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盾铁】有神论者(NC-17,黑化铁警告,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私心想看到黑化绝境铁重洗脑冬兵,“你特么就是老子的master吗”这种。


    简介:神盾局在追查一个自称“Iron man”,残忍剿杀黑帮的恶徒时,却发现了队长追查已久的冬日战士,这让整个神盾局小队都提起十二分精神,追捕那个家伙。


    而队长不知道的是,他和这个恶徒曾经因为“绝境病毒”而结识,又因为九头蛇的阴谋而互相忘记。




    警告:1、绝境设定更改 2、黑化铁 3、因为回忆的部分很多,为区分加了下划线 4、因为现在人变懒了,就懒得加下划线了


    Tip:真的,冬哥真的出场了,我没有骗人


【十六】



    盔甲里的Tony带着惊讶混合着别的情绪的,十分复杂的表情,他的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声音。就在Steve以为对方要僵硬成一尊大雪中的冰雕时,Tony终于做出反应。


    他合上了面甲,退后了两步,让他们恢复到一个相当安全的距离。


    “我知道了。”


    Tony挠了挠头,这个动作因为他身上的战甲而发出了不太悦耳的声响。


    “是要往那边走吗?”他看向之前Steve走去的方向,“我可以抱……带着你飞过去。”


    这些动作是源自于自我保护的机制。这让Steve用手了指着另一个位置,然后张开双臂,他歪了歪头,冲着对方带面甲的脸笑了笑。


    对方犹豫了着,“你转过去,”他闷声冲着Steve说道,“这样不方便。”


    比起Tony的犹豫,Steve的姿态要大方的多,他耸了耸肩,干脆的转过了身。


    “我们走吧,Tony。”他说道。


    机械战甲的飞行比Steve想象还要平稳的多,他们在树林间穿梭,却轻巧的仿佛掠飞的鸟类一般,最后在到达目的地,他们降落下来时,Steve还有些怀念Tony胸口的那个特等座。


    基地门口有小股的巡逻士兵,Steve粗略的看了一下,有七人,右边两人拥有重武器,


     “Tony,等下我负责右……”


    他回过头的准备和身后的家伙安排战术,一枚微型导弹在那门口炸开,伴随着焦黑的浓烟,那门和守卫都零散的落在厚重的雪上。


     “不是我干的。”


    始作俑者恬不知耻的快速回答道,接着仿佛特地为了反驳自己一般,那机械战甲的肩膀上收起了那发射器。


    Steve只能叹息着,朝那开好的洞口走去。


    接下来的战斗就变得十分微妙了,几乎在敌人刚刚出现的瞬间,Steve身后那个叫做“Iron Man”的战争机器都会用他的光炮以及各式各样的武器将那些敌人瞬间击倒或者炸晕。


    虽然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基地的防守弱的有些异常,但这仍然这让一旁的Steve无奈的同时,还有带着对于自己的质疑。


    “我只是有点紧张,条件反射。”


    Tony是这么解释自己的瞬间开火的,但Steve甚至都不用看到对方的表情都知道,这完全就是激动。

    他像是享受于电子游戏的玩家,以炫耀的方式,当成游戏一般的参与其中。


    这也就是Steve所担忧的,Tony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战争的意义,他很有可能因为大意而受伤。


    “这个基地比我想象的要空啊。”


    连新手Tony都开始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他带着疑惑和警觉的语气,却在看到放着电脑的数据库时迅速的催动着飞行稳流器朝那控制端走去。


    电脑还在运行着,房间内巨大的机箱轰鸣的显示着电脑中运行的绝对不是简单的东西,只是做个九头蛇经济支出年度报表的话,是不会需要这么强大的运算能力的。


    “我来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Tony收起了面甲,带着机甲的手指在键盘上点动着。他在看到屏幕上的内容时,瞬间变成了一种震惊的神色。


    这让在一旁观察敌人动向的Steve也走到了屏幕前。


    “发现了什么?”他问道,那问题在看清屏幕上的字母时,得到了回答。


    界面上密密麻麻的运转着代码和资料,像是拥挤的人群一样,在电子的显示屏中蜂拥的滚动着,但即使如此,“Extremis”这个足够醒目的字眼还是足够表达出这数据的内容。


    “这是绝境病毒的初始代码,”


    Tony抽了抽鼻子,快速的说道,“我在哪见过这个,非常天才的想法,令人印象深刻。”


