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旗”逢对手(NC-17,大学生AU)【第一章】

【第一章】私心想看“你瞅啥,瞅你咋地,然后他们就疯狂的【哔——】”的设定,所以就有了这个瞎瘠薄甜的冬铁文。


    简介:大学生AU,双富二代,家庭幸福,爹妈都在,闲着没事,光谈恋爱。

    警告:极其微量的盾铁可能,一言不合飙车预警,脏话预警,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预警,太年轻了所以可能OCC预警。


【一】


    “Fuck.”


    Tony发出了声短促且尖细的咒骂,他喘着气的仰头看向天花板的一角,那里有块青灰色霉斑,看起来像是Barnes的脸。


    他眯着眼的,在身下人的吮吸下身体猛地抽动,发出哼声,他的手指揪紧对方的头发,拉扯着,将那混蛋的脸摆在自己的面前。


    “你什么毛病。”


    黑发那人抬头,用嘴唇吐出湿润的责备,Tony颤着将胸腔里的气呼出,他低头看着对方灰蓝色的双眼,眉间皱起迷惑。


    “James,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二】


    一个月前的Tony Stark如果听到有人说他将来会和Bucky Barnes搞在一起,他大概会笑到肋骨骨折。


    生理意义上的,他会给自己安个呼吸机,笑上一个星期。


    日子太过于平静美好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忍不住的想要在这平静中搅出些乱子。


    噢,也许不是每个人都会这样,但是Tony Stark肯定会这样。


    就像是十二岁的他忍不住的在自己家刚铺好壁纸的墙上留下一副用刮刀制成的宏伟巨作,还有一地石灰和碎纸。


    当时他被惩罚站在院子里三个小时,他也确实站了,然后在一个月后新壁纸刚刚铺好的时候,他再次的刮了一遍,狂野随性,几乎要赶上之前的那副艺术品了。


    他就是这么个家伙。


    Tony踩着肆意的步子,走进大学校园,霸道的像是个明日的摇滚巨星。


    总之他度过了万众瞩目一年生活,他有钱,帅气的就像是时尚杂志上的小伙子,追求女孩时热烈深情的像是扑火的蛾子,慷慨诚挚的性情让他拥有簇拥的兄弟们,一切都美好的有些过分,直到第二学年开始,一个叫做Bucky Barnes的家伙打破了他校园偶像的美妙生活。


    他第一次听到Bucky这个名字是在他追求Silla的时候,他从大红色的奥迪R8车窗中探出头来。


    “谁让如此美妙钻石流落在这的,”


    他朝白裙的女孩眨了眨眼,“介意我请你喝上一杯吗?”


    按照Tony写好的剧本,女孩会上车,他们可以去附近的酒吧喝上好一会的,也许还会讨论些各国的酒文化。当然了,最后他们会在附近的酒店床上结束讨论,用坦诚相待的方式。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女孩抬着下巴,用蜜桃红的嘴唇勾出轻蔑的笑容。


    “我有男朋友了。”


    这可让Tony大吃一惊了。


    他不是吃惊于对方有男朋友这件事,他只是吃惊于对方拒绝自己这件事。


    要知道,如果女孩的脑海里有个天秤,一边放上“男朋友”,那Tony Stark的砝码在落上秤的瞬间,那个男朋友大概会被他的重量弹至飞起,在天边划出一道脆弱的银色光亮,消失在远处。


    所以他睁大了眼睛,“什么?”


    Tony用着难以置信的语调,紧盯着面前的那个面容清新的棕发女孩,他眨了眨眼,重声说道。


    “我男朋友是Bucky Barnes,你居然不知道吗?”


    我应该知道这个家伙吗?


    Tony有些木楞的看着对方,直到那女生踩着浅粉的小高跟哒哒哒的离开,他吹着夜风,吹了好一会的。


    他数着远处的霓虹灯,并且在被自己失落的忧郁感动后,Tony从兜里拿出了手机,“嘿,Rhodey,帮我查个人。”


    “Bucky Barnes。”



【三】


    “你看起来是个很有故事的人。”


    Bucky曾经无数次的听到女孩这样评价他,所以他非常熟练的,面对着那女孩秀美的脸庞,微微皱起眉头,手指在臂下的栏杆上轻轻的搭着,嘴角牵扯出似笑非笑的弧度。


    远处的夕阳会给他的侧脸打上完美的光线。


    “也许吧。”


    他用着低沉的语调。


    那女孩则是洋溢着甜美又憧憬的笑容,凑近的,啄上一个轻快的吻。


    一般他们会在接下的时间里谈些人生和理想,在他们交流的足够亲近后,Bucky会提出邀请,最后他们会在附近的酒店,Bucky负责给女孩讲述他的“故事”。


    当然了,他们不会谈上太久,因为Bucky Barnes根本就没有故事。


    他不过是不爱说话而已。


    他只是在女孩找他的时候保持沉默,然后时不时的皱起眉头,用自己灰蓝色的眼睛盯着对方。


    即使他开始走神,盯着女孩的鼻子,脑子里却跑过中午吃的牛排和宿舍里剩了的半瓶饮料,以及他是不是又忘记关水龙头了,女孩都会在对视了一会后,说出“你是个有故事的人”。


    Steve帮他分析的结果是,“也许因为你是个有艺术气质的家伙?”


