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盾铁】有神论者(NC-17,黑化铁警告,第六章)

【第六章】私心想看到黑化绝境铁重洗脑冬兵,“你特么就是老子的master吗”这种。


    简介:神盾局在追查一个自称“Iron man”,残忍剿杀黑帮的恶徒时,却发现了队长追查已久的冬日战士,这让整个神盾局小队都提起十二分精神,追捕那个家伙。


    而队长不知道的是,他和这个恶徒曾经因为“绝境病毒”而结识,又因为九头蛇的阴谋而互相忘记。




    警告:1、绝境设定更改 2、黑化铁 3、因为回忆的部分很多,为区分加了下划线


    Tip:基神和老贾友情出演,这章不谈恋爱,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七】


    德国今天的天气还算晴朗,夕阳暖暖的挂在靠着地平线的位置,橘暖的光线斜的照在斯图加特酒店的墙壁上,却无法照进这个房间,


    Tony在一片黑暗中盯着唯一的光亮——那个电视。


    他的手指微张着举着那杯红酒,电视的画面在他眨眼间放大。


    那个放着盒子的空房间里此时空无一人,直到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外打破了玻璃,带着飞溅的碎玻璃,第一个赶到了。

    那是Bucky,不愧是我的士兵。


    他的嘴角扬起了骄傲的笑容,从外墙赶路总是最快的,聪明的家伙。


    在Bucky将身上的枪械都拿出来,摆好架势后,一扇房门骤的飞进了房间的中央,带起一片腾扬的灰尘。

    那是神盾局那群气势汹汹的家伙来了。


    为首自然是团队领袖Steve,领袖此刻正在惊异着面前的景象,显然挚友Bucky的出现让他有些慌了手脚。


    接着是拿着弓箭的男人,带着骚气的基佬紫墨镜,这让Tony在心里给对方的审美点了个赞。

    最后的是红头发的女子,这个家伙可不好对付,Tony脑内浮现出的一大串的资料正在提醒他,这个女人可谓是“战果累累”。


    为首的领袖此刻放下了进攻的架势,他架着盾牌,嘴唇动了动,似乎正在与房间里的那个唯一的外人——冬日战士交涉着,Bucky也在皱着眉头回答对方。


    但是由于房间里没装录音设备,Steve说了什么此时只能在脑海中想象了。


    Tony突然玩心大起,他压着嘴角想要溢出来的笑,清了清嗓子,装出副低沉的嗓音。


    “Bucky,你还记得我吗?我是你的Steve啊!”


    “噢,Steve,你怎么现在才找到我,我都等你好久了。”这次他用上了尖一些的声音,


    “我发誓,Bucky,我一直特别努力的找你,都怪那个叫做‘Iron man’的可恶的家伙,现在我找到你了,快和我回家吧!“


    “我可不能这么轻易的和你回家,Steve,因为我爱上了……”


    Tony脸上的笑容在骤的僵在了脸上,接着仿佛被清水冲走的颜料一般,他的笑容消失在了脸上。


    “因为我爱上了……”


    他小声的念叨着,声音里莫名的带着阻涩的语调。

    脑子里的情绪管理程序又开始尖叫,不断的弹出运行错误的提示。


    “我得说,凡人,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愚蠢。”


    静默的空气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声音,带着天然的混响和伦敦口音,Tony不用回头都知道那是谁来了。


    “你真的以为我会像那群猴子一样,跑去找那个假魔方?你居然想欺骗骗术之神?!”


    好吧,听起来小鹿斑比可生气了。


    Tony低下头,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转身,看向房间中间里骤然冒出的邪神Loki,他朝对方扔了个友好的笑容。


    “我可是个商人。”


    他为自己开解道,“你知不知道那些在华尔街工作的,我的商人同类们,他们能把你骗的裤衩都不剩。“Tony朝握着闪光棒的Loki点着头强调着,”是真的,裤衩子都不会给你剩下。“


    顶着长角的邪神更生气了,Tony几乎都要以为会有蒸汽从那个角尖上冒出来。


    邪神恶狠狠的用灰蓝色的双眸盯着他,然后挥动手中的权杖,几乎是在一瞬间,蓝色的光炮顺权杖的尖端朝Tony身上袭来,带着沉重的力道,将小个子整个的弹飞到墙壁上,碎落的石块和灰尘因此而被扬起,飞散在空中。


