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贾尼/虫铁】恶魔小径(中2,普通人AU,N-17)

中2更新,普通人AU,混合托比和唐尼合作的《奇迹小子》和《恶魔小径》的设定。

人设:浪荡不羁 自毁倾向小编辑 托尼 冷酷无情 二轴障碍未婚夫 老贾 纤细敏感 双重人格小作家 小虫

主要内容:神经病们是如何谈恋爱的、第三年的见异思迁


【五】




    你有没有这样一种情况,睡醒时睁开眼,却不知道自己在哪。


    托尼以往在这种面对这种情况时,还是相当有经验的,找到裤子找到门,问题解决。当然,如果能有咖啡就更好了。

    但是这一次,在他发现自己右手被铐在床沿,眼前一面墙都贴着他的各式各样、各种角度照片时,托尼选择闭上眼睛。

    这次醒来的方式不对,托尼想着,先睡着再醒一次我就能回到家里温柔的小床上了。


    然后一个声音打破他的乐观念想,这个声音像是电流划过了他的脊椎,生理意义上的,立马让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想起来了。

    “史塔克先生……”


    没错,就是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声音在昨晚让托尼在无力的哭喊中一次次的达到高潮。而这太丢脸了,托尼几乎本能的想要拔腿就跑,直到他意识到自己的腿软的就像煮熟的意大利面条。而且他腿间稀里糊涂的粘腻感觉也在无声的提醒他:这是真的,这不是梦。

    此刻托尼只想把自己撞死在床沿上。

    恐怕我得死在这里了,托尼紧闭着双眼,悲怆的说道:“怎么办,我要死了……贾维斯。”


    他听见对面的脚步声紧逼着向他走来,然后一只手落在他的肩膀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托尼心里警铃大作,仿佛站在绞刑台上的死刑犯,生命倒计时的时钟在他脑子里滴滴答答的响着。

    接着他听到对方用很惊喜的语气说:“史塔克先生,你怎么在这?”


    “什么!?”托尼猛地睁开眼睛,如果他是漫画人物此刻一定有三个问号在他的脑袋上。

    “你特么的把我弄过来了!还问我为什么在这!”他看向皮特,大声的吼道。


    “我很抱歉……”皮特回答道。

    托尼愣住了,他看着皮特,此刻对方正在吃着一个小蛋糕,而且刚刚托尼的话似乎还吓到了他,让他吃蛋糕的动作都愣住了。

    这个皮特表情单纯,眼神犹如受惊的小兔,和昨天那个满眼邪气,一看就是老司机的皮特完全不可能是一个人。让托尼有种一圈打在棉花上的错愕感。


    “对不起,”吃蛋糕的皮特说,“史塔克先生,您看起来很糟糕。”

    “是的。”还是你干的,托尼这么想着,瞪着眼睛点了点头。“所以你……”他停顿了一下,难以置信的说,“你是皮特对吧。”

    “没错,皮特帕克。”对方重重的点了点头,灰蓝的眼里流露出了一些悲伤的神色,“史塔克先生,你不记得我了吗?”


    “哈?”托尼愣住了,昨晚的场景回到了他的脑海,一个不确定的答案浮上了他的心头,“我们以前是不是……”他用手做了个的手势,“发生……过什么?”

    然后他看到皮特的脸迅速的红了,从脖子一直红到耳朵根。这个男孩低下头,小声且怯懦的回答道:“是的……”他说,“但是我认为那是非常美好的回忆。”


    我简直是个禽兽!托尼在心里抽了自己几个大耳刮子,由衷的唾弃自己。

    这个小孩才刚成年没多久吧!我到底做了什么啊!!


    “对不起,皮特。”托尼用上自己平生以来最诚恳的语气,“我以前有点胡来,很多时候都不是很清醒,能不能……给我一些……提示?”托尼重重的叹了口气,“我很抱歉。真心的。”

    皮特拿起了他的小蛋糕,试探的小口的吃着,他蓝色的眼睛在阳光下闪烁着湿润的色泽。


    “四年前,在匹兹堡,你帮我出版了我的小说。”皮特回答了他,这让托尼感觉自己被记忆击中,封藏的回忆潮水一般涌进他的脑子。


    那时托尼刚开始做编辑,急切的需要成绩来证明自己。所以他找到了他当文学教授的老朋友,试图让对方给他介绍几个可塑之才。

    “我是不会把我的学生送到你那张血盆大口边上的,托尼。”当时的格雷迪教授这样回答他,“我可不想在担忧他们成绩的同时,还要担忧他们的性安全教育。”

