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锤铁/霜铁】驯养你的龙(龙×普通人AU,NC-21,下)

【完结】【下】【全三篇】

简介:纽约总裁Stark先生不幸被龙绑架,劫匪与他的兄弟提出了匪夷所思的要求:“给我们生孩子吧!”


标签:锤铁,霜铁

警告:pwp,龙×普通人AU,NC-21,【警告写出来很可能会被和谐,所以放在图片链接里,如果觉得无法接受请务必关掉,开车部分不影响剧情,请不要勉强自己】


【六】



内容请点链接【警告内详】




【七】



     再次见到Loki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天之后了。


     之所以用“好几天”作为形容,是因为Tony确实不知道中间到底有几天。


     他很有可能在见到Thor的时候就表现出了迫切的热情和需要拥抱,他们不得不花了一些时间用来解决这个,然后作为普通的人类,Tony又花了一些时间用来从筋疲力尽中恢复过来。


     他试着不去想Loki做的那些事情和这有什么关系。


     Thor总是很好闻,有一种森林和电力的气味。他想要抱着对方纯粹是因为自己的需要,不应该和那个狡猾的巫师有任何关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Tony确实想要见到Thor的兄弟,他有不少的疑问。


     但几天之后在餐桌上见到若无其事的另一只龙,还是有些让人意外了。


     没错,餐桌,世界上最伟大的机械现在成了一个经常不穿衣服的木工,真是暴遣天物。


     “嗨~小人。”


     餐桌旁的黑发男人难得的打了个招呼,Tony的脚步立马变得迟疑,他看了看Thor,又看了个那个家伙。


     “所以,”他清了清嗓子,“你的老弟在这。”


     这是陈述句,我现在都开始用陈述句作为对话的开端了,居然沦落到了这种程度。


     对方看起来倒是挺愉快的,脸上的微笑堪称完美,“对,是我。”他说,“另外,一点小提示,我和Thor不是兄弟。”结尾一点细微的咬牙切齿暴露了巫师的真实心情。


     出现在对话里的另一只龙爽朗的大笑。


     “哈哈,Loki,你总是喜欢开这种玩笑。”他将装着烤肉的金盘放在桌上,拍着对方的肩膀 ,“如果你不是我的兄弟,我早就因为你犯下的事情而不得不处死你了。”


     当“处死”被轻描淡写的放进一堆坦率笑容之中,事情往往会变得很诡异。


     Tony伸向烤肉的手停在半空中,Loki的表情也变得僵硬。


     人类停顿了一下,接着发出干巴巴的笑声。


     “别闹了,Thor,你肯定不会处死Loki,他可是你的老弟。”他说。


     Tony已经尽可能的让自己的笑容显得自然,但是Thor用接下来的话让他的声音截然而止。


     “我会的。”


     金发男人的脸色忽然变得严峻,就像是一个穿着鳞甲的强壮战士应该有的那样。Thor将嗓音压得很低,眉毛也是,他坐在另一个椅子上(噢,可怜的椅子)。


     “处死Loki是的职责,就像如果哪天我表现失格,Loki也应该处死我。”


     他将视线挪到另一只龙的身上,只是一小会,然后他对着Tony说:“这就是为什么数量稀少,吾爱,因为我们会总是在自相残杀。”


     关于气氛凝重?Tony做了错误的判断。


     他以为之前那就叫做气氛凝重了,但是和现在一比简直算得上是轻松惬意。


     Thor不会吹嘘自己如何擅长战斗,但是Tony知道,另一条龙也知道。Loki看了他一眼,又将视线移向Thor。那种谨慎又锐利的气质慢慢的从巫师的身上渗了出来,像是随时准备用魔法将整个洞窟捅个对穿。这可是Loki,Tony不太想猜怎样的力量才会Loki紧张成这个样子。


     接着,绷在椅子上的金发男人忽然又一次发出了大笑。他的笑声将剩下的两个人对比的像是一对古板的傻瓜。


     “你们该不会真的相信了吧?”

     他解释自己只是在开玩,同时笑到眼角溢泪,他重重的拍着那位兄弟肩膀,“我怎么可能会处死你,Loki,你可是我的兄弟。”


     剩下两位怔住了好一会,才开始摆出违心的假笑。


     气氛变成了虚伪的其乐融融,两只龙甚至开始拉家常。Tony不太能理解那俩家伙说的是啥,所以他只是闷头吃肉。一些类似图雅和拉美西斯之类的名字冒了出来,越听越像是某个古埃及的法老。


     “你们说的是拉美西斯二世?”他加入了对话,两只龙同时转头看他。


     他继续追问:“在公元前一千两百多年的那个法老王?”


