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Fogging(Bucky/Tony,全年龄,一发完)

简介:内战后,巴基加入了复仇者,他在理解托尼·斯塔克的道路上遇到了许多阻碍。


警告:ooc警告、依旧是奇怪的文、也许有那么一点点的队长不友好




【一】


    曾经的九头蛇从业生涯教会了巴基适者生存,现代生活则告诉他:


    你想的美。


    融入不了社会这事不应该怪在任何人身上,或者任何的流行乐队、社交网站、或者某个提名了五次才最终拿到奥斯卡的纽约电影演员。

    他是个可以放进博物馆展览的老古董,二十一世纪对他而言太过奇形怪状。但如果要在其中找个杰出代表,巴基会把他这票——也是唯一的一票——投给托尼·斯塔克。


    他理解不了托尼·斯塔克,他只是……不能。


    不能!




[他和我说话]


    搬进复仇者大厦的时候,巴基算是给所有人都打了个招呼。


    他站在大厅前点点头,沙发上的复仇者们也客气的点了点头,托尼在其中没有出声。所以托尼和他说话不是第一次打招呼的事,而是之后的事。


    史蒂夫告诉“那件事”已经处理好了。


    “那件事”指的是巴基杀了人家父母的事,巴基知道多少个史蒂夫都处理不好。


    世界上没有能处理好这种事。

    他弄停了那辆车,再扯了车门,他亲手杀了人家的父母,每个动作都记得清清楚楚鲜血淋漓。上次他们想“处理”这事,史蒂夫和他把人家打了一顿。现在,巴基想着,要是托尼能打他一顿就好了,多打几顿也行。


    可惜钢铁侠不随便打人,钢铁侠脱了壳的时候又大方又好相处。


    托尼站在一堆人里从容自若,和角落里的社恐战士形成鲜明对比。巴基眯着眼睛,勉强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那么点当年自己布鲁克林小王子的模样,心里突然有些惆怅,正好碰到对方看了过来,那双本来带着笑意的眼睛冷了下来。


    社恐战士一阵心虚,咕咚咚的把手边的果汁喝了大半。


    脱了壳的钢铁侠又大方又好相处,只是不对这他这么做。


    当然了,巴基愿意用自己的金属手臂打赌,托尼每次看见他就难受,而且说实话,他被看着也挺难受的。

    他只能希望哪天对方憋不住了,把自己好好打一顿。


    喝了一半的杯子放在台上,巴基准备先溜。


    杯底刚刚落稳台面,一转头就看见刚刚还冷眼看着他的仇家站在面前。


    托尼面无表情,嘴角僵硬的抽了抽。


    “你有没有什么过敏的。”他问。


    巴基觉得自己像是被突然推在舞台中间跳草裙舞似的,脸和头骤地发热,恨不得随便找个什么冰箱钻进去,把那张臊得慌的老脸放一放。


    他和我说话。


    他想着,这么大层楼这么多人,如果他想,可以和那些人聊到宴会结束。他完全没必要和我说话,却绕了这么远走过来特地和我说话。


    这举动肯定有着特别的意义。


    巴基打了个结巴,喉咙里憋出一点清嗓子的声音。


    “不记得了。”他决定拖延时间。


    托尼耸耸肩膀,不在意的样子。拿着杯子往其他地方走了。


    他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脑子里的念头飞快地转,面前闪过许多他记得的脸,大多数带着血迹,还有一些是他认识的人。


    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了出来:


    他一定是想毁掉我。


    他想。


    为什么不呢,他想毁掉我。


    他想假装和我拉近关系,让我以为自己被原谅了,等某天终于松懈下来,真心信他。他再告诉所有的东西都是假的,是我痴心妄想,自作多情。


    最后潇洒的甩手走人,脚步轻快,像是扔掉一件黏糊糊的垃圾。


    巴基因为脑海里的想象而莫名安心。


    他早就等着对方动手呢,或者动枪,或者动炮,要是周围没有其他人,动核武器也行。


    现在托尼终于要处理他了。


    他愿意接受对方提出的任何暴力提议。现在托尼想让他动心,动到心碎碎。他反而长松一口气,恨不得原地锤胸口,命令那冻了七十年的老鹿立刻乱撞。就连之前对方留下来的那句话都说得通了。


