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超铁】紧急会议(Clark/Tony,轻松向,全年龄一发完)

简介:某个酒店的晚上,克拉克遇到了前来搭话的托尼,他觉得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见面,但是他的同事们认为这是“阴谋”。


配对:超铁,或许还有那么一丢丢的蝙蝠铁


大概……算是点梗之一?


一个非常傻的梗,写完之后都有点不好意思发出来呢

正好不少小伙伴要等首映,就发出来当做消遣时间的厕所读物吧,哈哈哈~希望16不要嫌弃……



【一】


    布鲁斯给他发来了紧急会议的通知,克拉克几乎被吓了一跳。


    不管哥谭黄金宝贝布鲁斯是如何享受(或是假装享受)社交活动,他为蝙蝠侠的那一面都更像是个彻底的独行侠。

蝙蝠侠不喜欢将大家聚起来只是为了瞎聊,他发起紧急会议往往是为了一等一的大事,外星人入侵,反派组队,这类涉及公众安全大事。


    倒不是说克拉克对于自己的实力有所怀疑,他能够解决反派和外星人,但是后果是大面积的战损。又或者说,他对于战损的态度也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坚定,做过太多次,总归会有点习以为常。


    路上他理了理思路,想清自己的紧张多半是因为要去见蝙蝠侠 。

    说真的,那可是蝙蝠侠,就像是整个学校里最严肃、最不苟言笑的教导主任。每个人去见到蝙蝠侠都会紧张,连氪星人也不例外。


    “嘿,伙计!”

    

    巴里在他进门的时候打了个招呼,热情洋溢,脸上是期待的傻笑。


    最年轻的组织成员还沉浸在“我成为酷孩子中的一员”的成就感中难以自拔,他无视了桌边的所有人(字面意义上的、正义联盟的所有人)成员脸上的严峻神情,伸出手试图与克拉克碰拳,被迅速且毫不留情的无视了。


    超人盯着会议桌尽头的蝙蝠侠。


    “看起来我是来得最晚的那个。”他说。


    对方微不可见的点头,然后是用来伪装的低沉嗓音。“是的。”他的情绪结实的盖在了面具之后。


    空气再次安静了起来,闪电侠看了看桌那头的领导,又看了看另一头的超人。本能让他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来打破这种僵局,但是求生欲让他不要说话。


    戴安娜没有让这对峙持续太久。


    “介意告诉我们昨晚你去了哪儿吗?”她问了句克拉克不太理解的话。


    他皱起眉头,“什么?”


    克拉克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次会议的主角可能是他自己。回忆昨晚的事情之后,他依旧毫无头绪,自认坦荡。


    “普通的一天,我在加班。”他说。


    蝙蝠侠在桌子后头露出了那种“本人已看穿一切”的神秘表情。亚瑟看了一会,“为什么不直接把你的视频放出来呢?”


    “什么视频?”克拉克忍不住追问。


    被询问的蝙蝠侠则是轻咳了两声,巴里趁机将播放键摁开,并且迅速回到椅子上,假装无事发生的靠在椅子上吹口哨。


    接着,克拉克看到播放器上出现了自己的脸。




【二】



    要说有什么比穿着一身紧绷绷的西服,大老远的跑到另一个城区的酒店进行采访工作更惨,那大概就是好不容易赶到了,却又扑了个空。


    克拉克被告知他的采访对象提前去了另一个城市,他强忍着直接飞到目标面前的冲动,连着灌下几杯白兰地。


    接着,有人出现在了他的旁边。

    那是一位风度翩翩的绅士,身上带着高级香水的味道。他指了指克拉克身边的位子。


    “介意我在这吗?”


