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霜铁】爱之初体验(人鱼AU,冬铁/霜铁,NC-17,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简介:海底的八爪鱼Bucky先生和鲨鱼Brock先生捡到了一只人鱼蛋,很多年之后,年轻的人鱼Tony宣称他救了一个王子,并且要去岸上追求爱情。


标签:冬铁,霜铁,或许还会有一点点的叉铁

上一章链接:【第十一章】




【十六】


     八爪鱼最近心情不太好,要说上岸之前还只是有些沮丧,回来之后他已经变成彻底的暴怒了。


     他不厌其烦的在Brock面前着讲那个王子的事情,关于那个王子是如何迂腐瘦弱又愚蠢,是如何的不识好歹,甚至是关于王子的衣着选择。

     “你知道吗,他居然说Tony臭乎乎的,明明他自己瘦的像条海带,又绿又长,弱得像是随手一捏就能断掉手脚,就这样,就这样的一个家伙,居然也敢这么说。”那时的Bucky皱着鼻子,将手里的东西一把捏碎,“Tony绝对是我们闻过的最好闻的人鱼。”他咬牙切齿的说。


     关于Tony的气味,这么说吧,在Brock看来确实还挺好闻的,那样一个细皮嫩肉的人鱼,放在鲨人鱼的食谱里,算得上是豪华大餐了。


     一方面,出于乐于看到八爪鱼焦躁不安的念头,Brock有些幸灾乐祸,但是另一方,了解到那个王子的品行也令他牙根发痒。即使他不是全部的爱着Tony的每个地方,他也无法容忍有个外人来指出这点。一个羸弱的小国王子,凭什么指责他们的小人鱼。


     看看他们的住处吧。他们是藏在深海里的怪物,是别人眼里的凶恶猎食者。


     旧时的长老说他们的屋子建在一片坟墓上,人鱼的族群曾经生存于此,直到海神的震怒将他们变成无数浮于海面的泡沫,夕阳染红了他们破碎的生命,像是满满一池的艳血。Brock不太在意海神的事情,他只知道这片位于北方的深冷海域是他的家,他每天都能经过那些老古董提到的海神祭坛——那是些石头摆成的迷阵,看起来主人很久没回家了——却没有什么震怒来消灭他。真要说起来,既然他们能有海神这么牛气哄哄的邻居,起码那个王子瘦海带王子应该看在邻居的份上,对小Tony表现一点尊重。


     或者对Bucky,这个他们相处了几百年都没能琢磨透的神秘八爪鱼一些畏惧,又或者,是对于Brock本人,这个远离族人,被多看两眼就能拧掉好事者脖子的深海猎食者,这个北方海域真正的大咖,表现出应该有的敬畏。


     虽然离Tony来见他们的时间还有两天,但是Brock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如果他能够选择,他愿意去人鱼的城镇当一名珠宝大盗,好将珠宝们补在月亮上,让月亮早点变圆。


     他将晚餐扔在地上,朝着八爪鱼爱呆的地方游去,他想要和对方商量商量见面的事情,结果看见对方沉沉的半浮在海底,一副睡着的模样。

     

     欧噢,这样可不好,有那么几件不好的事情,Bucky在睡觉绝对算得上一项。


     Brock小心翼翼的靠近对方,他看见了Bucky随着水流垂散的四肢,和紧抿的嘴唇,对方的眼睛闭着,底下的眼球不停地滚动,像是经历着一场焦灼的逃亡,鲨人鱼立马明白Bucky又一次的陷入了那个梦境里他赶紧游了过去,用手戳着对方的肩膀。Bucky通常不需要睡觉,但如果他睡着了,那就意味着他在做非常可怕的梦。


     “嘿,老兄,赶紧醒醒。”他提高音调。


     在八爪鱼长久的独居生活中,沉睡是最为重要的部分。


     Tony还没有出现的时候,男巫将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睡眠,据他所描述的,他的梦镜总是被一层又一层浓稠的黑影所笼罩,就像是养活他的海水忽然变成了毒藤,漫长的寂静笼罩了所有的角落,那样的寂静使得最微小的声响都如同戏剧那般荒诞嘈杂。他被困在尸骨林立的旧船里,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方向。


     “八条爪,你再这样我就要动手了。”


     不管看过多少次,Brock依旧觉得对方这个样子活像一捆扎好的海藻球,阴森森的飘着。


     他拍了拍Bucky的脸,又加大力气锤了两下,有人提过水里的拳头有多无力吗?现在就是了,Brock拍了好几下,觉得自己活像是扭扭捏捏的小娘炮,为什么以前Tony总是做的那么轻松。他转过身子,用有力的尾鳍狠狠的拍在了老朋友的身上,一阵气泡去水流过后,Bucky慢悠悠的转醒,他灰蓝色的眼睛眨了眨,脸颊上还带着Brock的尾巴印子。