    托尼要是知道他过敏什么,就能在暗地里动手。


    他满怀期待的跑去神盾局的医生那,要求做过敏测试。


    医生弄来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仪器,给他全身上下查了遍。


    最后他们发现这位巴恩斯先生身体太好,还是普通人的时候就身强体壮,布鲁克林小霸王,现在加上超级血清,别说过敏什么花生灰尘了,连硫酸都能忍着喝下几口。


    就是有点疼。




[他不太一样]


    托尼和楼里的大部分人都不一样,或者说,他和其他的“复仇者”们不太一样。


    其他的人,和巴基在军队里认识的差不多,带着一股冰冷的制式训练出来的利落,该曲折的你绝对猜不到他们想什么,该直接的往往大刀阔斧,直奔主题。


    半路出家——男特工是这么说的——的托尼·斯塔克从没接受过什么专业训练,做事也是全凭兴致。


    心情好的时候,你让他改个箭头,他能给箭头配上一整套卫星,心情不好的时候,你拜托他修个盾牌,盾牌能半个月都是原样。


    十天中总能有那么一天,巴基看到佩帕小姐或者罗迪上校心急如焚的等着那位大老板。


    托尼斯塔克慢慢悠悠的房间里走出来,西装笔挺,衣袋上别这方巾,身上带着一股说不上来的好闻味道,连胡子尖都光鲜亮丽。


    他没忍住地打了个喷嚏,听见等久了的人小声抱怨。


    “是你让我‘认真对待’,所以我认真对待。”托尼的声音带着些小得意,像是正捏着对方的把柄,他继续说。“不然我还能一起床就长这样吗?”


    这就是不一样的另一个方面了。


    巴基自持当年也是个爱臭屁的小伙子,不至于像个姑娘似的大瓶小罐,什么发蜡啊,凡士林的之类的,刚当兵的时候还是带着的。


    但托尼就不一样了,据他所知,托尼光是抹胡子的精油就有好几种。

    (别问他怎么知道的,一个嗅觉超群的超级士兵 ,别人的胡子闻起来什么味他能不知道吗。)


    有次他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觉得屁股底下有东西硌得慌,拿出来一看,是个全是法文的罐子,他闻着这东西像托尼的,又小心的塞了回去。等到克林特坐了那个位置,男特工龇牙咧嘴的把罐子拿出来,问向靠着沙发背弄平板的有钱人。


    “这是不是你的?”


    对方抬头瞥了一眼,嗯了一声。


    “我前两天好像才在广告里看到,送女朋友?挺贵的吧。”


    “怎么,想要啊,”托尼放下了平板,笑的胡子也翘翘的,“想要就拿去,反正我觉得挺腻的,拿来抹脚了。”


    特工把罐子扔向对方,被扔的人歪着身子躲了过去。


    巴基在旁边听着,有些耳朵发热,为对方害臊。好歹一个大男人,细致到抹胡子不够,还抹脚上。


    关键是抹完了也不女气,该男子气概还是男子气概,全身上下抹的香喷喷,倒是能解释那些好闻的味道从哪来了。


    更关键的是,托尼不仅自己精致,兴致来了还拉着他们一起精致。


    有时候是聚会,有时候是高尔夫。有时候是养生水疗。


    复仇者集体组织去水疗中心做按摩,一队的精壮的大汉齐齐的躺在按摩床上。


    巴基别过头,直直的挺在床上,告诉自己千万不要本能作祟,把背后的按摩师抓过来锁喉断手一顿暴打。


    隔着一张床的侧边,那位水疗活动的组织人倒是相当享受。

    托尼半闭着眼睛,随着按摩师的动作挪了挪身体,浅浅地呼气,一不留神腰上搭着的浴巾就往下滑了,露出白晃晃的半个屁股,比腰往上的地方白了几圈。


    他有些发蒙,一口气噎着不上不下。事后才知道这是流行,这叫美黑。


    有钱人喜欢把自己晒出健康的古铜色,还穿着裤衩晒,留下一对干净天然的屁股蛋。


    背后的按摩师父适时的打断了他的念头。


    “请放松一点,先生。”


