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ghtside

all铁🥕(本子已经卖完了,任何在淘宝上架的都是盗印,请不要购买)

© brightside | Powered by LOFTER

【冬铁/霜铁】爱之初体验(人鱼AU,冬铁/霜铁,NC-17,第二章)

【第二章】

简介:海底的八爪鱼Bucky先生和鲨鱼Brock先生捡到了一只人鱼蛋,很多年之后,年轻的人鱼Tony宣称他救了一个王子,并且要去岸上追求爱情。


标签:冬铁,霜铁,或许还会有一点点的叉铁


Tip:青春期的烦恼 叉叔叔是个女儿控

上一章链接:【第一章】



【三】



     Brock几乎是偷偷摸摸的溜进来的,“你得让臭小子停止絮叨那个拯救王子的故事了,”他转过头看向门口,像是害怕被发现似得,“我说了多少遍都不管用,他只听你的话。”


     这里是他们炼制魔药的地方,以前Bucky需要到处寻找必须的药材,再用宫殿里头那些繁琐的瓶罐炼药。但后来Tony把这里改良了一番,不远处那片乱礁丛里沉了不少人类的船,Tony在哪找到了铜管之类的玩意,现在放眼望去都是金属的管道,闪着湿润的色泽整齐的排列在四周,配合上墙壁上古朴神秘的咒文,颇有些魔幻色彩。


     “或者说,如果不是因为你在Tony刚成年那阵骗他是个女孩,就不会说话不管用了。”


     Bucky头都没抬,他其实一点急事都没有,但就是懒得和对方认真说话。


     小Tony刚成年那阵他们都有点措手不及,叛逆期还算是小事,生理方面的变化反而比较棘手。年轻的人鱼被猛长的鳞片弄得到处发痒,几乎每一块岩石都留下他蹭过的痕迹。

     他的尾巴开始变得坚硬有力,闪着被烧红的金属般的色泽。而当那扇巨大的、美的惊心动魄的金色尾鳍展开的时候,他们都差点以为Tony要是个女孩了。


     “这么漂亮的尾巴一定是个女孩。”Brock脸上的笑满的都快掉下来。


     被下了判决书的人鱼则是挠挠胸口,低头看了看自己,同时瞥着嘴,“我怎么不觉得。”他的声音闷闷的。


     Bucky在这件事情上帮不了忙,他从没见过未成年的小人鱼,而Brock又对拥有一个女孩表现出了奇怪的热情。甚至,私底下和他商量过如何在他们之外的海域里给Tony找最强壮、最体贴的雄性伴侣。


     “你知道吗,Bucky,不能在这边,都是野蛮的鲨鱼和丑陋的蝠鲼,我们一定要在那些天真又柔软的南方人鱼里找,Tony就是从那来的,”Brock一本正经的说,“只要她不去喜欢那边的色情狂海豚,我们就应该让她回去。”


     而最终,这段对话被列为了“绝对不能告诉Tony的几件事”之一。


     Tony不明白自己发育出了生殖裂,只觉得肚子下面的尾巴涨涨的,好像每根骨头都不在原位似得,浑身不对劲。Brock大咧咧的敷衍说女孩都是这样,Bucky从没长过鱼尾巴,于是猜测是不是吃坏了东西闹肚子,然后把晚餐换成更适合人鱼的素食——虽然未成年人鱼对此不太满意。


     答案揭晓的那天Tony像平时那样冒失的冲回家,手臂上还挂着一缕不知道从哪来的海草,打翻了不少Bucky事先堆好的瓶瓶罐罐,八爪鱼刚想转过身责备,就发现对方眼睛红红的,像是害怕极了。


     “我的肚子破了个洞,Bucky。”


     Tony的嘴因为用力的抿住而发抖,苍白的好像要变成泡沫消失。一下子令Bucky所有的爪子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不安的动了起来。


“等、等等,Tony,你是哪里受伤了吗?”他卷动触角游了过去,关切的手在摸索到那道浅色的裂口后停了下来。


     小人鱼小腹下面有道比周围更浅的缝口,里头透出一些略显肿胀的,粉色的软肉。立马让Bucky的手指僵在原地,一点都不敢动。


     他抬起头,小心翼翼的在鳞片上轻按,对方则是耸起肩膀,脊背上的鳞和脊刺也因生理反应而立了起来,“疼吗?”他问。


     Tony皱着眉头,“不疼,但是不舒服。”


