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盾铁】保持通话

    他们拥有了很多次的通话,可是却没有真正的交流。史蒂文知道托尼想表达什么,但是他需要对方真正的说出来。

    纯纯的盾铁,说起来只有一个亲亲是什么分级?


最严肃纠结的一篇,与其说是在码字不如说像是被角色拽着走,搞艺术的队长果然不同凡响, 视角一切换他就莫名的加上了文艺滤镜。大概是因为文力不够吧。总之尝试治愈一下自己。



保持通话



【一】


    “你盯着它的样子像盯着个炸弹。”


    上次山姆看到他时,是这样形容的,然而史蒂文开始觉得这可能是事实。

    他无法停止的盯着那个手机,像是它随时会爆炸一样。

    介于西伯利亚发生的那些事情,这个引线在托尼手里炸弹可能永远都不会发出声响,每每想到这个,史蒂文就忍不住把脸埋在手掌间懊恼一番。


    仿佛是为了打脸一般,史蒂文还在一边这么想着,那个手机就开始抖动着响起了铃声。

    那是个欢快的铃声,胡桃夹子,但是四倍反应力的美国队长还是硬生生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个铃声的意义,然后终于在手机上胡乱的找到了接听键。


    在手机从接听状态来到耳边的这段时间里,史蒂文努力的思索了一下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语气。

    耳边是电流和信号的嘈杂,以及轻微平稳的呼吸声,史蒂文自认不算是心思细腻的人,但是在呼吸声响起的瞬间,他就知道那是托尼了。

    那代表着这不是不小心按到,不是别人意外使用,也不是诀别电话,是托尼正在犹豫着要不要说话。

    他几乎能想象的到对方苦恼着皱眉的样子。


    在决定了自己的语气,在舌尖刚碰到上颚,那个名叫托尼的气流还没有开始流动的时候,电话就挂了。


    手机画面上显示他们通话了四秒。有点遗憾。

    不过毕竟他们开始通话了,队长这么想着,脸上露出了笑容。



    “说真的,你管这个叫做通话?”

    “小声点。”


    史蒂文在和山姆分享心情的时候,对方大呼小叫的喊到。

    这让史蒂文萌生要捂对方嘴的想法,山姆的声音甚至让克林特回头看向他们了。

    这几乎代表所有人都要知道了。


    “你管这个叫做通话?”山姆压低了嗓子重复道,“你们甚至都没有说话!”

    “但是我们了解到了彼此的心情,对此我感到非常开心。”


    山姆露出了“不是很懂你们文艺分子”的疑惑脸。


    “不要告诉我这就是今天九头蛇特工叫的特别惨的原因。“

    “也许吧。”史蒂文把手机从怀兜里掏出来,炫耀的笑着说,“我有预感他还会打过来。来吧,准备一下,是时候出发了。“


    “什么样美国队长会因为开心,就打人打的那么狠的?”山姆忿忿的小声念叨。

    四倍听力的美国队长因为心情好,暂时假装没有听到。




    想要征服世界的恶霸们并没有因为复仇者的矛盾而停止活动,反而更加猖狂了。他们的拯救世界在转为地下后依旧继续,有些复仇者不方便明面上处理的东西,他们都可以暗自代劳。 虽然行动起来没有之前那么方便,和另外一队复仇者默契的错开着,甚至可以说他们的效率还挺好的。

    从某种意义上,这也算是together了,史蒂文这么想着。



【二】


    美国队长总是对的。

    托尼的第二通电话打来的时候是半个月之后,比预料中早一些。

    电话响起的时候他正在和红骷髅进行第无数次的生死搏斗。


    红骷髅又在长篇大论“世界将会终结在我手里,美国队长你快投降吧。”

    史蒂文只能再一次的表达“你这是痴心妄想,赶快束手就擒。”


    讲道理他们都这么多次的生死对战,本应该可以省略这个流程,直接进入搏斗环节。不过他们都是怀旧派,这也算是他们最后的情怀了。


    当时战斗进入收尾阶段,史蒂文正在用膝盖压制着红骷髅的背,对方还在挣扎的嘟囔统治世界的野心,电话忽然在口袋里震动着响起了欢快的铃声。

    突然出现的电话声让两个人都楞了一下。


    “真的?这个时候打电话?”