    “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让和你的学生搞在一块的。”当时的托尼搓着手,眼神坚定一字一顿的保证到。

    当然,托尼还是和格雷迪教授的学生搞在了一块。


    而皮特帕克就是那个可怜的小绵羊,那个文字和性格一样孤僻敏感的少年,托尼在帮皮特出版了图书的同时也和他打开了新性向的大门,就像昨晚的那个皮特说的那样,他们度过了一段欢乐时光。托尼不敢相信他居然会忘记这个。

    也许我真的是缺心眼,托尼这么想着,他第一次想要赞同罗迪的话。


    “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当时不告而别,皮特,”托尼的思绪从记忆中回到了他现在的躯壳里,“我不敢相信我居然做了那种事,天哪,你才多大啊?”他问皮特。

    “二十三。”皮特小声回答到,他从身边的盒子里拿出另一个小蛋糕,“小蛋糕要么?史塔克先生。”


    “那当时你就是十九岁,我可真是个畜生。”托尼将脸埋进那个可以自由活动的手掌,他的脸因为羞愧而发热,“小蛋糕就不用了,还有,请叫我托尼,”他抬起头,晃动着被铐住的右手,”你能帮我把这个打开吗?”他尴尬的说。


    “我不知道钥匙在哪,毒液有可能把它藏起来了。”

    “毒液?谁?”托尼十分困惑。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托尼,”皮特看向他,一脸诚恳的焦急,“把你带到这的应该就是毒液了。”

    “什!么?”托尼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艺名吗?”


    “那是另外一个我,托尼。”皮特愧疚的说,“像你之前知道的那样,我不是很健谈,但在你走后的一段时间,我有点……我出现了人格分裂的症状,虽然自己不能意识到。”

    “等等,等等,”托尼打断了他,“你是意思是说,昨天和我…咳咳……那个,是你的另外一个人格?他叫毒液?”


    “我是这么叫他的,就像是恶毒的,无法摆脱的毒液。”皮特垂下眼帘回答道,“但是他似乎认为他才是那个真正的皮特,而我只是他怯懦的附属品。都是我的错,托尼,他十分着迷于你,。”皮特悲伤的看着他,“有时候我醒过来就会发现面前多了很多你的照片,各种角度的偷拍,而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阻止他。真的很抱歉,托尼。”

    皮特低着头,话语中带着哽咽的气息,托尼看到对方灰蓝色的眼睛里噙着泪水,皮特在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托尼意识到。


    “嘿,孩子,没事的。”托尼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这个动作带起他全身各处的酸痛和某些尖锐的刺痛,他咬住下唇把痛呼憋了回去。“这不……”

    “天哪!”皮特的惊呼打断了他,托尼顺着对方的眼神低下了头,才发现自己胸前留下了许多疯狂的齿痕和淤青,其他地方肯定也好不到哪去,这得要恢复好一阵子了,托尼想。


    “不,托尼,你不明白,”那双蓝眼睛的泪水如同洋溢的海潮,让托尼的整个心都变得潮湿了起来。“他的出现都是我的错,托尼,因为我喜欢你。”

    不,这不是你的错,托尼在心里想着,是我的愚蠢行为造成了这样的伤害。

    托尼望着皮特那张可怜巴巴的脸,泪水闪着亮光从他面前簌簌落下,“够了,皮特。”他用手将皮特拉近些,说到。因为被困在床上的高度,托尼只能用手揽到对方的腰背,他轻轻拍着对方,柔声说:“如果我们就这样一直互相道歉的话,到明天都没办法说完。所以帮我找到钥匙,不要再责怪自己了好吗?”


    对方吸了吸鼻子,回答道:“好的。”然后皮特将手放进裤兜,拿出了一个闪亮亮的小东西,那是钥匙。

    “所以你知道钥匙在哪?”托尼撇撇嘴,“然后还不告诉我?”