    “拷下这数据我们就可以走了。”Steve在一旁说道,他拿出了数据储存器。


    虽然他此行的目的绝不只是绝境病毒,可是透着的诡异的基地还是让Steve想要快点离开,那些零散的士兵简直像是引路人一般,将他们指向这个房间,没有比这更像圈套的圈套了。


    不知道神盾局到底被渗透到了何种程度,Steve心里暗自打起了鼓。


    “别这么鲁莽,大兵,这个电脑事先留下了保护程序,储存器放进去我们就等着被炸成烟花吧。”


    Tony压低了语调的说道,可惜他说的内容却丝毫没有一丝要低调的意味。


    “还好你身边有个天才科学家,Steve,再给我十秒。 ”


    盔甲里的科学家紧紧的盯着屏幕,在一阵短暂的沉默后,他看向了Steve,“我明白了,走吧。”


    这让Steve盯着对方,他在稍微愣住了一会后才从Tony的眼神里看出“我明白了”的意思:我已经明白这玩意是怎么运作的了,现在收起你的储存器,让我们赶快走吧。


    如果聪明能换成金钱的话,Tony肯定是亿万富翁,Steve想着。

    不对,他好像已经是亿万富翁了。


    在他们飞过庞杂繁琐的走道时,Tony开口问道。


    “就这么一个任务吗?”


    他的脸上是全然的不解,“有点太简单了吧。”


    “事实上还有一个目标,”Steve警惕的观察者周围的情况。


    这个回答让半空中的Tony瞬间停下了飞行器,他降落在空荡的基地内,飘着雪的大门口此时就在他们20米远的地方。

    他收起了面甲,用颇具威胁的眼神盯着Steve。


    “为什么我们不一起完成了?”他说。


    那张包裹在机械盔甲中的脸将“你特么敢再说一句担心我受伤之类的蠢话我就打爆你的鼻子”表露无遗。


    “他是上次用枪打伤你的人,”


    犹豫了一会后,Steve还是决定说出来,“我不确定你会不会想见他,Tony,他就是我那个战友。”


    对方换上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摸样,在一阵眼神的转动中,那了然迅速的再次变成了疑惑。


    “他是那种很在意朋友交了新朋友的类型?”


    他皱着眉头问向Steve,“占有欲很强的那种类型?”


    Tony说这话的方式可是相当的委婉,Steve甚至花了几秒钟才理解这话的意思。


    “不,Tony,他只是被九头蛇洗脑了。”Steve甚至有些忍不住的笑出声。

    这笑这可真对不起老伙计Bucky,他想着。


   盔甲里的人也被他感染,歪着脑袋,语气放松了不少。


    “那我们为什么不把他找回来呢。”Tony翘着嘴角说道,“说起来,他叫什么名字来着?我还要找他赔偿医疗费呢。”


    “可是这里太像是个圈套了,Tony。”


    Steve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却开始从倒地的九头蛇士兵身上搜着弹药。


    他们不远处的门口此时正在洋洋洒洒的落着大学,仿佛是戏剧开始前的大幕,带着悲凉的美感。


    “得了吧,Steve,我们已经在圈套里了,”


    盔甲里的人挑了挑眉,“不搅个天翻地覆也不可能出的去。”


    这倒是个实话,Steve不得不的赞同到,门外婆娑的大雪落声中夹杂着细小的人声和枪械清理的声响,还有履带压过雪层的响声。


    “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来着?”


    Tony捡起了掉在一旁的九头蛇通讯器,“还有长啥样?”


    Steve谨慎的踱着步子,小心的从门口雪地上的迷彩中分辨敌方的火力和兵种。


    “Bucky,Bucky Barnes,他有一只金属的手臂,上面有带颗五角星。”他回过头,看向拿着通讯器的Tony,“为什么这么问?”


