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霜铁】爱之初体验(人鱼AU,冬铁/霜铁,NC-17,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简介:海底的八爪鱼Bucky先生和鲨鱼Brock先生捡到了一只人鱼蛋,很多年之后,年轻的人鱼Tony宣称他救了一个王子,并且要去岸上追求爱情。


标签:冬铁,霜铁,或许还会有一点点的叉铁


上一章链接:【第十五章】

内容回顾:两位岸上年轻人的撒狗粮,以及……两位中年海产终于要上岸了。





【二十】



     今天的阿斯加德又是晴朗的一天 。


     清爽怡人的夏风下,船上的桅杆像士兵似得排在岸边,整齐的列在碧色的天空里,除了偶尔几句寻食海鸟的聒噪,一切都井然有序并且生机勃勃。


     退潮的岸边总是会留下不少的贝类与浅海鱼,吉米每天都会和自己最好的朋友一起,在海滩上捡拾大海送来的礼物,补贴家用,所以今天他也是勤劳的工作着,同时不忘与朋友拉家常。


     “今天晚上的圣灵日,你准备好许什么愿望了吗?”他将两尾瘦巴巴的小梭鱼扔进框里,“我每年都向祖母许愿,希望妹妹能快点长高,现在她比以前高了不少,我在想要不要许愿让我也快点长高好了。”


     不远处立刻传来孩童独特地清脆的笑声。

     “你把好吃的都让给索菲了,她不长高才怪呢,”他的朋友乐不可支地大声笑道,“再说,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你就准备再当一年的小矮子吧,吉米,到时候我比你高两个头,单手就能把你拎起来。”


     有些辛苦的活计,和朋友在一起倒也不显得辛苦了,小男孩将细细软软的海滩沙扔到对方的背上,立刻得到了一阵反击。

    吉米追着对方,他们沿海岸线朝砾石多的地方边闹边跑,捞起沙子的同时还不忘捡起几只长牙舞爪的大螃蟹。然后跑在前面的大孩子忽然放慢了脚步,回头用手示意,吉米也跟着皱起眉头,脚步由快变慢,最后停下。


     “怎么了?”


     对方朝他做出嘘声的动作,指向前方的棕树林旁的矮树丛,这是海滩比较偏僻的位置,没想到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跑了这么远了。


     “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他对着吉米说,眼里的好奇闪闪发亮,“搞不好是一条大鱼,吉米,够吃好几天的那种大鱼。”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朝着目标所在的地方缓步前进。他们几乎用上了捕猎似得安静步伐,然后,一,二,三,朋友冲着吉米比着手势,他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目光所指的方向冲了过去,龇牙咧嘴的将灌木丛拉开,然后……在两秒钟的漫长寂静之后,两位小孩做出了同样的反应——他们尖叫着朝旁边跑开,以这个年纪能做到的最大的喊声,撒开脚丫朝着家的方向跑,脸上的泪水都飘在他们身后。


     藏在灌木从中的两位罪魁祸首终于站了起来,他们相视一看,满脸不解。


     “我看起来这么吓人吗?”Brock挠着后脑勺,不自然的动了动自己刚长出来的腿,“肯定是因为你这张衰脸吓到那些小孩了,八条爪,叔叔我可是一直很受小孩欢迎的。”


     已经没有了八条爪的“八条爪”先生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他好不容易才又有了一条硬邦邦的脊椎,可是要好好用上。


     “你该不会以为Tony就代表“小孩”这一整个物种了吧。”他嫌弃的看着旁边没了尾巴的鲨鱼,“先去把你胡渣好好修理一下再说大话吧,Brock,吓人的是你,你那下巴的上的胡渣,光是看一眼都快能扎瞎别人的眼睛了。”


     “哈?你长着这么娇弱的眼睛吗。”


     “反正我没长着你这种杀人胡渣,要我说,挂两个海胆在下巴上不是更好吗,Tony在路上饿了还能敲开来吃。”


     没错,即使是好不容易用海神力量的魔药,临时获得双腿的两位家长,依旧不忘利用这宝贵的时间拌嘴,他们争执了半天究竟谁长的更吓人,以及为什么那俩小孩会觉得他俩如此吓人后,终于在理智的催促——其实是拥有双腿的新奇下,迈开了上岸后的第一步。这是作为两位中年人的一小步,也是整个中年海产鱼的一大人生步。


     “真是不明白,为啥那俩小孩这么怕我们,”Brock用脚踩了踩沙子,“说起来,有个问题我从刚才就想问了,Bucky,你两条腿之间好像还有条没变完的触角,没事吧,有条没变完的触角。”他抽出背上二十三件武器中的其中一把匕首,“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处理一下。”


     走在前方的中年人僵住了身子,他转头的时候几乎发出了咔咔咔的声响。


     “你是说……这个?”他指了指自己,脸色铁黑。


     “是啊。”


     “你自己也有,你没发现吗?”