     “嘿,老兄,有鱼在里头吗?”他装模作样的像是在敲门,并且随时准备调侃几句。男巫的视线从地上缓慢的向上抬着,却依旧没有说话,他的眼中逐渐有了聚焦,鲨鱼忍不住向前倾着,想要明白现在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他就被对方的有力的触角捆了个正着。


     Bucky咧开嘴,用几乎怒吼的方式说着些Brock听不懂的话,他的脸上是一种可怖的狂乱,整个身躯都像是庞大了许多,Brock用力的挣扎了起来,但是收效甚微,他的牙齿摆成了猎食时的尖锐长度,活像是准备把Brock的手臂给咬下来。


     “宝藏…宝藏……我的力量……杀死那个窃贼…”男巫拧紧了自己的武器,同时提高了音调,话语中蹦出那么几个Brock能听懂的字眼,然后又变成嘶哑地低吼。


     Brock从来没想到八爪鱼能用这种带着回声的音调说话,巨兽似得,他的手和尾巴都被紧紧的缠着,脸也憋得发红。他用自己的爪子和Tony送他的破匕首回击,Bucky却一副没有痛觉的样子,持之以恒的用力,试图绞杀他,嘴里也不断的喊着什么宝藏之类的东西。


     鲨鱼有那么一会几乎认定自己半个身子已经游进了天堂,八爪鱼绝对能杀死他,绝对的力量令他恐惧。然后某个细小的声音,细小又清脆的声音,像是云雀用喙啄了一下冰晶,Brock意识到自己的背后有个冰冷坚硬的东西,他从未发觉自己有这么聪明绝顶。


     这是Tony送的瓶子。他突然想起,这是Tony送的瓶子。如果故事里的睹物思人是管用的,这瓶子就是管用的。


     他挣扎的扭动,艰难地拿起了那个瓶子,他尽可能的用力将那个玩意往Bucky失了心智的凶脸上凑,终于,在Brock只剩下一点点鱼留在天堂外边的时候,Bucky停了下里。


     Bucky停了下来,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个瓶子,像是准备用眼神将它砸穿似得。


     起初鲨鱼还有点不放心,他将瓶子往左边挪一些,对方也跟着往左看,他又往右边挪,Bucky继续跟着盯向右边,如此反复了好几次,Brock终于能确定对方眼中除了这个瓶子之外别无他物,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挣开了身上的触手,在心底里赞美爱与思念的力量。


     等他把瓶子朝着前方扔过去的时候,Bucky也顺畅自然的接住了那个玩意。


     爱是多么伟大的东西啊,他想着,然后就看到八爪鱼直愣愣的看着瓶子,将自己的一条触手往长颈的瓶子上探,努力了一会,又换成拼命往里头塞。


     我们之前是不是提到过Brock的足智多谋,他只花了半秒钟就想到了章鱼对于狭窄容器的喜爱,又花了半秒钟想清楚Bucky对于这个瓶子的关注多半是因为他想钻进去。


     没错,那么一只庞大的,巨大的,每餐都能吃的很多的八爪鱼,居然想钻进这么一个瓶子里。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Brock发誓Bucky以一种肉眼可见的方式缩小了一点,然后又变得小了一点。他看见Bucky把瓶子放在地上,又绕着圈的在旁边游,像是思索路径似得,他看了有好一会,才再也无法忍受面前的家伙的蠢样,捂住脸摇了摇头,而Bucky,那个沉迷于瓶子的Bucky终于回了神。


     他们尴尬的安静了好一会,八爪鱼动了动触手,“我又梦到那个地方了。”


     “看出来了,而且如果Tony在这,他会告诉你,这是因为你是个守财奴外加小气鬼,所以我就替他说了,Bucky,如果你总是担心别人来偷走你的魔药,那你就会在梦里梦到有人偷你的东西。”


     “但是这次不一样,”八爪鱼苦恼的说,“这次有点不一样,有个……有个,那儿有个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它离我很近,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近,我只是想抓住他,你明白吗,我差一点就要抓住它了。”


     Brock不太擅长处理这种情绪交流的场面,他停顿了一下,脸色忽然变得严肃,他说,“又或者,你睡着的时候更聪明一点,能明白的确有人正在偷你的东西。”


     对方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说Tony……”


     “我当然是在说他了,你这个蠢蛋,”Brock烦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啊,真是的,我已经后悔了,为什么你上次没有把Tony绑回来,甚至还给送他了那个什么开心药剂?Bucky,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难道准备让Tony留在岸上,当个……王……王后什么的吗?”