     Thor摸了摸下巴:“我不太确定,好像是追杀腐蚀龙的那阵。”


     “腐蚀龙是之后的事情,”从口型来看,Loki大概想说一句蠢货,但是又憋回去了,“腐蚀龙快赶上凡人的公元元年了。”


     “那是甲虫危机的时候?”


     “不是甲虫危机,我记得那阵有人类在打仗。”


     “人类总是在打仗,Loki。”


     Tony看着面前的两条龙像是上了年纪的老爷爷一样争执年份,对话中差不多把人类的文明史聊了一圈。


     过了一会,Thor转过头问他是不是认识拉美西斯,或者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不,只是因为他是个历史人物,有些人对历史很感兴趣。”Tony快速的答道。


     对方的眼睛亮了起来。


     “但是我对历史不感兴趣,书呆子才对历史感兴趣。”


     即使不明白书呆子究竟是个怎样的形容词,Thor大概也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了。


     他的蓝眼睛变得暗淡,视线沉重了起来,很短暂的时间之后,Tony开始变得有些坐立难安。Loki适时的发出一句微不可闻的嘲笑,显著的加重了人类的症状。


     Tony没捱多久就找了托词离席,他开始忍不住的想Loki的某些评价或许是真的。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需要特别的在意那些感受之类的东西,他是个实务派,效率总是好过一切。但是Thor露出那种表情着实的刺痛了他。


     可能是Thor改变了他,他想着,搞不好是因为那些咒语。


     当然,最大的的可能是Thor是个好人,Thor是一个待人真诚并且值得让人付出真心的好人,他用Tony曾经从未感受过的态度对待他,他从未见过有人像是Thor那样,如此直白的表示自己的爱意,好像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藏。


     Thor并不是个完美的人(或者说龙),他会打鼾,经常不小心弄坏东西,而且做得烤肉世界一流的难吃。他不喜欢Tony总是有所保留的对待他,每次他因此而烦恼的时候,Tony总是能感受到他滥用的腕力。


     但是Thor依旧足够完美到值得一个懂得尊重他的爱人。Tony只是觉得他们两像是处在截然不同的两个频道。


     “嘿,Stark。”


     有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Tony抬起头,看见自己构思中的人正站在面前。他以为自己逛了很久,结果几乎是回到了原地。


     他喊着对方的名字,“Thor。”


     “嗯?”


     “我还以为你没有吃完你的午餐。”


     “我不饿,”对方说完后顿了顿,“我是说……”他摸着自己的下巴,犹豫的,“我有点饿,但是食物好像不能解决我的问题。”


     Tony向前挪了两步,他盯了一会Thor背后的树影,又看了一会天花板。


     “你有别的问题?”他有些试探的问,


     对方点点头,“有一点,”Thor回答。

     “我知道你喜欢找Loki聊天,我对着这个没什么意见,”他特地摆了摆手臂,做出不介意的样子,“你有权选择自己喜欢的谈话对象,只是,我需要提醒你,当我的族人们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保密者,他们通常不会选择Loki。”


     人类低着头闷笑,他悄悄的向前靠近,“你是说…你希望我把秘密都说给你,因为你是个很好的保密者?”


     对方思索了一下,换成苦笑,“我也不是个很好的保密者,”龙非常自然的用手臂揽住对方的肩膀,他先是用温柔的目光看着对方,然后又不自觉的凑上去嗅着那个属于自己的人类。


     “如果是你的秘密,我一定会保护好。”他闷闷的说。


     每当Thor摆出认真的表情,Tony总是无法避免的觉得对方更加迷人。


     他心跳加快,有些句子正不听使唤的想要往外冒出来。他犹豫了太久,久到第一个单词冒出来的时候,Thor已经体贴问他是不是想要回去。


     “我……”“我们回去吧。”


     他们的声音撞在一起。


     Tony抬头看着对方,他用力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将那些犹豫从脑海中甩出去。


     “我们先不回去,”他一字一顿的说,“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嗯。”