    “好吧,你的光炮挺带劲的。”


    一个懒散的声音从飞扬的尘土中传来。


    Tony扒住了身旁的砖块,带着银亮色的机械盔甲,缓慢且有力的将自己从镶嵌着的墙壁中拔了出来。

    他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脖子,带着讥嘲的笑容看向房间内的邪神,银灰的机械盔甲上镶嵌着蓝色的亮点,如同此时他闪着光的眼睛。


    他举起了手臂,全身的机械光芒瞬间变成红色。伴随着斥力炮充能的响声,能量叫嚣着破开空气,直直的击中了站着的邪神。


    再又一次的墙体破裂中,Tony将“被炮打飞到墙壁上”的尊贵待遇完璧归赵的送了回去。


    “我的也挺棒的,对吧,”他用手随意的拨动着眼前飞扬的灰尘。


    “我还没打过神呢。”


    他穿过那片烟雾,双手朝前,盔甲上所有的导弹和激光炮此刻都从机械中弹出,发出涡轮转动的声响,瞄准着朝向跌坐在地上的邪神,他歪了歪脑袋。


    “火力警告,Loki,你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对付嘛。”


    邪神抬着头,脸上带着让Tony有些不安的邪恶笑容,他举起双手做出一副投降的姿势。


    “你确实有一个坚硬的盔甲,Stark,”带着伦敦口音的邪神优雅的说道。


    “但是?”


    Tony微笑着接过了他的话头。


    邪神的影像仿佛为了印证Tony的不安一般,忽然的闪烁模糊了起来,在Tony才刚刚意识到事情不妙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伴随着声音而来的是再次掐住他脖子的,邪神的手指。


    “但是你的内心不堪一击。”


    Loki的话语在Tony的耳边响起,仿佛带着深谷的回音一般,不断的在他的耳边回响着放大,Tony几乎要以为他的耳膜会因为这巨声而剧痛的炸裂了。

而更糟糕的却在后面,邪神的另一只手掌放在了他的额头上,拇指和中指对着他的太阳穴。


    这肯定不会好受。


    一道绿色的游光交缠着从那手指钻进了他的脑子里,几乎是立刻的,尖锐且痛苦的喊叫从Tony的喉咙里洪水般的涌出。

    那些惨叫甚至盖过了此刻在他耳边近乎轰炸般回响的,邪神的话语。


    在Tony被拽入凄厉的幻境之前,他只能在心底最后一次想到。

    太大意了,我真不应该把宇宙魔方随便藏在床底下的。













    我是谁?


Extremis系统正在运行…………

自动检查运行状况…………

Extremis系统运行正常…………

正在载入任务目标…………

任务目标载入完毕…………

正在启用远程管理员控制权限……

控制权限启用成功……


    我是谁?


加载附加程序……

Bleeding edge.exe正在安装……

Bleeding edge.exe安装成功……


Bleeding edge.exe启动成功…………

自动搜索可连接信号…………

搜索到设备Bleeding edge正在连接…………

连接成功…………


    我是谁?


正在处理自我认知障碍……

处理中……


执行设备:绝境1.0试验活体7号

任务进程:正在执行

任务目标:清除  Edwin Jarvis  Pepper Potts

设备状态:设备拒绝执行 自我认知出现异常 Extremis系统的稳定性遭到损坏

是否终止执行?



启用远程管理员控制权限…………

启用强制执行模式…………


程序启用成功…………

正在执行…………



    我是谁?


    他在一片混沌中醒来,身躯沉重,头脑空白。

    信息流带着刺痛穿过神经元,浮现在他的视网膜上。

    那是一些意义不明的语句,程序启动,目标执行,那些语句横兀在他的脑子里,重复着滚动,让他痛苦不堪。


    我肯定忘记了什么


    眼前的黑暗消退,他看清了面前的东西。

    呼啸而过的气流和蒸汽,他在半空中移动,风速、武器储备、发动机运转状况等一系列的数据浮现在他眼前。


    我在一架飞机里。


    可是我怎么可能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却知道这是发动机的数据?

