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冬铁】7 Years(养父子梗)【第二章】

【第二章】    退役的Steve获得了他去世好友Howard独子的抚养权。


    对彼此而言,他们都是对方的救赎者,却无法救赎自己。


警告:伪恋父梗,人物OCC预警,BE预警,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看到这堆警告大概就能知道,这是我码的最有罪恶感的一篇文,不知道自己在干吗系列。分三章发。

【第一章正文】


心疼大盾好不容养大的白菜……

这章有敏感内容所以有图片链接,请点开使用。



【八】


    Steve发誓,他并不是有意跟踪那个名叫Kyle的男孩。


    他只是想要来超市里买些生活用品,尤其是沐浴露,Tony已经不止一次的抱怨那个黄桃味的沐浴露闻起来像是隔夜的酸奶了。也许是因为想到了酸奶,所以在看到那个高大些的青少年出现在饮料区的时候,Steve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他用眼神追着那个金发的高个子男孩,在转过一排货架后,他看到了Kyle伸着手的,将站在饮料区的一个女孩搂进了怀里。

    女孩讶异的神色在看清来人的脸时,迅速的变成了喜悦夹杂的娇嗔。


    两个青少年旁若无人的,他们迅速的用手臂缠住了对方,一些擦过脸颊的亲吻和欢声笑语炫耀着两人的亲密。


    Steve不应该感到意外,他了解过这个名叫Kyle的男孩。


    就像是学院里总会有的那么些运动宠儿,这个金头发的年轻人比同龄人高大,英俊,是橄榄球队里的队长。


    而像是这样的人就应该拥有一个活泼健气的女朋友,最好是拉拉队的,最好也是金头发,笑起来像是甜苹果般的热情可爱。就像是此时男孩臂膀中搂着的这个女孩。


    出现在面前的场景恰当且服帖,可是他却仍然觉得从身侧传来的,冷藏区的湿冷僵住了他半个身子。


    Steve本不应该为面前所发生的而愤怒。

    除非他在两天前看到了自己的养子和其中的那个男孩深情相拥,耳鬓厮磨。


    他在超市小门的出口等待着,金发的男孩女孩出现时,他沉住了身体,手臂撑在胸前用力的互相支撑,


    青少年和男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互相碰撞,枪林弹雨般的摩擦出了火花,Kyle微微歪头与他的小女友轻声交谈,Steve察觉他们在交谈中看向他,女孩的眼神中带着疑惑。


    “好吧……如果……”


    Steve听到女孩说出些字眼,皱着眉的。


    待女孩离开时,“所以,Kyle,她是你的女朋友?”


    放下了手中的怀抱的购物袋,Steve向前走。


    男孩翘着嘴角点了点头,然后他抬着眉毛。那声音中已经有些成熟男性的味道,


    “所以那天在学校,你的确是看到了。”


    Kyle用着相当沉稳的语调,这让年长的那人差点想要为对方的比上个称赞,所以他的手变成拳头挥向了年轻人的脸。


    在骨骼碰撞的脆响过后,Steve看向捂着下巴的Kyle,他微微的朝下的看向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男孩,那张带着淤青的年轻脸庞是全然的惊愕和愤慨。


    “离他远点。”Steve压低了声音的说道。


    “你开什么玩笑,明明是他先招惹我……”


    又是一记出拳,这次是打在肋骨上,Steve确定他控制的很好,这会留下淤青和疼痛,但不会持续很久的。


    男孩的身体在他的动作下蜷了起来,然后在疼痛缓和时,Kyle龇着牙的扬起手臂,他不甘示弱的攻击在退役士兵的手下变成了拧住手腕的疼痛。

    越挣扎,越疼痛。


    “在教育我之前,你应该先教教你养子。”


    青少年的嘴并没有像他投降的身体那样,仍然在喋喋不休着,仿佛多蹦出一个字眼都是胜利似得,“Tony Stark就是个烂货,和谁都能搞在一起。”


    就是这句话让Steve绷紧的理智彻底断裂,当他深吸着空气,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时,他的拳头已经在青年的鼻梁上砸出了鲜血,然后他沉重的眨眼,任由胸中的暴虐作祟,又是一拳,打在眼眶。