    巴基点点头,表示会努力。


    后来他听说自己的背把人家师父的手都捏疼了。




[他好像有男朋友]


    

    大厦里不只有巴基一个关系户。


    另一位关系户的名头要更大一点,传说中的雷神的传说中的弟弟,邪神洛基。


    据说这位关系户坏得彻底,坏的透彻。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当初把纽约搅得天翻地覆,凭着身世好,不仅活着,关着关着还给放出来了,时不时跑来复仇者这边串门,说是家属探亲。


    巴基觉得自己要是能有对方百分之一的反派觉悟,绝对潇洒许多。


    邪神大爷懒懒的支在吧台上。


    “你这里的酒没有味道,真不知道你怎么喝得下去。”


    被抱怨酒品的斯塔克翻了翻眼皮。


    “我工作室里有玻璃瓶装的,浓度百分之百,你又不去喝。”


    那位外星来的亲戚晃晃手里的杯子,“一个人喝多没劲。”他慢悠悠的,意有所指的看着旁边的人,脸上带着笑,笑得巴基一阵背后发毛。


    托尼没准备顺着这位闲人的意思。


    “班纳还在工作室里,你可以找他喝。”


    班纳博士的名字一出来,对方立马挺直身板,眯着眼睛,不情不愿的收敛起来。


    洛基和托尼的关系不错,所有人都能看出来。


    这两位聪明人在爱好上相当合拍,一位爱惹事,一位爱生非。更别说两位都巧舌如簧,调情当斗嘴。公共视野下,斯塔克深夜与神秘男子同游,外星坏反派神被发现身穿“I Love T.S”的应援服;私底下,一位夸你身段妖娆,诱惑狂野;另一位夸你娇小可爱,惹人怜爱。


    巴基在旁边看得腮帮子都酸了。


    所幸的是围观者之中,也有别人感到不满。


    克林特的脸紧绷绷的,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没有人会知道。”他小声的嘟囔。巴基看见对方手藏在衣兜,八成是有把枪什么的,“我已经瞄准了那个兔崽子,人会知道。”他第二次的摇摇头。


    据说洛基对克林特做了九头蛇对他做的事,据说洛基把托尼从窗户上扔下去。


    据说托尼男女不忌,风流韵事一大堆。据说小道报纸都是无稽之谈,托尼斯塔克比钢铁还直,直得都快断了。


    巴基很担忧,很困扰,还很震惊。


    他知道托尼不是个小气的人,经过神盾局的努力——心理干预外加教育辅导,他们见面已经能说上几句话,偶尔还能点头打招呼。巴基知道托尼如果记仇,他们肯定没办法说话,但是他没想到对方大方到这种程度,能和犯罪分子厮混到一起。


    换句话说,既然洛基可以,为什么巴基就不行。


    为什么洛基可以一口一个“亲爱的”还被叫做“小鹿斑比”,都是鹿都是基,巴基却只有“嘿”、“你”和见面时尴尬的互相瞪着。


    哦,对了。


    仔细想想理由。


    因为巴基不只是杀了八十多个人或是把别人从窗户上扔下去。巴基杀了更多的人还杀了人家的父母,还在事后打了人家一顿。


    杀了别人父母的人只有嘿、你,还有尴尬的互相盯着。


    想什么呢,这辈子都没有没有“亲爱的”。




[我只是担心]



    天色刚带着一点亮光的时候,托尼梦游似的顶着一头乱发,从卧室里蹭了出来。


    那边的巴基早已经起床,在咖啡机煮咖啡。


    他不意外的看着那位没了壳的钢铁侠走到他面前,看看杯子,又看看那个咖啡机,身上带着一股暖烘烘的瞌睡虫的味道,睫毛几乎要上下缠在一起。对于巴基而言,面前这位睡眼惺忪的斯塔克和“精致”之后不太一样,却也没有差多少。


    他想说我煮了咖啡。


    “我”这个词显得太自我,“煮”这个动词大部分是机器完成的。


    于是他让开一个肩膀,说:


    “咖啡。”


    面前的人点了点头,显然认得那是咖啡。他绕过桌子找了个杯子,冒着热气的棕色液体流了下来。。


    巴基想说你应该和洛基分手。却觉得这说法太武断。


    “你和洛基……”


    他犹豫了一会,托尼看着他,抬了抬眉毛。


    “你和他是在一起吗?”