    也许我就是一架飞机,也许我根本就不是人。

    好吧,我就是飞机


测试右翼发动机


    伴随着机械转动和涡轮机的声响,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金属包裹的物体,信息流传过,这个形状:人的手掌。


    所以我不是飞机,我还有手,我是人,这太棒了。

    不管是什么做的人,起码我不用在肚子里装哭闹的小孩和人类的呕吐物了。


已到达任务目标所在地…………

正在降落…………


    他的面前出现了这样一行指令,身体也自然而然的跟着这个指令转动,信息流穿过他的大脑,联通着飞行器,在设定完成后,他随着高度指示器数据的减少,向下降落着陆。


    他的面前出现了一栋大厦,长的很奇怪的大厦,歪着身子有个尖,上面标着“STARK”的字眼。

    这可真丑,他想着,向前飞行,减少斥力飞行器功率。


    他降落在了大厦的平台上。

    要去哪?他这样想着,身体却仿佛有自我意识般向前走动。


    我可能真的是个机器人,还带遥控器的那种。


    在穿过入口处的玻璃门时,一阵扫描的光从而下的划过他的身体,然后伴随绿灯的亮起,门被打开了,他向前走着。

    “Tony。”有个声音从他侧面传来,他看向那个声音。


    是个胡子比头发多的中年男人,这是谁?

    信息流在视网膜前帮他标上了注释: Obadiah Stane,远程管理员


    所以我叫Tony?这个名字挺好听的,我喜欢。


    没头发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亲切的拍着,他却本能有些排斥这个动作。

    “是时候让我们看看效果了,Tony,Jarvis和Pepper都迫不及待的想要见你呢。”


    我认识那两个名字,我记得他们,他们是……

    噢,任务目标。


    在没头发的说话间,空旷房间的楼梯口出出现了两个仓促的人影,一男一女,他们神色匆忙,脸上因为小步快跑而微微出着汗,然后他们停在了离他不远处的位置,愣愣的看向他。


    “Tony!”

    在前面的高个子男人向他喊着,他看起来紧张又焦灼,语气带着些责备,“你到底去哪了?”


    看来我确实叫做Tony。


    他决定以后都这么称呼自己了,Tony向前了一步,开始运行着脑子里的人脸识别程序。


Edwin Jarvis:执行目标 

Pepper Potts:执行目标


目标内容:清除


    这个结果大大的出乎了Tony的意料,面前的这两个人看起来亲切又安全,他可以用此时身体里让他心脏酸痛的叫做“思念”的分泌物确定,他很久没见到他们了,而且很想念他们。


    “我们找了你很久,Tony,我们都以为你在西伯利亚发生意外了。”


    个子矮一些的女性说道,她的语气几乎因为担忧而带着哭腔了,这让Tony很想上前去拥抱她,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


    获取管理员控制权限失败,他的脑子是这么告诉他的。


    我不想这样,他的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随着数据流的涌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行字:是否继续执行逃生门程序(Escape door3021.exe) 测试?


    执行执行全都给我执行,我快憋死了。

    不让我上前给那两个家伙拥抱,简直要憋死我了。


    “Tony,为什么不给他们展示一下这段时间你到底做了什么呢?展示你的伟大发明?”


    没头发又开始说话了,Tony一点都不想听这个家伙的话,可是谁让这个“ Obadiah Stane”是管理员呢。

    他的身体先于他的脑子做出了反应,伴随着机械和齿轮开合的声音,他的飞行器被打开了,Tony从里面钻了出来,如同拖掉一件外套一般。


    在他迈出飞行器的时候,面前的女性执行目标捂着嘴惊呼了起来,她甚至后退了两步。


    天哪,我不是裸着的。


    Tony想着,转头看向了一旁的玻璃门,那里微微的反射着他的影像。


    嗯……谢天谢地我有衣服。

    黑头发,挺英俊的脸,我的胡子哪去了,这真奇怪,我才刚刚想起自己的名字,却还记得我以前有胡子?


