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盾铁】有神论者(NC-17,黑化铁警告,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私心想看到黑化绝境铁重洗脑冬兵,“你特么就是老子的master吗”这种。


    简介:神盾局在追查一个自称“Iron man”,残忍剿杀黑帮的恶徒时,却发现了队长追查已久的冬日战士,这让整个神盾局小队都提起十二分精神,追捕那个家伙。


    而队长不知道的是,他和这个恶徒曾经因为“绝境病毒”而结识,又因为九头蛇的阴谋而互相忘记。




    警告:1、绝境设定更改 2、黑化铁 3、现在没有回忆杀了


    Tip:小辣椒出场、剧情向、卖安利


【二十一】


    “怎么会有人那么能跑?”


    Clint回到大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的弓箭狠狠的摔在地上,然后再把自己摔进沙发,他翻着白眼叹着气的朝一旁的Sam抱怨道。


    “那家伙简直是老鼠,Sam,你是不知道,我追了他十个街区,结果一回头他就不见了。”


    浓重的怨气从沙发里陷着的那人传来,这让Sam难得的对那位嘴碎的友人产生了同情的情绪,他把手里的喝了一半的冰镇可乐递了上去,Clint也相当配合的急切的抢去,咕噜噜的一口气将那塑料罐给喝空。


    然后他打了个荡气回肠的饱嗝。


    Clint在这嗝后的惬意里愣了好一阵的,才像是反应过来。


    “为什么你可以在大厦里面享清福?”


    他看着沙发前的神清气爽的Sam,疑惑的问道。


    “为什么就只有我一直在出外勤?“


    这个敏感的问题让Sam紧抿着嘴唇,仿佛逃开一般的,他抢走了对方手里空着的塑料罐,转身向垃圾桶走去。


    他在背对着沙发上的Clint,低头将那塑料罐扔下时,无声的狂笑才从Sam的嘴角肆无忌惮的溢出。


    Clint,因为你太傻了!!


    Sam在对方看不到地方发自内心的嘲笑着那个一脸傻呆的弓箭手。


    在Cap和Nat打赌的那个晚上,Sam确实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他甚至产生了和Clint同病相怜的依靠感,可是当那晚他在床上呼呼大睡时,仿佛茅塞顿开般。他从忽然的顿悟中惊醒了“另一个答案”的意思。


    如果说,Cap确实失恋了,却又不是因为Bucky,而且是另一个答案的话。


    那么,真相只有一个。


    Cap失恋是因为Tony Stark。


    那晚顿悟了这个答案的Sam躺在床上,睁大了眼,他的脸甚至因为兴奋和恐惧都涨红了,要知道,他那完美肤色的脸红起来可是非常的不容易的。


    知道了答案后再往前回顾,就会发现这答案其实根本就水到渠成。


    不管是Cap最近越来越反常的表现,还是那段可怕的记忆共享里的内容,还是Natasha也愈发暧昧的态度。

    Steve肯定是和那个Tony Stark有些什么的!


    Sam在脑内无比肯定的确定了这个论题。


    可惜另一边的Clint似乎就没有这么机灵了,他在第二天时依旧神色恍惚的,他甚至试图和Sam交换一个同病相怜的眼神,在被对方拒绝后,Clint也只是撇了撇嘴,完全一副懵懂随意的态度。


    就是这态度让Clint在接下里的日子里变得非常的不好过。

    因为他有个管不住的嘴。


    他还是如往常一样,竭尽全力的吐槽着他们所追捕的罪犯。


    一些诸如“穿着西服的老鼠”“自以为是的疯子”“有钱的神经病”,Clint甚至还造了个新词,他随意的缩写了一下,号称这是个新词:“钱疯“


    他甚至在一次例行的神盾局小组会议中,大庭广众的公布了出来。


    “我觉得这个称呼挺好听的,言简意赅,值得推广,”当时Clint说道。“我们要不要投票,以后都用这个新称呼?”