     “我不经常说这样的话,所以等下我如果说到一半忽然逃走,你不要觉得奇怪。”


     Thor的脸上有个调皮的小微笑,他托着人类的后背,点了点头。“我会让你逃走的没那么轻易。”他承诺道。


     “如果有时候,我表现的好像对你的事情不怎么在意,那不代表我不在乎你,我只是……以前我总是有更多的重要的事情需要在意,所以这大概是个坏习惯。”


     “嗯。”


     “我也没办法装作自己很在意的样子,这太累了,超出我的人体极限。”


     “嗯。”


     “所以,也许,也许你应该找一个没有这种极限的人,”他小心的看着对方,以防那里又露出的可怜的大狗哭哭脸,“你应该找个懂得敬畏你的人。你可是条龙,对吧,你是了不起的生物,值得获得更多的尊敬。”


     对方平静的眨了眨自己的蓝眼睛,没有说话。


     “你不打算评论点什么吗?”


     “你刚说你在乎我。”更多的笑容从Thor的脸上冒了出来,他不得不用手摸过自己的脸,好变回得体的王子。


     “噢,抱歉,我很高兴你在乎我,但是我不打算去找另外一个人,更不打算离开你,”他顿了顿,换上正宗的大狗哭哭脸。“除非你亲口告诉我,你决定拒绝我。”


     天哪。

     

     Tony用手捂着眼睛,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他没办法当着Thor的面拒绝到,相处了这么久,他已经失去了这部分的生理机能。


     “我不需要你敬畏我,吾爱,”大概是他表现的太过纠结,Thor摸着他的脖子,用着沉稳且恳切的语气:“我接收过足够的敬畏,也没有那么不朽。我有自己的弱点和缺陷,像任何一个普通的男人一样,渴望着自己的爱人。”


     抬起头,人类瘪着嘴问。“你说的弱点难道是指会可爱的打鼾外加厨艺不好?”

     

     Thor皱起眉,犹豫的像是接下来的话会割掉他的舌头。


     “有时候……”他长长的叹气,“我觉得我需要看着你才能平静下来,”他舔着自己的嘴唇,“我不希望你离我太远,我想要你也看着我,感觉到安全和信任,我不知道我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我非常确定,你是发生在我生命中最美妙的事情。 ”


     他的眼中闪着某种近乎湿润的光泽。


     哇哦……这还真是足够真情流露的。


     Tony在脑海里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

     

     他“哇哦”之后一直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哪怕是让这个世界上最残忍无情的杀人凶手面对这个场景,也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


     Thor这个刚刚发射过一轮甜言蜜语的家伙毫无自知之明,满脸无辜的看着他。


     过了很久,人类才憋出一句。


     “你知道吗……”他挠了挠鼻子,


     “和我讲讲历史吧,”他说,“我有时还挺书呆子的。”




【八】


     “我一直有个问题。”


     人类的身影从墙壁的后面浮现而出,烛台的光笼罩了他的一侧,“你不用飞去外头,给自己找个小女友吗?”他问。


     被询问的巫师没有停止冥想,只是睁开一只眼睛,他看着问话者,语气中几乎没带有感情。


     “Thor睡着了?”


     “嗯,他最近总是睡得很早,”


     Tony给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这是季节的原因,对吧。”


     巫师将另一只也睁开,深绿色的眼睛幽幽的发着亮。


     “这是因为你没有完成任务,小人,Thor没有得到他的继承者,他只会变得越来越虚弱。”


     Loki有一种完美的坏蛋气质,他可以轻松的说出伤人的话,然后让夸赞变得比人类移民另一个星球还更困难,Tony被对方干脆的描述给噎住。巫师等到他的内疚膨胀至顶点的时候,才开始慢悠悠的补充道。


     “不用摆出那种担忧的表情,他不会这么简单就丢掉小命。”


     “我没有担忧。”Tony眯着眼睛,盯着面前的男人。


     “他只会变得越来越虚弱,没办法飞离这片森林,然后他会开始打一个很长的盹,像是两三个你这样的小人的寿命加起来那么长,”巫师像是在念着故事里的台词,他挑起眉毛。“事实上,找到你已经花掉了他为数不多的机会。”


     现在是晚上,森林里除了夜晚活动的动物几乎没有什么动静。Tony花了一些时间用来盯着烛火的形状,先是一团向上挑动锥形光亮,然后又在气流的转动之下变得奇形和躁动。


     “你就没有这种危机,”他轻声的说,“你不需要飞出去绑架别人。”