    皮特低着头闪躲着托尼的视线,他走向托尼铐着手铐的那只手,“刚刚才摸到的,而且我不想你这么快就走。”


    “我也要能走的了,”托尼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等会搭把手好吗,我感觉我的腿像别人家的,一点都不归我管。”


    皮特打开了那个手铐,他担忧的小声说道:“托尼,你不会瘫痪了吧。”

    “闭嘴!你个小混球!!”

    托尼愤怒的拍了一下床沿,重重的吐了口气,他得好好教育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我,托尼史塔克,经过这么多的大风大浪,会在你那个小阴沟里翻船?”托尼将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一边说着一边试图借力站起来。


    “你这里有浴室吧?我告诉你,皮特,给我一杯咖啡我就能……妈呀!” 就在托尼这么说着的时候,他战战兢兢的双腿没能支撑住,这让托尼失去重心的迅速往下摔。

    还好皮特及时的抱住了他,不然托尼伤那痕累累的屁股墩就要实打实的摔在地上了,托尼几乎能想象到他自己抱着屁股在地上痛到打滚的样子。


    “谢谢。”托尼望着对方那张凑得过近的脸,有些尴尬的说,“你可以放手了。”

    对方的呼吸喷到了托尼的脸上,让他有些耳根发热。“你会摔下去的。"皮特说。

    他感受了一下自己软绵绵的腿,无奈的承认道:“是你是对的。”




    托尼的意大利面条腿在好一阵后依然没能恢复,而他已经发现自己有些发热,如果再不把那些尴尬的液体清洗一下,恐怕得大病一场。出于这样慎重的考虑,托尼不得不选择让皮特来当一阵的拐杖了


    “站着就行,” 托尼用手环着皮特,说道,“还有,转过头去。”

    皮特低声的笑着,笑声在并不宽敞的浴室里回荡。


    “你是害羞了嘛?托尼。”他说。

    “我是怕你不能看这种限制级的画面,小屁孩。”托尼打开了水,故作镇定的说,“抱歉,得弄湿你的衣服了。”

    皮特没有说话,而是一边继续笑着一边别过头,他笑声的震动沿着胸膛传到了托尼的手臂上,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托尼也莫名的觉得开心了一些。


    热水冲过他那些带着血迹的破口时激起了一阵阵刺痛,托尼却并不太在意,像一如既往的那样,疼痛会让他清醒。但是比起疼痛,清理股间粘腻的痕迹反而让他更难堪,特别是此时浴室不止有他一个人,还有个看R级电影都要出示身份证的娃娃脸。他艰难的用手指将那些东西带出来,同时还要努力不让自己因为酸麻的胀痛的喊出来,他因此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可真是辛苦,被热水拍打着的托尼在心里说着,怪不得电影要在雨天拍失恋的场景,确实是太心酸了。


    皮特将他搂的更紧些,“需要帮忙吗?”他轻声问道。

    托尼撇撇嘴,“我不喜欢让别人帮忙。”


“那如果是贾维斯呢?你会让他帮你吗?”皮特感觉到托尼因此而整个的僵住了,他赶忙解释道,“你醒来的时候喊了那个名字,他很爱你,对吧。”


    托尼愣住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事实上,他和贾维斯讨论过很多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熊猫为什么不吃肉,这个地方到底是用逗号还是句号,人为什么非得要吃水果,蝙蝠侠和超人到底是不是基佬,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问题他们曾经吵得热火朝天、鸡飞狗跳。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这就像是那个所有房间中唯一不能打开的那个门。

    向一个不能理解感情的人寻求这个答案,对于他们两人而言,都未免太过残忍了。


    托尼皱着眉望向对方,他是张了张嘴,有很多的答案在他的嘴边跑来跑去,但是最后他只能回答那个他能确定的。

    “我和他分手。”他强调了一下,“是我甩了他的。”


    “真抱歉,我问了个蠢问题。”皮特给了他一个结实的拥抱,这让托尼差点把脸摔在对方的胸口上。真是个怪力仔,托尼在心里埋怨道。   

    “但是我有又点开心,托尼。”皮特继续说道,这让托尼抬起头瞪着对方。


    “你说啥?”他眯着眼睛用犀利眼神威胁着对方,“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很开心,”皮特天空一般的蓝眼睛扬起了天真无邪的笑意,莫名的让托尼想起高中时教学楼旁的鸽子。他用手摸了摸托尼湿漉漉的后脑勺,脸上是全然的得意洋洋。