     “还真是,怪不得刚我走路的时候感觉怪……”顺着Bucky变换方向的手指,Brock也看到了自己的“没变完的触手”,他先是本能的吐槽,然后才灵光一闪,“这是男人身上的必要配件”的念头钻进了他的脑子。

     两位好不容易上岸的鱼类像是被晴天霹雳钉在了原地,等Brock能够重新抬起头的时候。


     “我好像知道那俩小孩为啥要跑了。”




***



     “你觉得怎样?”


     被喊道的仆从抬起视线,用拇指擦了擦嘴边沾着的饼干碎屑,“还行。”他回答道。


     “和之前那条的淡绿色的相比呢。”公主牵着裙摆,从屏风的后头探出头。


     Tony认真的打量对方,他摸着下巴想了一会,俨然一副专业点评师的气度,“绿色的那条更配你的首饰。”被如此评论的公主立马钻回到屏风后头,心情颇好似得,哼着小曲地换衣服。


     今天是阿斯加德的重要日子,Tony本来应该在Loki那帮忙,准备王子的礼服和晚上的仪式。但是他不小心赖了点床,睁眼的时候Loki已经准备好了全身的行头,好像从没指望他似得。

     穿着深黑色礼服的王子将佩剑戴好,回头嘱咐了几句诸如“别迟到”“别闹事”“记得换好衣服”之类的小事,就匆匆忙忙的往议事厅赶。倒是那位慧眼识人的Amora公主派人过来,让他帮忙参谋礼仪。


     Tony从没受过这种待遇,他天生和礼仪这两个字和不来,突然被皇家指定的重要人士吹捧,短暂的惊讶过后,他的自满又膨胀了许多。


     “我得说实话,Tony,你帮我了我很大忙,来到阿斯加德之前我从没过的圣灵日,要是出洋相就麻烦了。”


     “公主,玫瑰才不会因为有风冒犯了她而道歉呢,反倒是不小心看见的人,才应该算作冒失。”一边嚼着饼干的仆从大咧咧的说着暖心话,屏风的后头跟着传出了悦耳的笑声。


     过了不一会,公主从遮拦的后头走出来,长长的淡绿色裙摆落在地上,散着丝绒特有的迷人光泽,配上少女脸上的红晕,像是从油画中走出来的古典美人。“非常适合,女士。”仆从带着微笑,几乎想作为一名优雅体贴的男士,给对方唱起赞礼,然后他顺着对方的视线看到了自己不知不觉中吃空的饼干盘子,好不容易攒起的势头很快消失了。


     不知道公主带来的厨娘是从哪学来的配方,Tony在饼干里尝到了自己从未尝过的香料,独特的香气像是特地要让人忍不住似得,他稍稍反思了一会,没有多少成效。


     “抱歉吃光了你的零食,公主。”他吸吸鼻子,装出一副会悔改的样子。


     “没事。”凝重只在公主的脸上停留短短的一个瞬间,很快又变成了自然的微笑,“我不喜欢吃这种东西。”她从柜子上的首饰盒里头取下手镯,窗外来的阳光从她的肩头溜过,最后落在墙角一团飞腾的灰尘团里。


     “出发吧,Tony,不然Loki陛下得着急了。”




***




     “Tony是我的仆从,我见他难道还需要你们的同意。”


     公主闺房的外头,被提到的那位王子果然正在因为失去耐性而发脾气,他好不容易早点结束议事厅那边的事情,结果他的仆从又一次的不知道跑哪去了。


     王子倒是真觉得自己得给对方上好铃铛和链子,纯铁打好,粹上金纹路,以确保自己每天回家的时候都能见到活人,而不是扔在桌上的“我有做事情”的纸条——Tony还不习惯语序之类的东西。

     Loki还以为他教会了仆从写字,对方还能给他写下首含情脉脉的情诗什么的,现在想来,这种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对方手下最接近诗的文字当属:“熏火腿,梅子酒,草莓和好多金币,Loki你是最厉害的王子,送给我这些吧,我会一直夸你。”

