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霜铁】爱之初体验(人鱼AU,冬铁/霜铁,NC-17,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简介:海底的八爪鱼Bucky先生和鲨鱼Brock先生捡到了一只人鱼蛋,很多年之后,年轻的人鱼Tony宣称他救了一个王子,并且要去岸上追求爱情。


标签:冬铁,霜铁,或许还会有一点点的叉铁

上一章链接:【第十三章】



【十八】


     “阿斯加德王国的第二位王子,Loki陛下,是一位传奇人物。”

     

     “他出生之前,国家曾陷入长久的战争与远征,饥饿和疲惫笼罩了整个阿斯加德,但是等胜利的号角响起的那天,国家的第二位王子来到了世上,就像是神的福泽再次降临到了这片被祝福过的大地。 ”


     “王子拥有乌黑的头发与白皙的皮肤,灰绿色的眼眸与精致的鼻梁,他继承了王后的美貌与国王的睿智,自小喜爱读书,喜欢安静,他与他的兄长不一样,以最年轻的资历成为了国家的学者,并且勤恳的为王室工作,他擅长文学与诗歌,是一位迷人的绅士。阿斯加德的女人无不倾慕他,阿斯加德的男人都想成为他。”


     法拉赫夫人停了下来,似乎对着Amora公主吹嘘了半天,她终于意识到手边有杯足够润嗓的红茶,她将红茶从仆从举着的托盘上拿了下来,小心的喝了一口。


     “我真羡慕你啊,这么年轻,有这么优秀的选择。”


     这位法拉赫夫人是某位贵族叔父的妻子,以擅长社交而闻名,Tony之所以知道对方,是因为有人来提醒他,法拉赫夫人将会带着那位异国的公主来书房参观。作为王子陛下最贴心的仆从,当然要看准场合,站在一旁伺候那些叽叽喳喳的贵族们。


     公主恰如其分的笑了出来,她用带着丝纱手套的指头捂住嘴,似乎对于对方的吹捧很是受用,“的确是很荣幸。”她说。


     不知道是因为公主小心翼翼的姿态,还是那位贵族夫人的夸张赞美,Tony没忍住的跟着笑了出来,他极力的憋住自己,两位贵族也第一时间转动视线地看向他,可是他托着银盘的手却依旧和身子一起抖了抖,连带着上头盛着茶水的杯子也发出了几声滑动的响。


     年长的夫人绝对是给了他一记用力的瞪视,公主的笑声中也带上了尴尬的尾音,Tony故作镇定的站直身体,把不断想要往上翘的嘴角扳回原位。短暂的停顿之后,能说会道的夫人指了指排在墙上书架。


     “看看这些吧,Amora公主。”她提高音调,“Loki王子的书房是除了国家图书馆之外,藏书最多的地方,我听说你也很喜欢读书。”


     她急匆匆的走向书架,同时转过身与公主交谈。


     “我想你可以与Loki多多交流,他是我见过最谦逊善良的王子,就好像是贵族的身份只会让他更加懂得礼让似得。”


     好吧,这次都没能公主先做出反应,仆从再次笑了出来。他几乎是“噗”的爆发出了突然又无礼的笑声。Tony发誓他努力过了,但是那些与Loki丝毫沾不上边的形容词就像是有个小人在挠他的咯吱窝似得,他大声的笑出声,然后又变成了努力忍耐,却依旧存在感极强的暗笑。托盘内的红茶被洒出了不少,然后又被仆从手动地摆好。


     又是沉默,这次比之前的还要长上许多。年长的夫人看起来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还是某种知书达理的公主找到了合适的话。她用理智又平常的嗓音问:“我们看起来很好笑吗?”夫人赶紧跟着补上,:“他不太适合这个职位,”她快速地说,“这个仆人之前只在厨房打过下手,靠着王子的恩宠才破格当上贴身仆从呢。”


     法拉赫夫人一边说着,一边用凶狠的目光瞪他,Tony倒是不怎么介意,他尽可能不动声色的擦开被笑容染湿的眼角,然后公主再次用专注的眼睛看着他,“我很好笑吗?”她继续追问。Tony本能想要点头,但那位夫人一脸随时要把红茶倒在他身上的样子。


     于是他将并着的脚站直,一板一眼的答,“没有,公主陛下。”


     “那你为什么要笑呢?”


     对方的目光看起来如此诚恳,Tony将视线移在夫人脸上,又移回到公主了脸上,他在强烈的对比下愈发觉得公主美丽动人,有一部分无法抗拒的天性在他的身体里作祟,“我在笑Loki王子。”实话就像是一条光溜溜的鳗鱼那样从他嘴里滑了出来。


     “为什么?”