    “你们这些老冰棍还真是爱国。”


    Tony撇了撇嘴,带上了些嫌弃的语气,然后他低下头,将通讯器的频道打开。


    “Bucky Barnes小朋友,Bucky小朋友,你的朋友和债主此刻正在前台等你。“


    Steve目瞪口呆的看着此时一脸玩味的Tony,那戏谑的语气顿了顿,然后像是失去了耐心一般的。


    “请走失的Bucky小朋友,没错,就是你肩膀上带个星的,快点给我过来,”


    “别让我等你等太久了。 ”


    然后他中断了通讯,带着得意洋洋的神情,晃着手里的方形机械。


    “左边你的,右边我的。”


    他快速的说着,紧接着瞬间合上了面甲,朝着门口发射了一枚来自于手臂的的导弹。


    Steve也在此刻配合的抓住了对方的手臂,他们几乎是以和导弹同样的速度,在那枚火热的能量爆炸中的掩护中,将九头蛇恭候多的埋伏破开一个口子。


    他们以互相保护着对方后背的方式,从那个口子开始向外击退着敌人。

    九头蛇确实准备了不少重型的武器,但是第一次导弹发射的混乱,已经让敌人浪费了不少的弹药,再加上无师自通的Tony用他剩余的炮弹优先解决了那些危险的大型枪械。


    此刻他们所需要防备的,更多的是子弹和拳头而不是冒着火焰的炮弹和火箭弹了。


    起初他们的配合还有些生涩,但是很快就像经过了多年训练般熟练了。


    “八点钟方向,Tony。”


    对方转身朝着他的盾牌发了一记能量炮,那道耀眼的蓝光在金属面上弹动着,击倒了八点钟方向的两个敌人。


    “你们这些大兵连报方向都这么无趣么?”Tony边用手里的斥力炮轰向一旁的敌人。


    “就不能说,小心你世界第一棒的左屁股么?”


    虽然现在战况胶着,Steve还是没忍住的在用拳头和盾牌击倒敌人的同时,笑出了声。


    “左屁股的范围很大,Tony,这太笼统了。“


    他用盾牌弹开个手榴弹的同时,一边抽空看了眼机甲的左屁股。

    嗯,这个机甲的曲线设计相当的Tony Stark。


    “而且Bucky可没有我这么古板,”


    他补充道,“他就像是没什么钱的布鲁克林版的你,Tony。”


    穿着战甲的男人猛地用斥力炮打倒的巨木,压垮了一片的九头蛇士兵,他转过头来,用没有表情的面甲“看”向Steve。


    “这话什么意思?”他说着,语气相当严肃。


    “他也很喜欢社交活动,派对,酒吧什么的,”Steve在挥拳的空隙时不时的转头看向对方,“女孩都爱他。”


    “Steve,如果我们这活下来,我就请他喝酒。”


    Tony的语调中带着某种假装出来的随意感,他的飞行稳流器加大了功率,这让他开始浮在半空中。


    “这里也太冷了,”他解释道,“我觉得我得生个火。”


    他甚至没有来得及让Steve问出问题,就飞到半空中,向下加速,快速的略过之前被炮火打残的越野车。他拎着车头上的横杠,在飞行器急速运转的声响中,将那车整个的拎起,接着狠狠的摔在了九头蛇士兵的人堆中,顺便再补上了一发燃烧弹。


    飞来的重物混合着燃烧的汽油,在落地时几乎变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着的、威力巨大的火球,这让底下防备不及的敌人们瞬间被打散。


    原本吵闹嘈杂的积雪林地在这些炮弹的洗礼下,瞬间变得安静了起来,只剩下在地上翻滚呻吟着的敌人和吉普车残骸燃烧的声响。


    然而这冰雪裹着的林地还没能安静上两分钟,紧接着的,伴随着脚步声和雪层被轧过的声响,更多的士兵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同时出现的还有十多辆扛着巨大炮口的坦克,他们从各个山头涌现着,向他们的方向缓缓的碾压过来。


    Steve稍微为此讶异了一会,但是旋即又想到这也是情理之中。


    这是个精心布下的局,从他去Stark工业卧底时就开始了。


    他转过头,有些愧疚的看向身旁的年轻富翁,但是对方在他开口之前就先一步的出声打断了。


    “我说了我能够为自己的决定负责,Steve,”


    Tony弹起了面甲,看向Steve,“所以收起你嘴边的话,赶快想些别的。”


    “想些别的?”