    记者摇了摇头,“不介意。”他说。


    多年与人接触的经验告诉他,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个养尊处优的上流人士,修剪得当的山羊胡,长度正好的袖口,完美的服饰搭配和一张值得受人瞩目的脸。


    那位绅士注意到了他审读的目光,他看着克拉克 ,不介意的朝他眨眨眼睛。


    有那么一会,我们的外星人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小针戳了一下。他缩了缩肩膀,嘴唇抿住。对方晃着手里的威士忌,他的脸上是大方且得体的笑容,接着,他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地板,用眼神暗示对方,自己可以再后退一些。


    “你先来到这儿的,伙计,你完全有权介意我的出现。”他对记者说。


    “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记者紧跟这回答。他意识到自己的回答有些过于急迫了,克拉克不是那种没有社交经验的人,作为记者,他见过许多事业有成的男人,并且都应对的不错。

    只是这次,对方身上有些什么东西,让他变得有些……奇怪


    他示意酒保重新给自己的杯子加上酒,他一边用手指敲打着大理石的台面。


    “只是不太喜欢这种场合。”


    又一句没有什么意义的大实话从他的嘴里跑了出来,没头没尾,像是社交过程中的一句“今天天气不错”那样干瘪无趣且毫无必要。克拉克看见对方微微的皱起眉头,有些犹豫的样子。他差不多作好了准备,对方将留下几句礼貌的告别语,并且转身离开。

    然后那个男人再次笑起来,眼尾的弧度几乎称得上是甜蜜的。


    “毫不意外。”他说。


    记者苦笑着低下了头,他挠着自己的下巴,“我的不安太过明显了吗,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伙计,只是因为你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听起来像是自夸,但我也没有外人看起来的那么合群。”


    对方手中的威士忌发出冰块碰撞的声响。


    克拉克看着对方,还有那些被酒液浸透过的、琥珀色的光线正在对方的衣领上滚动,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朦胧气息。他在那样的视线中变得逐渐放松。


    “看起来,我们有个共同点。”


    “也许会有其他的共同点,也说不定呢,”对方停顿了一下,转动着身体,对着路过的酒保使了个眼色。


    他将右边的身子靠在吧台上,神色坦然又镇定,“你如果你需要更安静的地方,我有些不错的推荐。”


    他看起来像是要与克拉克碰杯,却又只是侧过手臂将剩下的威士忌一饮而尽。


    我们的记者垂下视线,看着自己杯子里的酒,不太确定是不是也要将它清空。


    对方在离开之前,轻轻拍过他。


    “我的提议会一直有效。”他说,“你知道我是谁。”


    克拉克对着对方离开的方向看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并不知道“他”是谁。





【三】


    播放的视频才刚刚结束,毫无耐性的年轻人——他已经等得够久了,巴里大声的喊道:


    “嘿!那家伙是和你调情了吗?”


    超人皱起没有,斩钉截铁。


    “没有。”他说。


    布鲁斯的身后是象征意味十足的蝙蝠侠影子,他用沙哑的声音问克拉克:“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不认为这有什么重要的。”


    “他是托尼·斯塔克。”布鲁斯回答着自己的问题,“斯塔克工业的那个斯塔克,复仇者联盟的建立者之一,人称钢铁侠,托尼·斯塔克,钢铁侠。”


    好吧,那些紧张终于应验了。


    关于复仇者联盟的事情,他们曾经开过好几场正式的会议,布鲁斯没有刻意提起他与斯塔克的关系,但是出于某种直觉,克拉克觉得他们应该认识,这些上流人士的圈子总是很小,甚至,他们可能很熟,说不定上过同一所寄宿高中的呢。


    我们的超人感觉一阵嘴巴发干——这可不常见。


    他就不应该指望布鲁斯只是想关心他的恋爱生活,如果他想和他聊聊姑娘,布鲁斯就会穿着那套花花公子的皮囊来找他聊天,而不是这身蝙蝠侠的制服。


    “好吧,他是托尼·斯塔克,这有什么问题吗?”