     这可能是Bucky遇见过的第二奇怪的事了,第一奇怪的事是他在一片海底的荒地中没有任何记忆的醒来。他试着换上更柔软的触角,轻柔的戳弄,接着Tony发出了声类似海星被挤压的叫声——如果海星会叫一定就是这种声音,令高度紧张的八爪鱼男子毫无预警的手一抖,伸了进去。


     Tony猛地抬头看,对方也睁大眼睛。


     “Bucky,你、你刚刚是把触手戳、戳进我的肚子里了吗?”美人鱼离尖叫着逃走只差一点点的距离。


     对方也是不知所措的模样,Bucky正因为人鱼体内的柔软触感而头皮发麻,更可怕的是他在里头发现了某种热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像是软的,缠上去的时候的时候又没有那么软了。


     “告诉我这不是你的肠子或者胃,拜托,告诉我,”他心惊胆战的看向人鱼,“而且我觉得它想往外头冒出来,Tony。”


     这个疑问无疑起不到任何作用,人鱼基本上已经魂游天外,脸上红色深得快要超过尾巴,哼哼唧唧了老半天,人鱼才挤出句:“只是……别让我的肠子出来,好吗,”他说,“我真的非常需要肠子,或者胃,或者其他什么。”


     要控制住那个滑溜溜的、带着粘液的迷之器官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别说八爪鱼本身就已经足够滑溜溜的了。


     如果那时围观了全程的Brock能稍微分一点神,而不是全身心陷入“再也没有小公主Tony,只有变成臭小子Tony”的心碎之中,他肯定会出声阻止面前这个愚蠢的举动。但事实是他被船锚那么重的的失望笼罩着,内心波涛汹涌的程度一点也不亚于百年才能一见的海啸,连哪怕半秒钟的空都抽不出来。


     “Tony,我觉得我没办法再堵住这个口子,我觉得我……”


     各种意义上都手忙脚乱乱的八爪鱼先生说到一半,听见对方再次发出了那种他从未听过的声音,介于惊恐和满足之间。听起来有点不妙,他想,接下来的一秒后他抽出自己的触手,看清了上头挂着的乳色的半透明的粘液,在冷色调的海水中缓缓溶开。事已至此,即使是再不了解人鱼构造的Bucky也隐约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刚刚可能是给小Tony上了鱼生中第一堂性教育体验课,他想,我可能是堂而皇之的在光天化日之下亲手让小Tony在两个长辈面前体验了第一次。


     第一次……


     Bucky觉得自己的脑袋被一群海豚接连撞过,嗡嗡作响。他试图看向Brock,却发现对方早在第一波明确性别的打击中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双眼无神,如果他是一具大理石的雕像大概要就地裂开。


     而人鱼依旧蒙在鼓里,“事实上好像好了点。”

     他低下头用手戳了戳缝口周围的鳞片,新的乳白色浊液因挤压而向外溢出了点,细雾似得溶在水中,尾巴也因挤压带来的刺激而卷动,随着水波拍打着地面。


     他的脸上还带着未尽的红晕,“也不疼,只是变得有点麻麻的,真奇怪,到处都麻麻的。”


     Bucky还没做好直视对方的心里建设,Brock也还没准备好面对失去小女孩的事实,所以他们相互对视,并且交换了一个将刚刚发生的事情也纳入绝对不要告诉Tony的几件事之一。


     在之后的日子里,八爪鱼发誓他曾听见鲨鱼在石缝后头喃喃自语,悲伤的像是海底深处最孤独的水蛇。


     “差一点是个女孩了,就差一点……”


     而他自己,在度过了几百年的无梦之夜之后终于再次见到梦的颜色,关于春梦,关于人鱼,关于他们明明有着坚硬的鳞片和冰冷的皮肤却又有着难以置信的柔软内腹。


     Bucky对此甚至有些羞愧,倒不是说海下的生物还有道德约束之类的玩意,他只是觉得自己的手段太不光彩。人鱼从来不会有这种想法,他们是一群追逐着美丽和本能的单纯种族,为了能采到足够精美的牡蛎壳甚至愿意付出生命。


     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Bucky能确定自己不是人鱼,他只是一个独居在深海,除了名字的一无所有的怪物而已。