    “你知道的,诀别语啊,之类的。”


    他的笑容中带着些微的苦涩,“机甲的系统提示我们已经被瞄准了。”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一架直升飞机出现在不远处的山头上,印证着Tony的话。


    而在为首的飞机上驾驶座里的毫无疑问就是冬日战士Bucky Barnes,紧接着的是更多的直升飞机,它们掀起着气浪跨过高大的树顶,向他们所处的位置包围着。


    “看,我们找到你的Bucky了,”


    Tony用手拍了拍Steve的肩膀,“不过他不像是会和我们一起喝酒的样子。”


    大雪像是没有尽头般的落下,Steve转头就能看到他身旁的战友。

    Tony不是一个战士,可是此时他们却在并肩作战着,冰白的雪花落在对方金红色的战甲上。这战甲意外的很适合Tony,昂贵的西装不足以承载他烧的透亮的灵魂,但是钢铁能够。


    Steve看着对方带笑的眼睛。


    “Tony,我很高兴,如果这是我的最后一刻,至少我和你在一起。”


    我很高兴此时你在我肩旁的地方,没有争执也没有误解。

    我们带着各自的武器战斗在这纷飞散落的大雪中,好像那些冰雪中的七十年都是为了这一刻般。


    他以为Tony会在听到后惊讶他不合时宜的喜悦,但是对方却只是回以畅怀之笑,Tony合上了他的面甲,他用手掌的光炮朝向面前的敌人。


    “我很荣幸,Captain American。”


    伴随着斥力炮充能的声音,他战甲上的发射器弹出弹头,光炮也随着一同发动。


    Steve甩手将那盾上的落雪抖去,然后握在臂侧。


    “我也是,Iron Man。”他低声说道。


    几乎是在他们移动身型的瞬间,一颗火力强劲的机载导弹无法逃脱的极致速度向他们飞来,Steve只来得及用盾牌护住他们身前的位置,但是巨大的热浪和冲击波仍然让他们瞬间被击飞。


    Steve运气很好的落在一片雪地里,但是Tony就没那么幸运了,他重重的摔在了身后的立石上,虽然有装甲的保护,那声令人耳鸣的金属撞击声还是显示着力道之大。


    Steve揉了揉因撞击而模糊的眼睛,他摇晃着身子,尝试着将自己从雪堆中拔出,同时他看向了Tony,对方正此时沉沉的栽在雪地里,装甲上凹陷的痕迹和冒着火花的飞行稳流器显示着受损的情况。


    发动机声响越来越近了,直升飞机卷动着树林间的积雪,雪粒伴随着强劲的风从他脸上锋利的刮过。


    Steve眯着眼睛的想要站起,但是又一枚导弹在他们身旁炸开,厚重的雪混合着泥土扬起一片灰白相交尘幕,他只觉得自己又一次的被气浪吹起,再重重的摔回,这次他没有那么好运了,他迎面的撞上了坚硬冰冷的木桩。


    他努力的看向Tony的方向,在他模糊的视野中,Tony金红色的身影此时正半埋在雪里。

    为首是红骷髅,跟在后面的一小波九头蛇士兵朝昏迷的年轻富翁走去,Steve艰难的转动眼球,当然了,此时的他也有着相同的待遇,小队的士兵扛着枪谨慎的向他走来。


    而他僵痛的身体什么都干不了,甚至只能勉强的动动手指头。

    握着盾牌的那只手无遗是骨折了,口腔里的血腥味和剧透的胸口代表着可能他肋骨也断了,噢,还有锁骨。


    Steve喘息着侧过身子,在他不远处的金红色战甲此时像是失去了生命般的,失去了所有的光亮,半掩在雪中。


    他鸣着轰声的耳膜听不清那些红骷髅在说什么,但显然Tony才是更重要的那个目标,一些士兵在命令下走近失去意识的战甲驾驶员,为首的就是他的老朋友Bucky,对方金属的手臂闪着灰白的冷光。


    九头蛇的士兵们带着些尖锐的工具,似乎是想要就地破开这层硬壳,将里面毫无抵抗力的科学家——他们真正的目标——刨出。


    忽然的,他嗡嗡作响的脑子明白了。

    绝境病毒指向Tony并不是情报失误也不是误会,因为Tony Stark并不是已经参与其中的制造者,而是九头蛇的目标。


    一个拥有资产、地位、人脉、以及无限的创造力的亿万富翁,没有比这更好的目标了。


    Steve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尝试着在九头蛇士兵的包围中站起来。

    可惜他的第一次挥拳就在眩晕中落空,接着一记来自后脑的重击,让他再次倒在了雪地里。


    Steve艰难的撑着眼皮,冬日战士用手臂扯开战甲,将战甲内的Tony拖出来的场景,是在他在陷入无力抵抗的黑暗前,最后出现在视网膜中画面。





    “所以你知道,对吧。”