    “如果我听到有人这样说,像是你说的这样评价Tony,我就会来找你,Kyle,我会来找你。”


    他揪着青少年的领子,忍住牙齿间想要撕咬的痛痒。


    “不然呢,大兵,你还能管住所有人。”


    对方在喉间挤出些含糊的辩驳,一如既往的年轻无畏。


    “不要尝试挑衅我,Kyle。”


    Steve尽力的用着平稳的调子,却无法掩饰住心底汹涌而起的黑暗浪潮。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那个将孤儿Tony从泥沼中拉出的拯救者,然而事实是他才是被拯救的那个,他才是借助着孩子的温存,用于远离那些灭失人性的岁月的那人。


    生活总是艰难的,相互倚靠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却能迷惑盲目疲惫的身体。


    Steve放下了手中的布料,青少年在他的动作下软下身子,蜷着蹲下。



【九】


    他将新买的沐浴露换了上去,从门外传来钥匙碰撞的声响和脚步声,这让他加快了脚步的退出浴室,却仍然没有捉住男孩总是来去匆匆的影子。


    所以Steve敲了敲房门,“Tony,”他轻声的喊着男孩的名字,“我得和你谈谈。”


    在对方做出回应之前,他猛地推开了男孩的房门,迎上了Tony惊慌失措的双眼。


    “怎么了?”


    对方对于他的行为似乎很不满的,Tony撑着椅背,直勾勾的盯着闯入者。


    “我今天见到Kyle了,和他的女朋友。”


    “所以?”


    金发的高大男人一边说着,坐上了身旁的床沿,摆出了副长谈的架势。


    “我看到了,Tony,在学校的时候。”


    Steve接住了对方焦灼的眼神,然后看着那眼神变成了更为复杂的,悲伤的。


    “所以,Steve,如果你对这个很介意的话,”


    Tony用着略为缓慢的调子,那双棕色的眸子被暗的房间染成深黑,“没错,我想我还挺喜欢男人的,所以你最好适应这个。 ”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Tony,你不应该插手别人的感情。”


    “他是这么说的?”


    男孩微微睁大了眼睛,他僵硬的扯动着嘴角说道。


    “你居然相信他说的?”


    “他是不是还说了我是个烂货?他肯定说了,他对每个人都这么说了,”男孩的话语越发的激烈,语速加快。


    “Steve,你是不是也相信这个? ”


    Steve猜测自己可能是受到了对方语气中的某些东西的影响,他没能管住语气中愤怒,用上了近乎低吼的方式。


    “别说了!”


    他在话语冒出的时候,被自己的音量吓了一跳,当然了,男孩更是被吓到了,坐在书桌旁椅子上的Tony几乎是瞬间僵住了。


    在过了很久之后,“Tony,”Steve近乎叹息的轻声说道,“你还有一个月就成年了,Tony,别胡闹了好吗?”


    他们被法律规定的抚养关系将在一个月后划上句号,从义务上来说,Steve将不用继续收留对方,甚至残酷些的说,他可以让Tony拎着东西离开自己的家门。

    虽然他不会这么做,Steve却没能忍住用上这最后的威胁。


    他太过担忧Tony即将变成的样子,他甚至能隐约的闻到那即将吞噬男孩的,怪物的臭味。


    我不应该和Sharon分手的,Steve有些懊恼的想到,如果此时有一个母亲的角色,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Steve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用手握着一只融化的雪球,他患得患失,无法放手。


    “我很抱歉,Tony,”


    他站起身来,走近了座椅上的少年,“我不应该吼你的。”


    对方则是在他的歉意下低着头的,带着不满的鼻音嘟囔道,“我没有和所有人都搞在一起。”


    “好的,我知道了,先吃饭吧。”


    Steve的手掌熟门熟路的找到了男孩的后脑,在那块带着柔软头发的温热上轻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Steve,我只是,”男孩抬起头,用那双湿润的如同幼鹿的眼睛看着Steve,带着无助的。


    “只是总会被这种类型吸引。”


    在一片沉静的黑暗中,Steve的手指和他的心脏一起,不自觉的抖了抖。





【十】


    Steve做了一个梦,有关于他的高中生涯。


    他就像是所有学院里总会有的那么些运动宠儿,比同龄人要高大一些,是田径队的队长。


    他在烈日下的操场上做着训练,一旁的阶梯上坐着的是他的初恋女友——Peggy,此时他还没有错过Peggy。


    跑完了几圈之后,Steve抹着额上的汗水,朝坐在不远处的女孩走去。


    “Peggy,”


    他喊着女孩的名字,接过了对方手里的水杯,而对方也回以莞尔一笑。


    “所以,Steve,”女孩抬着头看向他,眼睛因为阳光而眯起美好的弧度,“你的拉拉队长在哪?”