    “这样我就可以追你了,托尼。”皮特说。


    托尼翻了个白眼,然后给了这个兔崽子一记软绵绵的直拳,这是他试图着把“尊重长辈”这个四字名言打进面前这个不清醒的脑子里。



【六】


    贾维斯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班纳博士正在清点着他的书架。

    按学科分层,首字母A-Z排列,让书架整齐又规范,这十分重要。班纳甚至开心的哼起了小曲,他可以做这个做一辈子,他开心的想到。

    所以在那个金发的高个子男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办公室的门口时时,班纳差点把手中本应放在E字列的《进化论与伦理学》掉到了地上。


    “班纳博士对吧?”那人把鼻梁上的细框眼镜取下,他眯着无机质般的蓝眼睛,用不近人情的英国腔说道,“我是贾维斯。“


    班纳看着对方,只觉得人生的跑马灯在眼前闪过, “他不会是来杀我的吧。”班纳的心里浮现出这个可怕的疑问,我可不想死在这,他回想起罗迪说的那些话, 班纳不知道如何作答,只能紧紧的抱住他胸前的《进化论与伦理学》。


    而他的举动似乎让对面有些不耐烦,高个男人皱眉沉默了一下,然后低头,将手伸进上衣西服的内口袋。

    电影里面的杀手都是这样掏枪的,简直一模一样,班纳惊恐的想到,他赶紧伸出手叫停对方。

   “等…等等。”他赶忙说道。


    贾维斯因为他的话而愣住了一下,他用那双冷酷的眼睛打量着班纳,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然后冷他着脸从胸前掏出了…………一张名片。


    “很高兴见到你,班纳医生,”贾维斯走近了他的办公桌,将那张名片放在桌上,“我从罗迪那打听到了你,他说你是个很棒的医生。”


    班纳有些愣住了,他花了些时间才让脑子从刚刚“名片谋杀”中转过来。

    “我不是那种类型的医生啊……”班纳捂着惊魂未定的心脏,无奈的说,“我是博士不是医生啊,罗迪这个家伙真是……”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指了指贾维斯背后那张结实的办公室大门, “门上都写了的,生物学博士。”


    “噢,真是抱歉,班纳博士。”贾维斯讶异了一下,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急着想过来,我最近有些……”他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审读措辞,“状态不佳。但是班纳博士,还有一个请求请务必接受。”


    班纳从书架旁走回了他的座位,将手里的说书放在桌面,坐了下来。

    “慢慢说吧。”他用手向对方示意了对面的那张椅子,说道。


    “班纳博士,我现在无法找到托尼,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可能会打你的电话。”

    “为啥?”班纳问道。


    “他的手机落在房间里了,而你有一张写了电话的名片在他身上。“

    “我还是不明白,”班纳不解的耸了耸肩,“这有什么联系吗?”


    贾维斯歪了歪头,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像是无声的责问着班纳的智商,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如此对待。

    “托尼不会去记住任何号码,在他回到他家之前,你的电话是他唯一能联系上了。”


    “什么?!”班纳提高了声音,“你们订婚两年了,他连你的电话也不记得?”

    “他连自己的社会保险号码都不记得,”贾维斯用手指轻轻的敲着桌面,“他总是说‘如果得自己记号码的话,还要手机干什么。’”


    “听起来像是他说的话……”班纳赞同着,却无法停止心中的惊讶。


    班纳望着面前这个身材挺拔的男人,西装笔挺、面容英俊,拥有完美的社会地位和优雅的外形,除了没有能让这个完美情人运转起来的心。但是疯狂的是,这样的一个人,却找到了火焰般激烈莽撞的托尼史塔克。班纳在心里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才是真正的性格不合,他想,那些感情节目里说的“感情不合”和这个比起来都是扯淡。


    “他如果打来,请务必联系我。”

    “我会的。”班纳回答道,“但是,有个问题我很不解,为什么是他?”班纳向前倾着,凑近了对方,“我的意思是,你对他到底是什么感情?”


