在那个酒吧。

“Barnes的腰间别着一把击剑,他的脚步轻盈且有力,眼神中埋藏着冷光,微微眯起,仿佛是寻到了猎物的豹子一般,”

“在他弓起身子的那一刻,酒吧像是被粘腻的海水笼罩,寒意袭击了我们,巨大的漩涡在中心回荡,让我窒息,”

“漩涡中心的Tony宝贝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他带着一如既往的无邪懒散,沉浸在酒液的欢欣中,”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屈辱的一天,Peter,就是在那天,我的Tony被抢走了!”

当然了,这段话没有经过艺术加工我是不相信的,为了证明记者的严谨性,我特地再去采访了一下同样在现场的莱恩。

“那个Lucky怪胎强吻了一个傻子,你知道吗,大庭广众之下,抓着就亲上去了,简直是个畜生。”

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倾向于莱恩的答案的。
刨去“畜生”那部分。

从事了多年记者工作的我还是有识人的能力的,Tony虽然是个不善言辞的家伙,但是他欣然接受了Barnes的出现,夸张一点的说,我甚至外怀疑这么长的时间里,他就是在等着这个。

他看上去总是在发呆的眼睛第一次有了光亮,在看向Barnes的时候。




【修理厂】

老Nike退休之后,这个厂子几乎就算是做是Tony的了。

大概是工匠人之间的吸引力,老Nike似乎从未掩饰自己对于对方的欣赏,他像是对待自己的子女一般的,将这个传承多年的破旧修理厂留给不爱说话的修理师。
事实证明,这是个非常不错的主意。

小傻子Tony无师自通的将修理厂经营了起来,再加上不用付工资的劳动力——Barnes,似乎只有“蒸蒸日上”这个形容词足以表现此时的修理厂。

Barnes负责些体力活和运输的工作,他有台灰色的运输车,需要的工作的时候就会在镇子里呜呜作响的开起来。而Tony则是负责更多的,修理和算账。

没错,你没有看错,小傻子Tony是负责算账的那个。
所以我都说了他不完全是个傻子了。

他对于高科技的东西似乎有点芥蒂,不管是电脑还是计算器——虽然我怀疑计算器是不是能算作是高科技。总之,修理厂内唯二能算是上是高科技的玩意就是台电视——带着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沧桑感,以及冰箱,其他都是些质朴的机械和工具。

所以患有电子恐惧症的Tony算账是用他不甚清楚的脑子,以及铅笔。

他状态好的时候算的飞快,就像他的眼球后面装了个世界上运行最快的计算机似得,笔尖轻快的在纸张上划下数字。但是在某些时候,他会卡壳,咬着笔头蹙着眉想上好一会。

这个时候谁都不能打扰他,就算是Barnes也不行。

Rachel发誓说她曾经看过在Tony埋头计算的时候,Barnes凑近了想要帮点忙,结果被那个小个子恶狠狠的眼神给瞪回到了沙发上。

关于这一点我持保留意见,毕竟如此画面从Rachel嘴里描述出来,大概像是只老鼠用眼神逼退了只尖牙利爪的大猫似得,十分超现实。

Tony在接受帮助这一点,最多也就能接受被递个工具啥的,而且关于这个,他对于Barnes更加的苛刻,几乎到达了某种近乎刻薄的地步,这也是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Barnes到底看中了啥?

屁股?




【超市】

每天晚饭过后,Tony和Barnes就会去超市里卖东西。

起初我对于这十分不解,再怎么能吃也不用天天都去超市采购吧,他们私下里养了匹本尼马?