    突然之间,桌子旁边的其他人互相交换视线,像是某种暗号。


    亚瑟架起手臂:“老兄,你心是不是有点大,他可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我以为我们的竞……”


    “我不想这么说,但是最近的信息都告诉我们,托尼·斯塔克公开支持了一个叫做超级英雄注册法案的官方文件,那是我们绝对不想接触的层面。”维克托用着一贯的平静语调打断他。


    蝙蝠侠摸着下巴。

    “他有阴谋。”他冷淡的说。


    戴安娜朝着蓝制服的小镇男孩耸着肩,“我做个乐观的判断吧,克拉克,不去考虑男孩的阴谋论,斯塔克可能只是想泡个火辣的外星人,但是,无意冒犯,以他的声名显著的情史,我觉得他能玩死你。”


    公平的说,这样轮流审问的模式是在太令人屈辱了,克拉克死死的盯住最后一位年轻的成员,直到对方心虚的移开视线,不准备继续补刀。


    深吸一口气,氪星人努力让语调变得平静。


    “我们只是聊了两句,”他说。


    “我们在酒吧碰了个面,然后聊了几句,这简直再正常不过了。”克拉克看着会议的始作俑者,“你们说的那些东西根本就不存在。”


    “但是他和你调情……”


    巴里小声的补充了一句,很快被氪星人的蓄势待发的热视线给瞪到闭嘴。


    蝙蝠侠依旧一动不动的呆在椅子上,眼神看起来像是随时准备从桌子底下掏出一把氪石枪。


    “托尼七岁就能解开一整套设计完整的安全保障系统,你觉得他解开一个小镇男孩的心房需要几秒?”


    “布鲁斯?”戴安娜用提高的语调责备对方,她看着他摇头,示意这不太合适,“这个少男的心房是氪星的产品,一定能多坚持一会。”


    谢谢你了,戴安娜。


    有那么几秒克拉克只想找个方向飞出去,跑到南极或者北极,随便哪个没人的地方好好安静一下。加入正义联盟完全是个错误。


    “为什么你们总觉得我和他之间会发生什么?”他皱起眉头,焦躁的说,“我们只是说了两句话,进行正常人之间的社交活动,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小题大做,我们几乎都没有交换电话。”


    亚瑟重重的吸气,眼球转动着变成了满脸的坏笑,如果眼神会说话,那他一定在说:想不到你小子还想着交换电话呢。

    而布鲁斯,让我们尽情想象把,一个拥有童年阴影的家伙,常年的住在一个整个社会都不太正常的城镇,会有着如何的阴谋论。


    克拉克不动声色的抿紧嘴唇,用上最大的克制力让自己不要脸红。


    蝙蝠侠调动节视频的进度,他摆着扑克脸。


    “走向你之前他已经额外的看了三次,以我对他的了解,这是个计划。”


    “而你看向他的时候瞳孔扩大了15%,克拉克。”


    又一次的,维克托用某种冷漠的方式残忍的打击了我们的氪星男孩,戴安娜朝他叹气,一副你就认了吧的劝诫模样。


    克拉克不得不定盯着地板,进行了数次深呼吸,才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然后,谁能想到呢,巴里开口了。


    “而且你看了他的屁股。”他说。


    年轻人的单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像是一只预示着坏运气的大乌鸦。大家突然且默契地陷入了沉默,直到一道红光划破黑暗。


    科学研究表明,如果你跑的够快,热视线就追不上你。


    但是无辜的桌椅可不会这么想。




【四】


    

    “我觉得他们这种行为侵犯了我的人权。”


    年轻记者克拉克义愤填膺的评价他的同事们——另一种同事。


    露易丝的注意力一度被对方的眼睛所吸引。

    真蓝啊,她想着,思绪又很快变成外星人的与人权之间的关系。


    外星人算是普通公民吗,还是算作非法移民?但是克拉克从来都没有别的选择,他是战争遗孤,这可能值得好几篇文章深入探讨。


    接着,“露易丝?”克拉克提高了声音,“你在听吗?”


    被喊到名字的人从沉思里惊醒,“什么?”


    “我说他们的那些行为。”


    克拉克的脸上带着沉痛,好像与那些制服怪人一起合作不是他自己选择似的。


    露易丝用轻拍的方式安抚对方。“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她郑重的说。


    虽然这话和之前的问题好像没什么关系,但是克拉克依旧接受了对方的安慰,他点了点头,表示很感动。


    “接下来呢,你打算怎么办?”


    我也找不到管理地下超级英雄组织的公会吧。“不知道。”克拉克低着头回答。


    “你想要主动联系他吗?”