    贾维斯似乎被这个问题难倒了,他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望着自己的手指。“我不知道,”他沉思了一会,说道,“我没有办法知道。”

    “我知道这有些难为你了,”班纳补充到:“但是总会有些现象吧,心跳加速啊,或者呼吸加快啊,之类的。”


    贾维斯将手攥紧,又缓缓摊开,“我只是,非常想和他在一起。”

    班纳听到这个答案,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人们总是因为一些愚蠢的问题而庸人自扰,但是这也许就是人生的必经路吧,班纳在心里感叹着。

    “等他打来了我会联系你的。”班纳笑着说,话语间都是爽朗。


    “你知道答案了?”贾维斯看着他,一脸的凝重。

    “我不知道,伙计。”班纳翘这嘴角靠在他的椅背上,耸了耸肩,“这个你得靠自己了。”


    也许我真的应该去当个心理治疗师,搞不好会比当个教授更称职,在贾维斯离开之后,班纳靠在门框上无奈的想到。

    当然,他把那张来源不明的诡异明信片送给了贾维斯。

    对方在看到那张卡片时阴沉着脸,一言不发。







    在把终于自己清洗的干干净净之后,托尼拥有了坐在沙发上安逸的吃小蛋糕的欢乐时光。

    “我得说这些照片拍的还挺好的,”托尼指着那张挂满了他的照片的墙,一边嚼着一边含糊的说,“光啊影啊啥的,虽然没有我本人帅气。“


    “我有时候会给报社拍照打零工,”同样坐在托尼身旁的皮特回答道,“我还以为你会觉得那东西很诡异。”

    “是挺诡异的,”托尼皱着鼻子赞同了一下,“不过你看,那照片里的人那么帅,我除了赞美能说什么呢。”

    皮特在一旁大笑着点了点头。


    托尼看向那墙,那里有各式各样的他。

    在家楼下提着超市买来的大包小包的他,在加油站买口香糖的他,站在浴室一脸痴呆刷着牙的他,撅着屁股扣掉在地上的硬币的他,忘了带伞,头发被吹的像个被打烂的羽毛球的他。

    我就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托尼在心里绝望的回忆了以往的生活轨迹,好像还真是这样,这让托尼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


    托尼看着那些照片,有些不走心问道:“对了,格雷迪教授怎么样了。”

    等等?这张照片是在哪拍的?好像有点熟悉。

    “格雷迪教授有点不太好。”皮特回答道。


    后面背景里的招牌好像在哪见过啊,这么丑的招牌。

    “是嘛?他怎么了?”

    “他丢了工作,还离了婚,写了五年的书稿还在意外中丢失了。”


    说起来照片里旁边那个人也有点眼熟啊,虽然只有一个下巴……

    “这还真是惨。”托尼死死的盯着那张照片,应付的说道。


    哦!是电影院!突然的,托尼搜肠刮肚的回忆终于有了结果。这是那次他和贾维斯电影约会,他们唯一的一次电影约会。


    那天贾维斯给他的工作邮箱发来了“庆祝我们订婚两周年”的邮件,托尼想了好半天,才想出看电影来庆祝的这个点子。

    “好像别人都是去电影院约会的,正好最近有个电影叫啥,《消失的爱人》?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看这个电影,爱人什么的,一听名字就是个浪漫的爱情片。”

    当时的托尼是这样提出建议的,贾维斯扶着额头思考了一会,批准了这个提案。但是令人失望的是,这并不是个让人难忘的约会,因为托尼在开场半个小时之后就睡着了。

    而整个事件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电影结束后,托尼想要再多吃一桶爆米花,却被贾维斯义正言辞的阻止了。


    虽然当时托尼急切的向贾维斯证明:“你看爆米花上那一张张皱着的小脸,简直是在哭着恳求我赶快去把他们吃掉。“

    “不。”贾维斯迅速的否决了,“他们是在哭着不想被你吃掉。”


    最后托尼只能在他们去餐馆点餐时,假装上厕所逃出去买了爆米花,而更可怕的是,贾维斯给了这场约会一个梦魇般的结尾,他在卖爆米花的摊子上逮住了正在往嘴里狂塞的托尼,并且将托尼和那些黄澄澄小可爱们无情的分开。

    这却只是他们闹剧般的恋爱生活的一个缩影。


    他们是多么不相配啊,托尼看着那张照片。因为高度原因,那张拍着他的脸的照片,只能把旁边贾维斯的下巴拍进去,而那个下巴看上去甚至就像是不小心遮住镜头的小拇指!