    等等?噢,怪不得她要惊讶。


    Tony看着自己的脸,他的眼睛此时闪着蓝光,像是两个迪斯科的舞会灯泡,这太诡异了,他在心里由衷的唾弃着自己,诡异的都有点恶心了。

    如果Tony能控制自己的表情,他肯定会呲着牙嫌弃的躲开那块玻璃。


    “Obadiah,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高个子的金发男人朝管理员质问道,他说话带着英国腔,然后英国腔从身后掏出了一把手枪,枪口对准那个“Obadiah”。

“我警告你,把他放开。”


    也许管理员消失了,就能指挥自己了,Tony这样想着,他期待的看着那个枪口,接着,仿佛回应他的期待一般,那个枪口“嘭嘭”几声吐出了子弹。

    Tony条件反射的挡住了那个子弹,准确的说,是他的飞行器挡住了那个子弹。


    这个动作让面前的两个任务目标都吃惊的发出了声响。


    “Tony,他们到底对你做了什么?”女性的任务目标担忧的说。


    这不怪我,Tony想着,加快了逃生门的程序测试速度。


    事实上他也很困惑,在对方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Tony也在心里问这个这个问题。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为什么我要执行这个任务?

    为什么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为什么我莫名的熟悉这里?为什么我觉得我认识他们?


    Tony的脑海里闪过那个执行任务的内容:清除。


    这让那些名为恐惧的情绪迅速在他的心脏里结成块,阻塞着他的血液和呼吸。


    这个词汇不是指扫去地板的灰尘或者擦去桌面上的油渍,而是对于一个呼吸着的活着的碳基生物进行清除。


    这就意味着,杀死。


    Tony的脑子里闪过这个词汇,储存器中的信息发出了二十七种执行该词汇方式的画面,这让他痛苦的闭上眼睛,却仍然无法消除那些印在脑子里的数据。


    他脑海里的逃生门已经测试到3047号了,可是每次的回应都是程序失效,Tony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逃生门可以测试,可是此时他急迫的需要一个,一个让他可以控制自己的机会。


    如果他能控制自己的,他一定会用自己飞行器狠狠的击中那个没毛的脑袋,然后一边用自己迪斯科的眼睛瞪着管理员,一边拔对方的胡子。


    “Tony,开始执行任务,目标Pepper Potts。”


    管理员发出了指令,他的手臂不为此自主的抬起,飞行器也跟着他的动作抬起了手臂,朝向了不远处抱着文件的女性任务目标。

    Tony开始着急了,他不想做这些,可他不是那个有控制权的人。


    他的骨骼和脊椎仿佛是带着机械声响的金属框架,所有的操控都连接着管理员的指令。


    “Sir,你得试着抵抗这些。”高个子的那个向他走来,挡在了女性任务目标的身前。


    “退后。”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这也是他第一次发出自己预期的声音。

    这个人处在危险中,来自于自己的危险。


    蓝色的能量在飞行器的手掌里转动着,导弹和激光炮此刻都从飞行器中弹出,瞄准对方。


    “火力警告。”他说。


    “Javis!你快回来。”


    女性任务目标在不远处高声的阻止着,可那人还是皱着眉头,带着复杂的表情,不顾劝阻的向他走来。


    他无法分辨这个表情所蕴含的意义。

    担心?悲伤?失落?失望?


    失望?Tony的心脏因这个词而慌乱的跳动着。


    他恐惧这个词汇,尤其是出现在他面前这人的身上时,他由衷的恐惧这个词汇,仿佛恐惧长着触角爬上了他的心脏。


    别在往前走了,他在心里冲着对方嘶吼这个祈求,我无法控制自己。


正在测试Escape door3053.exe……

Escape door3053.exe运行失败……


Extremis系统的稳定性遭到严重损坏……

正在尝试重新配置数据……


正在测试Escape door3054.exe……

Escape door3054.exe运行失败……


Extremis系统的稳定性遭到严重损坏……

正在尝试重新配置数据……


正在测试Escape door3055.exe……



    “动手。”


    管理员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以及女性任务目标的尖叫。


    仿佛是审判的锤响,砸在了Tony的胸口上,他听到飞行器上炮火发出声响,那些炮弹仿佛先是穿过了他的身体一般,让他整个人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Tony看着对方海蓝色的眼睛,精密的瞄准和计算在他脑海中闪过。