    “联系他? ”克拉克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意思,他歪着头,眉头皱着,接着才像是忽然明白了意思,氪星人的眼神变得闪躲,“我…说的不是……”


    “你不想联系他?”


    “我是说……我们基本上只说了几句话。”


    “但是你想联系他。”


    “他可能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你知道我的那些同事,他们总是……”


    “他们是超级英雄,不是超级傻瓜,”管布鲁斯叫超级傻瓜的感觉还真挺不错的,露易丝一边微笑,“他们可不是疯子,克拉克,如果你那些超级Badass的同伴认为托尼·斯塔克想和你调情,你最好相信他们。”


    不管什么时候,回想那寥寥几面的接触总是令人心跳加速。

    克拉克意识到自己有些希望相信那天他们之间的确有什么化学反应,算不上电光火石,但也绝对存在什么,像是颗埋在地里的种子,正在用生长的芽尖戳的泥土直痒痒,一切的可能都像是随时在他面前展开。


    克拉克不自觉的深呼吸,他推了推眼镜,露易丝则是拍拍他的肩膀。


    “你可以好好想想,而且如果斯塔克对你有兴趣,你肯定会知道的。”


    或许不是个坏主意。克拉克想着。


    从技术角度来讲,他和托尼都是超级英雄,这足够让他们在秘密身份上坦诚相待,他甚至可以现在跑去那家常去的花店带上一束玫瑰,然后出现在对方的家里。不对,这可能太唐突了,我应该先……


    他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却想起自己并没有对方的电话。他思考应该向谁要到托尼的联系方式,布鲁斯吗?还找别人问问?他被忽然间窜上来的许多想法塞住,接着手中的物件开始震动,铃声传了出来。


    陌生来电,上面是这么显示的。


    露易丝朝他挤挤眼睛,摆着手表示自己不会在这打扰了。


    而克拉克,他整了整领子,又清着嗓子,然后终于接起电话。


    十分钟之后,西装革履的氪星人“奇迹般”的克服了焦灼的交通,出现在对方的办公室门前。


    斯塔克先生站在桌子后面,像是所有上流人士习惯的那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恰到好处的迷人,脸上带着狡猾的笑意,那笑容就像是布鲁斯所担心的阴谋本身。


    可惜克拉克一点都不担心,说实话,如果世界上都阴谋都像是对方展现的那样,那世界一定会前所未有的……和平。


    “我本来可以等你的上司通知你的,但我没这么做。想采访一下现任的复仇者托尼· 斯塔克吗?肯特先生。”


    “不胜荣幸,斯塔克先生。”





【五】



    罗斯站在演示板的面前,像是个专业的卖股票的销售,而非一个将军,托尼想过国会那些老头子花了功夫才把这个家伙变成个像模像样的下手。


    “我们新建立的层级管理制度将会……”

    

    演示板面前的人停住声音,他强忍怒火的目光锁在托尼的身上,那个全场唯一捣鼓着手机的男人。


    对方抬头迎着那视线,挑了挑眉毛。


    “忘词了吗,罗斯先生?”


    他的语气带着十足的轻视,被喊道名字的人也压低了视线,像是在憋着一口气。这副场景不管看过多少遍,依旧让人心情愉快,托尼让自己好好的多看了一会。


    “还有别的事情吗?”他问。


    对方阴沉着脸,咬牙切齿,“没有。”


    “忽然想我还有事,我的老板,珀兹女士给我发了紧急消息,”他将手机收回兜里,站起身,带着礼貌的微笑,拍了拍自己的领子。


    “各位,下次会议再见。”


    刚一出门他就见到了不太高兴的小辣椒。对方小声的警告他,如果再用她做挡箭牌,接下来有的是需要签字的会议文件。


    托尼苦笑的看着他的老板。“我们还没完全走出去呢,就不能让我的后背多享受一下那些家伙的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吗?”


    珀兹女士毫不犹豫的出声讽刺。“我还以为自从勾搭上了那个小记者,你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娱乐活动呢。”


    有那么一会,托尼十分后悔,小辣椒比那些会议要棘手的多了。他开始思考现在灰溜溜的回去是不是个更好的选择。


    “怎么,不准备反驳你有‘记者问题’这个事实了?”