    可是,得了吧,他不过是个学雕塑的,在石头上砸出些纹路然后装作那是个艺术品。

    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是Steve,那个金发的愣头青已经决定要和绘画度过余生了,即使他的肌肉像是个学体育的,也不妨碍这个。


    总之,Bucky Barnes是个大骗子,而且在他向女孩们坦白自己的心迹后。


    “噢……让我抱紧你,Bucky,永远别看低你自己的天赋。”


    他总是会得到这个回答。


    这个世界太奇怪了,对吧,他其实只是不爱说话而已。


    Bucky从栏杆上直起身子,他看向一脸期待的女孩,微微歪着头。


    她叫什么名字来着,Sofia?Susan?


    有故事的男人低下头,在他准备用嘴唇和舌头向女孩讲述自己的“故事”时,一个来自于他身后的声音打断了接下来的动作。


    “嘿,你。”


    那个声音还挺好听的,只是不该出现在这里。


    Bucky用着自己最严肃的表情转身,他眯着眼的,看到了一个棕发的家伙。


    那家伙个子不高,眼睛和他的头发一样是棕色的,长着张有些过于年轻的脸,脸上的五官毫无威胁性,除了那斗志昂扬的眼神。


    Bucky发誓他看到对方的瞬间,有些奇妙的化学反应产生了。


    他就像是野生动物频道里面描述的那样,在新芽发起、冰雪融化的时候,他变成了春天的公鹿,于是在看到竞争者的瞬间,只想用自己头顶的犄角将对方掀翻。


    所以Bucky他用背靠着着栏杆的方式,撑起肌肉的挑衅对方。


    “有什么事?”


    然后他瘪了瘪嘴的,扬起轻蔑的笑容。


    “矮子。”



    战争开始了。



【四】


    仅仅在两个星期之后,全校的人都知道了Stark家和Barnes家的两个小少爷是死对头。


    这场始于对一个女孩的争夺迅速变成了战线绵长的,持之以恒的挑衅和斗争。

    他们就像是为了抢夺某个果子而大打出手的两只猴子,在不断的扭打过程中,全然的忘记了还有颗果子挂在树上的这个事实。


    那两人的斗争方式相当的幼稚,开始只是争夺女孩的好感与注意力,比如说谁能送更多的鲜花,谁能获得更多的约会,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演变成了对互相的攻击与恶作剧。


    Bucky在个月黑风高的夜里,用他雕石头用的石雕凿给那轮胎戳了个洞,第二天Tony则是在陶艺公开课上,他托着手里的泥胚,在路过Barnes的时候,“不小心”的被绊倒了。


    Tony在摔倒的瞬间,用尽全身力气的把自己和泥巴都摔在对方那张随时随地都苦兮兮的的脸上,顺便的,他的手将那泥巴抹匀。


    他用手撑着对方的大腿,站起身来,然后挑衅的盯着Bucky那双愤怒阴沉的灰蓝色眼睛。


    在全班人的注视下,“Stark,你这人到底什么毛病?”


    Tony则是毫无羞耻心的在对方的T恤上抹去残余的泥,然后他转过头,望着一脸茫然的陶艺课老师。


    “老师,Barnes用脚绊我。”


    诸如此类的故事还有很多,在这两只猴子中,谁能想到其中一个是Stark工业独子,明明才大二却已经圆滑的像是快毕业的老油条Tony Stark,而另一个是艺术世家,Barnes家的那个拥有迷之忧郁气质的长发男子——Bucky Barnes。


    在这俩宝贝疙瘩把学校拆了之前,在神盾学院的校长办公室里, Coulson做出了一个足以改变学校发展历史的决定。


    他坐在校长座位——那个柔软到快让让人融化在上面的黑色皮椅,十指相抵的撑着下巴,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在地上拉出阴郁的影子。


    “得像个办法结束这个。”


    他语重心长的说着。


    “战争已经在我们面前了,一触即发。”


    这让来自于房间的角落,一旁的Fury校长看着椅子里的家伙。


    “你能从我的椅子上下来了不?”





【五】



    学校里来了一个俄罗斯的交换生,红发绿眼,美的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


    放在以往Tony绝对不会放过这种尤物的,就像是小时候会把零食里的卡片挨个的收好般,在过往女朋友中添加上个这样类型的简直多多益善。


    但是如今他有太多事情要做了,在放倒死敌Barnes之前,他可没有空谈恋爱。


    Tony拿上了放好工具的背包,在他从宿舍的窗户往下翻之前,Rhodey打断了他,他的黑皮肤老伙计在房间里黑的发亮,这让Tony觉得有些瘆得慌的,他搂了搂背包。


    “Tony,要不要我去帮忙?”