    红骷髅用没有肌肉的脸展示了十足的不满。


    史蒂文罗杰斯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空闲的左手将手机从兜里摸出来,接通了电话。


    在接通前他不断的提醒自己降低期望,这可能又讲会是一通无交流的电话。可是在带着电流声的呼吸在耳边响起的时候,史蒂文发现自己仍无法自持的又兴奋又失落。

    他兴奋于此刻他们如此靠近,又失落于此时他们相离甚远。


    对面的呼吸声比平时要来的更加平缓,像是在沙岸上缓慢推开又懒散离去的海浪。

    而纽约时间是现在是在深夜,史蒂文几乎没花多少时间就理解了这个电话的意思。


    “I can't sleep。”


    托尼很少会亲口说出这句话,他是如此的牙尖嘴利又不善言辞 。

    大部分时候,即使是在史蒂文训练到深夜,在复仇者大厦的大厅里看到一脸疲惫的发明家黑着眼圈捣鼓着他的战甲时,托尼也不说这句话。他只是抬起下巴示意桌上的啤酒,然后继续低下头,埋在史蒂文从来无法理解的管线机械中。


    但是史蒂文就是能明白托尼这个举动的意思。这代表着“我睡不着,你别和我说话 ,我也不想说话。”

    以及“待在这,陪着我。”



    所以在那样的深夜里,史蒂文坐在失眠发明家身旁边的沙发空位上,喝着味道并不好的高档啤酒。等到气氛更加放松些时他们还会时不时的相互打趣,说一些超级士兵不会醉的玩笑话。

    那个时候的托尼就是带着这样的心跳,这种回忆让他手中的手机显得轻若无物。


    直到红骷髅剧烈挣扎大喊着:“美国队长! 你还抓不抓啊!”史蒂文才把沉浸在回忆中思绪拉回来。

    “你这是虐囚!”红骷髅在地上扑腾着,“抓不抓一句话啊。”


    史蒂文拿着手机,有些手足无措。他不想挂掉这个电话,可是红骷髅太吵了,像是一串扔在地上扭动着噼啪作响的爆竹。


    “我来处理这个,队长。”

    解决完小兵的鹰眼从上方的管道跳下来,精准的用石块击中了红骷髅的大嘴,朝着史蒂文露了出深藏功与名的笑容。


    “对不起,托……”

    电话在史蒂文还没能说出那个名字尾音时就被挂掉了,是如此的令人沮丧和懊恼。

    他又把事情砸了,他在失眠的人旁边放了一串爆竹,让这个本应该很美好的电话如此滑稽收尾。


    “鹰眼,我们得赶快走,马上会有人来清理了。“史蒂文低沉着声音,”我来处理红骷髅。“

    见证这一切发生的鹰眼看着满面愁容的美国队长,打心眼里深深的同情了一会红骷髅。


【三】


    史蒂文很开心事情没有结束在那通电话之后。

    他拥有了更多没有语言的通话,在很多不同的时候。


    有时候托尼打过来史蒂文感觉自己快被电话那头的音浪给掀翻了,他可以听出那边一定是个非常热闹的派对,快节奏的鼓点疯狂敲动着,那里会有很多热辣的妹子以及多到足以掀翻脑壳的酒。

    而托尼会是派对上最闪耀的那个。

    史蒂文管这个叫做“我过的特别好”电话。


    有时候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别人说话的声音,一些讨论公司、股票、经济之类的,不用什么心思就能想到这是托尼公司开会的声音,史蒂文猜测他是被小辣椒押着去的吧。这可是托尼史塔克的酷刑。

    史蒂文从呼吸声里都能听到满满的不耐烦,

    史蒂文管这个叫做“我好无聊”电话


    还有很多的时间里,在史蒂文接通手机之后听到的是电视新闻的声音,有主播播报着有关托尼史塔克或者钢铁侠的事情,大部分都是贬责,关于他的钱他的赎罪他的过去他的傲慢。

    他的风流成性,他的虚伪阴暗,以及在复仇者活动中未能救下的人。

    他们把这些都归罪于托尼史塔克,仿佛那不是一个血肉之躯,而是承载着丑恶与恶臭的容器。

    史蒂文讨厌听到这些东西,他认识托尼史塔克,不需要这些荒谬的言论来告诉他托尼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他如此悲伤于世人不能通过他的眼睛看清那个钢铁驱壳后面温暖的灵魂。