     如果不是感情还算真挚,王子真想把自己教进去字母从Tony的脑袋里重新倒出来,免得最早教会王子的文学老师从坟墓里头爬出来。


     “需要提醒你们,这是阿斯加德的国土吗?”王子抬起眉毛,他深吸一口气,几乎要说出会破坏两国之间的冒犯话。


     谢天谢地,终于地,那扇紧闭着的门终于打了开来。


     站在前面的是精心打扮过的Amora公主,金发绿眸,长长的裙子像是柔软铺开的河流似得。


     Loki刚想犹豫要不要夸赞对方一番,然后他的年轻仆从终于门后钻了出来,明明以一种相当莽撞的方式破坏当前这幅和谐的美景,Loki却觉得不怎么介意。


     他的仆从总算是听话了一会,穿上了适合集会的衣服。对方右手边的袖子被挽起不少,露出底下绑着手链的臂膀,连带着本该收紧的领子也宽宽地敞着,明明是深色的长袍,居然也被男孩穿出了随意的感觉。Lok心思在气愤与满意之间上下挑着,他不能指望Tony规规矩矩的穿好礼服,但是另外一方面,在外人公主的房间里,却以这种散漫的方式与对方相处,特别还呆了那么久。


     若是这个Amora公主想要利用Tony,栽赃他的仆从,在他能够赶来之前,任何一个皇室养育出来的心机犯都能将阴谋完成好几次了。

     这个小色情狂,这个看到漂亮的姑娘就自动跑过起来的小色情狂。Loki几乎能感觉到怒火从胸口升了起来,在他的喉咙间撩动,然后Amora公主在他说话之前问好,笑容一如往常的完美。Loki费了不少劲才让自己看过去的眼神不会显得太过凶恶。


     “Loki陛下,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他默不作声的将仆从捞到自己身边,终于让那些在他的脑子里挠来挠去的想法平息了些许。

     “我的仆从打扰你了,他不该这么做。”他说。


     “Tony是个非常优秀的仆从,年轻又有趣,您应该感到幸运,Loki陛下,特别是在这种地方。”


     “这种地方?”


     “您知道的,您的国家近些日子总是在闹些不大不小的事情,什么游轮出事,人鱼伤人之类,我今天还听说海滩上有小孩发现了两具被冲上岸的尸体了呢。”Amora用手遮住下巴,矜持的笑。


     王子也不落下风,他的牙齿闪亮亮的,就像是Brock他们要去猎食时笑的那样。

     “这种事情让我们操心就好,您真是过虑了。”


     Tony在旁边一左一右的看着,他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俩家伙凑在一起的时候,气氛立马发生了变化。原先还清爽的空气像是被人烧了半斤的煤炭似得,熏得呛人。Amora公主明明很有礼貌,Loki却像平常那么小心眼。


     “但是我们今天还是能看到人鱼的,对吧?我听集市上的奸商说他们会把人鱼展览出来,”他决定的插入了他们的谈话,顺便继续宣传一下人鱼在陆上人之间的形象。

     人们总是喜欢说人鱼是凶恶的怪物,喜欢咬人什么的,但是平心而论,人类的肉一点都不好吃,简直是世上数一数二的、口感糟糕的东西了。Tony自己宁可去礁石壁上挖贝肉,也不想去咬人。

     “而且我听说人鱼又漂亮又善良,才不会伤人呢。”他说。


     Amora公主依旧笑着,眸子深处却暗了暗,“我对人鱼没什么意见,不过你可以问问Loki陛下,他的想法或许会不一样。”


     气氛变成一股拧紧的绳索,Amora拉着其中的一头,让那绳索发出颤颤巍巍的声音,又忽然地放手。“时间不早了,我们一会再见吧,Loki陛下。”她留下句告别,扔下Tony和旁边的王子,领着自己的守卫朝外头走。


     Loki皱着眉头,看向对方离开的方向。


     说话间日光已经移了方向,宽大的石窗投下一片又一片的影子,Amora公主也顺着那些阴影一格格的往前走,直到拐弯的地方,公主的裙摆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王子第一时间转过头,解释道:“你可以去看人鱼,但是得注意安全,知道吗,它们可是会吃人的。”


     屁嘞,太冤枉鱼了,早知道把你救起来之前先吃掉你一条胳膊!


     Tony在心里冲着对方翻了八万个白眼,思索着该怎么报复比较好,然后对方继续说,“我之前就碰到过人鱼,差点被对方给吃掉一条胳膊。”迅速令他飞散的思维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他睁大了眼睛,热度唰的一下冲上了他的脸颊,“什么?”