    “这是我自己的战斗。”


    拿着背包的人一字一顿的郑重说道。


    “得了吧,我可不会管这个叫做战斗,太幼稚了。”Rhodey在一片黑暗中翻了个闪亮的白眼,“总之,Tony,小心点,别被抓了。”


    耸了耸肩后,Tony毫不在意的转身,从二楼的宿舍窗户翻了下去。


    Rhodey是个悲观主义着,那种会在Tony看着绿灯、走着斑马线时,会突然打电话提醒“被别撞死了”的那种悲观主义者,所以他从来不听从对方的意见,Tony敏捷的穿过宿舍区的草坪,背包里的东西在他跑步的同时发出金属的碰撞声。


    先把电子锁断了线,再用撬棍解决了铁门,这对于同时修了电子信息和物理的他而言简直轻而易举。Tony推开放展览品仓库的大门,一股石灰和颜料的味道扑面而来。

    他用手电探着路的,挨个看向那些展览品的主人。


    Tony晃着手里的颜料喷罐,他要给Barnes的雕塑作业上留下痕迹,最好同时给对方的心里也留下永远的阴影。他边向前走着,叮叮当当的声音在他耳里简直变成了子弹上膛的声响。


    他的脚步在看到了“Bucky Barnes”的立牌时停下了,脸上的笑几乎让他肌肉都有些酸痛。

    然后在他伸手将那遮布扯开时,他的笑僵在了脸上。


    “抓住你了。”


    黑暗中的雕塑如是说。


    Tony睁大了眼睛的,他看着那雕塑长着Barnes的鼻子,Barnes的嘴巴,Barnes的脸,连那种沙子似得味道都和Barnes一模一样,然后他花了好几秒的,终于,他聪明绝顶的脑子意识到了这个就是Bucky Barnes。


    于是他用手边的喷罐做了第一个防御反应,他摁动了喷口,但是Bucky也不想坐以待毙,他在Tony出手之前抓着对方的手掰动着,赤红色的颜料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在Barnes的右脸和身后的雕塑上留下了痕迹。


    这让雕塑的作者转头看向那道痕迹,在愣住一会后,他抓着对方的手臂,“Stark!你死定了!”


    接下来就是两只猴子扭打的过程。

    高大些的猴子用手臂压住对方,却被Tony夹着腿侧身的用体重压制着,努力用空出的手将更多的颜料喷向对方,然后在人高马大的艺术生的阻止下,那喷瓶被调转方向,朝着喷瓶的主人发射红色的攻击轨迹。


    他们就像是两条搅浑池水的泥鳅,在扭打纠缠中将那红色的颜料喷向周围五米内的一切东西上。


    终于的,在体能与身高的压制下,艺术生获得了巨大优势的将对手全然的压在身下,他扯着手下T恤,想要给对方那软乎乎的的腹部留下个“Asshole”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紧接着的是高光手电的猛烈照射。


    “够了!”


    地上滚作一团的两人被声响指引,眯着被颜料熏的发疼的眼睛,看向声音的主人。


    对方相当仁慈的翻转手中的工具,将那手电照向自己的脸,用从下巴往上的诡异打光做了个无声的自我介绍。


    哦,原来是Coulson。


    “你们闹够了没有!看看周围,还有干净的东西吗!”


    对方严肃的面容在这刺激的打光下愈发的阴沉了,地板上的两人差点被盯得打了个寒颤。


    “我只是想来打扫卫生,做好事不留名的那种,没想到却看到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一向机灵的Tony来了个恶人先告状,“是Barnes先动手的。”


    “开什么玩笑?!嗯,明明是你自己……”


    “我自己怎么了?罐子在你手里,解释看看啊,你这个变态涂鸦……”


    “闭嘴!”


    Coulson副校长——维护校园爱与和平,人称神盾局局长——再次出声,义正言辞的阻止了剩下来的污言秽语。


    “我告诉你们,小伙子,不管你们爹妈给我们学校交了多少钱,我Coulson铁骨铮铮不会屈服,你们最好在明天之前把这些痕迹清理掉,不然就等着退学通知吧!”


    这话让地上的小伙子们对视着,交换了个无声的“这么狠?”


    Tony清了清嗓子,“这不符合学校章程。”


    这让手电筒光辉照耀下的那人哼出了声,天花板上的巨大影子在他的身体的移动下也跟着晃了晃的。


    “章程?作为神盾学院的校长,我就是章程,你们以后最好安分一点,找个时间解决这个,别天天小打小闹的。”


    地板上的两人面面相觑着,Bucky在小个子说出“什么叫做小打小闹”之前捂住了对方嘴巴,然后他抬起头,做出了个可能是这辈子最重要的决定。


    “我们会解决这个的。”


    他如此说着,换来了学校领导的满意笑容。


    紧接着的,黑暗中的声音让Coulson的笑容瞬间垮在了脸上。


    黑暗中忽然的浮出两排牙,几乎让保持扭打状态的两人吓得叫出了声。


    “Coulson,你知道你还不是校长吧?”那牙的主人说道。


    在一片令人尴尬的静谧后。


    “对不起,Fury校长。”


评论 ( 95 )
热度 ( 5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