    但是史蒂文仍然能听到这个电话的含义。

    这代表着:“史蒂文你看,这就是我。”


    而史蒂文最喜欢的那种电话,是在托尼战斗时打过来的。

    他不得不承认第一次接到这样的电话时,他以为托尼出现了意外, 盔甲里传来各种闷重的撞击声,他有些吓到了,直到他意识到了这是个普通的战斗。

    盔甲没有他想的那么安逸,史蒂文在心里这么说着。


    在这样的电话里,他能听到托尼急促的呼吸和强健跳动着的心跳声,一边开火一边说着史塔克式的笑话,就仿佛此刻正在他身旁并肩战斗着。

    他握着那个手机,像是托尼的心跳穿过了云层的电波,在他自己的手心里火热的跳动着。

    那是很有活力的心跳,像是丛林里跳跃的动物,并不凶猛却很有活力。


    史蒂文管这个电话叫做“托尼”。




    “这根本就不叫通话。”

    史蒂文在和娜塔莎分享心情时,他们坐在路边的汽水店里,对方正喝着樱桃果汁。


    “史蒂文,你们得说话才能叫通话,说话你知道么?”

    “但是我们了……”


    “得了吧,不要搞什么彼此的心情这一套。”娜塔莎敲了敲他速写本上的人像,“你不能跟着他的混乱步子。托尼只会把这些都算到自己头上,然后再找个时间把自己害死。”

    “史蒂文,你得告诉他。”


    托尼史塔克的心在那个黑暗的洞穴中破碎了,在很长时间里他带着那个空洞生活。他花了很久才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帮自己补上了一个发光的心,就像他发光的灵魂一样。然后史蒂文罗杰斯再次把那个闪着光的心脏打碎了。


    史蒂文不想也不能否认他所做的事,这和法案无关,和他能否得到原谅无关,他只是不能再继续像这样在对岸望着托尼了。

    他不能让托尼就这样孤零零的沉没进水里,安静就像不曾求救过一般。


    “你说的对,娜塔。”“我有很多话想和他说。”




【四】

    史蒂文罗杰斯盯着那个手机的样子像盯着个炸弹。

    只不过他已经不在意这个是什么了,就算是真的炸弹也无法阻止。


    等待接通的“嘟——”声中夹杂着他过速的心跳。

    他是如此的期待对面的回应,挂断都比等待显得仁慈。以至于比想象要早的接通的那一刻他有些惊讶。


    “托尼。”

    “很抱歉队长,史塔克先生现在不太方便接电话。”

    史蒂文听到带着机械感的声音时,混乱的大脑还有些无法反应。


    “贾维斯?”

    “呃……队长,我是幻视。”


    “对不起,托尼怎么了?”

    “我们刚刚参与了一次战斗,史塔克先生受了一些伤。”

    这就是他害怕的,史蒂文深深的吸了口气,直到他的四倍听力听到电话里托尼正在压低声音喊着“快让他挂电话!快点!”

    这是个花招,史蒂文猛地把气呼出,他已经能想象到托尼脸上慌乱的表情了。


    “幻视,你得告诉我他哪里受伤了?”

    “呃……鼻……鼻子?”

    幻视才几岁而已,说谎简直糟糕透了,史蒂文在心里笑着教坏小孩的托尼。


    “他是被别人一拳打在脸上了么?”

    史蒂文提高了声调,他期待某人忍不住跳出来。


    “事实上,”果然托尼史塔克不可能能忍受这种侮辱,强行抢过了手机说道,“是一个很热辣的吻,辣翻天的那种。”


    “我很高兴我们又开始说话了,托尼。”史蒂文努力压抑着语气中的期待。

    “我可一点都不开心。考虑到我们现在都不算是朋友,应该直接挂掉你的电话。”

    请千万不要挂,史蒂文在心里念着。


    “托尼,朋友关系可不是能单方面取消的。”

    “你以为这是什么,谈恋爱吗?”