    他仰头用水浇灭干渴,然后笑着看向面前的女孩。


    “不是就在我面前吗?”


    Peggy仍然笑着,却摇了摇头,“我不是你的了,”在说话间,女孩身上的校服缓缓的生长着白纱,变成了精致美丽的婚纱,新娘手抱捧花。


    “Steve,你错过了。”


    这揭示真相的话语,如同尖刺般的扎入了他的心脏,Steve几乎是瞬间的手足无措了起来。


    他恐慌的张望着四周,整个偌大的操场上只剩他们两个人,安静又死寂。


    死寂的背后是隐约的炮火与枪声,掩藏在平静的泥土底下,轰隆隆的几欲破土而出。


    “我现在在哪?”


    Steve惊慌的问向身前的那人,“战争不是结束了吗?”


    在他说话间,他身后的泥土伴随着弥漫的硝烟瞬间炸开,紧接着更多的爆炸声连串的响起,在泥土掩盖他们之前,他本能抱住身前的那人,用自己的身体遮挡着来自于身后的弹片与尘土。


    当他在混乱中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看清了手臂中搂紧的人时,爆炸停止了。


    此时在他怀里的是他的甜苹果,他的拉拉队长。


    眼睛里有着星辰的,笑起来如同焦糖一般的,他的甜苹果。


    他的甜苹果。


    “Steve——”


    他的男孩用那拖长的调子,眨巴着眼睛的喊着他的名字,然后他在Steve的怀里笑了起来。


    “Do you want me?”


    Steve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Yes”


    他低下头,咬住了对方的唇瓣,如同啃咬一颗成熟发烫的果实。


    “Yes”


    不论是闻起来,尝起来,或者吻起来,他的甜苹果都是甜到发腻的,仿佛是舌尖被蜜融化。


    他的拉拉队长,他的甜苹果,他的男孩。


    Steve从睡梦中猛然惊醒,他望着被夜浸透的天花板,才发觉自己已然汗湿了全身。




【十一】



    Steve让自己尽量的忙起来,忙到他和Tony只会在早晨和晚上看见对方的影子,打个潦草的招呼。

    甚至直到男孩十八岁生日的那天,他才开始意识到他已经快一周没有看见对方了。


    他望着桌上的蛋糕,在犹豫后拨通了Tony的号码,可是机械感的女声提醒他这个手机变成了空号。


    Steve摁下挂断键,他努力压下从胃里涌出来的惊慌,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像是曾经做过的那样,开着他的车在人群中寻找着他的男孩。他的车轮碾过小镇中的每一条道路,在每个偏僻的后街和酒吧,他在拥挤的人群中穿行而过,寻找搜寻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过厚的云推在天空中,像是为了确保闷的日光好好的裹在这片土地上似得,Steve的脚步在这过于闷热的天气中愈发的沉重,汗水从他的额角向下流着,发痒的划过他的脖颈。


    Steve最后在一个酒吧里,扯着别人的领子的问到了一些答案:“Tony来过了”“他好像是喝醉了”“他和个黑头发的男人一起离开了”


    退伍的老兵觉得自己几乎要被这些答案逼疯了,Tony违法的喝醉就已经足够让他焦躁不堪,和某个身份不明的人离开了?

    那个人是谁?他们去哪了?


    Tony要离开这里了?