     “这不是你纵容他用王子之类的东西骚扰我的理由,Bucky,你得让他停止的那些废话,”鲨人鱼撑着手臂,一脸严肃地说着自己的诉求,强行将八爪鱼从回忆中拉出来,正好他的身后的窗户外爬过一缕似有似无的幽光,为之后的演讲渲染了不少气氛。


     “另外,你就没想过如果Tony是女孩,我们能省多少事吗?她会帮我们一起处理食物,出去外头玩的时候会记得带礼物,贝壳串成的项链或者海底里的花,我即使再不愿意也会戴给她看。”


     “她会有海浪那样柔软的黑色长发,每天和我们说晚安,笑起来的时候像是海底最绚丽的珍珠,我从外头抓了海豹回来的时候她会关心我有没有受伤,而不是炮弹一样的冲过来,问我为什么这只海豹不够胖!”


     要说演讲的前段是对美好生活的幻想,后面的那句完全就是对于某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的血泪控诉了。


     专心聆听的八爪鱼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将手搭在Brock的肩上,眼神紧紧的锁住对方。


     “说真的,老兄,”他眯起眼睛,带着停顿,“想要女儿自己生一个,”他说,“找个伴侣或者自己去下蛋,Tony已经是个臭小子了,不管你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是个女孩,知道了吗?”


     说完后Bucky特地潇洒的转头,重新将让自己回到操作台旁边,接着,在他的手指能够触到台面之前,一些念头猝不及防的闪过,他突然回头,手和触角一起指了过去。


     “也不准做什么,一个器官都不准动。”


     这句话听起来和平日老妈子式的唠叨没有太多区别,接着Brock在对方的脸上见到了拳头似得眼神,就像他们还在争地盘时的那样 ,他耸耸肩,权当自己是个和平主义者。


     “不然我还能对小Tony做什么,扯他的头发,再把他塞进裙子里吗?”


     Brock自己都忍不住带着嬉笑,Bucky却面无表情的努努嘴,指向鲨鱼身后的方向。


     能够反应过来之前人鱼就冲了进来,他的速度在整片海域里都数一数二,更别说那么大的尾鳍令他的速度更像是某种奇迹,“伙计们,你们在这啊。”Tony转了个圈,尾巴扫过墙壁,然后停下,“在说什么,我也想听听。”


     八爪鱼差点要把“Brock对你的性别非常不满”说出口,但鲨鱼提高音调出声打断,他清了清嗓。


     “我们在谈论最近的生意,最近的生意挺不错。”


     在这片死寂的海域里,每一个前来讨要魔药的人鱼都被鲨鱼称之为“生意”,他们有着华丽到近乎铺张的外表,却在童话故事上表现出愚蠢的执迷。如果你游进人鱼斑斓多彩的城市,再随便抓来脖子上挂着叮当作响的串珠的家伙,问问他最喜欢的故事,就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海的女儿,所有的人鱼都会这么回答,海的女儿。好像这些满脑子罗曼蒂克的人鱼除了爱情就不能有点别的追求了似得。


     “对啊,朱迪、莉莉、西莉亚,还有玛丽安都说要去岸上,”人鱼一边掰着手指,“又有王子的船沉了,就和故事里写的那样,我猜她们想去试试看能不能赢下这场从没有人赢过的游戏。”


     这可不是游戏,Bucky正准备说。


     “所以你准备和那些小姑娘争王子?”Brock抢先一步,他啧了啧嘴,“连我都找不到好词来说你了,Tony,这有点过。”


     一场典型的家长说教正在蠢蠢欲动,在他的鱼生中已经足够多的经历过这个。


     Tony试着移开视线,去找点别的东西转移注意力,却发现这片贫瘠灰暗的海里毫无生机,除了墙上挂着的藤壶、粘腻的水垢,以及偶尔荡过窗口的海藻触须,什么都没有。这间废弃的宫殿和五十年前一样,五十年后也是,黑乎乎的像是落了泥,而且永远不会有擦干净的那天。


     “我的王子和她们不是同一个,而且如果不是因为他快淹死了,我也没打算去救他,”终于,人鱼为自己辩解,他皱起眉头,半撅着嘴,连一贯鲜亮的尾巴都懒惰的浮在海水中。


     “没有人去救他。”









这章有跳来跳去的回忆部分,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够讲清楚呢……

以及基王子下一章要出场了,大家敬请期待吧~





评论 ( 49 )
热度 ( 580 )