    “maybe,我想要见到你,我想确定你没有问题。”

    “我能有什么问题?我一如既往的非常好。”


    史蒂文几乎能看到托尼那副假装没事的脸,他这不过是又一个花招。


    “不,你只是在一如既往的假装非常好而已,我要确保你不会伤害你自己……”

    “哦……我明白了,罗杰斯,我明白了。”

    对面的声音忽然变得压抑了起来,史蒂文明白,他早该料到,事情从来不会如此简单,


    “托尼,我不太理解。”

    “这就只是一个拯救他人的桥段对吧,伟大的美国队长拯救他的队友,超级英雄,哈!”



    “托尼,你知道不是这样的……”史蒂文急切的说着,此时他是如此仇恨这该死距离。

    “不,罗杰斯,你不明白,也许我根本就不想被拯救。”


    “托尼。”

    也许托尼能看到他的脸就好了。


    “你是对的,我不好,我糟糕透了,我感觉像是有把上膛的枪塞在我嘴里,而手指就搭在扳机上,你是对的。”

    “但是史蒂文,你肯定想不到这个,我不想停下来,也许我就是喜欢在我舌头上的金属味,你救不了我,因为我根本就不想被拯救。”


    “你需要你,托尼。”

    也许托尼能看到他的眼睛就好了。


    对方忽然的顿住了,史蒂文几乎能听到那压抑在喉咙间的哽咽。

    “不,史蒂文,你不需要,我原谅你了,包括你那个一辈子的好兄弟,我原谅你们所有人,如果你们真的需要原谅的话。就拜托,只是让我这样吧,我发誓不会再惹麻烦了,就让我这样吧。”


    “我不会让这些事情发生的,托尼……”

    也许托尼能听到他的心就好了。


    “史蒂文,队长,我曾经也想象也许有一个平行时空里面我们不需要争吵也能够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让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史蒂文,我真的厌倦争吵了。”


    “托尼……”

    也许托尼能听到他的心就好了。


    “但是我猜这个时空的结局就是这样了。我得挂了,队长。”

   

    复仇者执行任务的时候总是满地球到处跑,虽然有些路程,但不会需要太久。

    但是在史蒂文听到挂断的声响时时,他才忽然明白比起地球他是多么渺小,不然他为什么会觉得电话的那头是那么远。

    就像无论是怎样的声音都不会到达一样。



【五】


    “你怎么在这里。”


    托尼在见到他的时候给出了史蒂文预料中的回答。

    他皱着眉头,穿着荒唐可爱的睡裤,手里拿着咖啡杯,看起来懒散又居家。

    史蒂文打赌那些电视机的家伙没有见过这个托尼,没有杀人狂会像这样。


    “我欠你一个正式的道歉,”史蒂文用尾指扫了扫身上整整齐齐的汤姆福德三件套,又指了指墙上的盾牌,“而且很高兴,你还留着他。”


    “这不公平,你怎么进来的?”托尼低头看着自己的睡裤,嘟囔道,“盾是我的。”


    “有个朋友帮了忙。”

    托尼故作潇洒的喝了一口咖啡,嘴唇上都是咖色的泡沫,没有人能穿成这样还能摆酷,史蒂文在心里笑道,托尼史塔克也不行。

    “我以为我们说好了。”


    “你说了,我没答应,”史蒂文向前走着,“我需要你。”

    “想签下法案了?”

    托尼看上去谨慎又迷惑。


    “我来这里和法案无关,只是关于我和你?”