但是后来我才发现,这个活动的意义在于让小个子的修理师走出他锈迹斑斑的厂子,去晒晒日头快落山时,不会过于暴烈的太阳。

因为Tony有条不太利索的腿,所以他们通常都走的很慢,或者准确一点的说,是越走越慢。

刚出门的修理师总是会尝试表现自己快步如飞的能力,然后在现实的压迫下,脚步放慢,最后拉着身旁人的手,带着些倚靠的意味在水泥路上慢悠悠的走着。

急性子的修理师似乎对此境况非常不满,甚至有时候带着些哼气撅嘴的意味,他身旁的高个子显然也能察觉这个,所以他会在适当的时候找些理由,让他们能停在路边的长椅上,晒一会暖色的太阳。

Barnes往日里的冷厉神色在此时全然的褪去了,就像是被日头给晒化了似得,那双阴沉的眼睛变换成别的颜色,带上更多的脆弱和温柔,仿佛他身边的家伙是世界上最易碎裂的宝藏似得,用那小心翼翼的方式注视着对方。

每当这个时候,Tony会用自己柔软的眸子接下那沉重的眼神,然后他眨眨眼,好似那些沉重从来不会负担他似得,仰起头给身旁过于担忧的高个子啄下个轻快的吻。

大概是因为他找不到好的词汇用以表达心尖上的亲昵,所以总是用动作,来诉说那些无声的话语。

亲吻,肩膀蹭着对方的胸口,或者拿指头缠上对方的,晃荡一下,再露出些恶作剧得逞似的笑容。

这些动作如果用言辞来描述,大概会是世界上最柔情似水的诗歌。





【代步工具】

我就知道Tony不利索的那条腿很困扰硬汉Barnes,他每次皱着眉头都是因为这件事。

他应该思索过很多的交通工具。

摩托速度太快了不安全,自行车太慢了而且Tony没法骑,汽车他们之间的距离太远了,所以我曾经看过Barnes非常正经的找过镇上卖车的家伙,询问有没有有带挂座的摩托,当然了,这件事被十分固执的修理师知道后,也就此作罢了。

但是我知道Barnes不会放弃这个念头,他眼神中有些固执的东西和他的男朋友一样,硬邦邦的,带着一丝一毫都不会退缩的意味。

所以某天的寻常日子里,Barnes从灰色的运输车上卸下个大件。

他将金属架子和黑灰色的布料放在门口组装着,不一会就变成一架闪亮,崭新,看上去高档又舒适的………

轮椅。

我当时是在旁边围观的,从Tony睁大的眼睛里我看到了那种足以毁灭世界的愤怒和惊愕,在某个瞬间里,我几乎怀疑这个来历不明的修理师真的曾经如此做过,比如说给地球丢下个核弹啥的。

当然了,Barnes沉浸在终于找到代步工具的喜悦中,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身后的小个子已经生气的像是要就地燃烧起来了似得,还乐滋滋的拧着旋螺。

然后他在完成最后一个旋钮后,转过身,拍着手掌的看着他的男友。

“你觉得怎么样?”

对方下颚收紧,而我在等待着修理师从身后拿出把勃朗宁将身前的家伙打出好几个孔,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通知Rachel“这是你乘虚而入的好机会”了。

他们在沉默中僵持了几秒,结果我没能看到勃朗宁也没能看到勃然大怒。

Tony以深呼吸的方式将肺叶灌满,再一股脑的吐了出来,然后他带着撅嘴的嘟囔,将那轮椅推回到了修理厂。

第二天修理厂的门口多了个制作精巧的垃圾桶,怎么看怎么眼熟。

眼熟的像是前天Barnes买回来的轮椅。




【胡子】

在Barnes还没能来到小镇的时候,Tony就会时不时的尝试蓄胡子,然后再修个造型啥的。

但是他总是不得要领,在一阵胡搅蛮缠后把自己的下巴搞得一塌糊涂,最后也只能全剃了胡子敷衍了事。

这个情况在Barnes来了之后要好了许多,那个长头发的高个子男人全权负责傻了吧唧修理师的外形,不管是头发或者胡子,他能用自己粗犷的硬汉审美给对方修出个还能看得过去的造型。

不管怎么说已经好了许多,比起之前Tony总是过长的头发和一团皱吧的衣服。

虽然说修理师的服装风格变得更糟了,完美的融入修理厂的铁锈中。但是似乎让他念念不忘的依旧是他被剃去的胡子,所以在某一天,镇子上的人们忽然发现Tony多了个精致帅气的胡子。