    当然了,这个称呼肯定是无法被采用的。


    事实上,当Sam在那一片沉寂的会议中,发现Steve在沉默的擦着盾牌时,他就知道Clint以后的日子会有些不好过了。

    而Steve也不负众望的表现了他隐藏在真诚正直外表下 ,偶尔有些黑暗的内心。


    Clint祸从口出的得到了更多的外勤和更多的跑腿工作,他在不断抱怨的同时,甚至都不知道这些艰辛的工作都是来自于他那不饶人的嘴。


    Sam想到这里,他抽动了一下笑到发痛的脸,在确认可乐罐好好的呆在垃圾桶里后,他转过头,装出一副神色如常的摸样。


    “也许因为是Cap觉得,你出外勤他特别放心吧。”


    他看着沙发里瘫坐着的Clint,近乎诚恳的说道。


    “哎……真是没办法,”


    对方的脸上扬起了得意,这让Sam在内心疯狂嘲笑着对方。


    紧接着的,Clint哀怨的叹了口气。“能力太高就是这样,什么事都得我来解决,哎。”


    Sam手臂上的通讯器此刻正提醒他Cap带了个外人走进了大厦,这让他没忍住的,继续煽风点火了起来。坐上一旁的沙发,“所以,追捕的怎么样了?”他朝着Clint问道。


    弓箭手为此换上了副痛心疾首的摸样,他沉默了一会,像是犹豫措辞般的。


    “举步维艰,”


    Clint沉痛的说道。


    “Stark就像个影子似得,哪里都有他,却又哪里都抓不到他。”


    “最主要的是警署部门不愿意签发通缉令,Sam,你能想象吗?警署部门那边居然说:我们不能给法律上死亡的人签发通缉令。“


    “那个法律上已经死亡的家伙,都在电视机里卖假药了好吗!!我们是看到鬼了还是集体出现幻觉了,“


    “这根本就是借口!”


    “我们真的孤立无援了,Sam,Stark很有可能已经把我们所有的盟友都给收买了,而他现在还在更疯狂的卖着假药,赚更多的钱。”


    “这披着人皮的吸血鬼,等我抓到了他,Sam,我一定会把我的银箭头插进他黑透了的良心里。”


    Sam安静的听着弓箭手一股脑的诉说着心中的苦痛,然后他在Steve出现的时候挑了挑眉,起身拍了拍Clint的肩膀。


    毕竟Cap来的正时候,就在Clint说到“披着人皮的吸血鬼”以及“黑透了的良心”时,Steve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楼梯口,他面无表情的看向了沙发上的弓箭手,然后他的视线移动着,转到了Sam的身上。


    “Sam,把我之前准备的资料拿来,“


    Steve开口说着,然后他转过身,朝向身后。


    这时Sam才猛地想起Cap不是一个人来的。


    他顺着对方的眼神看去,发现在楼梯下方的位置走上来一位红头发的美丽女士,穿着裁剪合体的白色套装,出现在大厅内,她绿色的眼眸中带着干练精明的味道。


    Steve向那位来人伸出了手掌,和对方友好的握了握。


    “欢迎您的到来,Potts小姐。”他说道。


    Sam用脚踹了踹已经完全卧在沙发里的弓箭手,“来了个漂亮姑娘。”


    他小声的朝对方说到。


    Clint在听到这话后,被踹的不满迅速的变成了雀跃的神色。他几乎是从沙发里直直的蹦了起来,晃了晃蹦晕的脑袋。然后Clint扶着沙发扶手,摆了个自认为潇洒的动作,就好像他是个单手撑着摩托,浪荡如风的男子一般。


    他看向出现在大厦里,曼妙的女性身影,嘴角扬起莫测的笑容。


    “噢~你好,”


    他幽幽的说道。


    “能否告诉吾您的芳名~“


    对方似乎并不喜欢这浮夸的表演,她送上一个勉强的微笑。


    “Pepper Potts,”Potts小姐眨了眨漂亮的绿色眼睛。


    “你刚刚说的‘披着人皮的吸血鬼’就是我曾经的老板。“


    这个回答让绷紧了造型的Clint整个的垮了下来,他收回了撑着“摩托”的手,沮丧的放了下来,在有些尴尬的对视中,他带着委屈的朝Sam瘪了瘪嘴,而对方则是回了个白眼,一副“你就自作自受吧”的摸样。


    那位Pepper小姐一边用着柔和的语调,一边转向身旁的Steve。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制定计划。”她柔声问道。


    Steve坚定的回答着对方。


    “现在。”他说道。








    Tony环顾着这个新租来的办公室。


    中心地段,高层,从窗外就能看到不远处的纽约时代广场的广告牌,明亮且宽敞,金属灰的简明装修风格,还挺衬他今天的黑色西装的。


    Tony在书柜上的玻璃的倒影中正了正自己的领带,接着在看到倒影中自己如临大敌的神情时,像是有些嫌弃自己一般,他低下头嘲笑着自己的小题大做。


    而让他如此需要精心的筹备全是因为:

    一场拍卖会被神秘的卖家而搞砸了。


    那场拍卖会中竞售的绝境病毒本应买给Sterling小姐,那位五十多岁依然风韵犹存的贵妇,虽然早年就失去了她的丈夫,但她好善乐施和慷慨友好的秉性在富人的圈中一直都是相当有名望的。


    当然了,那位Sterling小姐也有些不为人知的小癖好,比如说,供养着一大批的盗猎分子用于她见不得光的皮毛生意,以及私底下牵扯着广布半个美国内地的色情产业。


    这位Sterling小姐有着远胜于她丈夫的经营能力,那位丈夫随波逐流的投资风格让他的公司几度濒临破产。而如今,Sterling先生的遗产在这位天才运营者的努力下番了许多番,这些资产甚至可以容忍即使将来再出现三个Sterling先生,这曾经飘摇过的公司,如今也能顺利的运作下去。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Sterling小姐会想要杀掉那位愚蠢无能的丈夫,用毒酒铺开自己光明的畅途。


    从某种角度来讲,Sterling小姐也是一名与他相似,并且值得钦佩的女性。

    而这也是他将对方列上了自己的客户名单的原因。


    只是可惜今天这场设计完美的拍卖会还是出了岔子,那本应该在激烈角逐中最后落入Sterling小姐囊中的绝境病毒使用权,那所剩不多的使用权,被一个忽如其来的神秘买家以2亿美元的夸诞出价,给半路拦截了。


    这个价格就算是对于Tony经常面对的销售群体来说,也太过于夸张了,他带着一如既往的谨慎,在和客户见面之前做了点功课。


    当他层层追查,最后落到了Stark工业的账户时,只觉得十分欣慰,长舒一口气。


    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隐约的想到,背后的买家会是Pepper了。


    Tony转过身,将桌上的小摆件正了正,摆件上悬挂的金属杠在这动作中开始运作了起来。


    他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如此紧张。


    也许是许久未见,不希望给对方留下自己过于落魄的印象?或者是他想要假装自己和以前没有区别,以期得到和从前不会相差太多的待遇?


    这些噪扰的念头在他脑子里转着,就像是那个不断转动的摆件一般,终于让Tony无法忍受的,他将那个小摆件猛地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就在他不甘心的踢了一脚那垃圾桶,并且发出巨大的响声时,Pepper走进了房间。


    “不喜欢那个垃圾桶?”


    对方走进来时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这让Tony叹了口气,不由的感叹他白白浪费的,那些用于形象塑造的时间。


    他转过身,那些开脱的俏皮话在看到对方时骤的飘走了,就像是狂风下的碎纸片,他紧紧的盯着对方漂亮的绿眼睛,什么话都说不出。


    过了好一阵的,他在胸前交叉着手臂,好像这能给他力量似的。

    终于,他发出了声响。


    “坐吧。”Tony指了指面前的椅子。


    对方则也毫不推脱的坐了上去。


    “西装不错,”


    她用眼神比了比Tony的衣服,笑着说道,“看来你现在确实不太需要我了。”


    Pepper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会有细小的纹路,这让那笑看起来更加亲切了,Tony有些失神于那些熟悉纹路,他低下头抽了抽鼻子。


    “看起来是,”他咧开嘴,朝着对方扯出一个笑容。


    “我现在能照顾好自己了。”


    “坐下吧,”她柔声的说道,“你现在可不是我的老板了,Tony,别搞得这么紧巴巴的。”


    他脸上的笑容在那声“Tony”响起的时候变得柔和了些,像是笑容本来的样子,他坐了下来,抬着头看向对方。


    “说的好像你以前会把我当老板来尊敬似得,”他有些埋怨的说。


    “我把你当朋友来尊敬,Tony,现在也是,”Pepper将手撑在桌上,身体微微前倾着,她的眼神十分诚恳。


    “停下来吧,Tony。”她说。


    在以前的日子里,Pepper很多次的说过这个,在面对她固执的老板时。


    比如对方想买不值当的艺术画,比如决心要关闭利润巨大的武器部,比如突发奇想要制造用于战斗的机械盔甲,比如突然想要给自己找个“超级英雄”的业余职业,比如跑去遥远的西伯利亚测试自己的盔甲。


    这些固执的后果各不相同。

    那画现在还挂在Stark大厦的一角——虽然还是不值钱;武器部已经被关闭,他们的清洁能源研发部门绩效很好;Tony Stark确实造出了一身完美的金属盔甲。


    但是他成为了与超级英雄截然相反的东西,而且当Tony消失在西伯利亚一个多月,重新回到Stark大厦时,他用那件本来应该帮助他人的盔甲杀死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多疯狂啊。