    Steve看着红发的队友,他的语气中带着些责问。


    当他从幻觉中醒来时,最后那残忍的画面像是刻在他的眼幕中一般,无论如何努力都挥之不去。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透明墙壁破碎的画面并没有真正发生,Loki此时还好端端的呆在监狱里,他带着看戏的坏笑望向前方边对峙着,边快步离开的神盾局队员们。


    “我只知道你去了Stark身边当卧底,”


    Natasha抬着头看向对方,眼里全是愧疚和担忧。


    “九头蛇渗透了我们的机构,一切都变得很混乱,当时发生了很多事情,Steve,我们都只是挣扎求生罢了。“


    的确,Steve昏睡在九头蛇基地的那两年中发生了很多的事情。


    他在神盾局的救援中醒来后,Natasha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所有的事。包括Fury通过假死保全机构,以及神盾局在生死一线中阻止了九头蛇的洞察计划,他也非常遗憾自己没能参与进这场战斗。


    但是现在看来,是几乎“毫无保留”的。


    “我们尝试过搜救他,但是像你知道的那样,我们在两年后才找到了那个隐蔽的基地,找到了你。“


    “在这期间他就像一个鬼影,我们试着追踪他,但是每次赶到时只能看到尸体,黑帮、武器贩子、九头蛇,他在到处猎杀那些和他哪怕只有一丝恩怨的家伙,并且乐此不疲。”


    “所幸的是他没有站在九头蛇那边,所以我们也没有再试图调配所剩无几的资源,用来处理他。”


    处理?

    Steve一言不发的听着对方的诉求,这些看似情理之中的话语,却让他心里涌上了些愤怒和悲凉。


    在他看来,让Tony走上这一步的,唯一称得上是过错的,大概就是太过于骄傲。


    可是你又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呢?Steve带着苦涩的笑容着诘问自己。

    不久之前,你不是也以为Tony Stark是个杀人为乐的疯子,借着不知道从哪个魔鬼手里抢来的力量,肆意妄为吗?


    “Steve,他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Tony了,”


    “他甚至是九头蛇洞察计划的设备之一,只不过九头蛇失去了对他的控制。”


    红发特工长叹着说道,她的脸上带着Steve以前从没见过的担忧,甚至在纽约大战中陷入苦战时,她的脸上都不曾有过那种担忧。


    “我们找到你的时候,Cap,整个九头蛇基地只剩下冰冻区的还有活着的人了。“


    “他杀了所有的人,那个基地里的,甚至是无辜的人质。”


    “Tony Stark现在就是一台失控的机器,我们除了阻止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他们在这谈话中临近了客厅,电视机的声音从走廊的尽头传来,隐约的能听到新闻频道的主播正在激动的介绍即将到来的重量级嘉宾,已经承认自己就是Iron Man的Tony Stark。

    那主播用上了不少的溢美之词,虽然那些词句也许只是曲意的奉承,却让Steve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每个人的形容都带着截然不同的腔调:拯救城市的英雄、怀着希望的科学家、失控的杀人机器、徒有其表的富豪。仿佛他们所看的根本就不是同一个,或者说,他们所看到的那个人,是混合了着这所有的、冰火交融的特质。


    当Steve和Natasha出现大厅时,电视机前的其他队员齐刷刷的看向了他们。虽然他们尝试着压抑着眼神中的担忧,Steve还是能看出来那些自于战友间的,关怀的忧虑。


    “今天可能是新闻频道收视率最高的一天了,”Sam开口说道,“Cap,你不和我们一起看么?”


    Steve刚想开口,衣兜中来自于手机的震动和铃响打断了他。那手机的屏幕上提醒着的新信息。


“有没有空,出来和我谈谈吧,空想酒吧。”

    而落款的位置写着:Bucky


    这还真的挺令人惊讶的,Steve想着。


    不过也是,我们早就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所有回忆杀到此就都结束了。


盾铁没有止于误会或者嫌隙,他们相互信任、并肩作战,看起来未来一片美好,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但是没有时间了,所以一切戛然而止。


不好意思搞了个预告欺诈,说是冬哥出场结果……哈哈哈哈~~~~

但是下一章冬哥是真的要出场,以及两个老冰棍也要见面了。






评论 ( 108 )
热度 ( 4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