    一边走着,托尼向上看着天花板,瘪了瘪嘴,“‘勾搭’这个词有点太言过其实了,和以前相比我已经……”


    “所以刚刚在会议上不是在用手机和那个小记者调情?”


    “我只是给他留下一些必要的信息,而且……嘿!你怎么知道我用手机在干什么,我得警告你,佩帕,你不能侵犯你前任老板加前任男友的隐私,美联邦共和国制定那些法律是有意……义…”


    大门退开,托尼的话语结束在一阵迟疑的尾音中。


    他不自觉的停下脚步,愣愣的站在原地,看了看佩帕,又看了看前方,就差要用手里的扫描器确定拜访者是个真人,而非什么稀奇古怪的幻术。


    来人穿着一身无趣的黑色西装。


    “嗨,托尼。”


    对方打了个招呼,接着对着佩帕指了指自己的手表,示意时间。


    “抱歉,花了这么久才把他带过来。”佩帕回答。


    托尼瞪大了眼睛,悲伤满的都快从眼睛里扑啦啦的往外溢出来。他捂着胸口,沉痛的像是佩帕正在用冰淇淋铲大把大把地挖他的心脏。


    “我真不敢相信,”他说,“你让布鲁斯·韦恩进了我的屋子。”




【六】



    “我也希望能多和你寒暄一会,托尼,不过事出紧急,我没有时间做这个。”


    托尼在房间走动,他回头撇过说话的人。


    “噢,当然,典型的韦恩少爷的风格,”他抬着眉毛,手掌摊开,“你能相信吗,佩帕,这样的小混蛋进了我的屋子,我讨厌布鲁斯·韦恩,你得把他带走,我一点都不想见到他。”


    被喊到名字的斯塔克工业CEO皱起眉毛,她盯着布鲁斯。


    “男孩们,我闻到了一点对抗的味道,这应该让我担忧吗?”


    他们的客人整着自己的袖口。


    “不,事实上,关于相处不来的这点,我难得与托尼保持相同的观点。”另一位“男孩”则是翻着白眼,不太赞同的样子。


    “好吧,剩下的时间是你们的了。”


    女性总裁走向门边,离开前留下了一些担忧的眼神——那可是布鲁斯·韦恩和托尼·斯塔克凑在一起,她当然应该担忧。


    门因为女士的离开而被重新关起,脚步声干脆的切断,像是一只走表忽然消失了声音。


    不自在的感觉沿着手臂爬了上来,迅速的,如同某种长了许多肢节的古怪小虫子。


    托尼打量着客人,对方摸着领口,清了清嗓子,说出了他这辈子都没想过会从布鲁斯嘴里冒出来的话。


    “托尼,”对方郑重的,“我需要你的帮助。”





【七】



    就像世间的所有物质都有弱点,联盟中的一员——超人,也自然有他的弱点。


    关于精神攻击,克拉克已经不是说是否有抵御的可能了,他几乎是个精神攻击魔法的吸收器。

夸张点说,如果南半球发出了一道魔法咒语,北半球的克拉克·肯特会恰好的飞过半个地球,只为了让自己中上那么一记魔法。


    这也是为什么,布鲁斯有种预感,无论他怎么干预,托尼都能轻松拿下的他的成员,说不定还签上那么几个至关重要的文件,让克拉克连自己做了什么都还没明白,就重重的挫伤他们的联盟。


    托尼·斯塔克的甜言蜜语是另一种层面的精神攻击,配合上鲜花与美酒,效果更佳。从记者先生最近的作息安排就能看出来,花花公子先生已经在使用自己的魔法,而且效果可能比它预想的还要好。


    只不过,布鲁斯没有想到通常情况下的精神魔法攻击来的更早,也更激烈。


    现在他不得不把托尼带到这个超人失控的地点,不是因为他无法处理这种情况, 而是因为托尼可能是更为温和且无害的解决计划中的一环。


    赶到破坏现场的钢铁侠抬着头,各处的飞行器闪烁着运作的光亮。


    他的面前是红着眼睛的超人正在破坏一个广场上的雕像,“那家伙怎么了?”他问。


    “你觉得呢。”蝙蝠侠透过窗户,与钢铁盔甲上的眼睛对视,“他被魔法控制了。”


    “蝙蝠侠居然没有应对的计划?”