    他扣下了程序的扳机,炮火打着旋的冲向了他身前的男性执行目标。


    他甚至没能看到结果,因为他脑子里的计算机闪过了一行数据。

    而他甚至第一次的感谢脑子里这个嘈杂的系统,让他免于在自己不断刻录着的数据库里留下这个残酷的画面。


Extremis系统的稳定性遭到严重损坏……

系统关闭中……

正在尝试重新启动……


Extremis系统重新启动成功……

所用时间:0.09秒……

正在重新配置数据……


Escape door3055.exe运行成功……

成功获取管理员权限……


    Tony的视网膜上浮动着一个像素小人,跳动的举着“you win”的牌子。

    他看着那些欢快的色块,回到他控制的手掌痉挛般的攥紧又放开。


    Tony的面前出现了残破的地面和浑身是血的男性任务目标,他抖动着嘴唇,却无法叫出对方的名字。


    然后数据闪过。

    “Edwin Jarvis,”他呼喊着对方,撑着发软的膝盖走上前,几乎是跌落在了对方的身边,抱住了对方的身体,“J…Jarvis?“


   Tony的画面分析程序此刻在显示不远处的Pepper——他不想再称呼对方为女性任务目标了——正跪坐在地上,泪水从她绿色的眼睛中溢出。


    她怀里紧紧的抱着一叠文件,他甚至能看清文件上打印着“欢迎Tony回家的派对计划”。


    但是没有派对了,什么都没有了。


    那些陌生的情绪熏得他眼睛发红发痛,可是他都不知道这些情绪的来源,这本应该是来源于一种叫做记忆的东西,可是他空空如也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他甚至不记得如何哭泣。


    Tony怀里的Jarvis艰难的撑着眼皮,那婴儿蓝的瞳孔此刻被鲜血染红着。

    他动了动嘴唇,这让Tony屏住了呼吸,俯下身子听。


    “不要责怪自己,Sir。”


    他说,“这不是你的错。”


    这句话仿佛拧开了Tony情绪记忆的开关,一些本能的冲动击中了他的心脏。


    突然的,他的眼泪像是找到了出路,它们蜂拥着从他的眼眶中掉落,而他几乎要为这些汹涌的泪水拧干了自己的肺。


    “我不明白,”他哽咽的说。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Jar,我不知道我是什么。”


    蓝眼睛的金发男人用一种近乎怜爱的眼神注视着他,Tony不知道自己曾经做过什么值得得到这个,但是此刻他只想把自己埋进对方染血的胸膛,听一听那里是不是还有着继续跳动的可能。


    他才刚刚认识这个家伙,可是已经开始想念了。


    “不要责怪自己,Tony。”


    对方冰冷的手指抚过他的脸颊,然后在愈发微弱的话语中落下。

    落在地上很轻微的声响,却仿佛在他的心里炸开一记崩雷。


    他面前的系统界面开始滋滋的跳动着,Tony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他生锈的脑子愣住了一阵。

    手指活动测试,很好,我终于获得了控制权。


    可是已经太晚了。


    Tony给了自己站起身的指令,调动脑内的数据,屏蔽情感反应,崩溃的泪腺以及那些颤抖和抽动骤然止住,就仿佛离弦的箭被钉在了半空中。


    当他完成了膝盖联动身体的一系列反应后,他回头看向身后的管理员,眨动了一下双眼。


    此时所有悲伤的反射都停止,他仿佛是路边风化过的石头,或者是安静的树木,没有颤抖也没有崩溃,他只是笔直的站着。


    “跑。”


    他对身后的Pepper说。


    可惜对方还沉浸在意外发生的惊惧中。Pepper正试图扶着一旁的墙壁站起身来,她想跑去Jarvis的身边。

    不知怎么的,Tony得到了这个分析。


    我得确保她的安全。


    Tony连接上飞行器的扫描,对着地板扫描:

    距离楼下沙发的高度3m,是安全着陆点。


    Tony命令着飞行器,向Pepper身下地板以环形的方式瞄准,然后发射轻型炮弹,随着五枚炮弹在地板上炸开,Pepper在惊叫中随着破碎的地砖一起下落。


    听声音很沉闷,应该是完美着陆,Tony在心里期望着。


    “我得说你真让人惊讶,Tony,”Obadiah双手环在胸前,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这让Tony觉得很奇怪,他才是目前这个拥有重火力的家伙。“我真的应该让九头蛇直接把你杀掉。”