    被问的人放下了手里的杯子,歪歪脑袋,回问:“这是个问题?”


    “他很奇怪,没人了解他。”


    巴基不动声色的搓着手,自认语气足够诚恳。


    “只是个建议,”他说,“别随便迷失在英国口音里,那都是假的。”更别说那个家伙甚至都不是个真正的英国人。


    他的话刚一说完,托尼愣住了。


    对方端着杯子,一副想喝的样子,又张着嘴半天没说话。眼里渐渐浮出难以理喻似的嘲弄。


    “我和他怎么样,你看着难受?”


    巴基不想说真话也不想说谎。


    “只是个建议。”他干巴巴的说。


    对方扶着桌子,低低地笑了几声。


    “那你觉得我应该找谁?”


    托尼没等他回答。


    “你说我找个本地的怎么样?”


    巴基被问的有点结巴,只好端出一张冷硬的脸,点了点头。


    “那知根知底?家人朋友什么的都清清楚楚?”


    “嗯。”


    “是不是最好还有个正经的工作,最好朝九晚五打卡上班。”


    这倒不一定。


    他回答道:“人好就行。”


    对方一串问题问得他心惊肉跳,很担心下面随时来一句关你什么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托尼想要嘲讽他再简单不过,此时他看见对方眼里捉弄越来越多,硬着头皮,准备接下一句。


    “那你觉得,我应该找男的还是女的?”


    哈?


    他抬起头,不自觉的皱眉。


    托尼把杯子里的热气吹开,喝了一口,继续问。


    “我找你怎么样?”


    像是被一把扔进了冰湖里头,巴基愣在原地,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二】


    托尼知道史蒂夫迟早会找过来。


    这位保护欲过强的朋友恨不得把巴基多打了个嗝都算在他身上。


    不管话里是不是有夸张的成分,至少史蒂夫的唠叨是真的。


    刚听见脚步声,托尼都没让对方说话,他先一步举手投降表示自己仁至义尽。


    “我已经尽力了。”


    他看着门口着急忙慌的美国队长,“你们建议我友善一点,我已经非常友善了。”


    “我主动找他说话,还问他对什么过敏,要知道佩帕我都没这么问过。”


    “但是他每次看见我就像我要掐他似的,坐立不安,半天才憋出几个字。先说好,我没有掐他,至少没有表现出来。”顿了顿,“就像我现在很想一拳打在你脸上,但没有表现出来。”


    史蒂夫的动作缓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他说服能力高超还是怎么的,对方犹豫了一下。


    “巴基这两天表现的很奇怪。”


    “所以?”


    “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好吧,我可能和他开了个不太适合的玩笑,”托尼摊开手,“我只是没想到你的老朋友比要思想保守,还有点恐同。”


    尽管他和洛基之间清清白白,纯直友谊,但是如果有老古董看不惯两个男人互相腻歪,决定要插一嘴,自由思想先锋托尼斯塔克可不乐意。


    对于这个答案,史蒂夫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你说什么?”他问。


    托尼也觉得莫名其妙。


    “什么什么。”


    他互相僵持着看了半天,还是美国队长先一步把视线收回来,换回了那张忧心忡忡的正直脸。


    “希望你的玩笑不是让他从楼上跳下去,托尼,因为他似乎准备说好。”


    另一个人眨眨眼睛,脸也皱了起来,表情基本上在说着这都什么玩意呢。


    事实是,在经历了四天零十八个小时的满面愁云之后,巴基·巴恩斯终于咬紧牙关,一拍大腿,当着一旁还敲着沙袋的老友史蒂夫的面,壮士断腕似的,低声说了一句:好。


    叹了口气。


    史蒂夫看着托尼,眉头紧的像是要夹死谁。


    “他说,好。”














也许会有人觉得冬哥的视角有点矫情,这里稍微辩解一下啦~


只是因为心里有鬼,光是看着都觉得扎






啊,之前忘记说了,不鸽的话应该会有后续?

评论 ( 42 )
热度 ( 4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