     “我之前掉进海里,”王子清清嗓子,讲述自己的糟糕经历令他感到不安,但是放任Tony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与人鱼发什么亲密打的互动,更让人担忧。


     “那是因为一场暴风雨,我掉进了海底,被觅食的人鱼捞了上来。如果不是当时情急之下的装死,恐怕现在已经被吃掉了。”他说,“我都看见了它的一嘴尖牙,Tony,那是非常危险,并且吓人的景象。”


     人鱼的思想僵住好半天,才开始缓缓的转动。

     他的第一个念头是:你的牙齿才吓人嘞!!!!


     Tony有点想哭,不对,是非常想哭。你看,他这辈子没有做过什么称得上英雄壮举的大事,但是救起一个王子绝对称得上是其中之一。现在那个被救的王子污蔑他是凶手,还说他的牙齿长的不好看。


     他的牙齿是标准的人鱼牙齿,觅食和应激的时候都会露出来。他当时的确是有点紧张,只想赶紧把王子捞上来,没能管住自己大牙。但是Tony一直以为自己在人鱼救王子的戏码中帅气逼人,英勇无双,结果王子所有的记忆中只剩下了他的牙齿,他尖尖的,用来咬开贝壳和鱼骨头的牙齿。

     Tony感觉泪水被逼在眼眶里,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然后王子说:“它的尾巴倒是很好看,像是夕阳的颜色。”瞬间令他的眼睛退潮了。


     仆从有些扭扭捏捏的,他扯开自己的领子,“你是说……你觉得他…咳咳,它的尾巴很好看?”


     “颜色很漂亮,我记不太清了。”


     Loki非常庆幸对方又露出了充满期待的目光,而不是之前那种像是随时准备碎掉的失落表情。


     要说谁最喜欢人鱼这类童话生物,那只有天真的人和小孩,Tony基本上占了这两样,Loki非常理解对方对于人鱼的憧憬,漂亮尾巴,住在海底,但是他也得适时的提醒危险,就像是一个成年人应该做的那样,对吧,成年人就要这样,面对没有童话的世界。


     “它的尾巴很好看,但是也很危险,一条成年的雄性人鱼能用尾巴甩断人类的脖子,你知道吗?”


     这么厉害吗,我还真不知道……


     “为了将抓上来的人鱼困住,得用特制的铁质器具固定外加四个渔民,你明白吗?”


     为什么不干脆放过那只人鱼呢,这下连那四个渔民都可以好好休息了。


     “虽然有人驯养人鱼,但是它们终究是野生的凶物,知道吗,它们不通人性也不会思考,就像是蛇,或许有人会爱上自己养的小猫小狗,亲亲抱抱什么的,但是没有人会爱上蛇,你明白吗……”


     一旦开始较真,Loki王子就变得相当啰嗦了,他几乎没停歇的念叨着什么不要去随便摸人鱼啊,也不要去摸蛇。


     Tony原本想反驳对方的唠叨,认输吧,王子陛下,你面前就站着一条人鱼呢,他可聪明了,你也挺喜欢他的。

     可是也不知道是今天的气温还是他穿多了衣服,Tony觉得脖子往下的部分都热得发烫,开始还只是温温热热的,像游过了冒着气泡的热地海,不一会几乎就变得如同被扔进了热锅。他将自己的领口扯得更开,涌进来的空气却带着火焰,干脆的将他的脸也烧了起来。


     “怎么了?”王子察觉到了他的异常,环在他脸颊边的手冷冰冰的。


     Tony想解释自己没事,只是热而已,阿斯加德的夏天总是很热。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说话,皮肉连着脊椎的位置蹿出几道锋利的疼痛,沿着尾椎的尾椎向上蔓延,将他话语堵住又很快全然而退,如果不是他疯狂跳动的心脏和遗留的热度,Tony几乎要以为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比起心有余悸,他的惊讶可能还更多。


     “好像没什么事,”仆从动了动身子,确定自己的腿还在,屁股也没有从身上掉下来。


     远处的节日灯光铺开一片暖色的格调,像是带着烤面包的香气,仆从看了看四周,用手拉起王子,一股脑的往前走。


     “没事了,走吧走吧,”他回头,笑着耸肩,“我可不能让伟大的Loki王子迟到了。”









本来只是想小小的拖更两天,没想到一咸就停不下来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哈哈哈哈哈,估计大家都把上一章的内容忘记了吧,哈哈哈哈。

后续内容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之后会好好更新哒~

(希望不是Flag……)

评论 ( 36 )
热度 ( 2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