    九头蛇?一阵信息流传导上来,显示着:

    诞生 服务 为了更好的世界。


    好吧,谢谢你,没头发,起码我现在知道我从哪来的了。


    他传动指令,飞行器开始移动着调转瞄准方向,面向着前管理员。


    “难不成你还要杀掉我?”没头发高声笑着说,“我了解你,Tony,你这个懦夫根本就没有杀人的胆子。”


    这话引起了Tony的好奇,他抹掉了眼前“屏蔽情感反应程序运行异常”的数据提醒,走上前去。


    “我们很熟么?”他说,“你很了解我?”


    “当然,我几乎是看着你长大的,Tony。”


    “噢,这样。”


    Tony歪着头看着身前三个身位的Obadiah,他调试了一下瞄准的数据,确定最大火力量。


    “那让我们试试看吧,”他拨动了开关,炮火和微型导弹瞬间从飞行器中迸出。


    “现在的我,可是全新的。”


    随着爆炸巨大声响,气流和碎石弹片在他的面前炸开,将他弹飞在飞扬的泥尘中。

    我可能太过火了,Tony被炸飞在空中的时候想着,我好像是朝自己两米远的地方发射了四枚导弹。


    不过反正呢,我既不关心这个,我的脑子也不清醒。


    绝境系统瞬间提示他的身体在刚刚这个爆炸的瞬间出现了57道伤口,遍布了全身。

    最严重的伤口集中在胸前,弹片钻进了了他的胸口,温热的液体开始渗透他胸前的T恤,他低下头,看到了氤氲着扩开的血色痕迹。


    如果此时不进行治疗,绝境提醒他不断愈合着的身体还可以支撑58分28秒才会陷入生命危险。


    足够了,Tony从地板上爬起身,他捂着胸口钻进了飞行器,手指间都是粘腻温热的液体。

    屏蔽痛觉感应,他几乎是用弹射的方式,撞碎了入口的玻璃门,朝来时的方向飞去。


    九头蛇 

    他在脑海里搜索着,如他所愿,弹出了一个经纬坐标。


    在空中飞过的时候,Tony能感觉到城市所有的电磁波都在同步的连接着他的大脑,就像是瞬间他拥有了千万只耳朵与千万双眼,整个城市的呼吸都在他的耳边滚动,人们的耳语,窃谈,人们走路,穿过马路,进入电梯,开会,电话铃声,电脑,电视信号。


    那些嘈杂又带着条理的数据蜂拥般的涌入他的大脑,他几乎要沉醉于此刻广袤的视野与全知,仿佛无形的丝线牵扯着巨大的信息连入他的身体。

    仿佛此刻他的灵魂脱离了这具流血不止的身体,悬挂在了世界的中心。


    突然的,在他还有些迷醉于此的时候,信息流过载一般的,尖锐的轰鸣在他脑子里响起,让他险些从半空中掉落。


    好吧,他想着,先办正事,以后还有很多机会。


    当他的盔甲——此时他已经决定这么称呼自己的飞行器了,就像是中世纪复仇的骑士一般——重重的降落在目的坐标时,Tony心脏的倒计时已经过去了21分39秒。


    伴随着他落地的声响,基地所有的炮台都发出了转动的声响,在这一刻瞄准了他,一些数据流从他面前飘过,然后他掐住了它们。


    Tony闭上眼睛,无数的可连接设备在他一片黑暗的视线中闪耀着。


    仿佛此刻臣服跪拜的士兵正陈列在他的麾下,高声呼喊着他的名字,只等他一声令下,就千军万马,冲锋陷阵。


    这很好,他无视那些僵住的炮台向前走着,一旁不明所以的守卫们回头看了看故障的炮台,然后犹豫着,举起了手中的枪,雨点般的子弹打向他的盔甲,被坚实的金属给弹开。


    盔甲里的人在这些噼噼啪啪的声响中挥动了手指,那些僵硬的炮台忽然活过来了一般,转动着炮口开始进行瞄准,然后开火。

    炮台和这一瞬间的互相交火中化为了焦黑的尘土,当然了,一旁的守卫们自然也未能幸免。


    基地门口紧闭着的五十厘米重刚大门缓缓的打开,迎接着它的新主人。


    在Tony走进的一刹那,所有的警报都开始闪着红光的响起,交杂的人影在他面前闪烁,伴随着广播里的“紧急情况”,他哼着在城市上方略过时听到的曲子,叫醒了他的机械士兵们。