    这让托尼想起了罗迪的嘲笑:“托尼,你知道你和贾维斯哪里最配么?你站在他旁边的时候就像一把伞,对的,那种英国人绅士做派的长杆伞,远远的看上去配极了。”


    这些回忆让看着照片的托尼愤怒极了,伞有这么宽么!是时候给贾维斯表演一下真正的“消失的爱人了”!他恼火的想着,重重的拍了一下眼跟前的茶几,这声重击让他身边的皮特惊吓的几乎蹦了起来。

    “我得去看望格雷迪教授,皮特。”他义正言辞的对皮特喊道,“顺便把你送回家去,他们怎么能让你这样在外面晃荡。”


    “不,请千万不要,”皮特忽然变成了一副“请别这样”的表情,就像蹲在消防栓旁可怜巴巴的流浪狗,“他们会把我关起来的,托尼,我不想回去。 ”

    “OK,OK,”托尼皱着眉回答道,他有些不解,家人应该是温暖的代名词,他想到。虽然他不曾拥有过家人,不过电视剧里面都是这么演的。

    他迟疑了一下,问道:“皮特,你的家人,他们真的会把你关起来吗?”


    尽管托尼已经够小心了,但这个问题还是让对方陷入了恐慌,皮特听到问题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惊慌的将自己缩在沙发上,抱着腿蜷在托尼的旁边一言不发,这让托尼立马意识到了他得做点什么。


    “嘿,皮特,看着我。”他关切的抱住对方的脸,试图让皮特失神的双眼聚焦在自己身上,

    托尼很确信他知道皮特在经历的是什么,因为他也从那路过。

    在那片恶林有着一头名叫“过去”的野兽,他有着世界上所有词汇都难以形容的黑暗的皮毛和暴虐的脾气。他用那凶狞的绿眼睛幽幽的盯着你,随时准备咬断你的喉咙,而你不能动也不能呼喊,鼻腔中所能感受的只有恶臭的腥气。


    “皮特,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你不说我就没有办法帮你。”

    托尼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脸颊,直到对方颤抖的呼吸慢慢平稳,僵硬的身体变得有所起伏。


    “他们让我待在地下室。”皮特小声的说,“那里……很黑……就像永远都不会停止的那样黑。”

    “继续说,皮特,”托尼抚着对方的背将皮特抱住,温柔的拍打着对方的肩背,“不用害怕,我在这里。”


    皮特将头埋进了托尼的肩窝,带着些微的颤抖,柔软的金发蹭的托尼的脖子痒痒的。就像是小动物一样,托尼在心里说。

    “没有人和我说话,我只能睡觉和写作,但是我的脑子很乱,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直到有一天我睡醒时发现那上面开始有文字,是我的字迹,但是我却不知道。”


    这其实还是个蛮好的技能的,托尼想着,没敢说出来,估计很多作家做梦都想这样,睡一觉字就自己跑在纸上了。

    “这太糟糕了。”托尼说到,“所以你是怎么来到纽约的?”


    “我逃跑了,”皮特突然抬起头看向托尼,托尼被这忽然袭击吓的一愣,“我有别的亲戚在纽约,我想找他帮我。这样说不定就能遇见你,托尼,我一直待在这里就是为了遇见你。”

    皮特安静的望着他,眼神里尽是沉重的神色,因为姿势的问题这个眼神有些近的过分了,这让托尼本能有些想退开。


    “别担心,皮特,我们会克服这个的。”托尼加重了手上的力度,让这个拥抱变得更加热切了一些,“我认识一个特别好的心理医生,等下我们就去找他,我会修好你的,皮特,相信我。”

    皮特再次将头埋在了托尼的肩膀,他的脸压在托尼的T恤上,闷声的回答:“嗯。”


    “所以,”托尼清了清嗓子,严肃的说,“现在放在我屁股上的,是你的手吧,皮特。”

    “嗯,是的”对方小声的回答道,依然没有抬头。








更新啦~而且更新了很多哦~

不过坏消息是所有的存货都发完了呢,能不能在这两天把之后的8000字左右的后续给敲出来呢,我也不知道啊,(望天)啊哈哈哈哈~~~

照例再放个微博链:http://weibo.com/5948432830/DzLnXFh5a?from=page_100505594843283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65637823160


评论 ( 31 )
热度 ( 1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