    即使看不到脸,布鲁斯也能想象对方脸上的坏笑。他思考了一会,是否要告诉托尼“用真情感化失控氪星人的计划”的运作方式。


    就像是露易丝跑来帮忙的那次,托尼只需要来到现场,然后使用他的甜言蜜语就好。

    但是布鲁斯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克拉克或许想要掌握主动,而且他也不希望托尼太过得意。


    谁知道他们发展到了哪一步呢,也许托尼比他预想的更有耐心(呵,这怎么可能)。


    “你就是应对的计划。”蝙蝠侠回答。


    这是一句立即生效的话语,浮在半空中的钢铁人缓缓的落在地上,期间必定经过情绪起伏极大的自满与得意。托尼解开盔甲,他回过头,眼神里带着一种让布鲁斯觉得陌生的坚定。


    他扯了扯嘴角,“好吧,布鲁西,既然你都开口了。”


    按照蝙蝠侠的计划,面前的这个男人将会解开自己的盔甲,然后走到克拉克面前,进行史诗爱情片里经常会出现的那种场景。

    什么眼泪啊,爱啊,感动顺着风到处乱飞,最后再夕阳下感人至深的拥抱,这座可怜的小镇就能得到拯救。


    然后托尼向前一步,他冲着通讯器。


    “维诺妮卡,”他顿了顿。“把我们的反超人装甲叫醒,是时候出来遛弯了。”


    等等,说好的真情感化呢?


    反超人装甲?





【八】



    克拉克被吵闹的争执声从沉睡中叫醒,之前发生的事情完全被魔法的后遗症变成一堆黏糊糊的玩意,他睁开眼,揉了揉脑袋,他的眼前是深灰色的天花板。而那些声音就在他不远的地方。


    “我不敢相信你居然有反超人装甲,还是说你有一整套对付正义联盟的装甲?”显而易见的,这是布鲁斯的声音。


    “别说的好像你没有似的,布鲁斯,起码我解决了你的危机。”


    托尼,托尼也来到这了?


    布鲁斯比他预想的还更生气,“如果我想用暴力解决这几件事情,我就自己去做了。”他用着相当不可以的音量与对方说话。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和他讲道理?”


    “我也不知道,你可以喊他的名字,然后走过去抱住他或者……亲他!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你们平时怎么相处的?”


    托尼停了下来,这部分沉默让床上的氪星人红了脸,谨慎的伸头探听。


    而对方才刚刚分开嘴唇,有那么点气流因此而转动,这个动作如此微小却又足够扣人心弦,克拉克只憋住了0.07秒,就忍不住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没事!托尼,你不用这么做!”


    他扒着门框,气喘吁吁——主要由于紧张。


    斯塔克先生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他,又看向布鲁斯。


    “这是什么恶作剧吗?”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如果这是恶作剧,布鲁斯,你最好现在就开始解释,因为我可是为了你们的外星人动用了几千万的资产。”


    少见的,总是成竹在胸的布鲁斯愣了下来。


    “这不是……”他看着克拉克,“……恶作剧。”


    一些短暂的停顿之后,他突然站直了身体,所有的肢体语言也变得僵硬。他挤了挤眼睛,像是在对着克拉克暗示什么,“介意和我私下谈谈吗,超人先生?”他问着克拉克。


    氪星人皱着眉头,回答道:“没什么必要吧。”


    “我坚持这么做。”


    克拉克想要拒绝,布鲁斯的脸上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他犹豫的点了点头。对方立刻向他快步的走来,抓着他的手臂,往另一个房间走。


    “我想和他打个招呼再……”


    “别回头,”布鲁斯瞪着他,小声的说,“他还不知道。”


    “什么?”