    36m外的微型无人机,262m外的自走重机炮,479m外的防卫炮台,670m外的激光塔台,还有更棒的,地下256m处的机械士兵军团。


    绝境系统的界面正在恼人的提醒他“屏蔽情感反应程序数据溢出”,但是他此刻忙着处理眼前的事情。

    不断的有士兵和九头蛇的成员带着玩具似的枪支和手雷试图阻止他,他用盔甲上的能量炮和飞弹挨个的处理着。


    慢慢的,他不需要自己动手了,喷射着子弹的机械士兵们赶到了。


    Tony哼着小曲的向前走过,子弹从他的身边飞过,仿佛急促火热的风暴席卷而过。

    那些血肉支撑的士兵惨叫的在他身边挨个倒去,如同被巨斧砍倒的丛林,带着沉重僵硬的身躯一个个摔落在地上。


    人声和惨叫在子弹的洗礼中慢慢的消失,灰暗空荡的基地里愈发的安静,渐渐的,只剩下机械履带转动的声响。


    Tony的脑子里慢慢浮现出一个计划,他扫描着周身的环境,载入基地内部的执行记录及数据。

    接着系统提醒,前方67m处显示生命迹象,他向前,转身,看到一个满身是血的九头蛇士兵痛苦的喘息着。


    我应该帮他结束痛苦,Tony想着。

    他举起了掌心的手炮,充能的手掌却在看清对方金属手臂上的红色五角星时停住了,攥成了拳头。


    一些杂乱的信号针扎般钻过他的脑子,这让Tony捂着脑袋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那个符号很重要,他直觉告诉他,不应该杀死带着这个符号的人,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被他遗忘了一样。


    他抵抗了一阵,却发现这直觉只是愈发的强烈了。


    既然如此,那好吧,Tony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个人是能用的,他想,我的计划里可以加上这么个士兵。


    其实这还挺好的。

    他有些自满的想着,甚至没有停下他哼着的曲子。


    此时我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却又同时拥有着一切。


    他拎着五角星士兵的领子在地上拖动着,混合着摩擦的声响拖开了寂静,走在水泥砌刷的昏暗走道里,他轻声的哼唱着刚刚学来的歌曲。



    I am flesh and I am bone.

    我是血肉之躯


    Rise up, ting ting, like glitter and gold.

    渐渐上升,铿锵有力,如同光辉和黄金


    I've got fire in my soul

    我的灵魂如火炽烈


    Rise up, ting ting, like glitter...

    渐渐升起,铿锵有力,如同辉光



TBC.


让铁罐唱小曲只是想私心安利这首歌。

Glitter and Gold- Barns Courtney:http://music.163.com/#/song?id=35416186


以及,基神的心路历程应该是: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好不单纯、好做作的妖艳贱货~

他和那些天真无辜的女生好不一样哦~


顺便,下章盾铁。



有不少小伙伴表示没看懂,这让我十分的慌张。

补上剧情梗概

Tony在绝境病毒实验完成后失去了对自己的控制权,被清空了记忆,被命令着杀死小辣椒和老贾作为他的第一次任务,算是测试。

但是其实在之前Tony参与绝境病毒制作时,他在代码里事先放上了许多取得控制权的后门程序,但是因为被九头蛇给查了出来,大部分的程序都给封死了。


他在朝老贾开枪之前一直尝试着测试,但是都失败了,最后在开火后,因为各种复杂的原因,他成功的通过了后门程序,取得了自己的控制权。

于是就有了后面的,他回到九头蛇基地的那一幕。


下下章就有讲实验的过程…………到那时应该就能比较清楚的描述了。


希望我这语死早能说得清


评论 ( 86 )
热度 ( 5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