    坐回在驾驶座上时,Steve用手掌在脸颊上一遍遍的碾过,像是为了碾出些残存的冷静和理智。

    他重新睁开眼睛时候,那双蓝色的海洋中终于找回了点冷色的理智。


    Steve发动了汽车,朝来时的方向开去。


    他暴躁跳动的心脏在看到半掩的家门时终于安分了下来,Steve将车歪扭的停在院子里,迫切的朝门走去。


    推开门的瞬间,Steve闻到扑鼻而来的酒味,带着烈性的发酵气味充斥着整个屋子。他努力的在窗帘被拉上暗色中寻找他的男孩,巡游摸索的眼神却在看到沙发一角的时候停住了。


    微弱的光亮照着张脸,一张他过于熟悉又过于陌生的脸。


    闯入者毫无自觉的迎上他的注视,咧开些不诚心的笑容,“好久不见啊,Steve。”沿着那人手臂他看到了熟睡着沙发的,他的男孩。

    Steve几乎是瞬间的抽着气的皱起了眉。


    “Bucky。”


    他喊着对方的名字,眼神却没有从Tony的身上移开过。


    “我来这找你。”


    被叫做Bucky的那人微侧着身子,将男孩枕在他腿上的头抬起,他从沙发上站起,靠着一旁的墙壁。


    “说起来还真巧,本来只是想先去酒吧放松一下,没想到看到了Howard家的小孩。”


    “还是说现在应该算作是你家的小男孩?”


    事实上,过了今天就不是了,法律只能将他的权利确保到今天,


    Steve盯着面前这个六年未见的战友,对方那一如既往的危险气息似乎并没有因为退伍而消散,反而更加强烈了。他曾经听别人谈论过,Bucky在做些运货的工作,会要用到枪的运货工作。


    Bucky肯定无比擅长这个,在看到那双阴沉的眼睛时,他确定了这,所以Steve眯着眼睛的,朝对方问道。


    “为什么来我这。”


    “碰到些小麻烦,躲几天。”


    旧友的虚假笑容让Steve有些不安的,他绕过站着的黑发的男人,走近了沙发。


    在用手指确认了男孩额上的温度后,他重新看回,盯着Bucky的眼睛。


    “希望你的小麻烦不会带到我这。”


    “我保证,”


    对方举起手做出个投降的姿势,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他歪着脑袋抽动了一下嘴角,做出个过于生涩的歉意笑容。


    “Steve,你家小孩把卫生间吐的一塌糊涂,这个不会算在我的身上吧。”


    Steve不予置否沉默着,他垂着眼睛看向熟睡的男孩,秒针跳动的响声在他身后的墙上响动着。


    “我有点饿来着,这蛋糕能吃吗?”


    大大咧咧的闯入者用手指捻起坠在蛋糕上的樱桃,在金发监护人出声阻止之前,他将那过于艳红的果实一口咬下,在Steve近乎炙热的眼神下张扬的嚼着,连齿缝中都是红的汁液,然后他微微的皱起眉头。


    “甜的有些腻了吧。”黑发的男人随意的将籽吐在垃圾桶中。


    忽然炸裂的电光从窗帘的间隙中挤了进来,紧接着是雷声,仿佛一声信号般,瓢泼到近乎暴虐的大雨骤的落下,所有的浓云都沉重的黑着。


    在这个过于安静的房间内,只剩下雨声混合着雷响。


    “他叫Tony对吧,”


    黑发男人的脸上带着种踌躇满志的笑容,那笑容在闪电冷色的电光下照出些阴测测的意味。


    “挺可爱的名字。”



接下里的正文内容请点这里→正文
















关于Steve对于Tony的感情。

开始是纯粹保护欲,从他第一次见到对方的那时候,就只是想着就是要保护对方,让Tony能够平安的长大。


而在这件事情发生的过程中,有些东西产生了变化。

有种叫做欲望的东西混杂了进去,混进了他的责任感,保护欲,混进了他看向对方时,眼里所能看见的东西。

欲望给他展示了一条更为黑暗与酣畅的道路,但是却无法改变Tony在他的眼里,仍是一个孩子的认知。


但是对于外来者Bucky来说就不一样了。

他没有那么沉重的道德感,看到的不过是一只迷途的小羔羊而已,甚至几乎认定自己是以仁慈的方式给对方展示些旖旎的风光。


一言蔽之,就是焦虑与欲念吧。




开学以后的更新可能不是很规律了,所以……随缘更新法。


评论 ( 73 )
热度 ( 2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