那胡子很有型,就像是上流社会的大佬似得,让裹在灰绿色帆布外套里的Tony骤然间的熠熠生辉了起来。

或者说熠熠生辉的不是他的胡子,而是他的眼睛。

Rachel原本的已经“心灰意冷”的爱意瞬间再一次的“死灰复燃”了起来,连带着很多姑娘们的,好像是小傻子Tony被仙度瑞拉施了个水晶胡子的魔法似得,甚至在修理师喝着啤酒的时候,那啤酒都像是变成上流人士的昂贵红酒。

这个结果显然不是Barnes意料中的,他总是向下的嘴角更过分了,坠着五吨重的不乐意。

所以在第二天,那胡子消失了,Tony光滑的下巴失去了仙度瑞拉的魔法,整张脸都带着灰尘扑扑的悲伤。

原本还没有料想到对方是如何说服那个固执的小个子的,结果在看到Barnes时,我瞬间明白了他们进行了如何的肮脏交易。

一脸杀气的Barnes头上有个朝天的小辫子,毛茸茸的直指着天空,像是尴尬的旗帜,走到哪都让人想要轻咳两声后迅速离开。

总而言之,在接下来的一周里,Barnes的脑袋上都揪着那滑稽的小辫子,他身后的小个子则是在时不时的偷笑中,忘记了自己失去帅气小胡子的悲伤。





【第三个陌生人】

小镇在某一天来了个陌生人,第三个陌生人。

那人和Barnes差不多高大,但是金发碧眼,帅的有些过分的刺眼,就像是他闪亮亮的金发

当时我和Rachel正在路边的摊子上吃着玉米卷,忽然的,她被女人的直觉给拉扯,而我被女人拉扯,我们在看到Barnes开回家的运输车的瞬间,一齐的踩着脚下的自行车跟了上去。

对方的车在拐角处停了下来,我们也悄悄的凑近了些。

车内传来了个陌生的声音,我猜是金发的那个。

“没想到你到现在都没有和Tony提过我。”

“他还没有准备好。”

我还在思索这话的意思,Rachel就3已经用她超出常人的文学性直觉得出了答案。她攥着我的手,过于用力到我差点以为手臂会被她攥几个血糊糊的口子出来。

“Barnes绝对是出轨了!”

她用着气声,斩钉截铁的。

“完了,我的小Tony,他们肯定是去找Tony摊牌的!”。

Rachel的理由太有说服力,我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什么反驳的理由。

“你消失了两年,Bucky,你中途都没有想过要联系我吗?”

Bucky,Barnes真名叫Bucky?

我还在尝试着接受突然涌进耳朵里的巨大信息量,Rachel再一次的得到了答案。“我的天,他们居然还是初恋。”她的眼眶甚至都泛红了。

“我说过了,Tony还没有准备好,他……他不是很好。”

“你知道的,这不是个理由,我们得解决这个。”

噢,这可能算是个有些残酷的说法了,我忍不住的顺着Rachel的推论往下想一想,得到了一个在修理厂孤零零的小傻子的身影。

而想象力更加丰富的Rachel已经掩面而泣了,我不知道这是出于对Tony的担忧,还是出于“终于可以乘虚而入了”的、喜悦的眼泪。

我知道的只是通常来讲,金发男人的帅气很容易让人放弃脏兮兮的修理师,而选择肌肉线条完美,金发碧眼耀眼的像是电视上的模特的家伙。

在心疼修理师的同时,我也心疼着自己。要是Rachel和Tony在一起了,那我不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吃玉米卷了吗?

所以,真的,我打心眼里的,由衷的,诚心诚意的祝福Barnes和Tony白头偕老。

















本来预备昨天发的,但是既然都井喷式发粮了,那我还是晚些吧。
没有盾铁内容就不标盾铁tag啦~以及之后还有篇3p的番外。( :3 )

评论 ( 104 )
热度 ( 4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