     “因为Loki完全不像她说的那样,”他歪歪脑袋,指向法拉赫夫人,“Loki从来都不是个谦逊的人,也不懂得礼让。勤奋倒是能扯上些关系,他每天都起的很早,但只要碰上点不顺心的事,他一定会大声的喊卫兵,嚷嚷着要把别人砍头。”


     说实话还真是一件舒心的事情。那位夫人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像是被人打了好几拳似得,上次厨房里有人吃臭鱼坏了肚子,连着三天没起来床,脸上就是这种颜色。


     “而且他还特别喜欢使唤人,明明当了这么多年的人了,穿衣服都要别人来伺候。”Tony朝着公主那边凑过去,手掌遮住自己的嘴型,像是怕被旁边的夫人听到似得。


     尽管公主看起来没有怎么被冒犯的样子,但是法拉赫夫人的脸已经由之前的青色变成了闷红色,她大声的对着仆从说话,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音量。


     “王子如此厚待你,为什么你还要在背后诋毁他!”


     Tony有点被吓到,却又摸不太清头脑,他刚想解释自己说的都是实话,然后公主轻拍对方的肩膀,“我想他也只是想帮忙,”她可谓是通情达理,“要说Loki是什么品行,也只有天天相处的人才能知道。我与Loki相处的很愉快,也相信王子陛下是个优秀的人,”她顿了顿。

     “不如这样吧,法拉赫夫人,之前您说的由您主持的那处戏剧,我想今天我们还是有时间去看的,不知道您能不能先去与剧团那边协商一下,我实在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她深得软硬兼施的精髓,脸上的友好倒是要让仆从也一起被感动了。


     法拉赫夫人的脸色也转好了很多,她本不该放着公主与一个男仆独处,但是她对于自己的作品颇为自信,要是能让异国的公主也去看她的戏剧,真是件可以拿来炫耀的事情。


     她犹豫了一会,接着就找个由头要离场,Tony很开心这房间里少了一个瞪人怪。有那么一会他觉得这位公主是个不错的朋友,加上Loki,他现在有两个贵族朋友了。


     “你和Loki之间好像很亲密?”她点点头,示意对方可以把托盘放下来。


     “还行吧,主要是他比较喜欢我。”Tony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 ,拿起那杯没人动过的红茶,喝了一口,“虽然Loki总喜欢装出凶巴巴的样子,但是他本质还是很善良,就像是小鹿一样,你知道小鹿吧,那种毛绒绒的,尾巴只有一点点的,头上长角的大眼睛动物,”仆从用手在耳朵边比了个角,“不过他不会承认这些,他也不承认喜欢我,真是嘴硬啊这个家伙。”


     有那么几秒,公主在听完他的话后怔住,她停了下来,花了点时间才露出像之前那样的灿烂笑容,“这么说你一定是个非同寻常的仆从,”她说,“我曾经在宴会上见过你,你弄撒了王子的酒,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换做是其他的仆从肯定不一样。”


     看吧,这么大的宫殿居然只有这一位聪明人,还是个外国公主。


     Tony非常自然的把对方的话当成了赞美,他耸耸肩,不好意思似得低下头,揉了揉鼻子,“所以说他很喜欢我嘛。如果你也想和Loki成为朋友,我能帮你。”他转过身,兴奋的在排着书的架子上摸索。


     他的新衣服被自己拿去换了金币——为了凑够从奸商那把人鱼买下来的钱,旧的制服又有点缩水,放在平常来讲Tony觉得这算不上什么大事,夏天的阿斯加德温暖又湿润,露出点身体反倒凉爽,反正他也不喜欢穿衣服,但是如果穿着这身窄小的衣服去摸高处的书,倒是有点吃力了。


     仆从伸着手够了半天,每次都差那么一点点,他后腰上凉飕飕的有风吹过去,多半是因为衣服遮不住,往外露出了一大截。


     Tony几乎是瞬间红了脸,他想着干脆换一本书拿,好随便弄个理由,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然后公主相当体贴的扶住了他的手肘,“小心。”公主低声的说。


     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Tony暗地里踮起了脚,他拿下那本棕色封面的厚书,放在公主的手里。


     “Loki很喜欢看这些东西,”他用手指向封面上的金色大字,顺着上头的字母,结结巴巴的,“这个地理…海…图什么的书。”


     公主看起来和之前又有点不太一样了,Tony以为她会感激自己,或者是表现的很欣喜,结果对方只是扯了扯嘴角,像是一只被工匠打磨过的木偶,冷冰冰的没什么人气。


     “看起来不错。”她接过书,眼神却久久的停在他的脸上,一点都没动,假惺惺的翻了几页之后,那位Amora公主指向其中的某一页,像是准备询问什么。Tony跟着探过去,他刚刚准备手放在书上,却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肘。