    Pepper承认,说她不生气是假的。

    即使那个再次出现的保镖——现在是美国队长——向她解释了发生在对方身上的一切,可是那些近乎酸楚的怨愤并没有消失。


    因为她是看着那灾难发生的见证人。


    她亲眼见证了那个杀死Jarvis的凶手为了他自己的固执己见付出了怎样的代价,而她却是最后收拾这所有的烂摊子的那个人。

    她尝试着维护着一团乱麻的公司,她安排了Jarvis的葬礼,并且努力让自己在演讲的时候不要泣不成声,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甚至都没有出现。


    说不生气是假的,在那个阴雨绵绵的下葬日,Tony Stark甚至都没有出现在葬礼的现场。


    而且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Pepper守着那个叫做Stark大厦的巨大坟墓,那坟墓里住着两个人。


    “停下来吧,”她说。


    “把我认识的那个Tony还回来吧,求你了。”


    Tony看着面前久违的友人,对方绿色的眼眸中是全然的悲切,那悲切让他忽然的生出些愧疚感,仿佛他是占据着别人躯体的恶魔,仿佛他是个凶手,将Tony Stark的原本的灵魂给扯碎了,再安然的住进了这驱壳中。


    这让他很想回答对方:我就是那个Tony。


    我有着和他一样的名字,和他一样的外表,我们还有着同样的喜好。而且,Pepper,我甚至还找回了以前的记忆,我几乎就是那个人了。


    可是在开口想要反驳那个瞬间,他自己都无法再相信那些话了。


    所以,“不。”他回答着,接着又重复了一遍。


    “不。”


    “Pepper,你走吧,我不认为你需要绝境病毒,你已经够完美了。”


    Tony猜他那精湛的,足以骗过自己的演技也能够骗过对方,因为当他换上那副不可一世的嘲笑脸后,Pepper眼中的悲切变了摸样,就像她将那悲切放在磨石狠狠的擦拭过,变成坚定的,闪着硬冷光芒的战意。


“我可是付了钱的,Tony,你没办法拒绝我。”


    就像是拔起了石中剑的勇士,昂扬着头,面对着恶龙。


    为什么不呢,Tony在心里给对方鼓了掌,我现在几乎就是个不错的演员了,能拿奥斯卡的那种。

    等等我应该去汉堡王好好吃一餐,庆祝我的奥斯卡。


    “谢谢关心,Pepper,我会找个好律师的。”


    Tony站起身,用手掌朝门那比了比,那是相当有礼貌的逐客令。


    “很高兴见到你。”他说道。


    勇士挑着眼角说道。


    “我花两亿可不是只为了见你一面的,Tony。”


    这让穿着西装的小胡子男人难以抑制心中的愉悦笑了起来,他是发自内心的开心着,即使过了这么久,他们还是能如此棋逢对手的对抗着,仿佛时间并没有风化他们的互相摔打的友情。


    “当然不会,”


    他笑着说道,“你肯定给我带了礼物。”


    仿佛特地为了满足他的期待一般的,办公室的大门以相当神盾局的方式大开。

    和门一起同时到来的还有装备齐整的神盾局小队以及身后一群的神盾局特工。他们气势凶猛的攥紧了手中的武器,连带着大门落地的声响。


    他们像是走上战场的战士们,而那门发出铁骨铮铮的轰鸣为他们的战争送行。






















解释一下关于小辣椒为什么会选择阻止铁罐。


就像在白罐的漫画里,小辣椒会是出手阻止铁罐的那个。

我个人对于小辣椒的理解是她是钢铁侠这个意义象征中,更为坚定更为纯粹的善的力量。就和Cap一样,拥有灯塔的作用。


并不是说铁罐本身不够坚定,而是他自己的心理问题会导致在某些时候,他会做出更为偏执的选择。更何况,九头蛇给这个绝境罐留下的任务目标设定其实仍然在影响他。


所以目睹了铁罐杀死老贾的小辣椒会选择阻止这个绝境罐。

事实上,如果绝境之前的铁罐存在于这个时间线,他也会选择阻止这个j绝境罐,并且竭尽全力的。


顺便分享一首自己认为听过的歌里,最为贴切内战盾铁的歌,第一次听到时几乎被震撼到了。

No Light! No Light!-Florence and the Machine


以及下章发糖,不甜不要钱,冬哥…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3 )

评论 ( 86 )
热度 ( 4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