    “那估计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了,史蒂文,你有一些误解,” 托尼看上去是如此的慌张,他向身后的墙壁后退着,试图躲避, “你不需要我,我也不需要你,事实上我不关心你在哪边,只要是我认为正确的那条路,就算把我切成段,我的小指头都会往那个方向滚,我才不关心我是不是一个人。”


    他缓缓靠近,像是在捕猎某种警觉的小动物。

    “可是我关心,托尼。”

    他望着对方那双如焦糖般的眼睛,直到那里的防备慢慢裂开,露出悲伤的颜色。


    “不,这不公平,“他们终于接触到了足够近的距离,史蒂文用手捉住了对方的手掌,指尖残忍又温柔插入对方指缝,直到握紧,仿佛他们在跳着一只静默的舞曲,但是托尼仍然在拒绝的摇着头,”史蒂文,你不一样,你不能就这样出现然后让我投降。”


    那只手像以前一样温暖,因为紧张而微微出汗着,没有刽子手会有这样的双手。

    “你不能这样做,史蒂文。”


    史蒂文看见那双眼睛里的星辰变成眼泪,就像是融化的糖浆倾倒了下来,他不应该让这发生,这让他充满了罪恶感。


    “我不想你投降,我可以假装相信你说的话,离开这里,托尼,但是我不想。我也不想指望其他的时空,我只是希望,我们在彼此间有人永远离开之前就不再争吵,我不想后悔,托尼,我需要你说出来。”


    我无法停止这样的脚步。

    “我能听到那些声音, 托尼,你隐藏在谎言底下的话,我无法忽略。”


    它们像鼓声在我耳边吼着,我甚至无法停下它们。

    我需要的只是你把它说出来,托尼,拜托了,你说出来吧,我需要这个。


    他拉进了距离,将对方圈住,直到抵住墙壁,直到他轻柔的舔舐着对方眼角的泪水。

    “说出来,托尼。”


    他让他们彼此靠的那么近,像是鼓动着的两团飓风,足以让胸膛里的跳动传到另外一区躯体。托尼的睫毛颤抖着,眼角带着他舔舐过的痕迹,像是暴风里颤动的蝴蝶,如此慌乱。

    “告诉我,托尼,为什么我不一样。 ”



    他轻舔着对方的脸庞,让对方因此而颤抖,留下了他期望的蜿蜒痕迹, 从脸颊直到耳边,看起来色情又美丽,也许他的声音足够靠近就能让托尼听到了。


    “看着我,托尼,说你需要我。 ”

    史蒂文发誓在他的手触碰到对方股间的时候,花花公子几乎因为这种炙热呜咽了起来,真是可怜,他在心里想着。


    “这不公平。”托尼低垂着视线,嘟囔着。


    史蒂文用手指在对方的唇角残忍的捻揉着,指尖擦过那些坚硬的牙齿。他的手指在期待湿润又甜美的,更深处的地方。

    “你可以让这个变得公平。”


    “你在引诱我吗,美国队长?我不确定那些东西属于我。”

    毫无防备的,托尼忽然睁大了眼睛看向他,那里一定是住着恶魔,像是燃烧着安静又呼啸的火焰,如此赤裸直白的美丽让史蒂文几乎在此刻窒息。


    “都是你的,托尼。”

    史蒂文压低了嗓音,仿佛那些话语是从身体的每一处空隙中发出的低语。


    “那么,正直又神奇的美国队长,请你留下来。”托尼轻笑着踮起了脚亲吻了史蒂夫,他们的胸膛都因为这个吻让颤动着,“陪在我身边,这样你就可以亲吻我,或者触摸我,或者操我。

    他能感受到托尼的指尖抚摸着他的囊袋,他为此沉重的叹息着。


    “你最喜欢哪个部分?队长。”


    史蒂文顺着对方那修剪着意洋洋的小胡子的下巴,咬住了那张总是说着违心话的诱人嘴唇。

   “我会选择一步一步,慢慢来。”




















    队长应该是能听到口不对心傲娇尼心声的那个,私心希望他能呆在托尼身边。安慰一下自己,如果能安慰到别人就更好了。


    另外很抱歉夹杂了许多私人情绪,上膛的枪的那段话,是rdj在毒品的困扰阶段时说的,并非有意将演员和角色混淆,只是这段描述里的绝望情绪实在太过震撼,无法停止去想。非常敬佩rdj能从那样的境地里走出来。

    却还能看到有人因为狭隘的掐CP而恶意中伤角色和演员,想想真是遗憾。



评论 ( 25 )
热度 ( 3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