     就算是以不懂礼仪著称的小人鱼也明白这个举动不太正常,贵族的小姐们走的这么近,更不该和异性这么拉拉扯扯。一方面他觉得气氛有些奇怪,另外一方面,他又不确定是不是外国的习俗不一样,要是他粗俗的把这位美丽的公主给甩开,搞不好要被说做是没见过市面呢。


     “你的手真冷。”公主幽幽的说完这话,就又只顾着用那双眼睛盯着他了。


     好吧,好吧,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曾经的人鱼Tony会在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龇开牙齿,尾鳍和爪子全往外头尖刺刺的立起来,喉咙里发出猎食用的唬人声音。

     但是现在的Tony是个装模作样的人类,所以他只是尴尬且不失礼貌的笑笑,然后温柔的将对方搭在自己身上的爪子拿开。“天生的吧,我猜。”他想了想,要不要因为自己冷到对方了而表示抱歉,然后他想起Loki从没嫌弃过这个,既然那么挑剔的小王子没有怪他长的冷,这个公主也不该这么做。


     “如果你很介意的话,我可以先去把手搓热乎一点。”他接着说。


     公主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她站直了身体,低下头整理裙子上的褶皱,又理了理头发,变回当初那个完美的外国公主。“我只是担心你的身体。”


     Tony知道自己应该礼节性的表示感动,但经过之前的那些事,他的本能反倒是大呼快跑,然后找个地方好好吃一顿犒劳自己了。


     张望了一会,确定没有人会来解围后,他耸耸肩。


     “没事,我是说…呃,谢谢?”




***




     “陛下,Loki陛下,您在听吗?”


     一个不厌其烦的声音从他的右边的传来,被喊道的王子几乎是愣住了几秒,才皱起眉头,对着声音来的方向,“怎么?”


     “参与修缮募捐的贵族的名单,您有在听吗?”


     说话的人是Odin手下的一个文官,之前见过几面,Loki不是很确定对方的名字。


     他们来下城区上是为了处理点公务,但太阳明晃晃的挂在东边的天上,市集的人声又像蚊虫一样,在耳边嗡嗡作响。王子难得走了神,他的思绪不由自主的被铁匠叮当作响的锤头、炉火烤出的粮食香气、还有手艺人底下的木雕带走。他不太爱来这些地方闲逛,今天却破了例。


     他听说Tony是个大手大脚的人,经常会跑来集市胡闹。


     如果只是普通的挥霍倒也好了,他不需要Tony做个节俭的仆从,作为整个国家宝藏的继承人之一,Loki确定自己能养得起一个宠臣,甚至是好几个Tony,他需要找点乐子。但男孩却成天想着往外头跑,他的仆从在时间安排上毫无感恩可言。


     有时Loki甚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等到深夜,才看见Tony被晚上巡逻的卫兵带到他面前,问这个鬼鬼祟祟溜进来的家伙是不是他的人,对方被押着,脸上却还是没心没肺的笑容。弄得他满肚子怒气,倒是不好撒在对方身上了。


     有人找他告状,说他的仆从经常与宫殿与集市里头的下等人厮混在一起,有人说Tony经常带着大包小包从入口进出,还有人说Tony认识集市上最卑劣的走私贩,他们将异国的动物贩卖到其他的国家,甚至会打劫路上遇到的渔船。


     王子用了好几个晚上的时间来思索事情的原委。


     他实在是想不通,他能给与一个仆从想要的任何东西,无数的人为了呆在他身边愿意与别人争破头,又有什么东西会比他更有吸引力呢。


     他的想法从自己兄长的名字上快速的略过,所有的理智都在告诉他不可能,Tony大概从没和另外一个王子说过话,但仅仅只是这样的念想,就足以让他的头脑像是被针扎过那般刺痛。更别说最近阿斯加德的国王似乎在暗示他与Amora公主的事情,如果Tony不能安安分分的呆在他旁边,就得变成皇室婚姻的弃子了。


     最后他只能把一切归结于这喧闹的集市,Tony是个喜爱热闹的家伙,如果阿斯加德的二王子学不会班卓琴与酒馆弹唱,恐怕他的仆从男孩依旧会不停的往外头跑。他得见识见识这些人,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好的。


     手工艺人的小桌摆着货物,都是些鱼鸟类的小雕刻品,上了漆的带着油亮的灰棕色表皮,木质的味道从太阳底下暖烘烘的散开,他在仆人的口袋里见过类似的玩意。


     “Loki陛下?”