    “嘿!外星人先生,”来自另一个超英组织的客人突然出声,他在背后冲着他们喊,“你好像有东西掉了。”


    如果说回头之前,克拉克还不明白布鲁斯的怪异举动到底是什么意思,当他回过头,见到托尼手里拿着的东西,也立刻通电般的想明白了。


    对方朝着他走过来,客气的笑了笑。


    “你的眼镜掉了。”


    氪星人迟疑了半天,他清了清嗓子,“这不是我的,”他说。




【九】



    托尼给自己倒了一杯马提尼,拿好准备的鼓捣的小玩具,找到新男友的前胸,手臂揽着对方的脖子,啪的一下将自己摊了上去,


    “嗨,肯特先生。”


    对方眨眨眼睛,伸着手打了个懒洋洋的哈欠。


    “嗨,斯塔克先生。”


    “你知道吗,上周我碰见了个挺奇怪的事情。有个朋友喊我去帮忙,结果你猜怎么着,我发现那个超人长得居然有点像你。”


    克拉克假装自己只是去拿沙发上的遥控器,其实是为了找个时机运行一下表情管理程序。


    等他重新将视线转回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是完美先生的标准笑容。


    他假装惊讶,“有吗?不会吧。”


    “我也不知道,有几个角度有点……”


    托尼摸着对方下巴,沿着各个方位上下左右的端详了好一阵,他像是准备用眼神在记者先生的脸上凿出个人工雕像似的,每个角落都没有放过。


    终于,放弃尝试,他重新把脑袋搁在对方的肩膀上,氪星人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悄悄的向外送出一口气。


    “也许是我看错了吧,你长得和他完全不一样。”


    “当然了。”


    克拉克不动声色的推了推镜框,“我和他长得完全不一样。”






【推测】



    正义联盟的会议上,闪电侠同学提出了自己疑问。


    “你们有没有想过,克拉克的眼镜产生的隐蔽作用,是来源于眼镜,还是来源于氪星人,还说眼镜与氪星人发生的必然现象?”


    戴安娜第一个发表意见。


    “克拉克不只有那一个眼镜,所以我觉得是他自己的原因。”


    “这我们也不清楚,说不定那个眼镜也和氪星人一样,有着隐蔽自己的能力呢。”亚瑟靠在椅子上,大喇喇的说着。


    蝙蝠侠躲在阴影里,慢悠悠的来了句,“我检查过,眼镜是清白的。”好像他曾对着那个玩意进行了一次法庭裁决似的。


    “你们有没有想过,眼镜产生的隐蔽作用是因为我们处于一个严格的世界背景之下,受到不可违背的设定约束。就像是另一个世界会有这样约束,要求绿色的巨大怪物不会裸体在街道上狂奔,所以不论绿色怪物使用怎样的布料作为裤子的制作材料,那条裤子都会被强制性的定义为:坚不可摧。”


    钢骨摆了摆手,机械中发出涡轮转动的声音。


    “只是个理论,你们不用放在心上。”




【推测2】



    正义联盟的会议上,闪电侠同学提出了自己疑问。


    “你们有没有想过,既然钢铁侠周围聚集了很多超人类与异于常人的家伙,或许他完全不介意克拉克的本来身份呢?”


    “我不这么认为,介于托尼·斯塔克很少在床上获得‘强硬’的主导地位,而且还他总喜欢找理由说是因为对方更爱自己,如果看起来不谙世事的小记者忽然变成了体质超众的外星人类,他肯定会相当介意。”


    面对着大家的震惊注视,布鲁斯只是安稳的坐在那,继续说。


    “只是个理论,别放在心上。”





【推测3】



    正义联盟的会议上,闪电侠同学提出了自己疑问。


    “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克拉克和托尼……”


    “嘿!”会议成员之一的克拉克终于忍不住打断对方,“能不能哪怕就一次,在会议上问点正常的东西,而不是关心别人的恋爱情况?”


    面对正在脸红边缘徘徊的氪星人,巴里小声的说着抱歉。其他人则是耸了耸肩膀。


    亚瑟挠着自己的下巴:“但这个话题更有趣。”


    半机械人也点点头。


    “确实很有趣。”










评论 ( 37 )
热度 ( 5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