     说完这话鲨鱼就吐了吐舌头,仿佛那个娘兮兮的字眼烫到了自己的舌头似得。他当初只是想着图几天清静,给自己的耳朵放个假,谁能想到小人鱼居然就赖在岸上不回来了呢。


     “你当我是个傻瓜吗,我给Tony的是叭叭呜啦啦。”


     叭叭呜啦啦是旧时的海底居民常用的恶作剧药剂,喝下去的人会在药水的作用下变换皮肤颜色,按照彩虹的色谱,从红色到紫色,连续七天,最后,当药效彻底结束之前的第八天,中招者将会变成比木炭还要深的黑色,放在晚上连见都见不着,直到第九天的太阳照下来,中招者才会变回原来的样子。


     Bucky有种预感,当那个王子变成奇怪的颜色,不再像个王子那样有着趾高气昂的苍白皮肤,Tony迟早会忍受不了,自己回到海里。他认为小人鱼只是喜欢闪亮又昂贵的东西,一但见到了橘的像个海星似得王子,就再也没有那种童话似得憧憬了。


     “真行啊,老兄,叭叭呜啦啦,挺狠的,祈祷你的计划能奏效吧。”Brock用拳头锤过他的肩膀。“如果没用,我就把尾巴换了腿,然后把那个王子杀了,自己当国王,既然都是国王了,Tony说不定会喜欢我这款呢。虽然我平时更喜欢女孩,但如果是Tony的话也不是不可以……Bucky,把你手里的剑鱼放下来,我真想不通你是从哪掏出这条鱼的……”


     鲨鱼对Bucky做出投降的手势,对方正一脸杀气,举着凶器,“Tony不会喜欢你这款的,想都别想。”八爪鱼用压低的嗓音说。


     “为什么,就因为你不敢告诉Tony,你喜欢他?”


     好吧,现在可以明显的看到Bucky手里的凶器抖了抖,对方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被戳穿的气愤与扭捏。“说真的,Bucky,你之前差点就骗过我了,”鲨人鱼继续说,“我之前还以为你只是太笨了所以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但是,嘿,老兄,你就只是怕Tony把你当成那种变态的养父,然后逃到天边去。”


     去戳穿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岁的少男(老年人?)的心事简直是一种折磨,鲨鱼看着对方的脸慢慢变红,眼神也开始四处的飘着,他几乎做好了Bucky会和他拍着肩膀互相哭诉的准备。

     即使是随随便便的环顾周围,Brock也能在一秒钟之内想起至少三件他们与Tony相处的时光。小人鱼第一次从壳里出来——Brock几乎以为是自己弄破了壳,他发出了了硬汉生涯里的第一次尖叫。他们为Tony弄了一张帅气逼人的大床——由虎鲸的头骨制成,两位家长都觉得很满意。小人鱼第一次长出尖牙——由Bucky付出了血淋淋的手指的代价,他却除了开心之外毫不介意。

     几百年的岁月足够让他们将这一切变成无法磨灭的痕迹,就像是蚌肉里的珍珠,需要倾入所有的热忱才能打磨到璀璨夺人,一但有人来将其偷走,那样的疼痛恐怕无人能忍。


     Bucky把手里的剑鱼放开——凶器很快就摇摇尾巴游走了,低下头,认错似得,“我们是把他养大的人,你见过的,他从那么小一点点慢慢长大,”Bucky伸出小拇指比了个距离,鲨人鱼非常确定对方在大小的这个比喻上有点太过夸张了,“我们应该是他的家人,而不是…… ”


     “伴侣?”Brock选择抢答。

     

     怔住好一会,八爪鱼脸边的海水都快烧起来了。谁能想到藏在北边海域的神秘八爪鱼会在谈论到爱情话题的时候这么腼腆呢,Brock摇了摇头,语重心长。


     “但是你也见过他现在的样子,对吧,漂亮的大眼睛,粉色的嘴唇,还有肉呼呼的脸蛋和那条金红色长尾巴,Tony是一条非常可爱的人鱼,任何鱼想要成为他的伴侣都不奇怪,如果不是因为我希望有自己的后代,我都想……等等,八条爪,把你的剑鱼收起来,你背后是有一个养殖场吗为什么随手就能掏出剑鱼。”


     “继续说,我听着呢。”


     看着对方那张一脸严峻的脸,Brock也觉得不太好继续开玩笑。他耸耸肩,“你应该试试,真的。”


     “如果Tony拒绝了呢。”


     一只手落在了八爪鱼的肩膀,Brock一字一顿的。“这证明你的确是个变态叔叔了。”


     为了说这句话,鲨鱼觉得就算被捅一遭也值得了。











我自己都觉得剧情进展有点慢……以后争取稳定周三周五更。

总而言之,吧唧叔叔给的那瓶东西是变非药水,想想还是挺可怕的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39 )
热度 ( 3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