     “我比Thor更年轻,”Loki扫了他一眼,脸上的表情总算是变得温和了一些,“而且,我没忘记你答应过的事情,小人,”他笑了笑,“我可是指望着你的呢。”


     看吧,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比让一个男人生出个小孩更困难,那就是两个。


     Tony几乎是翻了个白眼,然后他停顿了一下。


     “我觉得你的老哥搞错了。”


     人类的表情渐渐凝固,变成前所未有的严肃。


     “我觉得他只是误打误撞的找上了我,我来这已经有差不多……呃,四个月了?伙计,给我一些材料,我能帮你造出一个核弹,但我是个男人,我没办法给你们造小龙。”


     巫师眨了眨眼睛,“你要拒绝你的宿命?”


     “我是说这不是我的宿命,这是个误会。”


     时间的推移就像是被安放的定时炸弹,有一天Thor会明白这一切都是个误会,或许只是一个和往日没有区别的早晨,他会在哼着小曲准备叫醒人类之前想明白他其实找错了的人,然后Tony会在醒来之后发现对方得眼睛里装满纯粹的失望,之前的亲密立刻变成令人煎熬的东西。

     人类并不喜欢这个设想,但光是Thor的存在就足够缺乏真实感,几乎像是个天上掉下来的新鲜馅饼,而每个人纽约人都知道,天上从不会掉馅饼。


     Loki用手变出一些光球,在手指上绕来绕去,像是思考着什么。


     “看起来,某人想当逃兵了,哦,我那可怜的哥哥。”


     巫师扯动嘴角,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几乎没有费力就戳穿了人类的想法。


     “我还以我第一次来到这就把观点说明白了呢,”Tony摆出假笑,“Thor会没事的,”他说,“你的哥哥已经活了很久了,他会没事的。”


     出于某种直觉,Loki猜到了对方的答案。


     如果人类的眼神无法说服他,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的越狱也足够证明了。人类的身上有种不属于这片森林的气息,那种崭新、果断的活力,Thor是个乐观的傻大个,他只会以为这是什么小人的玩乐方式,全然不以为那是真正的越狱。


     Loki放低了嗓音,“你应该保持耐心。”他说。


     “耐心从来都不是我的美德。”


     “我不会帮你逃出去的,凡人,你做好心理准备。”


     “随便你了,反正有没有你的帮助我都会逃跑。”


     凡人的脸上写满了沉着,好像他可以肯定自己能够逃出去似的,嘴角上挂着某种从容。Loki没由来的烦躁,他将光球掐灭在指尖之中,颧骨的线条因为咬牙而变得紧绷。


     “又有什么东西让你不满意了吗,凡人?”他用威胁的眼神盯着对方。


     “你知道Thor能够做什么,如果你觉得太阳太刺眼,他就会愿意为你下上半年的雨,如果你不喜欢哪颗星星,他会愿意为了你去砸碎它。”他顿了顿,“你怎么敢让龙因为你而失望。”


     “首先,收好你的种族自傲,然后,我对宇宙里的星体没有什么意见,第三,我一点都不想让他失望,因为我挺喜欢你老哥的。”


     巫师压低了声线,带着迟疑,“喜欢?”


     这是非常难捱的半分钟,Tony能感觉到对方逼迫似的目光紧紧的对着自己,像是在质疑又像是纯粹的不解,Tony不得不清清嗓子又将视线在天花板上转了一圈,最后,他几乎自暴自弃的。


     “噢,好吧,我爱上他了,这个答案可以吗,”他耸着肩。


     “你能看出来,对吧,作为一个男朋友,Thor不是完美的,但是他很好,足够好到轻易的让人动心,我是个凡人,我对他动心了,可以吗?”


     不知道为什么,巫师的表情几乎像是受到了创伤,情绪碎片似得从他的脸上剥落,露出底下的毫无防备。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我爱你的老哥,也爱我的自己自由,所以我必须在无法抵抗前者之前,抓紧时间离开。”


     Loki如同Thor警告的那样,不是一位很好的保密者。

     

     对方低下了头,发出一些令人迷惑的轻笑,他轻弹手指,而对话中的提到的那人正从角落总慢慢的浮现,幻术融雪般消散,露出底下龙的人形。


     巫师将自己的表情藏在阴影之中,下一发响指用来令他自己消失。从Thor的表情来看,对方应该听到整段对话。


     金发的男人脸上带着笑容,眼神却显得悲伤。


     “你说你爱上我了,对吧?”