     “嗯。”他拿起一只楠木雕的金丝雀,认真的端详。


     鸟喙尖利且光滑,羽毛的尖端都纤毫毕现,还真是个不错的作品。


     “关于名册的事情,我想国王陛下会希望您早日将名册交给他。”


     “我会处理。”


     他不自知的沉浸于面前的动物世界,然后没眼色大臣再次出声,比之前的都要大声,好像打扰别人的沉思是件理直气壮的事情似得。


     王子垂着眼睛,用眼角最偏僻的区域盯着比自己更矮的那位大臣,那张冷着的脸上面无表情。


     说真的,王室养着的废物已经足够多了,他不在意为自己的父亲换一位更懂得礼节的大臣。所以等那道眼神落下来的时候,大臣也收起肩膀,战战兢兢的向后退了半步,紧紧的闭上了自己嘴巴,大概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放在往常,Loki会让自己用更多的时间来欣赏下人的窘境。他喜欢被又惧又怕的目光注视,那些惶恐的、畏缩的目光,这让他感觉安全。但是今天王子决定将这个过程缩短一些。


     王子重新将视线盛放于手心,带着没有温度的微笑打量。他掌心里停着的动物如此乖顺,羽毛上展着的纹路细密精巧,低着脑袋,甘心在他身边好端端的待着,哪都不准备去。


     即使是再沉浸于手下的作品,手艺人也注意到了他摊边的两位尊贵客人。摊主抬起头,看向王子,迷惑的目光迅速变成了惊讶与恭敬。“陛下……”他还没来得及大声说出敬语,那位大人已经将食指移在唇前,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王子朝他眨眨右眼,嘴角向上,组成了一个几乎算得上是愉悦的表情。


     “那些来往市集的年轻人,停在你的摊子上时,都喜欢挑选怎样的动物?”他问。


     手艺人没能从对方阴晴不定的脸上看出些什么,只好清了清干燥的嗓子,试探地说,“您手上的这个就是,陛下。”


     “真可惜,我还以为它是独一无二的呢。”王子用着一如既往的讲究口音,手艺人只觉得对方的视线从自己身上快速扫过,像是海底下湿冷的、叫不出名字的东西。


     他赶紧接着说,“这就是的,陛下,我手下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


     太好了,愉快又回来了。国家第二顺位的继承人将手里的东西握紧,轻声的哼了句笑,几乎像是个得到了趁手玩具的孩童。


     一旁的大臣似乎看准了他的想法,他赶紧扶着摊铺的木桌,朝摊主问还有没有别的,然后他干脆绕过前面的桌子,“把你的好东西都拿出来,我们要好好挑挑。”


     摊主看起来有些无措,他将沾着木屑的手在围布上蹭了蹭,刚想说话,那位大臣又提高音调,“我知道你们会把好的东西都藏起来,”他不耐烦的敲了敲桌面,“把你柜子里放着的东西都拿出来。”


     Loki不太喜欢这位大臣的蛮横风格,弄得他一位尊贵的王子,好像非要让别人把私物都拿出来,大声嘲笑一番似得。


     他正准备转身离开,让大臣别再狐假虎威,自己去处理接下来的烂摊子,然后在一堆摊主拿出来的杂物里头,一枚闪亮亮的纽扣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枚银色的纽扣光泽细腻,上头是精美的纹路,Loki只用半秒钟就认出这是王室的风格,然后他用剩下的半秒钟想起送给Tony的衣服上,恰巧也缀着这样的扣子。


     大臣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伸手拿起扣子,想要询问价格。摊主急匆匆的解释这东西是他买来准备用在手工上的,不准备往外卖,然后Loki一把将那个银亮亮的小玩意夺了过来。


     “谁卖给你的?”


     或许是他的语气有些急迫,又或者这个摊主自始至终都没弄白这些贵族们大驾光临是为什么。他挠了挠额头,“我不太清楚,卖渔具的卢比卖给我的,”过了一会,大概是见王子的脸色实在太差,“我也见过那个年轻小伙子,个头不高,棕色头发,性格挺好的,每次都能把集市上的姑娘们逗笑。”


     这下一来,王子的表情变得更可怕了,活像是要将那颗银扣子嚼吧两下,直接吞进肚子里。


     他低着头,咬牙切齿的嘟囔了好几句。大臣悄悄的凑过去,想要听听对方说的话,结果只听见了几句“这小子怎么敢”的短句,他刚想追问,要不要处理那个小偷,然后就听到王子却转过头,念念有词的说着“居然还跑去逗姑娘”。


     当然,最后王子还是带走了那只木雕的小鸟,留下大臣与摊主两张懵逼的大脸面面相觑。

















这张依然没有冬哥刺王子,十分抱歉。


码字到一半寝室忽然断电,手机网络也为E,差点没能赶上更新。趁着笔记本还有点电赶紧发出来……

JoJo!这是我最后的电量了!!!

评论 ( 38 )
热度 ( 2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