     又一次的,人类别开视线,他舔着自己的嘴唇,艰难的吐字。


     “才没有……”


     Thor摸了摸他的脸,金色的长发蹭在人类的额头上。


     “我知道了。”龙的嗓音一如既往的浑厚且值得信赖,他的呼吸落在人类的额头上,“我没有很多时间,所以你现在就得开始收拾东西了,吾爱。”


     这可能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Thor喊出这个称呼的时候能听到另一种声音的回应。


     “让我送你回家。”





【八】



     高档乳胶床垫,完美,垃圾食品,完美,满世界都是电子产品外加一个体贴的电子管家,完美。


     纽约市中心的高层楼房一如既往的舒适,总裁觉得自己能吃能睡,丝毫没有失恋的症状。

     他甚至给自己制定了健身的训练计划和作息表,那是他以前从未考虑过的东西


     一切都很完美。除了他的甜心小秘书警告他,不准再在喝醉后抱着人家金发美女的脑袋,然后一个劲的嚎啕大哭了。


     屁嘞,我才没有嚎啕大哭!


     我们的总裁坚信自己是个硬派壮汉,平日里流血流汗不流泪,除了做爱和蜜蜡除毛,从不轻易落泪。


     给自己点好熏香,被子也被打理的软软乎乎。总裁将自己塞进被子里,沉沉的入睡,却在半夜的时候,他忽如其来的惊醒。


     一种莫名的、厚实的感觉袭击了他,仿佛被一洼稠密的细沙给裹住,他的心脏像是一块被浸在暖和的温水中的海绵,种惆怅又湿润的感觉充满了胸膛。


     是因为气候吗,他想着,外面好像在下雨。又或者是因为晚上吃的生蚝特色菜?


     他无法克制的想起自己的龙,然后摸了摸自己肚子。


     总裁想要说服自己这是一次普通的失眠,和之前的失眠没有区别。但那种直觉前所未有的强烈。像是水汽那样令人无法捉摸。


     他一溜小跑的从床上窜了下来,向着露台跑去,足够柔软的长毛拖鞋给他增添了一些麻烦,但是他没有时间介意。


     整个城市笼罩在雨里,细密又柔软的雨水混杂着生涩的灰尘气味,像是刚刚从烤箱里拿出来的面包。


     Tony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在露台上久久的站着,让自己被淋得透湿又狼狈,他几乎开始怀疑这是一场梦游,身体还好端端的待在床上,只是梦境里的他在淋一场大雨。


     然而答案出现在了天边。


     他知道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怀疑过这个答案。


     他的龙像是长着巨大羽翼大鸟那样,出现在厚重的云层之下,旁边还有闪动的雷电和另一只龙,总是爱捉弄人的那只。他们齐齐的向着飞来,飞行的声音简直像某种愉快的引擎。


     Tony看着他们盘旋着下落,翅膀变成了湿淋淋的披风和长袍,和脚步声一起啪啪哒哒的落在地上。


     Thor先冲过来抱住了他,给了他一个双脚离地的热情拥抱,另一只龙在Thor的背后对着他挤了挤眼睛。


     巫师捏出故作兴奋的语气,对他说:“Thor又能长途飞行了,猜猜是谁的功劳。”


     人类在龙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响亮的吻,“肯定是我的。”他得意的笑着,又大声地邀功。“全都是我的功劳。”


     作为一名智力超群的未来学家,我们的总裁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


     首先,Tony会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名叫Tony Stark,让他的龙不要再用称呼大厦的方式称呼自己,然后Thor会让雨停下来,一起进到屋子里把湿漉漉的衣服弄干。

     Loki会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唠叨自己只是想看热闹,完全不是因为关心某个弱小的人类。


     而我们卓越的总裁,他决定要做一件大部分男人做不到的事:当一名堂堂正正的孕夫。


     只是给龙生小宝宝而已,能有多难。


     他一点都不、害、怕。





    fin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也许会有后续的小段子


感觉这章发出来之后,自己是变态的事实就完全暴露了呢……

评论 ( 45 )
热度 ( 649 )
  1. Siska-Fbrightsid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